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6,2007 20:33

郝明義:越讀者

0616.jpg

這陣子陸續看了郝明義的《工作DNA》、《那一百零八天》和《越讀者》。

郝明義其人,大抵不必我再多嘴介紹了,相信沒有一個讀者會不認識這位出版人。倒是,我對他印象最深刻,是他擔任台灣商務總編輯時,所推出的「OPEN」系列,這幾年我每次在想與出版界有關的問題時,都會想,像郝明義這樣的品味、眼光和眼界,實在是令人折服。

《越讀者》的基本概念是:「沒有越界,不成閱讀,尤其在網路時代。」

並且,為了更簡潔地說明他的想法,郝明義於是將「Winner takes all.」改寫為「Reader takes all.」亦即,郝明義認為,在網路時代,閱讀的門檻降低,一切資訊、知識都唾手可得,因此,能不能勝出,就看那人是不是一位閱讀者,而作為一名閱讀者,他除了要真正懂得閱讀,還要能「越界閱讀」。

其實這幾年,「越界」或「跨界」的概念非常盛行,例如前陣子大家都在談論的「美學經濟力」或「創作力」,也都不是就「美」本身或「創作」本身在談的,反而,談的盡是如何結合美學與科技,或如何在商業場上發現與眾不同的跨界結盟,或創作力才能使你的商品走進「藍海」......。

換言之,在我們的社會,當我們在談論或想推動「美」、「創作」及「閱讀」等藝術類或非經濟活動類的範疇的事物時,我們仍然得很悲哀地把它們與經濟活動掛勾,才能替它們找到一個可被社會接受的位置。

在某個程度上,或許我們可以這樣看待郝明義所提出的「越讀者」,他所談的「越界閱讀」,仍然不脫利益範疇;雖然其實閱讀本身也確實是有目的的。

(很簡單的例子是,很多人認為,打發時間的閱讀是無目的的閱讀,但,打發時間不就是一種目的嗎?而獲得知識自然也是閱讀的目的。)

 

我不知道各位的閱讀經驗及經歷如何?

不過我想,我可以理解郝明義所說的,學校的考試制度和應運而生的參考書,以及社會普遍的功利思想,在在破壞了我們閱讀的興致和口味,更遑論要去建立自己的閱讀品味及閱讀體系了。

只是弔詭的是,推動閱讀活動的幾位主事者,還是免不了要從功利的角度出發,指陳閱讀能帶給人多少好處,這才能讓閱讀這一活動漸為為人接受。我在這裡不是要批評那些主事者,我只是想指出來這種弔詭頗為讓人遺憾。

這些都讓我忍不住在想,如果閱讀或欣賞藝文活動不會帶給我們什麼實質的利益,那,我們還做不做?以及,如此一來,我們還能拿什麼去說服別人參與閱讀或欣賞藝文活動?如果真的沒有利益、或不能訴諸利益,那,你/妳會怎麼描述閱讀?又要怎樣陳述才有可能讓閱讀也被其他人接受?又或者根本,不應該、也沒必要去設想有哪一種人類的活動是可以脫離利益的?

 

當然,《越讀者》也教讀者閱讀的方法、步驟,尤其是如何建立自己的閱讀體系。不過,我在這裡就略過不談,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翻閱。

我覺得比較重要的,是作為一名有遠見的出版人,郝明義如何看待數位閱讀及網路科技。果不其然,郝明義的心態完全是開放、樂見其成的;閱讀載具的改變確實會改變閱讀習慣,但,重點仍在「內容」。不論讀者是要打開一本書或打開電腦,閱讀活動最關鍵的仍在於閱讀的「內容」,我相信,這是不可能被改變的。

另一個也值得思考的點是,「閱讀」不應該只侷限在「眼睛」,我們過份重視視力的使用,並且又「輕圖像」「重文字」,這對於開發我們的腦力或創意,其實都沒有益處。亦即,郝明義認為我們也應該培養對圖像或影音的閱讀力。除出「視覺」以外,「味覺」、「觸覺」及「聽覺」,也都值得開發;而正是從此,郝明義認為網路時代的閱讀是可以期待的,換言之,影音及圖像化思考也能有正面意義。

--- 事實上,人類太重視視覺也是我一直很疑惑的,明明我們就有五種感官知覺,放著其他四種知覺不用、獨尊視覺,怎麼想都很可惜,不是嗎?

