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5,2007 15:19

輕舔絲絨:Sarah Waters的維多利亞女同小說

0605.jpg
華麗的邪惡》、《輕舔絲絨》和《荊棘之城》都是Sarah Waters的作品。有意思的是,Sarah Waters幾乎是只靠這三本小說就奠定了她在文壇上的地位,最起碼她拿下了無數的獎項。例如,她的首部作品《輕舔絲絨》(1998)就獲得了Betty Trask Award,而且因為大受歡迎而被BBC改編成迷你影集。至於第三本作品《荊棘之城》(2002),則讓Waters入圍了「柑橘獎」和「曼布克獎」,並獲得了「CWA歷史犯罪類小說匕首獎」,也同樣被BBC改編成迷你影集。布克獎得主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評《華麗的邪惡》,說「閱讀本書是種享受」。

Sarah Waters的這三本小說都以維多利亞時期為故事背景,並且還都以女同性戀者為故事主角。其中《輕舔絲絨》更是不折不扣的女同志小說,有著同志文學中相當常見的故事主題,如:自我認同、身份認同。

我相信,Sarah Waters之所以能將維多利亞時期的女同性戀者,描述得如此入木三分,應該和她的專業訓練有關。信不信由你,Sara Waters的博士論文赫然是'Wolfskins and togas : lesbian and gay historical fictions, 1870 to the present'。

 

老實說,雖然有加拿大國寶級作家Margaret Atwood的背書,但是《華麗的邪惡》可能是三本小說中,可讀性較差的一本。故事和靈媒有關,從事靈媒工作的朵絲因被控傷害顧客而入獄,與此同時,一名上流階層的女性拜爾小姐,則因為喪父兼且失去「愛人」(她愛的人嫁給了她弟弟)的憂鬱,而去監獄進行探視的慈善工作。(上流社會進行慈善行為的理由還真是有意思@@)

------ 《華麗的邪惡》其實已經觸及了維多利亞時期的幾個特色,諸如性壓抑、偽善和階級問題。

說來好玩,佛洛依德發現潛意識、並提出他的性壓抑理論的背景,其實就在維多利亞時期,如果佛洛依德當時不是身處維多利亞時期,不知道「性」還會不會在他的理論中佔有那麼重要的位置?

只是,歷史學家Peter Gay在《史尼茲勒的世紀:布爾喬雅文化經驗一百年》,幾乎替維多利亞時期做了一次翻案的大動作。Peter Gay以史尼茲勒為主角,就是要說明,維多利亞時期其實非常之偽善,儘管當時禁欲主義蔓延,但其實在私底下,性關係根本不受道德牽制。(附帶一提,Peter Gay也替佛洛依德作傳,整整三大本,請見《佛洛依德大傳》)

 

至於說到《輕舔絲絨》和《荊棘之城》,紀大偉在為《輕舔絲絨》寫序時,特別提到Sarah Waters的書都不適合介紹內容,因為會剝奪讀者閱讀的樂趣。也因此,我在這裡也不打算破壞這基本的規矩。

不過,倒是很可以說一下《輕舔絲絨》的「絲絨」,在還沒看過這本書之前,我完全不知道「絲絨」意有他指,看完後才知道,原來「絲絨」又可以暗指女性的私處。而Sarah Waters的原書名Tipping the Velvet原來是維多利亞時期的俚語,指女同性戀間的一種性愛方式。

除此之外,《輕舔絲絨》的主角設定倒也還可以說說。

《輕舔絲絨》一開始始於反串藝人凱蒂,即在舞台上女扮男裝,凱蒂的男裝扮相吸引了平凡的少女南西,南西發現自己愛上凱蒂。不過,有趣的是,在兩人的關係中,主動的或說是T的,其實是南西,反而不是在舞台上女扮男裝的凱蒂;而內心始終為自己的情感歸向感覺羞愧的,赫然是凱蒂。

