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3,2007 20:53

【連署】:反抗文化專制、抵制精神奴役

章詒和女士是我非常尊敬的作家。(九十度鞠躬!)

根據我閱讀過的《往事並不如煙》(或《最後的貴族》)及《一陣風,留下了千古絕唱》,和新近被禁的《伶人往事》,我必須說,絕大多數在檯面上的、所謂的知識份子,簡直不及章詒和女士的百分之一。遑論那些政客。

中國政府禁書,並不是從今天開始;只是,一直到了今天,才有一個章詒和有勇氣挺身出來捍衛自己的公民權利。

也因此,才有所謂的「知識份子連署」的活動。

換句話說,知識份子常在,攀炎附勢者眾,出頭的極少,只一個章詒和而已。

為此,我們更要支援到底,千萬不能讓章詒和被中共這個國家機器吞噬!!

章詒和的聲明全文:

二○○七年一月十一日,在全國圖書定貨會開幕當日,中國新聞出版署召集了一個「通風會」。會上,副署長鄔書林先生以宣讀方式公佈了一份「二○○六 出版違規書選」,被點名的書裏,《伶人往事》列於三。鄔先生對出版此書的湖南文藝出版社說(大意):「這個人(即指作者)已經反復打過招呼,她的書不能出,……你們還真敢出……對,這本書是因人廢書。」接著,自然是對該社的嚴厲懲處。

鄔先生這裏說的「這個人」,指的就是我了。我是誰?我是從事戲曲研究的老研究人員,是中國民主同盟的老盟員,是退休在家的孤寡老婦。六十歲的時候,我拿起了筆,寫起了往事。先說的是父輩故事,後講的是伶人傳奇。第一本書被禁(即「賣完了,就別再版了」)。據說這是應中央統戰部的要求,其間無任何權力機關和政府官員對我本人實施侵害。這次,鄔先生沒有對《伶人往事》做出任何評價,對我卻實施了個人權利的侵害。我們的憲法有明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他的「因人廢書」,直指我本人,直接剝奪我的出版權,而這是一個公民的基本權利。

我知道--在鄔先生的眼裏,章詒和是右派。好,就算我是右派。那麼,我要問:右派是不是公民?在當代中國,一個右派就不能說,不能寫了嗎?誰都知道,只要是個社會,就有左中右,其中的左派永遠是少數。我們這個國家是不是只許左派講話、出書?廣大的中間派和右派只有閉嘴。果真如此的話,我們的憲法應當立即修改,寫明容許哪些人出書,享有公民的基本權利;不容許哪些人出書,不能享有公民的基本權利(其實,現在某些左派和左派官員出書之難,並不在我之下)。鄔先生,您是什麼派?您代表誰?在就前不久,溫家寶總理在公開場合表示--希望並要求中國的作家和藝術家能講真話。言猶在耳哪!通風會就發出了這樣的聲音,宣佈了這樣的措施。新聞署是國家行政機構,這不是和國務院對著幹嗎?鄔先生,您到底要幹什麼?

借此機會,我想說明這樣一個態度:從提筆的那一刻起,我就沒想當什麼社會精英,想去寫什麼什麼「大」歷史。我只描述了與個人經驗、家族生活相關的瑣事,內裏有苦難,有溫馨,還有換代之際的世態人情。我的寫作衝動也很十分明確:一個從地獄中出來的人對天堂的追求和嚮往。因為第一本書裏的張伯駒、羅隆基,第二本書裏的馬連良,第三本書裏的葉盛蘭、葉盛長連同我的父母,都在那裏呢。「他們在天國遠遠望著我,目光憐憫又慈祥」。

再鄭重地重復一遍:我不會放棄對公民基本權利的維護,因為它維繫著一個人的尊嚴和良知。鄔先生的行為是違反憲法的!從精神到程式,他都沒有遵守。官場可以盛行「一致通過」,面對領導人可以做到「聆聽教誨」;與此同時,是否也可以給草民騰出一點兒空間:給他們留下一張嘴,叫他們說說;給他們留下一隻筆,讓他們寫寫。和諧社會的搭建不是靠勒緊,它需要的恰恰是鬆動。

前兩本書的被封殺,我均以「不在乎」對應之。但事不過三。這次,我在乎,很在乎!鄔先生,告訴您:我將以生命面對你的嚴重違法行為。祝英台能以生命維護她的愛情,我就能以生命維護我的文字。

遵守憲法的首先當是政府。您是一位高官,自然比我清楚。

章詒和2007,1,19

連署簽名網站:http://www.qian-ming.org/big5/default.aspx?dir=scp&cid=100



  • 您可能有興趣:

    賀衛方被調至新疆
    franwu 發表於樂多回應(34)引用(0)人文觀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79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665044

    回應文章
    書被禁後,摸摸鼻子的,大有人在。
    書被禁後,去到國外,還裝無辜的,也不少。
    但,像章詒和一樣,在中國,就在中國境內,採取了法律救濟的,真是絕無僅有!

    章詒和所做的,其實和目前一般中國的老百姓在做的,有點類似,即:維權。
    在中國,他們不直接說是人權捍衛,他們迂迴了一點,說這是「維權」。
    那,什麼是維權呢?
    「維權」簡單地說,就是「維護國家法律賦予的權利」。換句話說,所謂的維權律師,是根據中國政府明訂的法律,在替人民爭取權利的。他們盡量避免所謂的「天賦人權」那樣的觀念,僅僅就中國政府訂定的法律,在爭取所謂的權利。
    而這是因為,中國政府不認同「天賦人權」的概念,曲解人權是西方的、帝國主義的,是干涉他國內政的概念。
    所以,在中國,才會有所謂的「維權律師」,他們不從普世人權的價值去為公民權利做辯護,但是,他們使用中國的法律系統,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在中國的憲法裡,明訂太多的公民權利,但其實,只要與「黨」的利益(也就是一黨專政的利益)相抵觸,通通無效。
    這其中,也包括「言論自由」這一項。
    大家都知道,中國連網際網路都封鎖,人民非但沒有「說」的自由,連「看」「聽」的自由都沒有;而這,擺明違憲,但,始終無人能奈黨機器何。

    今天,章詒和就是從這樣的脈絡中出發的。
    如果維權律師可以打一般法律的不實施,那,言論自由明文寫在國家大法中,為什麼不可以爭取?
    --- 大家,請拭目以待!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23,2007 21:27
    昨晚,我熬了一整夜,看了另一本被禁的書:《如焉》。
    其實,真正的書名,應該是《如焉@sars.come》。
    沒錯,和Sars有關,也旁及文革,只是,必須說,這本書的膽子小太多,因為,從文革寫到Sars,居然一個字都沒提到天安門!!

