September 4,2007 14:53

烏坵燈塔‧永保烏坵

烏坵


  寧靜的島嶼,依舊幽然倘佯在那神秘的時空裡,不速之客的踏訪,撥渾了平和空氣,窒礙烏坵的呼吸。
  烏坵島已在眼前,當帶著愉悅的興奮之情,踏上岸的同時,接過當地人發的聲明傳單,心有如被百公斤巨石般重擊的難受,提不起原有的狂喜,跟隨而來的是一連串心的反思。

  有天朋友凱君捎來個訊息,你要不要去烏坵,我不經思索馬上決定,排除萬難就是要參加。走三一九鄉的瘋狂笑友,一定都知道,縱使蓋完三一九個微笑章,就獨獨烏坵沒實際踏上過,烏坵鄉的微笑章寄居在金門的尚義機場。因此實際踏上烏坵鄉的土地上,是眾多笑友遙不可及的夢。當然基於這樣的機緣,當然不能錯過登上這神秘島嶼的機會。

  因為蘭嶼的核廢料事件,讓我第一次接觸到烏坵這個名,烏坵與台電的抗爭,在當時曾爭取到許多媒體曝光的機會,電視專題也不少,事隔幾年,在三一九鄉裡再度遇見,雖然對這兩個字不陌生,但是她依然神祕,依然無法親臨。

  烏坵鄉由兩個島所組成─大坵島與小坵島,面積大約1.2平方公里,可說是台灣最小的鄉,大坵島劃分為大坵村,小坵島則為小坵村。烏坵鄉目前由金門縣所管轄,島上居民約四十幾位,因為戰略位置的考量,駐紮的軍隊人數竟是居民的好幾十倍。

烏坵


  從台中港出發,經過六個小時的航程,終於見到了烏坵,期待又喜悅的心情,完全毫無隱藏卦在每個人的臉上,揭起那夢幻般的神秘面紗,真真實實的展現在我們面前,一睹廬山真面目。

烏坵


  許多人都是衝著319鄉之名而來,包含我也是。瘋狂的笑友比比皆是,個個有備而來,只有我是白目加N級,竟然沒有帶本子,還好有笑友多準備,討個兩本蓋章,不枉此行。笑友準備了一疊的自製名信片,真是有心,準備寄回家。每個笑友都分享自己瘋狂的行為,有人連續騎摩托車三十個小時拼命的蓋章;有人用走路去完成;甚至有人自製大地圖,展現成果,我們騎馬蓋章可說是小巫見大巫,不堪一舉。

烏坵


  金門快輪是這趟旅程的主要交通工具,我們在停泊於台中港的金門快輪上渡過一個晚上,隔天早上六點才正式啟航。第一次在渡輪上過夜,是個新鮮的經驗。

烏坵


  有人是來蓋微笑章;有人是在烏坵當兵,退伍後再回憶;有人是在烏坵工作,離開後的思念;有些人是來進行某種運動;各懷鬼胎,各取所需。

烏坵


  請當地的居民來述說陳年往事與過往記憶,讓我們更了解烏坵的人、事、物。當然大坵村的村長也來講古囉。

烏坵


  大坵島的巡禮,大坵島的對面就是大陸本島,中間距離只不過就七海哩這麼一點點長。大陸的鐵殼船橫行此海域,來來去去不停的捕撈著,晚上更是海上通明。

烏坵


  大坵島四面環海,晚上海風強烈,我們在大廣場席地而眠,僅裹著睡袋。好心的大媽雜貨店的老闆─大媽夫婦,收容我們六個人到他家過夜,以免受海風吹襲而生病,我們真是幸運,有家可以窩。其他人就只能以大地為床,天空為被,自然海風為冷氣,渡過烏坵的一晚。對於大媽的好心,真是無以言謝。

烏坵

【後記嚴重聲明】
  參與本次登烏坵島之後,難過之情不少於喜悅。或許有個人偏頗之見,或許是事實,僅僅只是個人參與的感想,沒有攻許,沒有指責,只有深深的反省。下次參與類似的活動,請先弄清楚承辦單位的用意,別任意參與。

  該怪自己沒有弄清楚登島的目的,只是一廂情願的以為,為了圓大家登烏坵的夢想,才會發起這樣的一個活動。直到下了船登了島,才突然驚覺自己誤上了船,登錯了島。難道這就是個美麗的錯誤嗎?