--- 其實凱蒂令我想到很多事。我以前時常出沒在女同的網站,三不五時就會看到類似的例子,這又尤其以年長的拉拉居多。她們雖然和自己的伴(女性)在一起,也愛對方,可是卻不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老實說,每次看到那樣的故事,我都覺得特別感慨。

 

 

雖然我蠻喜歡這三本書,也很感謝出版社的出版,不過,即使如此,對於小知堂作這系列書籍的手法,還是要說一下,我實在不是很能苟同,因為我總覺得小知堂把Waters做成了不入流的羅曼史小說家......。

另外,附帶一提,除了上面三本小說外,Sarah Waters在2006還出版了The Night Watch,一樣一出手就入圍了曼布克獎,希望這本書也能盡快出版!

 

 

『荊棘之城』的讀後感:http://blog.roodo.com/franwu/archives/3104031.html

 


  • franwu 發表於樂多回應(20)引用(0)悠遊小說林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88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408999

    回應文章
    《The Night Watch》剛在5月底拿下今年Lambda Literary Award的BEST LESBIAN FICTION,老實說,我也不太希望小知堂簽到這本...^^a
    | 檢舉 | Posted by S.M. at June 5,2007 18:15
    我這篇文會改寫,不過,要等到明天下午。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5,2007 23:44
    不好意思,本來說今天下午會作更正,可是,因為臨時有事,所以,可能得等到後下午才能重寫,這點,還請各位見諒!!

    不只如此,我本來以為今天就可以把數位書櫃建立好,可是,自從昨天休息開始,今天也懶洋洋的,一點都不想繼續.......
    總之,離建置完成,還有好一段距離。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6,2007 17:11
    我還在想妳該不會是去弄aNobii的書櫃了吧,一査,果然是:)
    進度快一千本囉,真的很努力啊~
    本來要加入好友,結果想不起來當初設的帳號...........
    | 檢舉 | Posted by s at June 6,2007 21:29
    S,

    老實說,我已經開始覺得意興闌珊......不過,使用aNobii的目的,是貪圖它的匯出功能,我一直很想替自己的書建立目錄,因為這樣總是比較方便。
    只是,原來aNobii還有一些附加功能...說實在的,那些對我暫時有點太遙遠。

    唉,書櫃整理一半,走道都是書,煩都煩死了!!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7,2007 15:37
    Fran,
    我懶的把書搬出來,就一邊輸入一邊回頭看書櫃,然後看的頭發暈!所以我現在是半途而廢的狀態~
    妳可以分段整理,比如說等暑假慢慢的弄,雖然妳可能想早點結束建置的工作,但一下子要做完,這過程很令人煩躁啊。還是暫時離開,像是在電視機前發呆、倒在床上裝泥巴還是煮點好吃的食物之類來平衡一下吧。:)

    之前我急著想做很多事,撐了一陣感覺很疲憊,現在反而什麼都不想動了,也是有完成的項目,可我突然想不起來當初是為了什麼想法而去努力,或者該說那些理由已經不足以支持我繼續。於是想去渡假休息一下,朋友不是在趕論文,我不好叨擾,就是休假跟我搭不上,吼吼,想尋伴旅行怎麼這麼困難呀。
    | 檢舉 | Posted by s at June 8,2007 10:35
    NIGHTWATCH, 不好意思, 就是被小知堂取了.
    小知堂要以一貫的風格推出NIGHTWATCH

    (我不是該公司員工)
    | 檢舉 | Posted by 路人 at June 8,2007 12:11
    S,

    妳聽說過嗎?如果要和某人分手卻又不好意思開口,那麼,最好的方法就是邀他一起去旅行。
    我的意思是,如果找不到旅伴,其實一個人旅行也不失趣味,很是可以試試。

    我的數位書櫃快要建好了,大概還差不到五十本吧。
    與此同時,家裡的書也全都重新分類、上架了,這樣以後要找書,應該就會快很多。
    最好的一點是:以後應該不會再發生因為找不到書,而重複購買的鳥事了,呵呵!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10,2007 17:54
    反正Sarah Waters已經被小知堂簽下三本書了,也不差這一本了。