    這一兩天就放上來!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23,2007 21:45
    Fran你為什麼覺得說那樣的話會激怒我呢?

    沒錯,我是在那裡出生長大的,我也熱愛養育我的那塊土地,以及土地上善良的人,這樣的熱愛到死也不會改變.但這和政治是完全的兩回事.

    我是文革開始後出生的,在我童年的記憶裡,我的父親一直都不快樂.我母親告訴我,以前的父親不是這樣的,他也是開朗而熱情的人,那麼是什麼讓他改變了呢?

    我父親是軍醫大學畢業的,原來在某軍區擔任外科醫生,後來因為我祖父被歸類為地主,所以父親被迫離開軍醫的工作來到我後來出生的城市,我母親也無奈地脫下她喜愛的軍裝,和我父親一起離開.

    離開軍區來到地方之後,我父母親原以為可以平靜地生活,但事與願違.耿直的父親因為說了自己心裡真實的想法而在文革中被批,一個優秀的外科醫生被下放到食堂做了整整三年的豆腐.這樣的他,能快樂得起來嗎?自此之後,父親一直都沉默寡言.

    當你身在那樣的環境之中的時候,很多事情是看不太清楚的.你說的一點沒錯,那時的我們根本被剝奪了知的權利.來到台灣之後,我讀了很多大陸旅外作家的書,才漸漸明白了一些原來不懂的事.章詒和的《往事並不如煙》我也有讀,並且當你有過那樣的真實經歷之後,讀她的書變成是一種和回憶摻合在一起的痛.

    因為我了解共產黨的手段,我了解那種殘酷,因此我也能理解那些未能出頭的知識份子,因為出頭的結果難以預料,他們除了自己也還有家人要顧啊!也正因為這樣,我對章詒和女士的敬佩之情尤為深重!我們在境外的人可以大聲地評論誰膽大誰膽小,但對於境內的人而言,那可能會是他全部的人生的毀滅啊!也請體諒他們!

    我衷心地希望那塊我熱愛的土地上的人們,能夠生活得更有尊嚴一些!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anuary 24,2007 08:46
    美代子,

    妳說的是!
    在境外、不受威脅,確實沒有資格採取那樣的立場。
    --- 不過,其實我在指的,比較是那些「檯面上的人物」。妳知道,中共的政權得以維護,有一部份是因為,有一群替它的政權的合法性辯護的「讀書人」。

    也是一個和文革有關的故事。
    某思想家在文革初始,被捉去掃廁所,掃了三天廁所後,他茅塞頓開,立時向黨中央懺悔,表示自己以往思想錯誤,從今以後不會再犯了。
    也果然,他立時就把「中國哲學史」重寫,而新版的「中國哲學史」句句不離馬克思和列寧......。
    在這世上,為醜陋的政權美化的思想家、哲學家所在多有,例如海德格就替納粹說話。
    --- 這些人,其實才是讓邪惡得以續存的主因。

    對了,美代子,妳方便簡單地說一下中共的歷史嗎?
    例如,文革是幾年到幾年?大鳴大放大字報又是何時?諸如此類的。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25,2007 04:04
    1949~1952 解放初期經濟恢復時期,進行土地改革.(張愛玲的《赤地之戀》)
    1953~1957 繼續發展經濟,開始第一個五年計劃.
    1958~1960 經濟上:開始大躍進的極左路線,大煉鋼鐵
          政治上:黨內開始整風運動
              黨外開始大鳴大放,繼而開始打擊右派
    1958~1961 三年自然災害(國內有學者提出疑問,究竟真是自然災害還是人為所至)
    1962年始  四清運動:清政治,清經濟,清組織,清思想
          劃分黑五類:地富反右壞(地主,富農,反革命,右派和一切反對社會主
    義的壞分子)
    1966~1976 文化大革命
    1976年   唐山大地震 毛澤東、周恩來去世 “四人幫”反右傾翻案風
    1978年   鄧小平任國家主席,黨的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同年的十一届三中
      全會是轉折的指標事件,在這次會議上開始確立改革開放的政策,並且提
    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
    1981年   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
    1983年   鄧小平黨政軍大權一手掌握
    1989年   江澤民上台
          同年天安門事件

    這是我大約整理出來的簡單編年記錄.

    現在,我們隔了三十多年的歲月回頭望去,有些事情經過了歷史的沉澱使我們能比較容易去分辯,但如果是處在歷史的那個點上時,事情就不是我們現在想的這樣了,要不然為什麼靠毛澤東一個人就可以使全中國好幾億人跟著一起像發了瘋一樣呢?為什麼那麼多精英人物甘願放棄國外的生活回國效力呢?

    我覺得一個政權得以存在,是和那個政權統治下的人民是怎樣的人民息息相關的,幾千年來習慣了皇帝政權和儒家思想的中國人根本還沒有民主的素質,而這樣的民主素質是後來改革開放之後,靠資本主義帶進來的,靠漸漸覺醒的先行者用生命和熱血去爭取來的.章詒和書中的儲安平就是有著和當時環境不合的先進的民主思想的人.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中國的很多進步並不是真的進步,而是對資本主義的一種妥協,但妥協也好,真的進步也好,至少現在的中國當政者迫於國際輿論會稍微收歛一些.當然這還是遠遠不夠的,但我們也只能一點點地去改變了.因為只要專制的政權制度不改變,就不可能會有真正的民主.今天發生的章詒和事件便又是很好的一例.

    今天的中國已不是天安門事件時的中國(那時我也在讀大學,也算是間接參與過,那又是另外一段難忘的回憶),我相信今天的中國人也不是那時的中國人了,民主的意識在漸漸覺醒,人的尊嚴已不容任意賤踏!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anuary 25,2007 19:36
    另外,關於你說的御用文人,我想那是自古就有的,也不是共產黨的獨創.我相信有一部分的御用文人也並非心甘情願,或許有些人也是在某些壓力下才做出那樣的事來.就像你說的那個文革故事裡的思想家,如果他不轉變,那他可能會掃一輩子的廁所或者更慘,那他的家人怎麼辦?於是他只能出賣自己的靈魂,這樣的人我覺得並不可恨,因為他們的痛苦也許深到我們無法想像.可恨的是那個讓他去掃廁所的政權和制度.

    當然,我也不否認有一些借機達到自己私利的文人,討好了上級的意圖,又踩掉了同行,這樣的人性之惡也是歷史自古有之,但為什麼這樣的惡可以存在可以得勢?我想也是制度的問題.