  「千人傳千愛,百人來登島」該是引起關心烏坵的活動,該關心什麼原本沒有個焦點?(對我來說是模糊的,我只是盲目的走趟烏坵)。當下船收到當地居民聲明的傳單,才驚覺自己的無知,與被欺騙利用的壞感受。就在我們趕往台中集合的途中,主辦單位悄悄的在台北召開記者會,以烏坵解嚴與廢軍管為訴求,替烏坵人民請願,儼然我們一百二十位民眾,都贊同主辦單位的理念,為他們背書。這是讓我感受非常不恥的兩面手法。我很感謝主辦單位用心幫助我們登島,但是不容許他們把我們當棋子在運,讓我自己感到自己很無知。高小姐一直以「烏坵」人自居,但是似乎與在當地生活的人,顯得意外的格格不入。

  烏坵人的無聲怒吼

  再怎麼野蠻,也不能由一群台灣人在台灣召開所謂「烏坵」相關記者會,並以烏坵鄉民自居,更用不實言論及個人私見來要求烏坵「撤軍」,這是多麼荒謬之事!已離開烏坵數十年的高丹華小姐對於有關烏坵的任何言論,僅係其個人意見,絕不代表烏坵全體鄉民心聲。

  一個不住在烏坵的「設籍烏坵人」,怎可代表所有烏坵人的想法。

  台電核廢料入侵烏坵,尚有溝通,你們要衝撞烏坵,為何不用經烏坵同意?知識者的傲慢?

  烏坵仍居住一位守燈塔46年、擔任38年燈塔主任的長者,為何不聽聽他的說法,而只聽一位一年半燈塔主任後代的自吹自擂?

  對於鄉民經常以知識份子自居的人,怎能引外人來欺壓你良善的鄉親、以無知這樣的字眼來羞辱你的長輩!

  請各位尊重真正烏坵在地人的想法,謝謝!

  這是一段烏坵鄉民的聲明稿,姑且不論高丹華小姐或是烏坵鄉民的對與錯,我們來這座島的本意就是個錯,我們不是當地人,憑什麼來決定對方的命運,這種感覺似乎類似我們也不願意大陸政權來決定台灣的命運是一樣的。我們不願意這麼沒主權,這麼被壓榨,那麼我們憑什麼去決定烏坵的未來。我們能做的就只是關心,或者提供相關的訊息,我又憑什麼去替他們請命,除非當地人需要援助時。我們常常可以看到很多政客,會到某鄉鎮搞個抗爭活動,然後又如何?當地人了解多少?後續發展又是如何?雲林麥寮、貢寮核四、新莊樂生、蘭嶼核廢,案例比比皆是。喧騰一時,然後呢?不禁懷疑主辦單位的動機與目的,他們要挑戰衝撞的是什麼?

  回來後,搜尋到的報紙與網路言論,一面倒都是高小姐的話語,那烏坵居民的聲音在那裡?我並非同情弱勢,而是給我一個合理的說法。在資訊媒體爆炸的時代,掌控媒體就是強人嗎?所有的輿論一面倒,你叫我如何看出客觀?如何解讀在地人的心聲?

  談到燈塔列為古蹟的訴求,是否又是另一個議題的炒作,是否只是另一個轉移目的的手段。古蹟保存的意義何在?是否曾經深深思考過?古蹟的保存重在精神與價值的傳承與認同,一昧的使用情感式的渲染,不但引不起諸多的共鳴,反而製造了矯情做作的反效果,燈塔跟你們的情感又關我何事?

  在此還是要謝謝主辦單位的用心,讓我有機會登島,完成一個不可能的任務與回憶,謝謝!也請諒解我過多的個人情緒。


  • 您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懷念金瓜石的悠閒
    freespirit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鄉鎮旅情】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生活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802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078275

    回應文章

    http://idswuciou.pixnet.net/album
    烏坵其實也有很輕鬆的一面
    | 檢舉 | Posted by 路人甲 at June 19,2009 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