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8,2005 10:56

陪伴楊儒門 聆聽審訊結果

 

人一出生,就選擇了面對死亡,不管如何努力、掙扎、害怕、恐懼,生命一樣會走向終點,並不因任何原因,而有所延遲、等待。

曾經想,安靜平順的度過一生。有個愛我的人,安定的工作,幸福的家庭作為追求的目標。但是我知道,真的如此,我會帶著後悔度過一生。生活周遭有太多的人事物,並不是閉上雙眼,選擇逃避,就可以忘記的。

宏大的裡想,高瞻遠矚的目標,我並沒有。有的是想給農民一個希望,看的見未來。讓有心回鄉下打拼的人,不再因觀念而裹足不前,並不是回鄉下就是沒有出脫的廖尾仔,給孩童一個機會,能長大能讀書的機會,不在因生活的壓迫而早逝,不管是身體上或心靈上的消逝。

關,我並不在乎。在乎的事理念的實現與否。

 

楊儒門 2005.08.27於北所

(以上是楊寫給支持、聲援他的朋友的一封信)

10/19,楊儒門將被判刑,聲援他的團體發起了『著黑衣、繫黃絲帶』的活動,希望有心的朋友,可以在下午兩點於台北地方法院集合。

如果各位看過『無米樂』,對廣大農民可能會在台灣加入WTO後,面臨更嚴重的生活困境,應該都會很感慨。台灣政府就加入WTO一事,並沒有相關的配套措施,台灣農業恐怕會因此一蹶不振。

「公民不服從」是指在面對「惡法」或「不正義」的時候,自然法賦予公民不服從的權利。例如,梭羅不願意繳稅(該稅是為了戰爭而課的),因此而下獄,甘地為抗議印度政府而發起的絕食,或者曼德拉為抗議南非的種族隔離制度,最後也下獄服刑......。

「公民不服從」有時又叫「非暴力反抗」,從上述的例子就很清楚,通常反抗僅止於不服從,很少會涉及暴力。但是,並非暴力反抗就一定是錯的,例如盧梭就同意公民有革命(使用暴力)的權利,如果政府當局違反契約、嚴重不正義、非法對待他的百姓的時候。

事實上,南非也曾使用過暴力,曼德拉成立MK,MK在對抗南非政府時,也不乏使用炸彈攻擊,有時難免會誤傷百姓。但儘管如此,諾貝爾和平獎還是頒給了曼德拉,顯然是因為他阻止了更大的不正義,尤其南非政府根本就以武力對待他的百姓。

相關訊息請見:

10/19(三)2:00pm陪伴楊儒門 聆聽審訊結果http://blog.roodo.com/ricepaddy/archives/606176.html

白米炸彈客楊儒門:誰給農民未來?http://blog.roodo.com/ricepaddy/archives/592773.html

若不放炸彈,如何意見!http://blog.roodo.com/ricepaddy/archives/538447.html

從楊儒門案看農民問題 http://adm.blog.roodo.com/article/edit&aID=606261


  • 您可能有興趣:

    「集會遊行法」阻擋2008同志遊行路線
    franwu 發表於樂多回應(9)引用(1)人文觀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57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06261
    引用列表:
    切‧格瓦拉和楊儒門革命前夕旅行與行動
    《白米炸彈客楊儒門事件》網摘【Junk playground】 at October 24,2005 03:16

    回應文章
    根據中時電子報的新聞:

    台北地方法院今日下午2時30分宣判,「白米炸彈客」楊儒門一審判刑7年6個月,併科罰金10萬元;至於楊儒門本次羈押期限,將在本月廿四日屆滿,合議庭在宣判同時,表示還要繼續羈押,但並未裁定延長到幾時。

    (http://news.chinatimes.com/Chinatimes/Moment/newfocus-index/0,3687,941018026+0+0+162131,00.html)


    楊的律師沒有訴諸到「公民反抗權」,不知道是不是策略考量(因為還是得釐清暴力問題,對楊是否有利很難說)?還是有其他考量?