    所以,如果專制制度的根不除,任何自由和民主的要求都只是緣木求魚吧,但我不知道這一條路會有多漫長,儲安平那時所說的“黨天下”到今天仍沒有改變.(唉,我好像又有一點點灰心)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anuary 25,2007 20:05
    拍拍手!

    美代子,真是寫得太好了。
    制度確實是最大的問題,人在其中,非常渺小。
    不過,對於一手建立那種類型的制度、以及維護那種制度的人,恐怕還是要讓他們負責才是。
    (在此,沒有專指中共政權的意思,其他邪惡的制度自然也都算在其內)

    但,1989以後呢?
    據我所知,七零年代算是蠻開放的時代,幾乎可以說,先是有七零年代的開放,才有後來的八零年代的天安門,以及之後的整肅。
    魏京生的第五個現代化(鄧小平提了四個,魏京生補充「民主」為第五個),是不是發生在「大字報」時期?那時是幾年?
    還有,可以說說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和現在胡錦濤的「和諧社會」嗎?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25,2007 20:44
    你說得沒錯,1978年鄧小平上台後,就開始了改革開放,將社會主義的計劃經濟改為市場經濟,這對於中國來說無疑是一大改變.不瞞你說,連我都親身經歷過你無法想像的票券時代,糧票(還分地方糧票和全國糧票)、布票、油票、糖票、副食品票等等,連買腳踏車和手錶都要票券.我一直記得小時候每到過年,我媽媽就帶著我和弟弟,拿著一大堆的票券到處去排隊購買過年用品的情景.

    關於整肅我是這麼想的:隨著改革開放的進行,國外先進的民主思想必定會隨著改革之風吹入中國大陸,使越來越多的人民有了民主的意識,但一個獨裁專制的國家,任何意義上的退讓和寬鬆都不可能突破意識形態的底線,於是兩者衝突之下,媒體和出版業等文化領域必然是首當其衝成為犧牲品,成為整肅的對象.

    魏京生是在1978年於北京的西單民主牆上,貼出了民主為第五個現代化的主張,但第二年就因此而被捕,判15年,93年得到假釋.可是1994年又因為搜集六四天安門事件的證據又再次被捕,判14年.1997年中共迫於外界輿論壓力批準他赴美保外就醫.我們通常意義上所說的「大字報」時期基本上指的是1958年~1960年大鳴大放大字報,和魏京生並沒有什麼關係,他只是又用了大字報這一形式而已.

    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他在2001年提出來的,意思是說共產黨必須始終代表中國先進生產力的發展要求,代表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代表中國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這個說法於2002年列入黨章之中.

    胡錦濤的「和諧社會」是2006年提出來的,意思是要建立一個民主法治,公平正義,誠信友愛,充滿活力,安定有序,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社會.

    其實說句老實話,自從我1996年嫁到台灣之後,對於國內的政治便比較少去了解,一方面是沒有了那樣的環境,但更主要的,我還是覺得,只要獨裁專制的體制沒有改變,說什麼都只是換湯不換藥.只要看從毛澤東到鄧小平、江澤民以及現在的胡錦濤,哪一任的領導人不是黨政軍大權一手在握?提出「和諧社會」主張的人,也是提出「網路管理辦法」封殺網路的人,同時也是授意在文化出版界整肅,發生章詒和事件的人.那麼,我們該如何去相信?更不用說在這政權背後尚無人敢觸及的高幹子弟政商勾結問題,因為我相信,任何的權利背後一定都有其利益存在,而利益則是人性惡的最原始動力(台灣也是如此).民主之路仍路漫漫其修遠兮.

    離開大陸之後,我還是第一次談論這麼多國內的事情呢.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anuary 26,2007 09:28
    呵呵...。
    雖然妳可能離開大陸多年,不過,你的家人應該都還在大陸、妳偶爾也會回去的吧?
    我是說,妳想說的,是不是「第一次和台灣人談論那麼多大陸的事情」?

    其實我看胡景濤的「和諧社會」,是從另一個方向看的,即:那大陸最近到底有多不和諧了呢?怎麼搞到領導人得把和諧喊成口號?what happened?

    另外再好奇兩問。
    1. 2004年憲改(首次人權入憲),據說有兩派人馬爭持不下,妳對這事有印象嗎?(因為網路現在已經光溜溜的了,看不到當時的爭執是什麼)
    2. 妳覺得大陸民眾對「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買不買單?尤其是被犧牲的、廣大的農民。

    說道胡錦濤,他前幾天又再要求「淨網」...。
    這整件事其實應驗了章詒和自己說的:經濟越開放、政治就會越緊縮,因為這可是政權維續的關鍵啊!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26,2007 16:48
    你知道,文化大革命那陣子,全中國的人都像發了瘋一樣地政治熱情高漲,幾乎每一個老百姓都在關心國家大事;可是八零年代初文化大革命被否定之後,中國人又陷入了空前的信仰危機,這中間的起落,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是無法體會那種失落的空洞的.連我媽媽都覺得,好像是做了一場夢一樣.自此之後,中國的老百姓開始不相信政治,也不談論政治,並且開始對共產黨喪失信心.

    我是九零年代後期離開大陸的,對於2004年憲改我沒什麼印象,回去大陸也沒有聽人講起,我想,應該是老百姓已經開始不相信共產黨講什麼了,因為已經被騙太多次了.八零年代實行黨政分開時,大家興奮了好一陣子,可是後來發現分了半天,最高層的領導人卻仍然黨政軍大權一手掌握;九零年代加強民主與法制建設,結果加強了半天,原來是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一個中國特色便解決了問題.所以人權入不入憲,應該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吧,不是照樣整肅,照樣淨網路,照樣賤踏人權?如果按照杜正勝的理論,共產黨應該也可以變成成語了吧.

    「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對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是起了作用的,人民的生活也確實得到了改善,但政治的專制和市場經濟的發展衝突的結果,使得中國的市場經濟呈畸形的發展,比較嚴重地體現在農民問題,教育問題和官商勾結問題上.《中國農民調查報告》又是大陸的禁書之一,因為書裡寫出了農村真實的情形,看過這本書,你就會明白農民過的是怎樣的生活,在這種情形下,大批農民離開土地,進城打工,造成大城市的盲流現象以及大片耕地荒廢.教育方面,要求各級學校要按市場要求辦學,裁撤教育經費,學校又把這筆費用轉嫁到家長身上,於是各種名目的贊助費讓每個家庭的教育費用大增,關於這一點你只要隨便問一個家長就會有答案了,連九年制國民義務教育都一樣.官商勾結就更不用說了,在政治獨裁和市場經濟的結合下,官商勾結便成為最好的產物,再加上缺少監督機制,所以貧富的兩極分化日益嚴重,權與錢完美配合.