    話說回來,我最近在反省一件事,只是普通讀者如我在這裡批評出版社,不知道會不會對出版社不公平?畢竟我完全不瞭解細節或內幕......。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10,2007 17:56
    最近我讀了你提到的《輕舔絲絨》和《鹽的代價》,相較之下我比較喜歡後者,因為前者的故事雖然很吸引人,但戲劇性太強了一點,而後者,故事雖然比較淡,但是讓人回味的部分則比較多.其中有一段情節我非常喜歡,就是特芮絲還不知道卡蘿是否也愛她的時候,她會寫永遠不會寄出的信給卡蘿,並且知道這信其實不是寫給卡蘿的,而是寫給她自己的.她這樣寫道:

    “我覺得我愛上了妳,也覺得現在應該是春天了.我希望陽光照在我的頭上,像音樂一樣跳動.我想到貝多芬的太陽,像德布西的風,像史特拉汶斯基的鳥鳴聲,可是一切的節奏都是我的.”

    愛情雖然在得到共鳴的時候會讓人欣喜若狂,但很多時候,愛情似乎也與對方無關,畢竟我們是沒有辦法完完全全地了解另一個人的,也沒有辦法知道對方的愛是否和自己一致,所以才有那麼多人在愛情裡孤單.但這也正是愛情迷人的地方,不是嗎?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une 26,2007 10:31
    美代子,

    其實我比較喜歡的是《荊棘之城》,在Sarah Waters這三本書之中。
    至於《鹽的代價》,最近手頭實在緊,只好割愛;事實上,我在等學校圖書館購書,哈哈!
    (我最近發現,善用圖書館可以省下一大筆錢和空間)

    說到一個人的愛情......
    我同意一種講法是這樣的:愛情必須得有兩個人(也許還要加上「以上」的附註?),一個人的愛情不是真的愛情,只是單戀。
    妳覺得呢?


    又,本來說要改寫這篇文,但後來的心思都在其他地方,加上改寫實在煩人,所以看來等晚一點再說了。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26,2007 19:44
    該怎麼講呢?
    輕舔絲絨的第二部份對我而言太具衝擊了。
    此書是在書店看完的,原本在看第一部份時,總覺得它挑撥起內心的那一根弦,內心為之怦動不已,想說碰到一本好書了。可是到了第二部份就有點無法接受,可能就是情節的安排上非我心靈可咀嚼的範圍吧!到了第三部分又變回可以接受的,但卻沒有第一部分吸引我的特殊魅力了。

    華麗的邪惡好像是去年還是前年讀了,我記得最深刻的就是讀到結局時心中那種被騙了的強烈感受。一想到這本書,腦袋浮現的影像是:雨天,潮濕,ㄧ名女子在灰色斑駁的房間,翻動一疊厚厚的資料。可能是拜爾去尋找朵絲故事真實與否的場景。

    荊棘之城好像最好看,但卻一直沒去書店找來看。總害怕碰到和輕舔絲絨一樣的感覺。圖書館寫書單好幾次了,卻都始終沒被採買到。

    抱歉第一次留言就那麼囉唆~

    順帶這邊留一下,看到琳賽是女同的新聞,總覺得知道這件事反到讓我對她印象加分呢!可能是之前報紙好像把她塑造成到處投懷送抱的女人形象(其實不常看八卦新聞不清楚,不過印象是這樣),所以知道她是女同時到沒有什麼嫌惡或排斥(我本來就對同志沒特別感覺)而是震驚和好感。