    12月,WTO在香港開會,據信,台灣有些NGOs會一起派人到香港抗議,也許有興趣的朋友,也可以一起共襄盛舉。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October 19,2005 16:34
    我相信,大多數人還是比較贊成「非暴力反抗」!畢竟要到何種程度的不公義才需用到激烈的「暴力反抗」,此界線應該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不知是否有相關的論述?

    不管如何,台灣社會居然已經需要由白米炸彈客出來追求正義,真是台灣的悲哀。

    | 檢舉 | Posted by 酒窩小弟 at October 23,2005 20:45
    看楊儒門,不知道爲什麼讓我覺得自己看到了Che Guevara的影子

    另外回應一下酒窩小弟,台灣社會的悲哀不是需要由白米炸彈客出來追求正義,在我看來,台灣的悲哀是為什麼這樣一個大好青年會選擇用上最激進的手段追求正義
    兩者應該是有所差異的
    | 檢舉 | Posted by vanque at October 24,2005 01:33
    align="center" />

    .

    論壇總目錄 上美の歌詩  MP3-TAIWAN 台灣樂府
    | 檢舉 | Posted by 台灣心 at October 24,2005 16:39
    不管怎麼樣,總之都是社會的悲哀,不知道這是否會讓台灣社會產生些微的改變。

    看到Che Guevara這個陌生的人名,趕快上網查一下,才知道大有來頭,感謝vanque讓我有機會認識他囉!
    | 檢舉 | Posted by 酒窩小弟 at October 25,2005 16:16
    酒窩小弟老師太客氣了^^"
    如果想要了解Che的話小弟可以推薦一下
    首先是[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
    下面放一些網路部落格的相關連結
    Timo所寫的文章:http://blog.roodo.com/timojazz/archives/25603.html
    迷幻機器的文章&網摘:http://blog.roodo.com/anarch/archives/80355.html

    另外下面是切的其他著作翻譯
    http://blog.roodo.com/guevara
    http://blog.roodo.com/timojazz/archives/cat_2465.html

    以上網頁都是繁體中文的,閱讀上比較不會有困難
    當然不是說質疑酒窩老師的英文能力,只是這裡是公開空間,所以用大多數人比較能接受的閱讀方式推薦連結應該會比較好吧......(都是自以為是的想,希望酒窩老師不會見怪)
    | 檢舉 | Posted by vanque at October 25,2005 20:04
    酒窩老師:

    界線是很難畫的。例如,一個契約論者可能會同意政府違反契約時,百姓有權反抗或革命,但是,「違反契約」的界線到底在哪裡?要根據寫成的實證法嗎?還是應該根據自然法?


    Vanque:

    我覺得之所以媒體會討論起楊儒門的手段,絕對和他的律師、支持的社會團體,都很希望透過他的目的去合法、合理化他的手段有關。
    --- 我的意思是:很多時候,手段和目的很難分開。
    不過,我同意你,即便已經到了今天,農業問題還是沒有得到重視,這實在很悲哀。幾乎令人懷疑起楊儒門的犧牲價值了!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October 26,2005 08:10
    恩恩,fran說的很對,手段跟目的的確很難分開,而媒體去追楊儒門的手段錯誤也是應該(做錯事就該懲罰)。
    只是希望在讓做錯事的人受懲罰之外,媒體也能讓該被關注的事情被關注,而不只是用楊儒門用錯手段這件事來炒作新聞,卻從根本忽略他的動機......
    | 檢舉 | Posted by vanque at October 26,2005 15:09
    vanque:

    我沒有任何意思去說:媒體去追楊儒門的手段錯誤也是應該。
    我說的是:當我們用目的去為手段的正當性作辯護的時候,很自然地就會把焦點轉移到手段,反而會模糊掉對目的的辯護和討論。
    ---我覺得這可能是討論失焦的可能性之一。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October 26,2005 1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