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3,2007 21:11

寫在六四前

『六四』至今已經十八週年,中共當局仍看不出有任何平反六四的意思。

也確實,『六四』牽動的政治神經太大了,不說現在檯面上還有些人和『六四』相關,平反六四肯定會違反他們的利益(例如李鵬那一掛),此外,一旦真的要平反『六四』,連鄧小平的歷史定位也要重新更正,這些,自然都讓平反成為漫漫長路。

事實上,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專家們普遍認為,要觀察中國是否決定在政治上右轉,即是否會朝民主化邁進,一個關鍵的指標即在於中國政府對『六四』的態度。亦即,如果中國政府平反六四了,那他們所謂的「民主」才不會又只是「中國特色的民主」。

不過,儘管如此,在今年的六四前夕,倒是有一則很有意思的新聞。

 

是廈門的民眾發動遊行,以反對石化工廠的建立。這次的遊行人數高達萬人,但大體上和平收場,這,在中國,算是非常少見。

幾家報社歸納,認為能發起這樣的遊行,原因在於「網路」與「手機簡訊」 。中國政府雖然在發覺不對勁後,就封鎖了「網路」和「短信」(大陸稱簡訊為短信),可是還是被破解了。換言之,網際網路及通訊科技的發展,在某些程度上,讓極權國家難以掌控及愚民化其群眾。

其中,可能又以難以掌控最為重要。

以我們熟知的農村暴動為例,中國每年都有好幾萬起,但為什麼仍舊對它的政權不痛不養?關鍵因素即在於中國太大,而資訊又封閉,以致那些暴動無法串連,只能是零星的。可是這次的廈門抗議遊行,卻是經過事先計畫,然後再透過「網路」與「短信」串連,並將事發經過及時、立時的放在網路上宣傳(自然是通過手機聯絡),這起事件的主事者之一甚至不在廈門。

對此,香港的『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甚至不諱言,要建立民主中國,看來只能依靠『維權』。(見: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6710000/newsid_6716100/6716101.stm

也確實,這次的廈門遊行會成功,很大的功勞是中國之前就已經有很多維權人士在教育當地的民眾,人民的權利意識因而慢慢覺醒,發現自己的權利得自己去抗爭,權利從來就不會從天上掉下來。

然而,『維權』又要靠什麼呢?

其實很重要的觀念是「外銷轉內銷」,在中國,很多維權人士都被軟禁或拘禁,甚至連其家屬朋友,也都被監視,還有一些被毆打成傷。可是,一旦這些維權人士被海外記者報導,上了海外媒體(當然是歐美媒體,台灣媒體根本沒這膽量),就如同拿到了『護身符』,尤其在2008北京奧運之前,中國政府一點都不想得罪他國政府或人權組織。

也因此,如果你妳我她他,能夠支持「維權」,例如替維權運動或維權人士宣傳,其實就相當於在促進中國民主化。儘管進程可能暫時還不能太樂觀。

至於寄望於『十七大』,以為中國政府會自動轉向『民主社會主義』,說實在話,那是太不瞭解共產黨才會有的期望。中國即便在『十七大』通過民主好了,那也只會是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主」,就好像中國的憲法裡明文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但其實根本只是廢紙一張。

--- 其實,在章詒和的《往事並不如煙》,章詒和就已經指出,在右派眼中,共產黨和國民黨的本質是完全相同的。這點,對照台灣的泛藍媒體歌頌新加坡的髮禁,就可以窺知一二。

研究中國政治的專家學者,在猜測中國可能的未來時,或者認為內部因為劇烈矛盾而崩潰(例如農民問題及貧富差距無法解決)。

或者,認為即使矛盾,但顧及龐大利益,中共當局可能會比較願意走上新加坡的「威權民主」(因而持這派觀點的人士認為,關鍵在於經濟成長率,一旦經濟出問題,中國的政治也會出問題)。

或者,也有一些學者希望中國有一天能走向「台灣經驗」,例如北大的法學教授賀衛方等人,就希望中國也能像台灣一樣,先是經濟開放,後來就因為經濟開放形成的中產階級而帶動政治改革。不過,也有人認為,中國可能在短時間內不會走上這條路,因為中國的中產階級太少了。

