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7,2006 14:53

劉以鬯《酒徒》

酒徒1.jpg

.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 劉以鬯,《酒徒》,頁39

------ 王家衛,《2046》

 

 

「讓世人重新認識,知道香港曾經有劉以鬯這樣的作家,是最讓我開心的事。」

------ 王家衛

2000年《花樣年華》,王家衛的所有字卡通通來自劉以鬯的《對倒》;而2004年的《2046》,則是由劉以鬯的《酒徒》擔任字卡的工作。)

 

.

 

《酒徒》被亞洲週刊評選為二十世紀中文一百強,甚至被譽為「中國首部意識流小說」。此外,劉以鬯也被稱許為「香港文壇教父」、「香港文學泰斗」。

我目前只看過他的《多雲有雨》和《酒徒》;由於《多雲有雨》收錄了短篇的〈對倒〉,因此我也算看過〈對倒〉,只是是短篇;長篇的〈對倒〉後來和短篇的〈對倒〉,以及相關的評論,一起被收在香港獲益出版社出版的《對倒》一書,目前躺在我家的不知道那個角落。

根據劉以鬯年表,《酒徒》首度出版,是在1963年,後來在1993、2000和2003分別再交由不同的出版社出版;毫無疑問地,王家衛的電影在其中扮演了推手的角色,《對倒》就是因此得以重見天日、甚至還有了外文翻譯版。

 

劉以鬯其人非常有意思,他一直是報社的報刊編輯,後來在1985年創立了《香港文學》月刊,2001年則獲香港政府頒發榮譽勳章。我懷疑《酒徒》具有很強烈的個人自傳色彩,《酒徒》作為作家的第一本長篇,帶有自傳色彩應該是很正常的。(劉以鬯的第一本書是短篇小說《天堂與地獄》)

 

《酒徒》的故事並不複雜,說的是在香港的六零年代,一個文人要怎麼生存的故事。(其實大約就是王家衛電影《2046》裡的梁朝偉的翻版)

小說主角是一個窮酸的文人,同時也是一個酒鬼,落魄至極的時候,他寫稿賺的錢甚至還買不起酒來喝。他對文學自然是有憧憬的,但是文學不能當飯吃,嚴肅文學又更慘。他的後輩,麥荷門,和他一樣是傻瓜,居然想拿母親的錢辦文學雜誌。麥荷門請他做新雜誌的總編,一個月只意思意思給他300元……。後來,實在是無以為繼(酗酒誤稿,被報社停止專欄),他放棄幫麥荷門辦雜誌的承諾,轉而幫不入流的報社寫色情小說和荒誕武俠小說。

這故事本身並不特別,特別的是劉以鬯的寫作手法,劉以鬯夾雜大量的內心獨白、意識流,並借酒鬼的思緒夾序夾議評論中外文學、以及香港日益惡化的出版環境。

------ 從劉以鬯信手拈來的中外文學知識,就可以知道劉以鬯確實「真功夫」。

酒徒,當然是逃避現實的人,他非但沒有試圖當濁世裡獨醒的人,甚至,試圖當清水的麥荷門,還刺痛了他,讓他更憤世嫉俗。雷老太太對他的溫情,也遭到他的辜負(他的醉語傷害了老人家的心,雷老太太因此自殺),整個故事結束在荒謬的情境裡:酒徒因為雷老太太的死而痛下決心戒第N次的酒,然後與此同時,又再拿起了一杯威士忌……。

------ 我想可以這麼說,劉以鬯表達的是一種絕望,而且是一種連死亡都昇華不了的絕望。

(至於香港文學的真實處境,由於我不是相關的專業人士,因此無法評論。)

 

 

.

 

Wiki百科:劉以鬯,http://zh.wikipedia.org/wiki/%E5%8A%89%E4%BB%A5%E9%AC%AF

香港海濱圖書公司:劉以鬯酒徒,http://www.ivantsoi.com/all/articles/100/reading/72/072.htm

潘國靈:劉以鬯,文學人生、夾縫人生,http://www.lawpun.com/?mod=iColumn&cmd=showCAS&caID=40

藍祖蔚:『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王家衛談美學與文學(上)』,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oct/15/life/article-1.htm

藍祖蔚:『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王家衛談美學與文學(下)』,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4/new/oct/16/life/article-1.htm

 


  • franwu 發表於樂多回應(18)引用(0)悠遊小說林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6 │累計人次:417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379711

    回應文章
    讓我想到...