    我妹妹有個朋友(其實我也認識,但到底算不算朋友也不清楚,畢竟現在離開補習班,也沒接觸了),因為向家裡坦陳自己是女同而遭受到打壓。好像父母不給她零用錢,導致她沒錢吃晚餐,在家裡完全被無視等。其實那女生不管從外表上和個性上都很像男生,原以為她父母多多少少有點心理準備,沒想到竟是完全無法接受。且已經很久沒和妹妹問起她的現況,不知道她現在有沒有好點。

    這是我第一次留言,但實際上已潛水很久了。可能是潛水久了,就會有種莫名的熟稔感。如格主認為我在裝熟,請體諒。
    | 檢舉 | Posted by 玥璘 at June 21,2008 20:53
    玥璘,

    請別客氣,我也時不時去妳的部落格潛水的。

    說到Lindsay Lohan,我也是一直到知道她是女同以後,才開始用另一種角度注意她。(不過,老實說,主要是因為後來我知道她才21歲,而她的年紀讓我不忍過份苛責)
    蠻有意思的是:這個特別的感受並不是只發生在妳我身上而已,Lindsay的形象開始出現反轉,赫然是在她的同志戀情傳出、而她也開始不避諱以後。
    --- 很諷刺吧?

    她和她的經紀公司躲了很久,好萊塢也陸續out了她很久,但他們卻一直堅信:女星一旦承認自己是同志,在好萊塢就算是玩完了。
    (OUT一,Tina Fey在「週末夜現場」(SNL),直接將她主演的『金龜車賀比』和『斷臂山』相提並論,儘管『金龜車賀比』一點同志的描寫都沒有)
    (OUT二,據信在The L World第五季出現的角色Niki,就是以L為原型塑造的。執導的導演正是和L合作過『金龜車賀比』、『mean girl』的同一人)

    至於同志出櫃的故事。
    我只能說,更光怪陸離的都有。
    很多父母親都以「斷絕經濟來源」作為懲處的方式。我所知道的一個荒謬的come out故事,也是這樣的。
    荒謬在於,小孩子最後活不下去了,只好騙家裡,他『終於』「愛上」「異性」「了」@@@@@@@
    當然是見鬼,目的只是想有口飯吃。

    對了,『荊棘之城』是必看的,等不到圖書館薦購也無妨,因為,絕對值得買回家!!
    在我看來,那是Sarah Waters最好的作品!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21,2008 22:04
    咦咦~你有到我的部落格過(大驚)!
    真是不好意思(害羞個啥)~

    琳賽之形象逆轉,可能和這種表態帶來的"我愛她,沒有錯"的論點而產生的認同感有關吧!畢竟這世上要顧忌的事太多了,人很少有辦法說出心底真正的話。(不過也可能是大眾的自我帶入)
    而且我最近聽琳賽第一章專輯的歌時,都會自動把歌裡頭她示愛的對象想成是女的。
    也可能之前媒體塑造給她的到處勾搭男人的形象實在是太不堪了。(但是這是在台灣吧!依你說法,國外好早就傳了)

    其實像我媽媽好像認為同性戀是一種病。因為我表姊(現在大概30歲吧)在高中時期也曾和一個女生好到不行,雙方家長都很擔心。結果上大學後也沒聯絡。我媽媽好像因而認定同性戀只是一時在氣氛和環境下作祟的模糊感情,只是一時迷惘罷了。
    另外你有看過我的部落格,大概知道我是讀女校。
    女校的班上也會有班對,但我從來不清楚那到底只是好玩而假裝成情侶,還是真的有在交往。畢竟女高中生很喜歡以班為單位玩什麼家族遊戲,有人當媽媽,有人當爸爸的。或是王族遊戲,勇者物語遊戲,有點像是真人版的角色扮演。
    班上的班對A和B,我原本以為只是鬧好玩和純粹很親暱的朋友罷了。但是我無意聽到C和D聊天,C是基督教徒,我聽到的片段是D問C說:"那你知道她是那個之後,有什麼反應?你不是信基督教嗎!"C回說:"我那時知道當然很驚訝,之後就跟她有點疏遠了。"由C的交友狀況我推定可能是A或B其中一人,再依照談話內容猜測那個大概是指同性戀。
    內心哇啊啊地大叫不會吧!

