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1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November 28,2011

吶喊與蜜語

文/Fran T.Y. Wu

書名:香草山
作者:余杰
出版:遠流 2011 / 11




台灣讀者對中國異議作家余杰可能很陌生,一方面他的書在中國長期被禁(主要都在香港出版),另一方面台灣引進的港版書也不多。以台灣讀者較熟悉的韓寒來說,許多大陸的網友將余杰與韓寒相提並論,不過北大畢業的余杰比韓寒更接近所謂「五四精神」的道統,而且其批判和評論也都較為嚴肅,不似韓寒以頑童般的戲謔與政治活動保持距離,例如,余杰公開聲援起草《零八憲章》的劉曉波(因而被軟禁)、寫拆穿溫家寶真面目的《中國影帝溫家寶》、關注中國社會轉型的種種問題,甚而揭穿余秋雨其實是「文革餘孽」的真相。

遠流新近出版的《香草山》雖然是比較軟調的情書體小說,這本根據作家與其妻子劉敏往來的情書、日記寫成的小說仍帶有很強的思想和反思性,特別又展現了一個異議作家如何思考自己必須對強權說真話、為弱勢無權力者發聲的使命感,並透過對照中外多位有同樣處境的知識份子的思想及愛情,其妻劉敏又是如何堅定地守護余杰這樣具有批判性的心靈;毋庸置疑,他們的愛情在這個情比錢薄的時代、特別又是在一個國家動輒可以羞辱、逮捕、軟禁知識份子的中國是相當令人動容的。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3:52回應(0)引用(0)悠遊小說林 │標籤:破報

November 20,2011

台灣同志文學最低閱讀書目

這文是為《聯合文學》八月號的『同志文學專輯』寫的,裡面有很多的不完善,對此,我一直都十分抱歉。


全文如下:

台灣的同志文學/書寫有兩個很鮮明的外部特性,首先是在解嚴後出現猛爆的狂飆十年,不但作品數量較諸以往爆增許多(根據許劍橋的統計,九零年代有215篇同志文學,八零年代只有16篇,六、七零年代又更少),很多所謂的「同志文學經典」和同志論述也都出現在這段狂飆時期,堪稱風起雲湧、眾生喧嘩,可惜隨後便相對地漸趨沈寂。其次,台灣的同志文學和同志/女權運動有很強的關聯性,至少九零年代的同志文學幾可看作是同志現身政治的一環,作家有意識或無意識地透過文學書寫和論述與社會對話、想像現身,並試圖在言說戰場奪取話語權且希冀透過自我敘事消除/顛覆社會污名。換句話說,在某個程度上,這段狂飆期關係到一個不被看見也不可說的族群/情慾如何、怎樣被看見並被說出來。

    然而,21世紀的前十年,台灣的同志文學和其他華文創作一樣都面臨網路興起、文學獎影響力式微、出版市場傾向做大翻譯文學、閱讀人口下降等等的考驗,漸漸轉向較輕薄的網路及通俗文學。因此,即便台灣陸續成立專營同志文學的出版社,如開心陽光(現已倒閉)、基本、集合、北極之光,但整體出版品仍然難掩難以匹敵的窘境,儘管其實不失有出色之作、且也更為多元。

    本期《聯合文學》策劃同志文學專輯,讓我寫台灣同志「經典」的「最低」閱讀書目,所謂「最低」自是指「基本入門款」,因此總難免「說來說去都那幾本」,所以為了彌補這樣的先天限制,我一方面拉大範圍將散文、詩和論述都放進來談,二方面也兼談幾位表現不俗的新生代作家的新作品,但即便如此,總難免還是會有疏漏,無法盡如人意之處還請大家海涵、指教。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22:17回應(1)引用(0)人文觀點 │標籤:聯合文學

控制現在的人控制過去,控制過去的人控制未來

文/Fran T.Y. Wu



書名:歷史的再思考
作者:凱斯.詹京斯(Keith Jenkins)
譯者:賈士蘅
出版:麥田 2011 / 10

詹京斯(Keith Jenkins)的《歷史的再思考》一方面是本小書,二方面是再版書,兼且台灣的讀者對於「知識/權力論述」與「後現代」都有一定程度的瞭解,也因此詹京 斯對歷史的客觀性、真實性與確定性所提出的質疑,對台灣的讀者來說恐怕已屬於常識等級的普通知識了。不過,由於台灣特殊的歷史(被殖民過、也被威權統治 過)及政治現況(國族認同分裂及民主轉型時未處理轉型正義所導致的歷史詮釋權爭奪),這類直指「歷史是有權力者的歷史」的論述仍有其特定的價值。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1:29回應(0)引用(0)人文社會科學 │標籤:破報

November 17,2011

記者之眼,缺殘之筆



書名:資深記者化身底層階級180天(Le quai de Ouistreham)
作者:芙蘿倫絲.歐貝納(Florence Aubenas)
譯者:顏湘如
出版:野人 2011 / 09

由於艾倫瑞契(Barbara Ehrenreich)的《我在底層的生活:當專欄作家化身為女服務生》已經是相關議題的經典之作,要超越自有一定程度的困難,就此,芙蘿倫絲.歐貝納 (Florence Aubenas)儘管是一名相當優秀的記者,其《資深記者化身底層階級180天》終究難以離開艾倫瑞契的陰影。

不過,歐貝納的《資深記者化身底層階級180天》倒是觸碰了一個艾倫瑞契沒有深談的議題:底層階級、邊緣族群的不可見性 (invisibility)。歐貝納在「臥底」當清潔人員的過程中很快就發現一般人對清潔人員是「完全視而不見的」,她們就像「隱形人」一樣,甚至有人 在她打掃時做愛都沒發現她就在現場。可惜的是,《資深記者化身底層階級180天》終究是一本結構比較鬆散的報導文學,而且欠缺批判性的觀點。特別是相對於 艾倫瑞契,歐貝納顯然與其她的清潔女工有較多的接觸與相處,尚且有接觸到曾經投入過工會的女性,可惜的是她居然捨棄了這麼好的題材,也沒深入探究同樣身為 勞動市場的去規制化的受害者,女性,特別又是單親媽媽,由於難以同時兼顧照護和工作而更容易陷入彈性工時的貧窮危險,也因此更是「社會性易受傷 害」(social vulnerable)族群。

Posted by franwu at 11:47回應(0)引用(1)文化評論 │標籤:破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