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2006 02:48

《愛情劊子手》:Yalom論「存在的既定事實」


愛情劊子手.jpg

愛情劊子手》(Love's Executioner – And Other Tales of Psychotherapy)是Ivan D. Yalom的作品,也就是寫《當尼采哭泣》、《叔本華的眼淚》的歐文.亞隆,只是聯經出版社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從善如流,反而執意把Yalom譯成「耶樂姆」?

更令人難以忍受的是,聯經居然把這本書放在『生活視窗』書系,和伶姬的《如來的小百合》一起!

除了《愛情劊子手》淪陷以外,Yalom的另一本書《生命的意義》也同樣悲哀地落在『生活視窗』書系裡……


Yalom這本《愛情劊子手》相當於《存在心理治療(上)死亡》和《存在心理治療(下)自由、孤獨、無意義》的「臨床版」。也就是,《存在心理治療》是理論性的闡釋,說明Yalom對精神動力分析的立場與想法,而《愛情劊子手》則透過十個病例,印證、對照出Yalom的存在主義心理學的理論。

Yalom在〈序〉中即指出:「我的假設是:根本的焦慮源於個人千方百計 --- 也許是自覺的、也許是不自覺的 --- 要解決生存的『既定事實』(”Givens” of Existence)。此一存在觀點以及基於此一觀點而產生的理論與實踐,在拙作《存在心理治療》一書有所詳述。」(p.7

然而,什麼是生存的「既定事實」呢?

Yalom表示分別是:「我們每一個人以及我們所愛的人必然都會面臨死亡;我們必須按自己的意願營生的自由;我們終歸是孑然一身的孤獨;以及人生並無顯而易見的意義可言。」(p.7

 

由於Yalom簡直是在《愛情劊子手》的〈序〉中,簡單、清楚、明確地解釋了他在《存在心理治療》所提出的理論,因此,在此,我決定只把它摘錄下來和各位分享,而不做多餘又無謂的說明或評論。(當然,也是因為我基本上相信這套說法)

 

「在這些人生無可避免的事實當中,死亡最為明顯,但憑直覺即可感受得到。……為了適應死亡這個赤裸裸的現實,我們不斷挖空心思,設法否認或逃避死亡。幼年時候,我們藉親情、神話與宗教之助否認死亡。稍長,我們將之轉化成一個實體,比如妖魔、睡魔或邪魔,死亡搖身一變具有人格。……年歲愈增,我們學會忘懷死亡之道。我們分心有術,從事有益世道人心、肯定人生價值的事業,交棒,退休,皈依上帝,終於心安理得。」(p.8

……保護我們不至於在焦慮面前束手無策的無意識心理,已經把恐懼和死亡分離開來。這種分離過程是無意識的,肉眼看不到的。然而,排除死亡念頭的心理機構偶爾會失靈,此時死亡焦慮就會突破心理防線,耀武揚威起來,這種時機不多,可能發生在清醒的時刻,也可能發生在與死亡擦肩而過之後,或是至愛的人過世時。更常見的是,死亡焦慮就在惡夢中冒出頭來。」(p.9

……我注意到兩個方法,用來化解對死亡的恐懼最有效、最簡便。也就是可以提供安全感的兩個信念 --- 也可以說是兩個妄想。一是相信個人的特殊稟異(specialness),二是相信此生確有終極救星(an ultimate rescuer)。」(pp.9-10

「『特殊稟異』指的是,在生物學的一般定律與人類的命運之外,相信人稟具金剛不壞的本事,不受傷害又不可侵犯。……排除死亡念頭的另一個主要機制,即「終極救星的信念」,使我們得以感受到有一外在力量永遠看守、保護我們。……這兩組信念相生相剋,構成人對自身環境的兩個極端反應。生而為人,人如果不能庇護自己,只好永生永世尋求庇護。我們大多數的人在大部分的時間,為了生活過得愜意,都有意避開虎視眈眈的死亡,……但是,有個辦法教我們:面對死亡絕不畏縮,會使智慧變得圓熟,人生愈形豐富。縱使死亡的『事實』摧毀了我們的形體,死亡的『觀念』還是可能挽救我們免於崩潰。」(pp.10-11

 

