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7,2015 13:58

拒絕(不繼續)再玩


(酷兒政治與台灣現代「性」)一書是黃道明的論文集結選輯,雖然主要是在與台灣社會對話,但卻是先在香港大學出版社(2011)以英文出版,爾後才委由碩博士生翻成中文在台灣發行。台灣熟悉性別議題的讀者,對於中央大學性/別研究室的激進立場及論述邏輯,應都不陌生,作者亦是在此光譜內。

以問題意識來說,主要當然是因為反娼(反色情)女性主義及國家女性主義為台灣的酷兒和妓權抗爭帶來很嚴峻的挑戰和惡果,加上近幾年以保護兒少為名的全景場視監控(無論是網路上的言論互動或誘捕援交,或是出版審查),甚至就連「性自主」都可以被鑲嵌進既有的性道德階序裡......,總之,黃試圖分析台灣這套已運作得十分純熟的、主流含蓄的規訓,是如何發展起來的。
無論是指認看似性別平等的論述、法條其實如何掩蓋了深沈的性別階序,或是批評反娼女性主義者「『站在父權的肩膀上』,複製了公權力的邏輯,並以『性自主』之名,對非婚性進行管制排除」,又或者對「同志正典」(homonormativity)進行批判、讚賞海澀愛(Heather Love)的負面情緒、羞恥感,凡此種種對於很多酷兒來說都已是老生常談。

就此,我想比較有趣的是,作者對比光泰《逃避婚姻的人》(1975)和2009年同志大遊行「同志愛很大」的論述邏輯,指出「二十年後的今天,同志運動使用的仍舊是相同的論述,這都再再地顯示出由一個無所不包的聖王/聖后位置,所一手打造出來的共榮和諧理想,是如何成功滲透到同志族群渴求回歸正常的想像裡。」這裡黃所說的即是一種同志對趨近正常的渴望,期盼如果自己是一個有品有德或對社會有貢獻的、符合中產文化標準的同性戀,就能夠被納入這個異性戀中產文化社會、就配得公民權利,這其實也就是大家在批判的「同志正典」,特別是不思置疑既有的體制規範。

有趣的是,那什麼是黃道明所謂的「聖王/聖后體制」呢?在他的定義裡,聖王是指在國民黨統治管理時期以「善良風俗」等儒家傳統建構的道德體制及規訓,至於聖后,則是「國家女性主義所擁護、看似自由但卻極度規訓的『性自主』政權」,亦即,黃強烈指認,台灣今日的性道德階序是由這兩種治理意識形態所造就的,其中,黃又嘗試指出這個他所稱呼「聖后女性主義」興起,成為新道德權威的霸權過程,並點名劉毓秀和黃淑玲為對話對象。

另外一個比較有意思的點是,「集體現身」這一度被張小虹以「曖昧遊走」於婦女運動、及女同志運動間的同志現身策略,被黃道明點出「同志們在公領域裡的匿名性正是藉與良家婦女女性特質的集體連結而得到保障」,亦即,黃認為集體現身一方面將同志去個人化,一方面也「弔軌地藉由良家婦女女性特質而將同志正常化」,甚而,使後來的同志運動失去質疑既有體制的視野與高度,並被整合進國家女性主義的議程。

當然,順此批判脈絡,黃很自然會認為,過往同志運動的策略與論述沒有正面處理同志污名的權力宰制關係,以及《孽子》所再現的賣淫污名的歷史羞恥感,並主張要發展出如同海澀愛所說的「拒絕政治」(politics of refusal),拒絕聖后體制所給予的「人性與愛」,並該榮耀「那些歷來被良家所驅逐的性/別壞份子」。

對於中央性/別研究室這幾年展開的批判路線及嘗試召喚同志羞恥感,大家有目共睹,倒是國家女性主義的冷處理頗令人遺憾。以「台灣國家婦女館」來說,「性別主流化」推動了那麼多年,結果還是只有看到「婦女」,我始終覺得這多少是一件諷刺的事。    

(2013/5/3)

  • 您可能有興趣:

    Kate Fox:瞧這些英國佬
    franwu 發表於樂多引用(0)人文社會科學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 │累計人次:2451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4509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