    但是,現在人民的民主意識已經越來越強,毛澤東講對了一句話:人民的力量是最強大的.有一天共產黨一定會真正明白.

    倒是Fran你,身為台灣人對大陸的政治比我了解得還多,真不愧是讀哲學的.講到哲學,我覺得馬克思真是被害慘了,他的哲學理論如果按他的原意其實是有很多可取之處的,再加上他的文筆,真可以算是哲學界的奇才,但是因為中國共產黨把馬克思主義歪曲理解並當成指導理論,致使馬克思主義和共產黨劃上了等號,我想他一定在墓地裡氣壞了吧!

    其實我是一個沒什麼政治熱情的人,也不是很了解那些政治的事,我還是比較喜歡安靜地過我的日子,讀我喜歡的小說,做一個沒什麼出息的小百姓.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anuary 27,2007 12:01
    美代子,

    妳開我玩笑,我根本就不瞭解中國啊。(為此,我還付出了不算小的代價)
    --- 妳的編年對我意義重大呢!

    我昨天寫完以後,才想到,我的問題其實應該這樣問:
    鄧小平改革之初,中國有「姓社的」(社會主義)還是「姓資的」(資本主義)的爭論,妳對這件事有印象嗎?情況是?
    據說,江澤民一定程度的解決了「姓公有」還是「姓私有」的爭議,他是怎麼解決的?以及,這件事真的被解決了嗎?現在沒有這方面的困擾嗎?(我覺得這不太可能)


    說到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我昨天在讀一本書(書名忘了,又懶得起身去客廳,大約和中共的意識型態有關就是),讀到毛澤東的思想發展過程,哈哈!那真是嚇死我,我以前還真是從來不知道,把理論讀錯會發生這麼恐怖的事@@
    毛澤東對馬克思的解釋,有不少還真是倒果為因、邏輯顛倒...。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27,2007 15:56
    今天外面在下雨,天氣冷到只想快點窩到被窩裡看書,趁著孩子在洗澡的時候來你這裡晃晃.

    關於鄧小平改革之初中國「姓社」、「姓資」的問題,我就有印象了.那時鄧小平提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論,打破原來的大鍋飯制,實行承包責任制,這在共產黨的黨內曾引起非常大的爭論,有一些保守派認為這樣的改革會改變中國的社會主義性質,使中國走上資本主義的道路.於是鄧小平便提出了所謂的「白貓黑貓」理論,我想說到這個你應該就知道了,也就是「不管白貓還是黑貓,只是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他主張把意識形態問題和經濟發展分開來,不管是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只要能發展經濟,讓人民的生活得到改善,就是好的.也因此,為了避免「姓社」、「姓資」的問題,他提出了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的說法.於是一個中國特色,從此便成了很多問題的保護傘.

    江澤民時期的公有私有問題,我想主要是很多國營企業的私有化問題吧!當時會引起爭議,是因為很多老革命沒有辦法接受那些原來是國家的企業,一夕之間變成私人的.其實那個時候,很多國營企業在改革開放後,根本沒有辦法和國外的企業以及私人新建立的企業去競爭,虧損大到成為國家的沉重負擔.在這種情形下,國營企業私有化,其實是把國家的包袱丟給個人和社會.雖然國家的負擔減輕了,但卻造成了無數的下崗工人.這根本不叫做解決問題,這叫做轉移問題,苦的還是老百姓.

    舉個我們家的例子好了.我媽媽從軍隊退出來後,被分配到地方的一家紡織廠當廠醫.在工作了二十多年後,這家國營的紡織廠因為虧損太多被賣給私人老闆.私人老闆把廠房拆了,機器賣了,在原廠址上蓋別墅賺錢.於是我媽媽和原來廠裡的那些工人一樣都變成下崗工人,一個月拿幾百塊錢的下崗工資.我們家還好,可是有很多家庭因此而陷入困境.在那段時間裡,我們家住的房子還遇到了被強行拆遷的情形.算了,那個講起來又話長了,也扯遠了.

    今天在讀章詒和的「伶人往事」,雖然她是寫給不看戲的人看的,但我看戲,我還收藏著俞振飛和言慧珠演的崑曲「牆頭馬上」、梅蘭芳和俞振飛的「遊園驚夢」,還有尚長榮梅保玖的「霸王別姬」、言興朋童芷苓的「遊龍戲鳳」等戲.在讀了章詒和寫的文章後,我才了解這些伶人不為人知的遭遇,心裡不免唏噓.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anuary 27,2007 20:26
    欸,美代子,什麼是「下崗工人」啊?

    妳知道嗎?前年(2005)「姓社」還是「姓資」這個問題,在中國又吵了一遍耶。這次是為了物權法。(更之前,2004據說也有過一次大辯論)
    根據紐約時報的評論,胡景濤和溫家寶是有意在鼓勵這場辯論。(朝社會不公的方向前進)(詳細請點我名字)

    根據我對中國的粗淺的瞭解,路線之爭通常反應權力鬥爭,加上路線正確與否的解釋權握在有權力的人手上,所以,我現在有點疑惑...。
    我本來覺得這個爭論很重要,但後來,我知道這個爭論是從建國一開始就有的,就覺得,可能嚴重度和影響力都必須要打個折扣。可是,我現在在想,胡景濤和溫家寶是修正主義者?還是他們左傾得很厲害?這實在很難想像。
    從鄧小平掌權開始,極左的不就已經沒有市場了嗎?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28,2007 17:33
    整件事我簡單說一下。
    整個物權法草案擬了八年,結果在2005年,因為北大法學教授鞏獻田的一封公開信,引發了兩派的爭議,使物權法草案的通過不得不踩煞車。
    在此,反對者主要著眼於社會不公,如:貧富差距拉大、官員貪污腐敗。把這一切通通怪到資本主義法權頭上去。
    爾後,大陸開始召開所謂的「物權法草案與中國和諧社會建設」的研討會。會議通過,物權法草案的通過才能建設中國和諧社會。

    在『北大教授公開信稱物權法違憲 姓社姓資再起爭議』這篇報導中,有訪問鞏獻田和起草人的觀點,摘錄如下:

     背離社會主義?
    鞏獻田:物權法草案是一部背離社會主義基本原則、開歷史倒車的草案。
    起草人:物權法的制定是在憲法基本原則指導下,對我國發展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所取得的成果進行確認,並適應和引導進一步的改革開放,它是符合經濟發展規律和歷史潮流的。