「自由這個既定事實,看似與死亡處於兩極。我們一方面懼怕死亡,一方面也普遍認為自由無疑是積極肯定、有益世道人道。……然而,從存在觀點來看,自由與焦慮難分難解,因為,自由的概念意味著,我們生來死去終老於斯的這個宇宙,並非出自永恆宏偉設計藍圖的美好結構。自由的意思是,人要為自己的選擇、行動、自己的生活處境負起責任。」(pp.11-12

「『責任』一詞雖然可以有許多不同的用法,我個人偏好沙特的定義。他說,擔負責任就是『擔任設計師』,因此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的生活方案的設計師。我們可以自由設計自己的人生,但放棄不了自由;沙特可能會說,我們注定擁有自由。……焦慮就是在這個自我建構的觀念中久駐不去:我們都是渴望井然有序的結構的生物,而自由意味我們立足之處的下方一無所有,完全一片空無,因此自由的概念令我們悚然驚悸。」(p.12

每一位心理醫師都知道,治療之初最緊要的一個步驟是,使病人相信他得為自己面臨的人生困境負起責任。一旦認為自己遭遇到的困然是外在因素引起的,治療必定無效。如果問題真是外力造成的,如何要求病人改變自己呢?果真是要改變或調換外在世界,比如朋友,工作,配偶嗎?」(p.12

 

「存在孤獨是第三個既定事實,意指自我與其他人之間無法跨越的鴻溝。人不只與其他人隔離;由於人是他生活於其中的世界的一部份,因此人和世界也是隔離的。這種孤獨有別於另外兩種孤獨,即人際孤獨與人心孤獨。缺乏交際手腕或是沒有自己的個性,在團體中格格不入,在社會上寸步難行,這種人經驗到的就是人際孤獨。自我的組成部分一旦分裂,比如一個人把他的情感從某一事件的記憶分離開來,人心孤獨便油然而生。」(pp.15-16

存在孤獨沒有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病人一心一意要逃避孤獨,可能會妨害他與別人的人際關係。許多人的友誼會破裂或婚姻會失敗,就是因為他利用別人作為抵抗孤獨的盾牌。有一種常用而且效果卓著的消除存在孤獨的方法,此即融合(fusion):軟化病人自我設限的藩籬,使其與別人融為一體。」(p.16

「人生的一大矛盾是,自知產生焦慮。融合能泯除自知,化解焦慮既徹底又激烈。……[]…在這種情況下,焦慮是甩掉了,卻也失去了自我。」(pp.16-17

 

「既然死亡無從避免,既然我們一切的成就,乃至整個太陽系,終有化成灰燼的一天,……那麼,人生到底有何垂諸千秋萬世的意義?這個問題困擾著當代無數男男女女。許多人尋求心理治療,因為他們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沒有目標。」(p.18

……尋求意義,與尋求歡樂相當類似,得用迂迴的技巧,不能單刀直入。意義得自於有意義的活動。愈是刻意追求意義,意義愈是渺不可得。能做到言必信行必果,則意義不求自來。我的意思是……要使這一類的問題變得無關緊要。」(pp.18-19

 

 

原則上來說,除了無意義這段我比較不能同意以外,其他都可以接受。

在我看來,人是追求意義的動物,意義因此可以協助人把意志化為行動,也就是說,一件事情對我們的意義,會決定性地影響我們實踐的意願。但也因此,產生了存在最大的弔詭;假如我們終將一死,假如等待在我們面前的是虛無,意義安在哉?

我覺得,問題不在於我們不應該把意義當作目標來追求,而是,我們錯誤地把「死亡」當作一生的終極審判,以為一生的功過要在死亡面前才會得到結清;但假如死後沒有審判呢?假如審判存在在日常生活呢?

我想,意義在於當下,我們不需要以為,得結清一生的功過,才能指證生命具有價值或意義;亦即,我建議把意義拆開來看、拆小來算,你今天協助了一個需要幫助的人,這是意義,或者你今天看了一本好看的書,這也是意義,這些都是「生命的意義」,不需要等到你要死了,才知臨終的病蹋上想:我這一生做了什麼?因為,你現在在做的每一件事,就是你一生所做的事的一部份!


