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5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May 26,2005

恥辱(7)---完

竟不知何時累極睡去,醒來已經漆黑一片。
惚恍裡,我忍不住深深嘆息,都以為過去已經過去,沒想到,其實從來不曾過去。

怎麼忘記她?沒有遺憾要怎麼忘記?沒有失望怎麼可能忘記?
我苦笑著,感覺自己的眼眶承滿水液的感覺 ------
其實這樣的感覺,並不陌生。那年,她就是這樣讓我淚流不止的。

那年、那之後兩三年,每當想起她,就眼淚盈眶……,並且,久久不能自己。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6:50

低吟

驅車返家的路上,對車道的車流異常擁擠。
我微笑地握著方向盤,心裡盤思著,想多少顆心都在平安夜裡尋覓愛,彷彿有心、但其實沒有意識……。
愛的本質終究如是。
人們總是誤會萬千思緒都是戀,但其實,戀裡沒有意識,只是生物性的分子碰撞,無意識的恰巧。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6:22

這般,那般。

我嘆息,妳沈默。
而窗台上的燭火,還兀自搖曳。
漸漸,火光在我眼裡重疊又交纏,妳遠極又近。
原來,妳已握拳低聲飲泣,而我早就滿面淚痕……。


雷雨急迫地下著,山區裡的幾輛私家車,衰弱地響起警報器……;在這樣的子夜,顯得特別無謂。
我轉頭,移開注視妳的視線。苦笑。
窗外的雨又多又急,已經如同水濂。透過水濂看世界,現實感只能蕩然無存。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6:20

情色


輕輕,趁妳檢查牛肉鮮嫩度時,左手還握著手推車車把,右手已經,繞過妳身後,然後,指著妳要的食才,說,好。
妳突然,紅了臉,然後又正色,悄悄用高跟鞋踩了我一腳,埋怨:『妳。不正經。』
我只是笑,不說話。
推著推車去到了香料區。任何料理,沒有香料佐胃,通通不算數。又,任何美味,沒有美女,通通沒有必要。
食色,食與色,不可離。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6:05

無物似情濃


※ 【無物似情濃】

那夜見妳,滿臉都是職場爭戰的疲態,但,妳低頭埋首報表的專注認真,卻又讓人著迷,至於恍惚。
我坐在地上,斜靠著沙發,靜靜看妳。
女人的身體,有三處最為性感,分別是:後頸、前胸鎖骨處,以及,腳踝。但女人真正的感性,不在於身體,而在於舉手投足。
妳的沈吟、妳的思索、妳的斷然、妳的果決,妳的個格才是妳的性感。
夜漸漸深,我闔上自己的手提電腦,進廚房洗掉自己剛剛使用過的咖啡杯,順手替妳再煮過一壺咖啡,然後低頭吻妳後頸,輕輕帶上門離開。
我的情感,從不廉價到認同同居。
租金較為划算、開支略省,少去見面的舟車勞頓……呵!若果談戀愛尚要計較這些,不如獨身,豈不更省事省錢省時間。
但既然是戀愛,就應當要支付時間與精神。
我特別喜歡駕車返家的路程,這樣不遠不近,剛好足夠把妳溫習一遍。
妳的固執、妳的認真、妳的嬌、妳的香。
妳之為整體,又妳之為部分,竟如此如此,動人魂魄。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6:03

恥辱(6)


C離開後,我也默默整理打包。
兩人的短暫同居,總是要沾惹塵埃。例如,必然要處理租賃的房屋,或者各走,或者獨留。
與情人同居幾次後,我漸漸相信:同居只怕比結婚更斲傷愛。因此,我並不願意因為經濟考量,就輕易考慮或實踐同居;可是,在愛情裡,意志不屬於個人,重大決定都是協商後的結果。
打開音響,點上煙,再開瓶香檳氣泡酒,我終於,得以,和自己,共處。
曾經愛過一個人……不過,在愛她之前,還愛過另一個人………;我慘然一笑,都說真愛只有一個,怎麼,我的真愛那麼多個?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6:02

恥辱(5)


坐在頂樓的小花園,我輕輕嘆息。
以為只剩一道模糊的傷疤,誰知居然還是一個血淋淋的窟籠大洞,如此經年未癒,想來不是人類科學能夠解釋。
回想起那年那人那事,如今總算漸懂人情世故的我,仍然無法克制忍不住的寒意,竟在初夏的大太陽底下,打了一個冷顫。
C體貼地問:『還好嗎?』
我點點頭,斟酌著該如何開口。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6:01

恥辱(4)


C當然沒有出來和我一起用餐。
我一個人坐在餐桌前,隨意翻著早報,心裡盤算著要不要進房解釋。
C對我的感覺並沒有感覺錯,這點,我自己心知肚明,我相信C也很清楚;問題在於,還有沒有必要去進行多餘又無謂的解釋?我與C之間,情感的連結程度,是否強烈到需要兩個人都違背良心?
我無意否認自己的殘缺,但,我是不是要修飾美化自己的不在乎?也就是,我需不需要用日常生活中的體貼事項,刻意用事實錯誤但邏輯正確的因果連結關係去引導C誤會我對她在乎的程度?
而C,又有沒有必要聽信我的浮誇之言?甚至,需不需要勉強自己聽信?有沒有必要委屈自己與一個情感重度殘缺的我?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5:59

恥辱(3)



清晨醒在芳鄰的爭吵聲中。
我和C睡眼惺忪地對望一眼,不約而同地用棉被矇住頭……天殺的!台北城的房屋密度,恐怕已經到達:假如妳炒菜時突然發現鹽沒了,妳只需要朝窗戶喊一聲,妳的鄰居就可以從窗戶把她家的鹽遞給妳。
至少十分鐘過去,爭執的聲音居然還繼續,C終於用腳踢我:『今天輪妳煮咖啡。』
我與C,雖然在女同性戀中被分類為一T一P,但是對這種分類卻都同樣不滿;因此,我們在各方面的分工合作,完全依賴「輪流制度」,非常的機會均等,雖然不一定公平 ------ 公平畢竟難求。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5:58

恥辱(2)


我與C雖然同居,但是各自有各自的生活空間和生活習慣,難得的是,兩人都沒有改變對方的企圖。
也許,是因為都已經步入中年,生活習慣並不容易更改;也也許,是因為各自已經在生命的旅程中,非常深刻地領略過生命的各種風情,因此,可以不把生活細節的不能相配合視為重要大事。
一種很是輕舟已過萬重山的心情 ------ 當彼此都不是對方的深愛,凡事也就都可以笑著有商有量,生活中也自然可以避免掉很多無謂的衝突。
因為,當妳根本不是十二萬分地在意牽掛她,妳自然不會為了她而失去妳多年的禮教,不會令自己降格到有絲毫減損自尊的地步,分毫都不會。
亦即,當情意淺薄,禮教就深重。

...繼續閱讀

Posted by franwu at 5:56
 [1]  [2]  [3]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