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9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September 25,2011

拉美文化研究經典

文/Fran T.Y. Wu



書名: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
作者:愛德華多.加萊亞諾(Eduardo Galeano)
譯者:王玟
出版:南方家園 2011 / 07

《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成書於1973年,即便如香港記者張翠容指出,由於我們對拉丁美洲、對所謂的「南方」幾乎一無所知而不至於會「不合時 宜」,但持平而論,將近四十年的時間差終究無法忽略。亦即,如果作為一本瞭解拉丁美洲殖民背景的紀實文學和政經分析,那麼《拉丁美洲》就如作者加萊亞諾 (Eduardo Galeano)所自稱,是「以愛情小說和海盜小說的方式來談政治經濟學的書」,可讀性很高而且資料豐富並分析深入,將拉丁美洲這五百多年來被帝國主義剝 削的受難史,從霸權、資本、勞動、分配等各個層面一一加以剖析。因此儘管《拉丁美洲:被切開的血管》無法告訴讀者拉丁美洲的現在,但它或許能一定程度地解 釋為什麼拉丁美洲會是目前全球唯一抵制新自由主義的地區。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2:07回應(0)引用(0)人文社會科學 │標籤:破報

September 3,2011

回應《中時》〈書人物:張亦絢反話連篇〉

今天(9/3)《中國時報》的藝文新聞「書人物」訪談到剛出新書的張亦絢,〈書人物-張亦絢反話連篇〉,我不知道是記者行文或理解的問題,抑或是作家本人的理解,但文中有個地方我想做點澄清。

 

根據新聞:

「「記憶最大的動力是失憶。」張亦絢說,因為感覺過去快漸漸變成灰燼了,她在這種急迫性下,只花兩個半月寫成《愛的不久時》。對她來說,故事是次要,小說更重要的是生產語言,這就是為什麼當她看見《聯合文學》雜誌為這本小說下標:「當拉子愛上直男」,以及有評論指這「重踩拉子的紅線」時,她都「心痛了一下」,「這就是只讀劇情不讀語言的結果。」

 

     但她又諒解地說,這是環境使然。她不反對同女、異男或雙性戀等標籤加諸在這本書上,只是相信讀得透徹的讀者,會得到其他收穫。然後,她忽然一口氣流暢地吐出一大段話:「拉子如果真的看了不爽,就不爽到底啊!我們作家也是因為對很多事情不爽而一路披荊斬棘過來的。我看重我的小說,但小說不能凌駕在任何一個同性/異性戀的生命之上,只要這個不爽是對他們自己有利的,我一定站起來為他們喝采!」」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2:56回應(0)引用(0)文化評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