      違憲?
    鞏獻田:草案廢除了憲法和民法通則中調整財產關系的最核心條款『社會主義的公共財產神聖不可侵犯』,實質上妄圖用『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的精神和原則取而代之,這是違憲的行為。
    起草人:在商品流通領域,國家財產、個人財產要神聖就都神聖。馬克思說過,商品交換是天生的平等派,只有對所有財產平等保護,商品交換纔能進行,市場經濟纔得以建立。

      加大貧富差距?
    鞏獻田:現在貧富差距越來越大的情況下講平等,就是要把乞丐的要飯棍和少數人的汽車、機器平等保護,要把普通居民的住房、危舊房和那些高級別墅一樣保護,這樣形成的,不是勞動的平等,而是資本的平等,這與資本主義社會有什麼區別?
    起草人:物權法不是財產分配法,是對財產分配結果的確認。無論富人窮人的財產,只要是合法獲得的,物權法都要確認和保護。至於社會財產如何分配,另有專門的法律加以規定,比如稅法。此外,對弱勢群體的保護、對勞動權益的保護,我國有專門的社會保障法和勞動法予以保障,這些不是物權法調整的范圍。

      不捍衛公有制?
    鞏獻田:對於廣大勞動者和全國人民來說,公有制和國家財產這是他們每個人的物權的最重要的和最根本的基礎保障和物質體現。沒有國家和集體物權,每個公民的物權就沒有實現的可能。
    起草人:在個人權利和國家權力的關系上,前者永遠處於弱勢地位,個人權利最容易遭受國家行政權力的侵害。在改革開放以前,由於『極左』路線的影響,單純強調對國家利益、集體利益的保護,忽視對個人利益的保護。在建立法治國家的進程中,整個民法包括物權法必須強調對個人權利的保護。當然,這裡有兩個前提,一是個人利益具有合法性,二是公權的介入具有違法性。
    (http://news.big5.enorth.com.cn/system/2006/02/23/001240440.shtml)(可直接點我名字)

    至於和諧社會的研討會,可參考:
    http://pkunews.pku.edu.cn/newsshow.aspx?id=111699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28,2007 17:52
    物權法的事我不了解,對於那些法理知識我也不是很懂,但是我仔細看了你提供的那些文章之後,比較能理解起草人的說法,我也覺得這種爭論的背後一定有著什麼我們無法得知的權力關係.而且我似乎從中看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物權法早一點存在的話,或許我家的房子就不會被強行拆遷了,至少也該有一個比較合理的拆遷條件.

    你知道,在中國土地是公有制的,所以如果國家要徵用某一些土地的時候,即便土地上的建築物是私人的,也一樣必須按國家提出的條件搬走.如果這土地是用來建路鋪橋或建公共設施那也就算了,我家的情形則是離譜到根本就是侵占.我們家原來在市中心的絕好地段,一樓出租,房租收益還算不錯.可是國家後來說要改建那條街,所以就用拆遷的方式以極低的條件讓我們搬走,不願搬走的便以阻撓城市建設的名義抓起來.因為我們的房子是舊房,所以國家所估的價錢很低,誰都知道房子的價值有很大一部分是地段的關係,但他們說土地是國家的,所以地段不能算是我們的房子的價值.最後,那條街上的人都像我們家一樣搬走了,國家重新改建了那條街,並且以每戶高於收購價錢十倍二十倍以上的價錢賣出.我父親為了這件事,至今仍難以釋懷.

    我們都不想參與政治,只想做一個安份的老百姓,可是這幾十年來,大陸的政治變革卻毫無例外地影響到每一個普通老百姓的生活,那些歷史不是我們刻意想去記住的,而是它們就真實地刻在我們的記憶裡,體現在像我們這樣的普通家庭的生活中.

    當然,改革之後人民的生活水準確實提高了,但我覺得這並不構成忽視存在的問題的條件,政府的存在本來就該是為人民謀福利的,不是嗎?

    那麼再來說一說“下崗工人”吧,我以為在大陸這麼普遍的名詞你應該知道的呢,很多大陸的小說也都會談到.

    從字面上解釋,就是離開了工作崗位的工人,說白了一點就是失業,但大陸官方不喜歡失業這兩個字.失業的話是領失業救濟,但下崗工人領的下崗工資又比失業救濟略高一點點,所以好像也不能完全算失業.

    以前,大陸的人的工作不是自己找的,是國家分配的,而且必須服從國家的分配(講到這個我又想起大學時高我們一級的學長學姐有很多人因為六四事件而被分配到偏遠貧窮的地區),到了退休的年齡會按月發給退休工資.改革之後,一些大型的國營企業不但虧損連年,而且還背負著龐大的退休工人的負擔,於是國家把那些國營企業賣給私人老闆.但私人老闆有一些只是看中企業的地,有一些會用先進的機器代替人,所以工人數量大減,並且他們也不願意再負擔那些已經不能有所貢獻的退休人員的薪水,於是國家便又用另一種方式來解決.

    其實解決的方式有一點複雜,我也不是全都了解,就我了解的部分來說,已經退休的人員,退休工資改從民政局領取,這些人影響不是很大;接近退休年齡的人,提前退休,退休工資減少,也從民政局領取;那些年齡較輕離退休還有很多年,又沒有什麼一技之長,陷入失業境地的人被稱為“下崗工人”,國家好像在一定年限內發給微薄的下崗工資,讓這些人去自謀出路.還有一種做法叫做“買斷工齡”,就是一次性付給工人一筆錢,來買他在國營企業中工作的年資,以後便跟國家再沒有關係.

    其實自謀出路並沒有什麼不對,只是已經習慣了國家分配工作吃鐵飯碗的人,一夕之間失去了工作,人難免慌張,再加上這次改革後,社會上的“下崗工人”數量龐大,於是形成社會問題.一個家庭,如果父母雙方都成為下崗工人的話,一個家庭的生活和子女的教育等等便都立刻成為大問題了.通常處在歷史潮流中的老百姓,往往是首先的利益犧牲者.或許我看不到整個國家的利益權衡,但我看到的是一個又一個具體的生活著也苦惱著的家庭.

    我這樣解釋也不知道Fran你能不能看得明白,或許不在那樣的環境裡,有一些事情確實是難以理解的.我覺得中國的人民真的是太善良了.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anuary 29,2007 10:08
    說真的,我從我們這一串討論,倒是學到不少東西。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得體恤處在那個環境下的人。
    畢竟,一個經歷了反右和文革的社會,還能有什麼知識份子呢?
    在局外,說什麼都容易,但卻也都容易失去意義。

    對了,美代子,我對中國的政治體制很好奇,可以說一下嗎?
    國務院?總書記?人大?......妳有可能幫我大概解釋一下嗎?
    還有,中國的教育體制是?小學讀幾年?要考試升學嗎?學費要繳嗎?我前陣子看到,農村要免費義務教育(還是只免費學雜費?),那其他城市呢?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29,2007 16:36
    Fran啊,從我來台灣之後,你是我遇到的第一個對大陸的政治這麼有興趣的人呢!我也只是盡我所知回答而已.不過你的那句話或許應該這麼說,一個經歷了反右和文革的社會,還能擁有多少具備獨立思考和獨立人格的知識份子呢?答案是有的,像章詒和這樣的人就是.也正因為極稀少,所以他們對於現在的中國來說更顯珍貴.