    荊棘之城喔!我等到指考完再到書店看過一遍吧!很害怕碰到輕舔絲絨的狀況。輕舔絲絨的第二部分在我看來太淫穢了,也可能只是證明我只是個清純的孩子的證據。反正那些人的作為實在是無法理解,超乎想像。不過這世上光陸離奇的事實在太多了,可能只是太少接觸吧!
    | 檢舉 | Posted by 玥璘 at June 23,2008 09:24
    玥璘,

    我一直知道妳年輕很輕,但現在,在這時、這主題看到你的年紀,還是讓我感覺到怵目驚心。

    我想,我唯一只能說:
    儘管妳和妳朋友處身在資訊開放、只要有網路就能和全世界連線的科技社會,但,一個人如果沒有開放的心靈,就不可能有宏觀的視野,從而,網路也幫不到她/他的忙:他/她終究只能是無知、偏狹、並悲哀的一種存在。
    因為,即便全世界都已經展開在他眼前,他也會因為自己的目光短淺而什麼都看不到。
    --- 進而,從妳朋友的反應也可以知道,我們的性別教育非常失敗。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25,2008 13:30
    其實我有說只是推測罷了。
    基本上那個同學因為是基督教徒,我想對於此事她應該也感到不知所措吧!
    雖然說是有遠離,但也不是就此斷了交情或怎樣。
    因為我是讀女校,對於女同和極度親膩的朋友總覺得很難區別。
    也是這種難以區別,讓她們得以享有不被輕視的權利吧!
    我想班上大概也有一部分的人不認為那一對是真正的女同。其實我也不敢那麼篤定C和D談的就是那兩個人中的一人,說不定是不相干的另一同學E。
    E類似我之前說的妹妹的朋友,是那種外表很男性化,還常常和朋友吹噓說又有女生跟她告白了的人。
    我想說的是,有人可能也不是討厭或輕視同志,但就是不知道該如何相處和面對此事罷了!人們對於不了解的東西,常常不是試圖了解就是逃避,當然更極端的就是厭惡詆毀或過度簡化。
    更別提宗教上給予的排斥。
    我記得以前在看葛拉漢.喬伊斯Graham Joyce的"黑暗姐妹"時,有一幕就是當主角和友人進行異教儀式的事被拍照存證曝光後,不但主角在離婚訴訟上爭取的孩子監護權的優勢不再,就連幫忙進行儀式的友人的店(賣藥草和護符這類東西)也被激進的基督徒抗議抵制。
    常覺得基督教其實是個排外很深,充滿狹見的宗教。
    當然不是說它本身,而是某些信徒的作為和社區的宗教意識。(人對於自己認為是錯的事,往往會做出很多殘酷的行為,而自認是正義或正確或著只是消除錯誤而已。尤其這種行為在團體意識下更顯恐怖。)
    宗教上帶來的不自由和衝突其實是最恐怖的。
    有個漫畫叫"被子",不知你看過沒?裡頭講述的主角對基督教的疑惑,其實就有表達說這種莫名的壓迫。
    我剛剛想到如果在美國一對夫妻要離婚,一個信基督教,一個信伊斯蘭教。法官將小孩的監護權判給信基督教的那一方一定較高吧!
    | 檢舉 | Posted by 玥璘 at June 25,2008 15:18
    玥璘,

    「政治正確」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東西。
    一般而言,受過教育的人都知道要採取「政治正確」的發言,但,他們是不是真心認同,有時卻不是同一件事。
    --- 所謂的「不知道如何」「和」「同性戀者」「相處」,或,「不知道如何」「和」「精神障礙者」「相處」,或,「同性戀」「讓人」「不知所措」,在某個程度,是一樣的託詞。
    這些都是歧視的委婉用法。
    在在在說,「你們不是一般的、正常的人,所以我們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你們」。
    否則,為什麼不說「不知道要如何和異性戀者相處」?