    當兵的我曾經到大醫院掛號找醫生,為了"戒菸"。結果醫生說:『先生,很抱歉,我們醫院沒有提供戒菸的program,你可以試試看隔壁藥局的戒菸貼布。』

    我走出醫院,看了看隔壁藥局,問了一張貼布多少錢,發現太貴,而我當兵的薪水已經少得可憐~! 踏出藥局。

    然後與此同時,又再拿起了一根香煙……。

    前後簡直像四格漫畫般的荒謬。

    (真是有點丟臉的故事。._.!)

    『一種連死亡都昇華不了的絕望』
    這句話讓我害怕...
    | 檢舉 | Posted by W at April 7,2006 20:06
    這讓我想到 林懷民以陳映真的《將軍族》編成了一齣舞..
    他說現在的年輕人都不太讀陳映真的書....

    汗顏的是...我先看了舞才去看了書...
    | 檢舉 | Posted by 海晴 at April 7,2006 20:25
    W,

    我也覺得劉以鬯把「癮」寫得很真實。
    「酒癮」作為一種疾病,本來就很難戒除。要不,也不需要搞AA(匿名戒酒協會)了!當然,更不用科學家投注心力去研究協助戒酒的藥物。(戒酒要吃藥的,嚴重酒癮者,甚至得在醫生的觀察下戒酒,才不會發生憾事,即不慎死亡)
    --- 相對之下,台北有些文人,過度美化酒精和酒鬼,把酒精詮釋成文學與藝術的良伴.......這不知道是太單純?還是太無知?


    至於絕望.......,你知道,我會相信,有一種絕望是無從救贖的、也因此沒有出路。
    老實說,我不知道人可以用什麼抵擋絕望,一如,我從不相信愛可以陪伴瘋狂......(這是《躁鬱之心》的故事了,改天再說)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April 7,2006 23:48
    海晴,

    我想,那正是林懷民的用意,不是嗎?
    我也是先看了王家衛的電影,才去接觸劉以鬯的。
    而且,我覺得,就表現出來的層次來說,電影並不比書遜色多少...當然,書中的辯證,電影是完全跳過的。
    --- 其實,到目前為止,我也只看過一部電影會不厭其煩地談論複雜的思辯,即,盧貝松的《維根斯坦》。(維根斯坦是一哲學家)

    說起舞蹈,海晴喜歡看舞嗎?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April 7,2006 23:54
    忘了提供一重要的資訊,那就是:要怎麼買到劉以鬯的書。

    我是透過網際網路,向香港商務網路書店訂書的。
    香港商務的網址:http://www.cp1897.com.hk/Index?Page=1

    比較麻煩的是,香港的書價不低,加上平郵也要20港幣的郵費,因此一本書買下來,大約要港幣100元左右,和台灣的書價相比的話,可能會覺得有些貴,可是倒也還好......端看個人如何看「價值」這種東西。
    又,一本書郵費20,兩本40,依此類推,這倒是很讓人吐血的地方@@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April 7,2006 23:58
    Fran..

    我喜歡看一切有趣的事,當然包括舞蹈囉。

    另外我今天意外買到劉以鬯的《多雲有雨》台灣商務總代理。香港三聯書店出版。

    謝謝你讓我認識這一位作家。
    | 檢舉 | Posted by 海晴 at April 8,2006 20:50
    《多雲有雨》是三聯後來才重新將劉以鬯的幾個短篇加以編輯、收錄的短篇集,不知道會不會合妳口味...。
    (也許劉以鬯根本不是妳那杯茶,所以,不用太早感謝我...以免之後會忍不住想追殺我@@)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April 9,2006 13:22
    Fran..

    這你可大放一萬個心。我讀不下就會先放下...
    不會強迫自己讀完整本。另外因為這本書的緣故,
    我跟東海書院的廖老闆有機會聊好久....^_^
    | 檢舉 | Posted by 海晴 at April 9,2006 13:42
    抱歉喔...
    天氣熱眼花..
    更正為『東海書苑』。
    | 檢舉 | Posted by 海晴 at April 9,2006 20:07
    潮濕的,不只是記憶...