    中國的政治體制大致可以分為黨、政、法三大部分.

    黨:就是中國共產黨的各級組織.在中國,每一級的行政機關都有相應的黨的組織與之配合,基層的黨組織領導人稱為黨支部書記,到黨的中央就稱為總書記.

    政:就是國家的行政機關,稱為國務院,首長為國務院總理.總理對國家主席負責.

    法:就是立法機關,即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簡稱人大,人大首長為人大委員長.

    所謂的獨裁政治,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來了.國家主席和黨的總書記是同一人,此人還任軍委主席,立法機關的委員長也是共產黨要員,每一級行政機關、公立事業也都有與之相合的黨組織,連各級公立學校也全都無一例外有黨支部,一黨專制清楚可見.而且,你可以想像一下,需要納稅人多少錢,才能養活這些數量龐大的黨員.

    中國的教育體是小學讀六年,初中三年,加起來九年為國民義務教育,蘇州從今年才開始免學費,但要書本費和雜費.其它城市不太清楚.初中畢業可以升學讀高中,也可以讀「中專」,即中等技術專科學校.高中三年,畢業後可以讀另外一種專科學校,我們稱為「高中專」以區別於初中畢業讀的中專,高中畢後考大學則是大部分人的願望.

    升學當然是要考試,但也有一小部分的人可以因成績好而免試升學,還有一部分人可以因突出的一技之長(通常有在大型比賽中得獎)而在升學時得到加分.通常的升學都是各省市自己考試,但大學是全國統一考試.

    這裡還有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大學考試雖然是全國統一考試,但是同一所大學對於不同省份的考生的錄取分數是不同的.舉個例子來說,同樣是北京大學,江蘇省的錄取分數是550分的話,新疆或內蒙古的考生或許只要400分就夠了.其實這樣的做法是有道理的,因為不同地區的人的教育水準不同,如果單一錄取分數的話,那麼偏遠地區的人可能很難和沿海地區的人競爭到大學的名額了,所以這種方式可以讓不同地區不同教育水準的人都能有機會讀大學.

    好了,再回來說學費的問題.現在因為私立學校越來越多,所以公立學校和私立學校之間的學費差別是很大的.如果跨學區讀書則又要另外一筆贊助費.舉例來說,我大陸同學的女兒所讀的公立小學,學費是一學期300到400元,六年讀完只需4800元.如果跨學區讀的話,贊助費以一年二千元人民幣算,讀六年要一萬二,並且是一次繳清中途退學不予退還,這樣算下來,六年的費用為一萬六千八百元.而同一城市的私立小學,讀完全部的六年,則需要的費用約為十五到二十萬.但蘇州是屬於沿海較開放的城市,與上海接近,比較內陸的城市學費應該會較低一些吧.中國地域太大了,很多省份和城市都有自己的做法和收費標準,具體的情形我也不了解了.

    因為最近這幾天和Fran你聊起很多中國大陸的事,我便打了一個電話給我大陸最好的朋友,她媽媽是大學的法學院退休教授,可是跟她聊起物權法的事、章詒和的書被禁的事,她都不甚了解,但她也說了一些我人在境外無法了解的事.她對於共產黨是徹底的不信任,但她也說,像中國這樣一個被封建制度奴役了幾千年的國家,要治理與發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當了幾千年皇帝臣子的人民,要具備真正的民主素質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況且目前也沒有任何一種政治力量能與掌握著國家機器的共產黨抗衡.

    好了,來說兩個題外話吧.一是看到你寫的大陸要出版六四詩集,讓我又想起當年我讀過的那些貼在學校公告欄,後來又被全部撕掉的六四詩抄,我是曾經手抄過那些詩,為那些詩流過淚的啊!二是Fran你可能不知道,我也是那種會把待辦事項一一寫在筆記裡,然後在完成後一條一條畫掉的人呢!到現在我還是保留著這樣的習慣.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anuary 30,2007 09:13
    嗯,我對中國產生興趣,其實一開始是因為工作的需要,不過現在,則純粹是因為好奇。(我本來就是很好奇的人)

    妳在大陸的朋友對物權法的爭議不甚了解,可能是因為資訊管制的原因吧?
    我猜,章詒和一事所引起的後續爭議,應該也是一樣的;中共的媒體大抵不會告訴他自己的百姓這件事。
    --- 妳可以點我名字,直接連結到一篇署名葉子的網友整理出來的「向左走,向右走」,他那文附上的連結,目前為止都還可以開,看完應該會對整件事稍微清楚一點。

    不瞞妳說,我現在對「上海幫」發生興趣。
    因為,就我所知,中共每次的路線鬥爭其實都是為了爭權奪利;我想這次的「姓左」還是「姓右」,應該也是同樣的。
    也就是說,如果根據中共以前的路線爭論的情況來推論,那,重點恐怕應該不是這些路線爭論表現出什麼,而是,這些人的後台是誰?
    我看大紀元那篇報導提到了「上海幫」,因此,我在想,或許這是有關的。
    江澤民的勢力目前如何?朱鎔基是上海幫的,對吧?他當初為什麼會下台?現在上海幫又掌握到哪些重要職位呢?
    還有,上海幫是左的吧?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30,2007 21:19
    以下是我在維基自由百科中找到的,關於上海幫的介紹。

    上海帮指中国共产党内一个非正式派系,源於六四事件後中共領導層的調整,與其首脑为前任主席江泽民有直接關係,其主要成员多从上海市的领导岗位提升至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和中国共产党高层,或是在江泽民在位期间被提升,派系印象十分鮮明,但嚴格來說來自上海並非就是上海幫。

    目前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中,上海帮占据了多个常委职位,对现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形成了强大压力。上海帮的主要成员包括:吴邦国、贾庆林、曾庆红、黄菊、李长春、吴官正。其他成员据推测还包括:刘淇、曾培炎、张德江、周永康、刘云山、回良玉、华建敏、陈至立、陈良宇等人。

