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26,2005

如果死亡可以學習......

.

 

昨晚,和家族的其他親人一起搭車返回台北,一身黑又人數眾多的我們似乎格外引人注目。幾位成年人,上車把行李和小孩安頓好後,很快地都東倒西歪,只留下小孩還興致勃勃地在玩鬧。

    朦朧中,聽見四歲大的小男孩和他九歲大的表哥在對話。

小傢伙說:阿祖已經燒掉了,燒掉了就沒有了。

小表哥答:所以不用上廁所。

(童言童語有時實在沒什麼邏輯)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3:34回應(7)引用(0)私手札

October 18,2005

陪伴楊儒門 聆聽審訊結果

 

人一出生,就選擇了面對死亡,不管如何努力、掙扎、害怕、恐懼,生命一樣會走向終點,並不因任何原因,而有所延遲、等待。

曾經想,安靜平順的度過一生。有個愛我的人,安定的工作,幸福的家庭作為追求的目標。但是我知道,真的如此,我會帶著後悔度過一生。生活周遭有太多的人事物,並不是閉上雙眼,選擇逃避,就可以忘記的。

宏大的裡想,高瞻遠矚的目標,我並沒有。有的是想給農民一個希望,看的見未來。讓有心回鄉下打拼的人,不再因觀念而裹足不前,並不是回鄉下就是沒有出脫的廖尾仔,給孩童一個機會,能長大能讀書的機會,不在因生活的壓迫而早逝,不管是身體上或心靈上的消逝。

關,我並不在乎。在乎的事理念的實現與否。

 

楊儒門 2005.08.27於北所

(以上是楊寫給支持、聲援他的朋友的一封信)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0:56回應(9)引用(1)人文觀點

October 12,2005

【轉】:人權是一種新帝國主義嗎?

1004.jpg

人權是一種新帝國主義嗎?    

作者:列   

如今, 一切帝國主義都與我們無緣。所有法律準則將屬諸人權觀念。法律準則越來越多, 互不分離, 制約著人權的有效行使。公民享有生存權、社會保險權、法律規定的財產自由支配權與人人平等權、思想及其表達的自由權、教育權及參政權; 在這些權利背後, 還存在著其他權利, 諸如健康權、幸福權、勞動權與休息權、住宅權與自由通行權等, 正是它們延續著生存權、社會保險權等, 使之實際可行。此外, 還有反資本剝削權(工會權), 乃至於社會進步權; 達到空想的、救世主的、優美高雅的人類生存境地, 還有意識形態權以及為全部人權而鬥爭的權利、保障這一鬥爭之政治條件的權利。現代人權充其量至此而已!當然, 一定要尋思什麼是上述種種權利的緊急、順序和等級; 人們在輕率強求一切權利的時候, 還要考慮是否危及基本權利。而這裏不是承認保衛一切權利的極限; 對不容置疑而樂觀的權利, 不是加以否認, 而是提出了一個新的問題, 人們完全有必要對這一問題進行反思。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1:49回應(1)引用(1)哲學研究

October 10,2005

【轉】德希達:寬恕及跨文化哲學實踐(下)

訪談者:張寧

▲我給您看的那篇短文只是為了準備這次訪談而匆忙寫成的。我首先查看了關於pardon一詞的現代漢語翻譯,然後追索這些詞的詞源和古義。也許這樣做能夠更好地突出“寬恕”這種西方經驗的特性。但是我想這種工作難道不應當走得更遠些嗎?

■我以為有兩個方向,它們不一定不相干但還是有所不同的。一方面,有哲學、人類學、語言學、文化學、語義學上的分析……,我們所作的、我們現在所談論的以及你我這樣的人應當去研究的就是這樣的工作:分析文本、文化、記憶等。但是這種可以說是理論上的分析是由今天世界 上真實發生的那些事情引起的,也正是在這個現實中這些“翻譯”發生了。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5:55回應(1)引用(0)哲學研究

【轉】德希達:寬恕及跨文化哲學實踐(上)

德里達:寬恕及跨文化哲學實踐

--德里達訪談
張寧/ 

寬恕(pardon)問題是德里達(Jacques Derrida)教授近兩年來一直在討論的主題。他從該語詞的日常用法出發,探討其語義形構的源流以及其政治、法律及宗教的意義,並從哲學上追問其構成的條件,以此切入人類社會面對罪惡,尤其是面對如納粹集中營、南非種族隔離制度等反人類罪行的當代實踐的倫理與法理基礎的建設。………筆者(張寧)有幸在巴黎多年聆聽德里達講課,對他近年的工作有所瞭解。希望以下的訪談有助於中國學術界掌握他的新思路,以便他在2001年訪問中國時,雙方都能有效的展開對話。以下▲代表筆者的提問,■代表德里達的回答。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5:52回應(0)引用(0)哲學研究

德希達〈世紀與寬恕〉摘要(下)

《論壇報》:在最可怖的情形裡,如在非洲一些地區,科索沃,不就出現同宗殺戮的野蠻行徑麼,它就發生在相識的人之間。寬恕不正包含著不可能性麼:這不是既不再和罪行發生以前的情形一樣,可同時又理解以前的情形嗎?

