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6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une 30,2005

伯恩斯坦的馬勒

0020009113[1].jpg
今天逛到博客來的古典音樂館,發現DG和Decca正在大特價,只是期限只到六月底;因為特價後的價差頗大,不買實在可惜,於是,便下手買了幾張CD。

其中五張都是伯恩斯坦( Leonard Bernstein)指揮的馬勒(Gustav Mahler),分別是馬勒的第一、二、三、四、六號交響曲(DG版)。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31回應(1)引用(0)私手札

June 25,2005

私小說有界線嗎?---從柳美里想起

0010145799[1].jpg
我對作家的作品和生平之間可能的關係,一向沒有多餘的想像,至多,我會從使用的字句與語法,去推敲創作者可能的性情,沈思究竟是怎樣的心靈、才會寫出這樣的字句。
職是之故,我對「私小說」也沒有太多的偏好;但是,我絕對同意:作家(私己)和創作品(小說)之間的界線,恐怕很難拿捏,大抵不太可能是一刀切的狀況。

(文學這點和其他學術研究很不相同,其他絕大多數的理論都和理論家的生平無關、甚至和社會文化脈絡的關係也很少,例如,研究康德的思想是可以不必要知道康德其人其事的,愛因斯坦、佛洛依德……等等也都一樣;但是,研究張愛玲卻得對她的生平有所瞭解,才能更深入理解她的作品意蘊)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21:59回應(0)引用(0)悠遊小說林

June 24,2005

中文創作與翻譯文學

0010285667[1].jpg
不知道現時書市裡,中文創作和翻譯文學的被接受比例,何者較高?
作為一個書蟲(而不是觀察家或文化人),我個人相對上比較偏愛翻譯文學。
理由很簡單,我認為翻譯文學的文學性比較強。也就是說,中文創作者似乎太注重於文字的堆砌,然後太少花心思在情節的安排和故事的意義之上。
尤有甚者,中文書市裡的長篇創作,好像其實也不多了?似乎多數都是散文集,並以玩字為樂,很難看見什麼深刻。再不,就是那種不到一千字的散文裡,卻有一百字的「我」的暢銷書作家,不說深度、連廣度都沒有。


相比之下,翻譯文學似乎真的是好多了。
儘管不是百分百,但是,顯然多數經過挑選後的翻譯書籍,確實在文學上或思想上有一定的水平?而且,偶爾還能遇到少數具有原創性的作家;其中,保羅.奧斯特*1(Paul Auster)毫無疑問是令人驚豔的。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2:19回應(5)引用(0)悠遊小說林

June 21,2005

時間,有空嗎?

0010204624[1].jpg
兩年多以前,課堂裡談著痛苦和悲劇,而我,似乎也正經歷著。
一直印象深刻的,是飄洋過海來的講座教授所說的一個故事:一個學術界人(他的朋友),X,他們偶然在海外相遇,並在當時發展出友誼,爾後,各自歸國,幾年後重逢,他興高采烈地想和X敘舊,沒想到X翻臉不認人……更詭異地是,X完全否認該年曾經在該國……。
他意外之餘,輾轉打聽,才知,這個宣稱不認識他的X、確實是他在某國認識的X,以及,X不只是否認他這個朋友,X甚至否認了那段出國的期間所碰到的每一個人,也當然,X也完全否認他去過該國……。
並且,假如有人試圖提出證據(例如合照或信件),證明在該段期間、X確實在某國、並且X應當要記憶某些事……,毫無例外地,X會和對方翻臉。

教授說完後,問:你們覺得,是怎樣的痛,會令一個人啟動這樣的防衛機轉?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21:13回應(4)引用(0)私手札

June 16,2005

書與二手書店

0010029955[1].jpg
Ⅰ.

嚴格說起來,我雖然愛看書,卻不見得愛書;並且,毫無疑問我愛買書,但其實我並不常逛書店。
這其實並不存在著矛盾,卻反而和我的個性非常一致。
作為一個講究實際、方便的人,我並不介意利用書頁的折痕來充當書籤,兼且一向喜愛邊讀邊吃點小點心,也因此常常一不小心就留下書漬,這我也不介意;亦即,實際與便利是我主要的考量,並沒有因為書是文化產品就有所不同。
此外,由於我很少出門,因此購書的方式是盡量一次購買多本,亦即,作為一個講究實際的人,我很少浪費無謂的時間在「逛書店」之上;其次,網路購書有一定程度的便利性,兼且折扣比較鬆,非常適合大量購書的我。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12:29回應(6)引用(0)私手札