    随着江泽民在十六大退出中国政坛,上海帮在中央領導層的影響力不斷下降。2006年9月24日,作为上海帮重要一员的陈良宇被撤职;海外傳媒指這是現任主席胡錦濤為首之「(共青)團派」以反貪腐為名針對上海幫而作的較大手段,而在中國大陸境外在胡錦濤上台後已充斥不少關於上海幫與現任政府關系的評論書籍。但「上海幫」一詞因勢力所然,在中國大陸境內仍屬談論的禁忌,只在民間竊竊聊評。不少分析人士指出,在2006年10月8日至11日舉行「十六屆六中全會」與2007年舉行之「十七大」之間,国务院副总理黄菊、賈慶林或刘淇(請參閱「外部連結」中2006年10月29日紐約時報報道)將成為下一個要被打击上海帮核心成员。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30,2007 21:51
    以下則關於團派的介紹,一樣是我在維基自由百科中找到的。

    團派是指出身自中國共青團之幹部與中共領導階層,以2002年上臺之中共領導人胡錦濤為首,也伴隨著他而崛起之非正式派系。

    團派人物特點為大學本科以上之高學歷,邏輯,思維能力較佳,謹慎而不張揚;但缺乏管治經驗,制定與實行政策時較弱。但團派之說法有黨內開明人士不贊同,如鍾沛璋與何家棟等,他說這些人物恰恰代表黨內幹部年輕化的自然趨勢而非派系使然。

    由於至2006年下半年為止,中國大陸31個省分中,擔任副書記、副省長的同屬共青團出身之人物已有17個,外界湍測他們多被胡錦濤刻意提拔以助壯大胡在黨內團派之影響力,並剋制以前任總書記江澤民為首之殘餘勢力人物之上海幫的有關。

    在各省市2006年高層人物換屆中,新疆、西藏兩自治區的區委書記由同派之張慶黎與王樂泉擔任(其中王還是「按規定,獲批准」連任三屆),而遼寧省委書記由李克強連任,雲南省副省長秦光榮、廣東省副省長黃華華、福建省委副書記劉玉浦亦為團派之列。

    2006年初起外界關注黃菊之健康問題,以至同年9月24日上海市市長陳良宇被捕,甚至一個月後美國《紐約時報》報道全國政協副主席賈慶林涉及上海社會保障基金盜用案被查,此種種突然以反貪腐為由之調查與扣查被外間認為是團派大力削弱「上海幫」勢力的行為。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30,2007 21:53
    我剛剛大概地看了一下網路上的資訊,發現我可能弄錯了一件事。
    原來,「左」傾的是胡錦濤和溫家寶,江澤民與曾慶紅都算是「右」的,或者說是改革派。曾慶紅還認為「三個代表」的阻力來自黨內。
    --- 看起來,確實是團派和上海幫的權力鬥爭問題。

    不過,有的資訊又顯示,胡錦濤和溫家寶算是改革派的......這真是矛盾@@
    --- 但,溫家寶是江澤民屬意的接班人,是嗎?如果是,那有矛盾的不就是胡錦濤和溫家寶了?

    美代子,十七大是?十六大?這些是指什麼?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anuary 30,2007 22:05
    十六大、十七大是指中國共產黨的第十六次和第十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中國共產黨的全國代表大會好像是每四到五年開一次,在各次全國代表大會之間,又會有中央政治局的常委會.你提到的十六屆六中全會就是在十六大期間所召開的第六次中常委會議.

    江澤民是上海幫沒錯,而且因為上海是經濟發達的沿海城市,所以在政治傾向上會比較偏右;如果胡錦濤是北方的政治派別,那麼就很有可能是左傾的.當初江澤民上台的時候,曾經拿北京市市長開刀,殺了一些人(當然是以貪污罪名),還有某位副市長自殺,鬧得滿城風雨;胡上台後,聽說也拿上海幫的人動刀,檢舉出上海市某位民政局高官用老百姓的錢炒股票謀暴利等等,上海市市長陳良宇被捕應該也有關係,這些事情都是打著反貪腐的名號,實際上是權利相侵的結果,其真實內幕又有哪個老百姓搞得清楚?

    不管是哪一幫上台,總是要把先朝老將趕走一批,再四處安插自己的人馬,這樣做起事情來才方便.哪朝哪代,哪個國家不是這樣呢?政治的爭鬥豈是我們這種小老百姓弄得明白的?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January 31,2007 20:57
    其實我對中國還有一個好奇。
    那就是,我聽去過中國的朋友說,中國的「女權」還蠻發達的。
    --- 老實說,我覺得很難想像。

    因為,一個連基本人權都不尊重的國家,怎麼會尊重婦女的權益?這聽起來很怪。
    而且,就我所知,一胎化政策加上中國傳統重男輕女,其實女嬰命運多孑......。
    總之,我覺得不太能理解。

    美代子,這句話背後是什麼意思呢?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February 1,2007 18:04
    我不知道世界上其它國家對於「女權」比較正統的定義是什麼,我只能告訴你在中國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形.

    中國之所以給人「女權」還蠻發達的印象,我想是因為解放之初,毛澤東針對封建社會女性地位低下,提出了「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口號.在他的倡導之下,女性的自我意識開始抬頭.中國的女性以「只要男人能做的女人一樣可以做」的標準來要求自己,並要求男性給予平等的眼光.

    不可否認,女性在大陸的社會和家庭中都有著和男性平等的地位,甚至在上海蘇州一帶男生包辦家裡煮飯洗衣等家務的現象十分普通.在一胎化之後,沿海城市中男生傳宗接代的觀念也開始淡化.

    但是,在我看來,中國的男女平等其實是有一點抹殺了女性特色的男女平等.在男性以平等眼光看待女性的背後,其實並沒有尊重女性特有的心理和生理特點.我個人的感覺是,大陸的男性以男女平等為藉口,其實是把女性丟入了另一種不平等之中,一種忽視女生特色的不平等.在餐廳男生不會替女生拉椅子,在看到女生提重物時不會主動出手幫忙,在出入電梯時不會讓女生先上先下,那是躲在男女平等後面偷笑的大男人主義.

    而大陸的很多女生也以男女應該平等為由,使自己變得越來越缺少女人味,甚至連走路喝水說話的腔調等等都開始變得不女生起來,而且勉強自己去做那些根本不適合女生做的事情,把自己弄得真的越來越像男生.但我很懷疑,這樣真的算是男女平等嗎?

    同時,在相對比較落後的偏遠農村,重男輕女的現象仍然很普遍,因為農村是需要勞力的地方,於是偷生現象和女嬰一出生就遭到惡運的事情還是不斷出現.