德希達:在您所說的“以前的情形”裡,事實上可能有各種親緣關繫:語言、近鄰、親近的人甚至家人,等等。……這種毀滅性的仇恨只能針對列維納斯(Levinas)所說的相似的他者,最親近的人,如波斯尼亞與塞爾維亞,就在同一街區內,同一棟房子裡,有時在同一家庭。那樣,寬恕就該填滿深淵了?寬恕就該在和解進程中彌合創傷了?或者它該建立新的和平,沒有遺忘沒有赦免,進行融合或混合了?當然,沒有人敢出面對和解的必要性表示反對。最好立即結束罪行與分裂。然而,我還是認為應當把寬恕與這和解進程區分開來,把寬恕與極其需要並深受期待的健康或正常化的重建區分開來,後者可以通過赦免、哀悼等得以實現。有目的的寬恕不是寬恕,它不過是一種政治策略或一種精神療法似的協調。

在今天的阿爾及利亞,盡管受害者有著無限痛苦,永遠受著無可彌補的傷害,人們還是可以設想通過所宣布的和解進程使社會與國家得以生存。從這一角度就會“明白”投票是在確認Bouteflika許諾的政治。但我以為這個時候用寬恕一詞,尤其出於阿爾及利亞國家總統之口,是不適當的。這不僅出於對暴行受害者的尊重(任何國家元首都無權替他們寬恕),而且也是出於對寬恕這個詞的尊重,對它所要求的無條件性、無商討性、非協調性、非政治性與非策略性的尊重。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5:22回應(0)引用(0)哲學研究

德希達〈世紀與寬恕〉摘要(上)

年假結束後,我花了一段時間在做資料的整理,因此意外地在積壓得滿是灰塵的角落,看到了之前複印的德希達的〈世紀與寬恕〉的影印稿。德希達(Derrida)在2001年去北京訪問,中國人民書城替他做了一個『德希達專題』,〈世紀與寬恕〉就是該專題所收入的其中一篇文,原出處是德希達應邀接受《論壇報》的訪問稿。

人民書城,德希達專題:http://www.booker.com.cn/gb/paper196/1/index.htm

德希達,世紀與寬恕:http://www.booker.com.cn/gb/paper196/1/class019600002/hwz169887.htm

 

 

僅摘要〈世紀與寬恕〉如下:

 

德希達關於寬恕的思考,起源於Vladimir Jankelevitch。冉克雷維在《不受時效約束》一書中認為,記住暴行醜惡而不遺忘,對建構道德義務有著重要作用。他認為人不能寬恕所不能寬恕的事或人。而當所犯的罪行(比如納粹集中營)超出了所有人性尺度範圍,寬恕就不再具有意義。寬恕隨著受害人的死去而死去,不再存在。

德希達就從這一點延伸:是的,這樣的寬恕是已經死去,因為這是有條件的寬恕,也就是通常以為的可能的寬恕。但是,寬恕在變得不可能時恰恰成為可能,也只有當它在通常意義上變成不可能時才重新具有它的真正意義,那就是:寬恕不可寬恕的。寬恕如果意味寬恕可以寬恕的,那它就不是寬恕。因為它被加上了條件,而寬恕的真正本質是:無條件。……無條件,反常,純粹,是寬恕的真正特性,但困難的是,這又是不可能的。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5:01回應(0)引用(0)哲學研究

October 3,2005

叔本華的眼淚

0010309270[1].jpg

.

 

知道歐文亞隆(Irvin D. Yalom)又有新作問世,真是異常開心。

我一向喜歡存在主義的心理學理論,也因此,盡量不錯過羅洛梅(Rollo May)、佛洛姆(Erich Fromm)和歐文亞隆的著作,其中,又特別欣賞亞隆能用小說的方式呈現存在主義的精髓。

我看過的歐文亞隆的作品有:《診療椅上的謊言》、《當尼采哭泣》、《存在心理治療》,以及最新的《叔本華的眼淚》。(這四本我都很推薦)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4:29回應(27)引用(1)悠遊小說林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