June 15,2005

萊克斯與康薇爾

375114[1].jpg
我時時覺得,被一種廣大的、無邊無際的資訊焦慮籠罩著,雖然因為難以放鬆而壓力日增,但弔詭的是,或許也不願意放鬆……。
無論如何,這幾日選看了幾本輕鬆的小說,算是調劑生活。


《黃蜂窩》(The Hornet ‘s Net)是康薇爾(Patricia Cornwell)的另一系列的作品,臉譜把這一系列定位成『康薇爾社會直擊檔案』。
平心而論,康薇爾的女法醫系列,還是比較吸引我。
套句唐諾的話,康薇爾這一新系列「偷渡」了太多與偵探推理無關的東西了,原因可能是因為康薇爾有太多的話想說,也可能康薇爾有自己的理念想宣揚……總之,這並不是典型的類型小說。
我並沒有意思去主張,推理小說不能出現小說家的職志、理想或抱負,事實上,一個好的小說家會可以成功地融合以上的元素於小說中,然後無損於小說結構,或者甚至因此增添小說的可看性。我比較想指出來的是,康薇爾的嘗試並不能算是成功。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21:13回應(0)引用(0)悠遊小說林

June 13,2005

知道

以下是舊作。真麻煩,一直以為已經全部搬妥,但其實一直有遺漏@@


@知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
我知道妳看我的時候,看到的不是我。
我知道妳的眼神,總是穿過我、望向遠方。
我知道當妳坐在我面前的時候,妳其實不在我面前。
這些,我都知道……。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22:52

Damages -2

「不!不要!」

少葆慘叫著霍地坐起了身,這才發現自己滿身大汗地坐在自己的床上。

原來是夢。

重重地撫去自己一頭一臉的汗水,少葆苦笑著慶幸,還、好、只、是、夢。

自取其辱的事情,一生做過一次已經太多。無論當時有什麼苦衷、事後又如何遺憾追悔,或就算,就像現在,她總算慢慢地明白也接受了除出那個她,再無人可以走進、靠近自己,少葆也不可能會讓自己像當年那樣浪漫天真,當真會因為害怕就此錯過一個人,就傻傻地捧著真心 --- 既沒經過算計更沒想到情況會在一夕之間生變 --- 前去,最後不但讓自己遭逢一生中最大的羞辱,還留下了一個始終無解的謎: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會讓整件事在一夜之間、兩三個小時之內完全變異翻盤?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20:48

June 11,2005

Damages -1

有些事情是沒有選擇的餘地的。

生命或許是一道道可複選也可單選的選擇題,我們當然也可以憑自由意志自作決定;但問題是,生命所給定的選項總是有限制、不可能是漫無邊際的。

也就是說,人生就像是在汽車駕訓班開車一樣,雖然左轉、右轉是我們的自由選擇,但其實我們並不被允許違反交通規定,遑論要把車開離駕訓班......。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23:07

June 10,2005

旁觀他人之痛苦

0010272723[1].jpg
中文版的《旁觀他人之痛苦》(Regarding the Pain of Others),除了收錄〈旁觀他人之痛苦〉以外,還多收錄了一篇桑塔格(Susan Sontag)針對美軍虐囚所寫的專文:〈旁觀他人之刑求〉(Regarding the Torture of Others)。
據信,《旁觀他人之痛苦》和桑塔格的舊作《論攝影》略有關係,就人對照片所會產生的感覺這一部份;但是,汗顏的是,我尚未閱讀過《論攝影》,因此,無法將兩者對比、參照,這點還請見諒。


在〈旁觀他人之痛苦〉一文的開頭,桑塔格即引了吳爾芙的《三枚金幣》為引言,指出,吳爾芙認為:(1)男人與女人對戰爭的看法,是絕對不可能類似的或一致的,因為男人是戰爭的製造者,男人從戰爭中獲得某種程度的滿足,可是女人並不。(2)然而,男人與女人在親眼目睹過戰爭血淋淋的照片後,或許可能基於共通的人性,而一致認可:這些是影像是「驚怖與厭惡」的。
換言之,吳爾芙似乎認為,通過對戰爭影像所引起的厭惡與噁心,男人與女人將可以一致達成的共同觀點是:戰爭應該要被制止。(p.13-15)
桑塔格乃指出:『……戰爭受害者的照片本身已成為一組修辭。它們重申。它們簡化。它們煽動。它們製造了達成共識的幻覺。』(p.17)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6:06回應(30)引用(2)文化評論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