    Fran啊,你沒有去過大陸嗎?什麼時候好好地去走一走,多和當地的人聊聊天,很多事情你才會有更真實的體會,既然你對中國那麼好奇.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February 1,2007 20:15
    因為出了一些事,所以我後來沒有去大陸。
    不過,最近我開始懷疑,我大概不會有勇氣去大陸...。
    --- 妳現在知道,為什麼我的問題會那麼外行了吧?
    我實在對中國太不瞭解了。

    倒是,妳說的「女人味」,讓我聯想起「男子味」。
    台灣的婦女運動,曾經有過一段時間,在討論妓權的問題。在討論妓權之餘,又出現了一些人在討論台灣的「酒家文化」與「男子氣概」之間的關係。
    --- 我想,妳想表達的其實和西蒙波娃有一點類似,那就是,性別(gender)是社會的。
    就此而論,「女人味」也是社會建構出來的。

    還記不記得《中性》?
    這裡頭其實也有些異曲同工之妙。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February 1,2007 21:26
    再補充一點我的想法.

    我覺得,人作為人,沒有任何兩個人是完全相同的,人與人之間的差別,不僅在於性別,還有種族,國籍,肉體和心理等等各種的不同之處,如果可以充份尊重每一個不同的個體,那就根本沒有什麼女權問題,種族問題,殘障弱勢團體問題,外籍新娘問題等等一系列問題的出現.所以一切問題最後都會歸結到最基本的人的權利上.

    很多時候,我們喜歡分類,為了方便把人分成很多各種各樣的類別,那是因為我們沒有辦法把每一個人都當成獨特的個體來平等對待.在我的觀念裡,每一個人都是單獨存在的,沒有類別,只有獨特性.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February 1,2007 21:29
    Fran,好像我們同時都在線上呢!

    你提到西蒙波娃,讓我想起大學時讀過她的《第二性》中的部分章節,現在的我好像應該再去翻出來讀一讀,或許會有和當時不一樣的想法了呢!

    「女人味」也是社會建構出來的,被你突然這樣一點,我好像真的該再去讀一讀.
    | 檢舉 | Posted by 美代子 at February 1,2007 21:38
    Fran,经常逛你的部落格,一直没有留言,看到你和美代子的讨论,也让我了解了很多。前面提到中国的“女权”,因为最近美国PBS有一个China from inside的纪录片,其中有一章“妇女问题”,可惜我错过了,准备等DVD出来再看,一个看过的朋友告诉我,据调查,中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女性自杀率高于男性的国家,主要在农村,又以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地区为多,非常ridiculous。
    | 檢舉 | Posted by lilyppbb at February 2,2007 16:52
    lily,

    所以妳在大陸也可以連上來囉?
    (我想,妳或許和W的情況一樣,即,大陸沒有封鎖roodo。)

    我對大陸的情況不是很瞭解。其中又覺得「女權」問題特別詭異。
    也許,等妳看完了DVD,可以和我們分享?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February 5,2007 21:40
    美代子,

    有些分類是有必要的。
    例如,殘障人士所需要的某些權利(幾乎相當於基本權利),可能對一般人而言,就會是不必要的。例如,無障礙空間。一般人走樓梯都沒問題,因此可能不能瞭解坡道的重要性,以及,便利的坡道才真正符合所需,這類的問題。
    又或者女權,男性不會懷孕、生產,因此相關的權利也就必須量身打造。
    也就是說,有時候,正是為了尊重個體的獨特性,反而才需要去分類別。

    《第二性》我只有翻過,也沒讀過@@
    妳若真打算讀,別忘了分享心得哦!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February 5,2007 21:45
    Fran,

    我现在不在大陆,在旧金山,所以连你的部落格没有问题。
    中国的女权主义和欧美的情况非常不同,值得做一个课题作研究。

    说来奇怪,我对大陆方面的了解,其实不少来自台湾的出版物,和一些西方人士写的书。以后可以多多交流。
    | 檢舉 | Posted by lilyppbb at February 9,2007 17:17
    lily,

    原來你在舊金山.
    那,你是移民的?或是前去留學的呢?會再回去嗎?
    (假如你回去,是否就變成了[海歸派]?)

    我最近看了一些書,預測中國的未來那類的.
    我發現, 儘管因為貧富差距擴大及貪腐問題,令每年的農村暴動都好幾萬起.但,多數觀察家並不認為中國會再經歷一次革命.
    又,雖然現在進入第四次路線鬥爭,十七大前確實也風起雲湧, 但,好像都覺得上海幫已經窮途末路,中國因此也不會從內部分裂.
    只是,與此同時,政治改革恐怕也不可能.而其中,六四能否平反是一大關鍵.
    就我目前看到的,我覺得,中國會用民族主義及反美帝來取得政權的合法性.而這可能也是他正在做的.
    有一種樂觀的推測,是認為中國可能會走向新威權主義.有點類似台灣經驗.由經濟改革帶動政治改革,最後和平演變.
    但這種說法的關鍵在於:中國有足夠的中產階級了嗎?
    依我看,這看來最直得期待,但問題沒這麼簡單.
    --- 不知道你怎麼想呢?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February 10,2007 11:52
    Fran,

    我不是移民,暂时算是留学,回不回去还不确定。

    我对中国政治的了解也很有限,可能最吊诡的就是经济发展与政治体制改革这对矛盾在中国目前情况下的稳定共存。中国会不会再爆发革命,也许不会,第一,也是整个国际大环境的趋势,20世纪的历史多次证明,突发性、暴力的革命,并不能解决问题,反倒造成更大的破坏,中国在这点上教训尤深。第二,中国人本身的信仰危机,从1919年开始,西方社会改革的思潮不断涌入中国,但到20世纪后半叶,西方思想界开始对这些理论提出质疑,而在中国,从新文化运动到文革,已经把中国的传统,包括儒家、道教、佛教,摧毁得一蹋糊涂,而引进的西方理论又被西方人自己批判解构,所以对中国人来说,面临的是双重的精神危机。

    另外,借用最近遇到的华盛顿邮报记者John Pomfret(他在中国呆过多年,去年出了一本书Chinese Lessons,不知台湾是否会引进,值得一看)的观点,他认为,只要中国能够保持经济的上升发展,存在的贫富差距、农民问题等隐患,就不会构成颠覆性的问题。对他的乐观其成,我自己还是有些疑问的。

    你问到的中共党内的派系斗争、政治改革和平演变的可能性等等,这方面我知道的内容实在太少,可能无法回答。
    | 檢舉 | Posted by lilyppbb at February 13,2007 05:21
    lily:

    其實對於我自己問的問題,我也不是很能瞭解它所可能有的答案.畢竟,這裡牽扯的層面實在太廣了.

    對了.對於中國的女權問題,妳方便就妳知道的說一說嗎?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February 13,2007 2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