    訝異於妳的積極捕書。非常動人。
    | 檢舉 | Posted by 小豪 at April 9,2006 21:38
    天氣真的是熱,只是,還沒來得及好好感受三月,居然就已經四月,時間再以這種速度經過,那,我可能永遠沒機會停下來、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生活中的不足了......
    這種速度,實在很像要一頭撞上什麼一樣@@


    看《2046》的時候,我就對這句話印象深刻。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多麼動人,幾乎要盪氣迴腸了!


    哈士奇為什麼要千里迢迢地、從西伯利亞來到燠熱的台灣、給台灣人做寵物呢?
    小豪,問得真好!
    這問題,等貓熊來了,我們在一起去問貓熊吧!
    (我相信貓熊一定更有感觸。因為中共想討好、收編誰,牠就得付出代價)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April 9,2006 23:14
    我不要熊貓來,我不要熊貓來......


    (以下是我之前看過【2046】後所寫。如今看了妳的文章,才醒悟到自己便是以劉以鬯為書寫視角)



    回憶為墨
    他以禿筆虛構
    暈黃的著魔

    歷經她又歷經她她她
    她是新或舊
    當下或想像
    答案如灰
    被彈入玻璃缸

    涉入。周旋。閃身——

    何等一個
    煙視炎涼人間
    媚行者
    | 檢舉 | Posted by 小豪 at April 10,2006 16:14
    (補一下)

    熊貓不會認識哈士奇吧?
    啦啦啦~
    | 檢舉 | Posted by 小豪 at April 10,2006 16:20
    哈哈!這個玩笑實在有點冷!

    我其實蠻喜歡《2046》的,一點都不覺得是一種「重複」。
    這可能和我自己的個性有關:我喜歡有始有終。
    從《阿飛正傳》到《花樣年華》到《2046》,我起身離開電影院的時候,第一次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覺得記憶儘管只能是潮濕的,但至少一切都過去了...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April 10,2006 19:48
    翻出了家裡唯一一本劉以鬯
    是遠景出版的《一九九七》
    裡頭有五篇短篇:
    一九九七、蛇、打錯了、黑妹、猶豫

    我會試著看看劉以鬯
    先從這本開始
    | 檢舉 | Posted by 運詩人 at April 11,2006 02:21
    我曾經用全國圖書館目錄查詢過劉以鬯,發現,如果不介意讀圖書館的書,很是可以利用館際合作的方式,向各個大學圖書館調書。
    --- 因為沒有一所大學的書目是齊全的,劉以鬯的書散落在各地。而這已經是台灣接觸劉以鬯的最便利的方法了。

    遠景以前幫劉以鬯出過《酒徒》,不過可惜,已經絕版了。
    運詩人手上的《一九九七》應該也是絕版品吧?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April 11,2006 13:32
    偶然發現了這個部落格,喜歡得不得了。
    我是香港人,這裡談的書很多香港都沒有,又或我沒看過,只有劉以鬯,是我熟悉和喜愛的。
    我喜歡《動亂》、《蜘蛛精》、《打錯了》、《對倒》。至於《酒徒》,看完後我有點頭痛。
    劉以鬯在2001年出版了《不是詩的詩》,收錄了文學批評、評論、散文、獨幕劇、微型小說、短篇小說和中篇小說,對於喜歡劉以鬯的讀者來說,是ㄧ本很好的書。

    至於王家衛, 簡直是我的最愛,《花樣年華》我看了三次。《手》也極好。
    | 檢舉 | Posted by Muse at July 10,2007 22:38
    Muse,

    謝謝喜歡。

    劉以鬯在台灣出版的書,多半已經絕版,很難找到了。
    (可能得有很好的運氣和很深的執著,才有辦法在舊書攤上補到一、兩本吧。)

    我一直以為香港讀者得天獨厚,單單地利之便,應該就讓你們在繁體/簡體書上的取得比較容易,現在看你這麼說,好像並不?
    這是為什麼呢?

    我也很奇怪地很喜歡王家衛。
    我現在正在等 My Blueberry Nights,不知道王家衛+諾拉瓊絲,會擦出什麼火花?
    至於《花樣年華》,我已看過不知幾次,我特別喜歡梁朝偉、張曼玉錯身/獨走於樓梯的那些片段,那麼壓抑又赤裸的情慾,加上韻律感十足的配樂,十分有意思!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July 12,2007 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