  • franwu 發表於樂多回應(19)引用(0)人文社會科學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5 │累計人次:243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191961

    回應文章
    Fran,
    若這本書重點在討論「死亡」、「自由」、「孤獨」、「人生的意義」,那譯為愛情劊子手好像會讓人誤解呢。(這邊有如果不看介紹一定會誤解的一隻...)
    大學的時候,我修過一門生死學,也可以說是寬容、理解死亡的一門課,第一堂課老師派的作業是要每個人自擇對象寫一封遺書,回去之後,我開始寫,並對寫的遺書淚流不止(我選定的對象是妹妹),後來簡直是嚎啕大哭。
    想起來真奇怪,真的忘記那其實是要交給老師看的作業呢。
    隔週老師也問了:誰寫這份作業的時候有哭的?那是代表有沒有真心寫的一個指標喔。
    我們被問到:為什麼害怕死亡?
    點到的同學回答:不知道死後會去哪裡、死掉很痛、還有事情想完成。我記得我回答:捨不得親人朋友。(果真是標準巨蟹座的回答)
    即使知道了這麼多關乎死亡與離開的事情,我還是很害怕面臨這一天,老實說我並沒有親友死亡的經驗,所以很擔心我會不能承受!
    | 檢舉 | Posted by s at March 2,2006 09:20
    對了,Fran都這麼晚睡嗎?!
    | 檢舉 | Posted by s at March 2,2006 09:23
    嗯......但英文的 executioner 又確實是「劊子手」的意思...。

    其實,整本書是由十個心裡治療的故事串起來的,其中每個人遭遇到的問題都不相同,例如,有人是因為沈溺在失戀、有人是人際關係有問題、有的則是有性功能障礙......重點是:Yalom認為,這些問題都只是「表象」,真正的焦慮其實是存在的既定事實。

    --- 嗯,我不知道要怎麼說才好......;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根本是一本小說,然後覺得我做了過度的解讀,或覺得Yalom的序有誤導的嫌疑。但是,假如對人的潛意識略有瞭解,則或許,就會同意,人的困境從來不是呈現出來的、可察覺的、表面的困境,而是有比較深層的原因。

    *********
    不瞞妳說,早上兩點是我睡醒的時間啦!
    我最近睡得不是很好,睡眠時間亂掉了,導致我在下午四點就上床,也因此睡到凌晨就睡不著了。
    因為我不需要朝九晚五,所以,我也就沒很在意這件事。我想,反正有睡有起,這樣就夠了,不是嗎?
    ---也因此,「死亡」的問題要晚點兒才能回答妳,因為我現在又很睏了@@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March 2,2006 13:44
    更正:是「回應」,不是「回答」。
    (真是昏頭了@@)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March 2,2006 13:45
    fran
    突然看到妳提起《愛情劊子手》...
    妳不說 我還不知道這三書是同一個作者
    《當尼采哭泣》、《叔本華的眼淚》我沒讀
    但《愛情劊子手》真的是本引如入勝的書 (那十個案例很好看)
    我不知道聯經當出是不是要打進大眾市場
    但可惜書厚了點 又不是提綱契領的勵志書 不上不下 讓這本好看的書被冷落了
    | 檢舉 | Posted by 寶兒 at March 2,2006 14:05
    Fran,
    這陣子我也在想關於生命的意義這件事,總覺得生命是有意義的,重點在,我怕自己沒全力實現心中所想的意義。
    讀過張翠容的『行過烽火大地』那一夜,很難入眠。我們洗澡時有熱水,天熱時有冷氣,但處在戰火中的孩童他們有水可以洗澡?有東西可以裹腹?
    生活中每天發生的事情是有意義的,除了顧好自己之外,或許可以有點不同的思考觀點。

    ps..潛水已久,很喜歡這裡^_^..
    | 檢舉 | Posted by 海晴 at March 2,2006 15:17
    寶兒:

    聯經的出版、行銷策略,確實很有可能會讓《愛情劊子手》被嚴重冷落。
    所謂「左右不逢源」,大抵就是聯經的現況。因為它誤以為放棄 Yalom的既有讀者,會替它開拓另一層客源,但卻忽略大眾對閱讀的無耐性。
    另外,聯經沒有從善如流,採用一致的譯名,也是讓人會相對上比較容易錯過的原因。