--- 換言之,「台灣的民主經驗」對中國的知識份子而言,是可欲的。但對於既得利益者,新加坡的「威權民主」或「高壓民主」「柔性威權」,才是他們心裡所想的。

毫無疑問,沒有任何一個中國專家可以告訴我們,中國將會走向何方。可是,很值得我們放在心上的是,才從威權走向民主的台灣,並不需要再倒退回去所謂的「威權民主」,要麼,就是威權,否則,就是民主,泛藍媒體或甚至國民黨,請不要用那種名詞來欺騙民眾。(我對馬英九先生沒有偏惡,可是對於他說的學習新加坡,則非常感冒,因此在感念六四、分析中國情勢的同時,忍不住不小心寫了這段文字,但也算相關,所以就加以保留了)

 

補充:

由於《炎黃春秋》所引起的「民主社會主義」的熱潮,因而很有一些人對『十七大』有著美麗的期待;結果會如何,當然目前只能拭目以待。

謝韜發表在《炎黃春秋》上的「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全文請見:http://blog.roodo.com/franwu/archives/3198079.html

此外,我在黑米『透視中國』的群組中,意外發現 Loong5寫的「自由民族主義有可能成為一主流的意識形態嗎?(一)」,全文請見:http://blog.yam.com/loong5/article/10266038

在我看來,民族主義不太可能成為中共的主流意識形態,民族主義就如同愛國主義一樣,主要是用來教化、馴服和控制民眾的;而與此同時,社會主義與馬列教條還寫在憲法上,整個中共政權的正當性仍在社會主義,因此,如果中共當局真的打算在意識形態上有所更動,比較有可能的是從「社會主義」上動腦筋,例如鄧小平搞出來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就是。

不只如此,Loong 5所設想的「自由民族主義」是「自由主義」+「民族主義」,可是,在中國,統治當局利用民族主義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反對自由主義的眾多價值,例如人權、民主及自由。中國政府的策略一向是高舉著民族主義的大旗,反對歐美以人權之名干涉內政、妨礙他們的主權,換句話說,民族主義比較像是用來防堵「西化」的棋子,甚至在某個程度上,民族主義者會傾向文化相對論,例如以「亞洲價值」拒絕人權的普世標準。也就是說,根據我對中國的觀察,我很懷疑這會是一條可能的路。

不過,話又說回來,其實每個國家或多或少都有民族主義在作祟,極權國家有,但自由國家如法國也有,台灣現在其實也在搞這套把戲......。

 


  • 您可能有興趣:

    賀衛方被調至新疆
    franwu 發表於樂多回應(3)引用(0)人文觀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94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394445

    回應文章
    結果這篇文,還真是一稿三易,足足改了三次之多......。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5,2007 13:04
    我心裡常在想台灣人或政治人物應該多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
    我膚淺的認為這舉動至少會帶來兩項效應
    第一讓民主的觀念深植中國知識份子或中產階級心中
    讓他們能尊重每一項民主自決(台灣獨立)
    第二讓中國政府了解欲併吞台灣只會造成中國內部更大的動亂
    所有台灣人都是民主種子,敢說敢言的民主自由觀念只會讓中國共產黨加速崩解,讓這些鷹派了解吞併台灣的代價遠遠大於效益
    | 檢舉 | Posted by 圓指蛋 at June 9,2007 15:14
    圓指蛋,

    您太客氣,這怎麼會膚淺呢?
    倒是,如果根據香港支聯會的策略,那麼,台灣人關心大陸的民主化情況,也會對台灣本身的民主化有幫助。因為這會互相刺激。
    例如,如果馬英九能夠真正關心民主、人權,對中國的人權情況多加注意並批判,那他今天帶領的國民黨應該也會有所改變......不過可惜,馬英九雖然是哈佛的學生,但似乎不太瞭解自由民主的真諦@@
    --- 蔣友柏說馬英九「到國外留學,卻沒有把民主觀念帶回來,只是在威權體制下扮演一個角色。」這實在說得也太客氣了。


    對了,盧世祥的『六四事件與國共兩黨的難兄難弟本質』,寫得很不錯,值得一看。
    全文請見:http://blog.roodo.com/fortaiwan/archives/3442809.html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ne 10,2007 1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