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5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y 22,2011

當知識份子邁入倒退之列

全文原在《破報》復刊第661期:當知識份子邁入倒退之列

台灣讀者對符號學大師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應該都不陌生,特別是他的偽知識小說《玫瑰的名字》和《傅科擺》更是連類型小說讀者都十分熟悉,《美的歷史》和《醜的歷史》也都是一出版就成為各 書店、報紙的重點選書,反倒是他的隨筆、評論集如《艾可談文學》、《智慧女神的魔法袋》比較受到忽略,而這本《倒退的年代:跟著大師艾可看世界》則是他的 時事評論集,收錄了艾可在2000年到2005年間的專欄及演講文。

由於《倒退的年代》所收錄的評論涵蓋範圍十分廣泛,很難一一討論,在此我只選了三點個人認為值得和大家分享的。首先是艾可談柏畢歐 (Nerberto Bobbio),柏畢歐在其《政治與文化》一書主張「文化人士的任務便是在散播懷疑的種子,而不是收成已然明確的事實」,並且認為「如果知識份子形成或自 以為形成一個為自己保留的階級,自外於社會和經濟各階層,並以特殊超凡的任務自詡,那就是社會結構運行不良的徵兆了。」艾可由此推衍認為,「知識份子唯有 在知道如何和自己的政黨唱反調時,他才是真正的批判者而非文宣專家。採取介入立場的知識份子有義務特別將他介入的事置入危機狀態。」台灣這幾年公共知識份 子逐漸減少固然有很多原因,然而,不少學者、專家或名士、甚至包含媒體受困在藍綠、統獨的意識型態上、又或者因為菁英心態而常有「天龍國式」的發言亦是事 實,這點因此頗值我們放在心上。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4:32回應(0)引用(0)文化評論 │標籤:破報

May 21,2011

從失落一代到垮掉一代

原文在《聯合文學》五月號的「海明威逝世五十週年的紀念專輯」。

「你們都是失落的一代」。

海明威的良師益友、同時也是對美國現代主義文學頗具影響力的葛楚.史坦(Gertrude Stein)有一次對著年輕的海明威說:「你們這一代上過戰場的年輕人,全都是失落的一代,對什麽事都漠不關心,成天醉生夢死。」(見:《流動的饗宴:海明威巴黎回憶錄》)後來海明威將這句話作為他第一本長篇小說《旭日又升》(The Sun Also Rises,1926)的題辭,從此「失落的一代」就成為美國文學史上的一個流派,而海明威則是這個流派的創始者。

不過,其實「失落的一代」並沒有嚴密的組織、也沒有共同的創作綱領,而只是泛指在經歷第一次世界大戰過後,由於受到戰爭的影響,而對社會既有的傳統價值、思想、信仰體系感覺到迷惘、疑惑又找不到出路的一群美國作家,他們的作品因此普遍瀰漫著反戰的情緒和及時行樂的消極人生觀。除了海明威,「失落的一代」的代表作家還有:費茲傑羅(Francis Fitzgerald)和福克納(William Faulkner)等人。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0:59回應(0)引用(0)文化評論 │標籤:聯合文學

May 20,2011

解構不完的愛:《愛情的哲學》

全文原在《破報》復刊第660期:解構不完的愛:《愛情的哲學》。

愛情應該是人類最關注的主題,無論是在文學、電影或音樂、甚至在商業廣告上都是如此地歷久不衰。然而,有趣的是,儘管我們對愛情如此好奇、耗費了這 麼多精力想去定義、瞭解何謂愛,卻還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不同的專家各有對愛情不同的理解、詮釋,甚至各個解釋間都未必能相容。這不禁令人懷疑,愛情是 否如同維根斯坦所說的,是屬於不能說、因此應該沈默的範疇?又或者,是屬於那種因為被錯置範疇、才難以理解的神秘?

就此,普列希特(Richard David Precht)在《愛情的哲學》採取了和他早先的哲普書《我是誰?》相同的路徑:雖然作者受的是哲學訓練,但都從生物科學一路談到社會學,亦即是跨學科 的、連接自然科學和人文社會科學的探討進路。而也如同《我是誰?》的成功,《愛情的哲學》既然要處理「愛」這麼複雜的議題,倘若排除生物學的解釋模型或獨 尊社會學的詮釋系統,顯然都會失之偏頗,更別提只從文學或哲學去理解所必然會導致的蒼白了。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32回應(0)引用(0)哲學研究 │標籤:破報

May 13,2011

齊澤克《先是悲劇,然後變成鬧劇》

香港的「齊澤克學會」將Zizek談慈善如何變成人道慘劇的影片上了中文字幕,有興趣的朋友或可一看。
(這影片既名為:『先是悲劇,然後變成鬧劇』,又有一名是:《(作為信仰的)慈善如何不斷生產人道慘劇》 )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4:18回應(1)引用(0)人文社會科學

May 12,2011

推論正義的示範之作

全文原在《破報》復刊第658期:推論正義的示範之作



2010年下半年,政治哲學家、著名的社群主義者邁可.桑德爾(Michael Sandel)在哈佛大學的開放課程突然之間在台灣一夕爆紅,足足約有兩三個月的時間,我看到分屬不同群體的網友不約而同地在臉書、噗浪和推特上推薦、連 結桑德爾的上課視頻,這種空前盛況在素來冷僻的哲學領域來說,還真是稀有。更難得的是,桑德爾針對上課講義改寫而成的《正義:一場思辯之旅》在台灣竟也賣 得嚇嚇叫,長達數月在網路書店的暢銷排行榜上(儘管翻譯因是英式中文而未盡人意)。由此可見,人文社科類的書籍未必冷門,而是作者能否駕簡御繁並引起讀者 /聽眾的共鳴和迴響。

易言之,桑德爾在《正義:一場思辯之旅》用很淺白的語言、有趣的道德兩難問題,並以美國當前陷入爭論的社會議題為引,深入淺出地說明了當代政治哲學 的幾個主要不同的理論立場,並在最後為自己的立論辯護。粗淺地說,桑德爾以批判羅爾斯(John Rawls)成名,他(連同其他的社群主義者)與羅爾斯的政治自由主義立場最大的不同是反對將個人視為原子般的存在(也就是反對自由主義所預設的個體主 義),代之,他主張人是鑲嵌在社群之內的,也因此,一個人的道德、價值觀一定會受到他生長的社群的影響。而由此一核心觀點的差異再往下推論,桑德爾也很自 然地會主張,我們對於什麼是正義或權利的概念必然會和社群所推崇的德行(virtue)或善(the good)息息相關,絕非如自由主義者所設想的那樣可以完全切割開來。最後,桑德爾邏輯一致地也反對自由主義中立性(Liberal neutrality)的宣稱,認為中立性不但不可能做到,甚至即便可行、也不可欲。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0:02回應(0)引用(0)哲學研究 │標籤:破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