    我會看到這本書,還真得感謝三民書局的書車;三民書局常常會把待上架的書放在書車上閒置,這些書通常不是新書或暢銷書,因此我習慣一進門就去找書車,看看會不會有意外驚喜。
    我不否認書名吸引了我,但是,單單看書背的介紹,我一度誤以為是那種沒營養的大眾心理學叢書,是「耶樂姆」這奇怪的名字讓我想確認作者的英文原名,這一看,差點沒昏倒!
    ---茫茫書海,出版社如果不能從讀者的角度思考,不能從書的角度做評估,就很容易發生這種害人害己的情況。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March 3,2006 05:21
    海晴:

    我沒有看過《行過烽火大地》,可是我每天都看到睡在公園、路邊的遊民,在這樣的天氣。
    我常常想,根本不需要戰地、不用第三世界,富裕國家的社會底層的生命,已經夠我們感慨...。

    每個人都有詮釋自己生命的權利,但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們的生命意義只建立在自己是否功成名就、是否靈性圓滿,那,這該是多麼自私的生命意義啊?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March 3,2006 05:29
    s:

    為什麼害怕死亡?
    ---這真是一個大「災」問!
    我懷疑會不會有一個統一的答案可以適用於所有人?

    倒是,Yalom認為,如果你的存在越有意義,你就越不容易害怕死亡。因為意義和價值可以替人抵抗虛無。
    其實,宗教、靈魂、輪迴、不朽這些概念,不都是發明來抗拒虛無的嗎?
    我想,也許人的問題,是太害怕「無」、怕自己不是獨一無二?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March 3,2006 05:35
    Fran,
    每個人偏重的不同,統一的答案或許有點困難。
    當初我上課的參考書籍上就認為人們有七點害怕死亡的理由,包括:不知死後的世界、害怕死亡的景況或悽慘、不捨與親友分離、有未完成的理想、掛心撫養的子女、擔心遺體(?真是奇怪的擔心)、覺得死亡是人生的終結。
    不知道 Fran 是哪一種?呵。
    人有奇妙的矛盾:人們知道他終將死亡,但總不相信他會死。
    生存的意義確實是很重要的,與其說死亡是一種剝奪,倒不如說死亡是一種提醒,讓我們認知自己的需求。

    又,這麼早起來,一定很冷吧?:P
    | 檢舉 | Posted by s at March 3,2006 09:21
    我是個不可知論者、也可以說是個唯物主義者,因此,我不相信靈魂、不朽、上帝、天堂...之類的概念。
    所以,很一致的,我對「死後的世界」沒有任何好奇,因為對我而言,死了就是死了、在意識停止之處,自然什麼都沒有。

    至於「覺得死亡是人生的終結」,這句話真是廢話,否則呢?總不會是開始吧?

    「不捨與親友分離」、「掛心撫養的子女」則不會在我的考慮之內;我們一生就是不斷與人分離的過程,並不只是死亡而已,孩子則不可能。

    但是,「害怕死亡的景況或悽慘」,我確實是擔心的。我不想死得太痛苦、太折磨,因此希望安樂死是合法的,亦即,假如最後真是因為老而病而死,那我希望走得有尊嚴,徒勞無功的救治我沒有耐心。

    「擔心遺體」,這我可能也要擔心(因為我抱獨身主義,加上我恐怕不能指望自己比父母早死、弟弟又是唐氏症兒)。不過,這點可以透過預立遺囑解決,倒是還好。
    使我苦惱的是,身體在活著的時候,妳並不覺得有一天它會變成「廢棄物」,可是一旦妳死了,它就比廢棄物還麻煩,因為不能「資源回收」也不能丟進垃圾車@@
    ---捐贈倒是一個可能。(如果這能省下殯葬費用,則就更完美了;我每次想到我都死了,還得付錢去處理我的身體,我就覺得很浪費)
    (這一點都不是奇怪的擔心,我覺得這是很實際的問題)

    「有未完成的理想」,這是我最擔心的。
    從這裡來看,我一點都不是個灑脫的人......