    或者,我這樣舉例,你可能會更懂:
    一些假開放的人可能會對同志很友善,但,一旦發現自己的孩子是同志,就立刻跳起來反對。或者無法接受這件事發生在自己孩子身上。
    或者,也可能是表面上對非裔美國人很友善,但,一旦知道自己的女兒要嫁給對方,種族歧視的真面貌就立刻跑出來。
    --- 這類的例子很多,舉不完。
    但所要說的都一樣:在「政治正確」的表象下,骨子裡還是歧視的。
    換言之,我不太贊成你對你的朋友的辯護。但我會同意,你們年紀都還很輕,「無知」(或者,比較好的用語是,資訊蒙蔽)可能比「歧視」更適合用來描述這些事。

    你若有興趣,或許可以考慮看Sugar Rush和South of Nowhere,這兩部影集都是在講青少年的同志認同的議題。
    (相對之下,The L World則是出櫃以後的議題)

    早些時候有一部片子引起了同志很大的反彈,好像叫做「我看見獸」?
    總之,是那種基督教會幫助同志變成異性戀的爛故事。在我看來,也算是「製造仇恨」的一個例子:因為他在鼓吹,同志是可以被矯正回「正途」的。
    --- 基督教的「排他性」本來就是很多戰爭的原因。
    只是,問題可能還是教義解釋的問題,就像伊斯蘭教對女性地位的解釋,不同的流派會有不同的詮釋。
    而且,也是政治與宗教、權力和金錢的結合,才讓很多事變得醜陋。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28,2008 17:34
    對了,一句話一定要提:

    「對於女同和極度親膩的朋友總覺得很難區別。
    也是這種難以區別,讓她們得以享有不被輕視的權利吧!」
    --- 這個言論非常不夠政治正確。
    因為這句話說的是:由於她們可能不是女同,所以可以不被輕視。
    那,如果她們是呢?就沒有「不被輕視的權利」了?


    玥璘,我想和妳分享一下我的指導教授常常提醒我們的話:
    使用語言要小心,特別是我們日常語言的使用,常常隱含了對少數族群的歧視而不自知。
    --- 我的意思不是要做辯論,我只是想提醒妳,小心自己使用的語言。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28,2008 17:39
    其實可以是我自己認為難以區別吧?
    畢竟我是個非常遲鈍的小孩(證據就是當我加入一個充滿腐女的腐青社二年後才在高三察覺到此事實)。
    應該說,我常常看到兩個肢體動作上非常親近,但感覺上又不是女同的女性朋友。至少我覺得那兩位女生中比較女性的難以想像她是(不過誰知道呢?)。不過不歧視女同其實是女校的狀況(就我個人認為)我那句話真的有些失當當時打時本來就有些疑遲認為好像不只這樣但認為既然是心裡的想法就打吧(我常常這樣)造成不舒服請見諒
    應該是說學校師長對於疑似女同但又好像不是的同學很少干涉。由於部分老師(尤其老老師),我認為應該是反對或著保持著這是可以改變的態度在的(尤其又碰上某些老師是屬於機車型的愛管事)。但甚少聽說有介入的事在。我想和這類無法辨明的狀態或多或少有關,當然也或許是校風開放,老師也比較能明白這不是件錯誤的事。沒有出現像我表姊和她朋友那時的輔導事件(其實聽我媽的說法不太確定是否有,不過據雙方家長如有聯繫的話,應改推斷有學校介入)