 

 

最後,來說說《工作DNA》。

《工作DNA》相當於一本職場的「交戰手冊」。

本來我一向很少接觸這類「實用型」的書籍,不過,後來因為我接了一份兼職的工作、然後又離職後,就開始對工作或職場上的一些「潛規則」感到好奇。

職場的應對進退或工作的態度、方式......等等,都是每個人都會遇到、也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份、但學校卻沒教的事。也因此,新人上場,免不了要付出些代價,有的確實慘痛,不過有的代價,是你當時雖然覺得慘痛、可事後卻會感激的。

我看《工作DNA》,發現有一個概念,值得新鮮人牢記在心。即:出社會工作的前幾年(大約是三十歲以前),在心態上應該當作是學習的延續,只是以前在學校得付學費學習,現在則是老闆付你錢讓你學習;因此,所謂的壓迫、壓榨與剝削也應該換個角度來看。只是當然,如果你發現你根本不會在這份工作學得什麼、同時這份工作也不會有什麼發展,那,自然就是你應該離去的時候。

 

 

至於《那一百零八天》,在這裡就不談了;不過,可以說的是,其實學校沒教的事還真不是普通的多,例如,學校就沒怎麼教我們有關健康的知識及常識,另一方面,醫生又壟斷疾病的知識,這些都是醫病關係會如此緊張的原因。

 

 

 


  • 您可能有興趣:

    消失的愛思蜜:被監控規訓的身體
    franwu 發表於樂多回應(10)引用(0)悠遊小說林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08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479579

    回應文章
    《工作DNA》是老早就買的書籍,好像是網路與書剛開始出版的時候,記得同時間很火紅的還有大前的《工作雞湯》之類的吧!
    《越讀者》和《如何閱讀一本書》兩書是目前同時並行在閱讀的,閱讀自己開心的書就好了(咦!開心也成了個目的了喔!),不過又成了好先生書中偏食者,所以十分贊成您的見解,閱讀是很私密的事,我贊成為了將視野擴大而讀點不同類型的書籍,不過能愉快的閱讀也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對吧?
    | 檢舉 | Posted by 老王 at June 21,2007 13:21
    老王,

    開心不是目的嗎?
    如果不是,那,或許這樣應該可以算是「無目的」的活動吧。

    既然說到「偏食者」,我倒是很好奇,你覺得自己偏食得很嚴重嗎?
    又,娛樂性讀物通通被劃分為「甜食」,你又怎麼想?

    我是說,我很懷疑的是,怎樣的書算是「娛樂性讀物」,怎樣的又不是。
    例如,那些布克獎得獎作品,通通與我專業無關,那,是否就因此而算是「甜食」?
    若是,那人生恐怕失色不少@@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22,2007 06:00
    照這樣說來,無目的幾乎成了不可能的行為了。

    我覺得有目的的閱讀,或是功利性的閱讀,應該是著重在一種立即性或至少是近期的報酬轉換上,我讀了這書之後,考試可以拿更高分、面試可以更順利、約會時看起來更有學問、研討會時可以吊書袋炫人耳目之類的。

    但是當我翻看一本書時,想得不是這些功名利禒之事,而只是想多知道一些事,以滿足好奇心,或是享受小說人物與情節的想像樂趣,也許這些知識或閱讀經驗在日後不小心讓我成了能侃侃而談村上春樹版本學或評論天蠍座就是和雙子不合,甚至因此在工作上有所獲益而升遷,但那些都不是我閱讀的單純的出發點。

    《越讀者》建立的美味閱讀體系,能讓讀者進一步認知為什麼而閱讀,你可以為了利益和工作而閱讀,有個好聽的詞稱這種行為叫「進修」,也許有人因此覺得我經常在閱讀啦,但《越讀者》會告訴你,也許你讀得很多,但那並不是閱讀的全部,也可能因此錯過一些可以讓人生更美妙的事情。

