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2,2011 15:37

史迪格里茲的經濟處方

全文原在『破報』第669期:史迪格里茲的經濟處方

2008年發生的金融危機想必大家都還記憶猶新,儘管台灣因為金融市場開放性不足而躲過一劫,但仍有不少金融衍生商品的受害者。事實上,這場危機是 否已經結束還眾說紛紜,有些學者認為全球景氣已經緩慢復甦,但也有不少專家認為會陷入二次衰退,希臘目前雖然暫時渡過難關,但義大利隨之被點名,甚至就連 美國的國家債務也已達到法定上限,八月二日就是美國會否破產的最後期限。

由於整個經濟危機的災情慘重,不但所謂「大到不能倒」的跨國金融企業陷入破產、重整、等待紓困的險境,就連主權國家都不能倖免於難,因此在全球金融 危機發生之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應聯合國之邀出面籌組並擔任「聯合國金融專業委員會」的主席,希望能結合各國相關專業的學者專家提出改善的具體政策方案,這本《扭轉全 球化危機:史迪格里茲報告》就是史迪格里茲提出的報告,除了檢視危機的成因及衝擊影響之外,也提出了診治的處方。

史迪格里茲在《扭轉全球化危機》開宗明義就指出,我們必須要重新、全面衡量目前的全球經濟協定和主流經濟學說,亦即,正是所謂的新自由主義或市場基 本教義派、或華盛頓共識的根本概念或理念,直接、間接地導致了這場規模宏大的全球經濟危機。確然,從危機發生至今,新自由主義和所謂的「邪惡的三位一 體」(IMF、WTO、世界銀行)早已被抨擊過好幾輪了。新自由主義的基本假設根本站不住腳,在資訊嚴重不完整且不對稱的情況下,參與者即便是理性的、也 未必能根據其理性的預期做出理性的決定,其次,市場也根本不能自我調節,事實上,整個市場都失靈了,不然幹麼要求政府投入大量資金紓困?而這也正是最矛盾 的一點:主張要放寬監管、全面自由化、越少干預越有效率的自由市場最後卻需要政府介入紓困。換言之,史迪格里茲明白指出,這次危機是「支持解除監管以利市 場效率運作」的後果。

當然,如果史迪格里茲的《扭轉全球化危機》只是提出上述主張,那就毫無新意,最多只是讓世人注意到聯合國又多了一個委員會。在我看來,《扭轉全球化 危機》最有創見的地方倒還不是提出「全球風險社會」需要「全球治理」的概念,畢竟,德國社會學大師貝克(Ulrich Beck)老早就已經以三大卷巨著提過同樣的概念了。但是,以「系統風險」的理論架構來理解全球所面臨的諸多困境,包含如能源危機、糧食安全問題、氣候變 遷議題和金融/經濟的不穩定性、南北半球發展不平等、以及削減貧窮的重大挑戰,並且直指這其中有千絲萬縷的密切關聯,如要真正解決問題,就必須整體認真地 嚴肅看待各些乍看分屬不同領域但實則息息相關的問題、不能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則或許是「聯合國金融專業委員會」所提出最負責任的建言了。


  • 您可能有興趣:

    美國同志平權團體發起反對Prop.8運動
    franwu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人文觀點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359 │標籤:破報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6126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