    其實我有在學校碰到有女性歧視的老師,由於又教國文,對於某些古代婦女的行事竟多有讚揚。或著說他認為的女性的賢慧是非常偏保守的,雖然對我們不至於有特別的教導或說教,但有時言語間便會不自主的流露。
    結果後來因為高三的關係,某些同學就會特定翹掉他的課不上,說到的理由不外是課程無聊,無意義,問問題回答含糊又不一定正確等。
    可是某次竟冒出一句:而且他歧視女性,很討厭。
    雖然我也不喜歡他,常常在課程睡覺(還被他說問說老師是不是你的安眠藥),但連這點也被列入拒絕上課原因總覺得有點歧視歧視者的怪異。

    你說的"一些假開放的人可能會對同志很友善,但,一旦發現自己的孩子是同志,就立刻跳起來反對。或者無法接受這件事發生在自己孩子身上。"
    類似的例子也在丹尼爾翰勒的"黑暗,帶我走"中發生,派翠克遭同性戀友人質疑類似下列的內容(不確定內容正確多少):如果有一天,假設你有個兒子,他和同性戀的老師上床你會怎樣?
    那友人接著說:你算是我認識的人中最不歧視同性戀的人了。那我怎麼還能期待別人會怎樣看待?

    關於你說的很多話我無法辯駁,這社會給同性戀框定的"不一樣"其實是很難破除的。大部分的人,可能包括我在內,都無法不自覺地標上一個標籤。
    言語上的冒犯對不起。
    不過我想無知和不知道如何相處其實還是有點距離的。至少我是覺得啦!不知道如何相處,但那兩人(如果真的是猜測的那兩人的話),至少在我看到也沒多疏遠。事實上,就我於不知情的狀態的觀察而言,還一直誤以為是所謂的對朋友因過度相處的煩膩而自然地沒那麼常混在一起。畢竟也有很多人上學期跟甲很好,下學期和乙很好,但和甲和乙也都仍維持好友關係啊!親暱地每天在一起,像死黨一樣,但相處久了有些對方的惡習反而越來越無法接受,就慢慢疏遠些,但也沒放棄好友的關係。我覺得那位基督教同學在疏遠時或許也有這種因素在吧!(不過也可能是我在幫別人著想說話)
    | 檢舉 | Posted by 玥璘 at June 28,2008 22:42
    啊!想推你一本書:"我可以不是艾蓮妮",此書算是我目前看過最久的書,從到書店翻為第一部,到網購回家後陸續翻了兩三次,到現在都没看完。總覺得該是在心神凝滯,無風無波看的書,心情不對,就不敢隨意去翻。
    書介:
      艾蓮妮,出生於十九世紀初的希臘,自小就在繪畫方面展現驚人的天賦。她的想像力,她的畫家之眼、畫家之心,讓她無法忍受女子學校裡的重重禁制。於是,她的父親為她聘請專業繪畫教師。可是,她更想離開家鄉,到義大利接受完整的藝術訓練。
      儘管她的家族提供優渥的經濟支援,但當時女子遠行極為罕見,遑論隻身遠赴異地求學。只有她的父親贊同女兒的夢想,並親自護送她到目的地,把她交給繪畫。從此,她放棄女性身分,成為「無名氏」,舉步邁向夢想。可是,愛情讓她的剛強繳了械,婚姻成了情人背棄的藉口,她只好攜帶兩個幼小的孩子返回故鄉,教畫維生。命運之神卻強行索求報酬,先是帶走她的女兒,再是繼承她繪畫天份的兒子染患不治之症。於是她將自己禁錮在濱海之屋,以自己的方式哀悼。在搭載她摯愛之人的永生之船來迎接她以前,她繼續一步步踏在命運之刃上前進。
      對她來說,明天,天一亮,就是另一個昨天。在前半生,她奮力實現夢想,在後半生,她辛苦償付代價。艾蓮妮,幾度在命運之火中焠煉重生。這趟旅程於她,是一個墜落的女人在尋求贖罪。
    | 檢舉 | Posted by 玥璘 at June 28,2008 2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