    從目的來看,今天假如我是偵探小說的編輯,當我讀這些小說時,可一點也不輕鬆娛樂,因為那是為工作而讀。但說不定一本做網頁的工具書,反而能娛樂我,因為從中我知道許多讓網頁能變得更漂亮的做法。

    利用這種切分方式,我們就多了一個眼睛看自己的閱讀行為,也許可以因此作調整,也許也沒必要,但多了一種從閱讀了解自己的方式。
    | 檢舉 | Posted by 永夜天 at June 22,2007 16:10
    如果時間這項因素不加入的話,我就覺得沒有所謂的挑不挑食的問題了,
    所以我必須同意永夜天兄說的投資報酬率,所以太多100大 500必看等等
    可是能夠看到一本自己喜歡的書,真的會很開心,對吧?

    我喜歡三人行必有我師的這句話,延伸出去到閱讀上頭,不管有多娛樂效果
    總有其可引人思考的地方,可是又要取決於你本身的內涵閱讀消化量,
    達到不同的達人境界,定義都是人給的嘛!

    我承認我嚴重偏食,儘量正常了....可是我其實也不知道什麼叫做正常?
    Fran書櫃裡的書與我相重疊的太少,所以才會請教其深度內涵問題,
    不過又發現自己沒到達那樣的層次,有點小傷心.....
    | 檢舉 | Posted by 老王 at June 22,2007 21:10
    永夜天,

    嗯,你的說法,讓我聯想到了我大學時期上『美學』課時學到的幾個概念。
    是康德在《判斷力批判》中,對「美」的分析。他認為「美」具有四種性質,其中兩種是:「非功利而生愉快」及「無目的的合目的性」。
    --- 這樣看起來,或許我們可以說,某些閱讀活動和藝文活動是分享著類似的概念的。


    不過,我對某些切分,仍然感覺到疑惑。
    例如,作為一名雜食性的閱讀者,我不太能確定,當我閱讀歷史性書籍時,我應該把它當作甜食還是主食?如果它不是我的專業、可卻是學術性書籍時,那該怎麼看待呢?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24,2007 13:25
    老王,

    可惜問題就在於:時間太少!而書又太多。呵呵~~

    我在想,郝明義所說的「偏食」,應該是專注於特定的某一主題,而對其他主題的書籍置若罔聞吧。
    有點像我喜歡讀推理小說、也確實讀得太多的情況。不過,不知道他的定義會不會更嚴苛一點?

    說到aNobii書櫃,老王,你果然是新來的,哈哈!!
    常來的朋友就知道,我喜歡買書,卻不見得愛讀書;或者說,讀書的速度永遠跟不上買書的速度,所以,那個書櫃只是我所擁有的書,不代表我讀過的書啦!
    我基本上就是郝明義先生所說的那種,囤積書的人,也是他所貶抑的、會為了打折而去買書的人,哈哈!
    --- 這樣,你有沒有釋懷一點了?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24,2007 13:32
    Dear,
    借此轉貼一則越讀者的活動訊息
    如有打擾請跟我說喔!

    http://blog.roodo.com/smallidea/archives/3715727.html
    時間:7.29(日)3:30pm~5:00pm
    講者:郝明義
    活動費用:一百五十元(可獲抵當次飲料折價券50元1張,書籍折價券50元1張,限本人使用)
    人數限制:18人為限,額滿為止;現場開放5名名額。
    地點:小小書房.小小Café   
    地址:永和市竹林路179巷20號1F
    電話:8925-1920   
    Email: smallidea2006@gmail.com
    | 檢舉 | Posted by 小小書房沙貓貓 at July 25,2007 16:22
    沒有問題,以後有相關活動,都歡迎來宣傳!!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ly 25,2007 18:24
    謝謝 :D
    | 檢舉 | Posted by 沙貓貓 at July 25,2007 23:30
    《那一百零八天》的確不談的好~~
    畢竟很多私底下的事情,不見得如表面文字那般~~
    | 檢舉 | Posted by LIN at January 27,2008 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