    我忘記是那個民族了?他們要死的時候,會自己挖個洞、等在洞裡死,我覺得這真是至高的智慧。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自己一個人躲起來偷偷死。
    (死亡從來就是自己一個人的事)

    P.S.凌晨確實是很冷的時候,我都懷疑空氣是冰凍的呢!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March 3,2006 16:04
    to fran:

    身體死時,就變成了一個比"廢棄物"還麻煩的東西。這倒是滿有趣的觀點。

    我也是不相信宗教這類的東西,我覺得這是人發明來自我安慰的一種東西,或者是控制大眾的一種工具。你說你不相信靈魂、不朽、上帝、天堂...之類的概念。請問,是基於科學無法證明,還是說你不相信他的作用,or ?
    | 檢舉 | Posted by Jack at March 4,2006 19:50
    對心理學背景的人來說
    亞隆的這本書可一點都不令人陌生
    雖然聯經出版[愛情劊子手]的策略令人難過
    不過至少仍有一批人非常熟悉
    除了FRAN所提的相關書籍之外,推薦各位亞隆的另一本
    《生命的禮物:給心理治療師的85則備忘錄》
    雖說是給心理學背景的人看的
    大眾也很適合閱讀唷~
    至少可以在字裡行間看到七十有幾的大師溫暖的神情。
    | 檢舉 | Posted by Livestock at March 4,2006 20:52
    Jack:

    我真的覺得身後事的處理,是一件很實際的問題,也是負責任的表現,倒不是「有趣」「不有趣」的觀點。
    --- 死後把遺體、喪禮全交給親人處理,這其實又自私又不負責任,不是嗎?

    我不相信上帝、不朽、靈魂,是我個人信仰的問題。我認為信仰只是一種心理需要,而我正好不需要。
    但是,對很多人而言,上帝和不朽都是很重要的,因為他們需要、也因此這些概念就有了作用;例如,上帝和靈魂不朽保障了「德福一致」的心理需要,進一步,也成為很多人過道德生活的原因。(否則,好心總是沒好報,我幹嘛要做好事?死後審判、和更好的來世,保障了道德生活)

    科學無法證明的事情,是不是就一定不存在?
    我想,我們都已經學會了要更謙遜,要瞭解科學的侷限;因此,這不是我不相信的原因,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March 5,2006 12:16
    Livestock,

    謝謝你的推薦!
    等我比較有空,會去找來看的。
    (其實寶兒以前就推薦給我了...但我實在有點忙@@)

    「不過至少仍有一批人非常熟悉」?
    我不太贊同書只給少部分人看的觀點,兼且,這又不是很複雜、艱澀、難懂的一本書,相反,這本書的可讀性很高,不是嗎?
    如果書只想給一部份人看,那幹嘛還要出書?
    我相信,這類書籍(大眾心理學)出版的目的,就是要幫助更多人,而不是只給少數人知道的!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March 5,2006 12:21
    我在美國攻讀臨床心理學,Yalom 的這本書是教授的 assigned reading。Yalom 的治療取向是existentialism, 關注的就是生,死,生命的意義。。。撇開這些不講, 他真的是個會講故事的人。 大師在與病人互動之間的心情起伏,是這本書吸引我的地方。
    | 檢舉 | Posted by Alice at November 20,2006 03:24
    Alice,

    也是同感。我也覺得Yalom說故事的功力很高明。
    不過,和你不同,我並不是心理相關專業,純粹只是個讀者而已。
    倒是,如果你有什麼好書願意分享,我會很開心的;因為,我一直對這類型的書籍很好奇。
    | 檢舉 | Posted by Fran at November 22,2006 18:27
    Fran,

    至重發現妳的blog之後我常來看妳介紹的書籍, 我喜歡妳介紹的書,蠻多跟我臭味相同的。
    不知道妳喜不喜歡回憶類的書?Running with Sissors by Augusten Burroughs 寫的蠻有趣的。 是講一個小男孩被一個精神有問題的心理學家領養的故事。
    有機會在跟妳說些別的。。。have a good day!

    Alice
    | 檢舉 | Posted by Alice at November 26,2006 09:08
    謝謝啦!!
    | 檢舉 | Posted by tanivu at June 8,2009 2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