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油筆記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June 26,2008

存在身體裡--CT27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27 (醚類) : 熱帶羅勒、龍艾、肉豆蔻、洋茴香、茴香、歐芹。



body
CT27是一群最具身體感的精油,透過身體,我們意識到我們的存在。


在文化中,無論西方的性開放或東方的性壓抑,身體感官總顯得曖昧糾葛不清,甚或被貶抑--跟某某,只是肉體關係,然而「到女人心理的路,通過陰道」(張愛玲,色戒),畢竟,身體感官經驗是靈性存在的物質基礎,心靈與身體難以切分,甚至,人的存在有時候可以簡單直接到只剩下身體--我呼吸著,我存在。存在有時完全不干任何崇高的意識形態,到頭來,人只能存在於自己的身體裡,若沒有身體烘托生命裡的其他追求,那些追求終將成虛空,大腦的迷障,只能在身體裡消融。Diane Ackerman的「感官之旅」正是透過感官知覺去感受心靈存在的美好。


身體感在學習芳療中非常重要,很多專家用大腦親近芳療,對各種精油的知識療效如數家珍,卻缺乏自己身體用油的感受及體會,精油是他們的專業領域,卻不在自身生存經驗裡扮演任何角色。例如根據精油療效選用羅馬洋甘菊來退燒,是大腦型的使用,去探索身體為什麼發燒,選用精油後與身體展開對話,細細體會身心感受的變化,才是層次多元豐富、感官開發式的用油經驗。


因而醚類精油特別吸引那些身體僵硬(ㄍㄧㄥ)、行為模式諸多束縛的人使用,它又安撫又激勵,沒有強要人突破改變的壓力,只讓人感覺被釋放、復甦,與真實存在呼應連結。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22:14回應(3)

November 11,2007

超越與慈悲--CT29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29 (倍半萜烯類) : 穗甘松、纈草、蛇麻草、維吉尼亞雪松、依蘭。


老師說CT29是肯園從沒單獨賣出去的油,其乏人問津可想而知,其實它是對血清素影響最大的精油,國外甚至有血清素相關的健康食品,因為它是攸關快樂的訊息傳導物質,大名鼎鼎的百憂解就是藉截斷血清素回收機制來提高其濃度,讓人可以平靜。CT29除依蘭外,都是價格高又少見的冷門油,但老師覺得它是最值得拿來日常使用的油。


曾被中國長期監禁折磨的喇嘛輾轉逃到印度後面見達賴喇嘛,說自己這些年來最大的恐懼就是怕失去對施暴者的愛與慈悲,這就是CT29的植物人格,倍半萜烯與自我連結的能量,並非自我形象或權力的無限擴張或膨脹,而是因為了解自己,因而不會因為外界的傷害而失去自己的價值與信念。這種榮辱不驚的強大自我,帶來遺忘的能量,可以超越過去種種,面對並放下,不被其糾葛(與一概抹去的否認壓抑不同)。其實處世態度也跟身體狀況有關,血清素濃度較高,比較容易放得下,讓我們超越當下苦難,理解自己有更大的使命、價值與定位,臥薪嚐膽(The Great Revival)不在復仇或討回公道(revange),而在復活(revival),活出自己生命的價值。又如張幼儀女士,雖遭徐志摩拋棄,卻自己深造就學工作,成為中國第一位女性的銀行經理人,她後來活到相當長壽,可推想其身心狀態良好,並非為別人的看法賭一口氣,而是認清自己生命價值與意義,相信自己活在世界上是有意義的,不受別人傷害。那些在職場裡認為自己格格不入,備受威脅傷害的,或丈夫情人曾出軌劈腿的,可以藉助CT29遺忘與原諒的力量,不耿耿於懷於他人,活出自己的可能。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21:27回應(20)

October 14,2007

自我實現--CT28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28 (倍半萜烯類) : 西洋蓍草、德國洋甘菊、南木蒿、摩洛哥藍艾菊、沒藥。


最近讀到許添盛的一段話,「每個人的人生道路都指向他的內心世界。在人生道路上,我們彷彿向外走,只因為我們沒有發現,向外就是向內。每個人生故事都在引領他回家,每個人跟人之間的邂逅、每一個喜怒哀樂、每一個思想、每一個感受、每一段緣分,都是在帶我們回家,都在帶我們認識我們是誰..........原來這就是人生的意義。」倍半萜烯就是能幫助我們往內走的油。每個人終究會走到一個點,領悟原來外在的標準、別人的期待都不重要,妳不是從客觀分析世界的需求來找到妳自己的定位,而是透過深刻自我理解,明白自己的獨特和限制,由我作為出發點,由著自己的熱情及限制,投入內在的呼喚,追尋自己的想望,這才是我們能對這個世界作出的最大貢獻。例如熊衛的太極導引,一開始並非想開創太極新派系,純粹是因為熊先生自己體弱練習太極不易,一路摸索為自己打造的功法,結果成了一般人容易上手進入「氣的世界」的起點。倍半萜烯這群含罕見成分卻常被忽略的藍色精油,最能讓人體察自己的存在,貼近自己的需求,走向每個人生命中的最重要課題。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20:38回應(4)

October 7,2007

冷靜待在颱風眼 – CT26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26 (單萜酮類) : 薄荷尤加利、多苞葉尤加利、樟腦迷迭香、馬鞭草酮迷迭香


CT26是非常容易在身體產生感受的油,但畢竟是酮類精油,對神經系統的影響仍最重要。其植物人格像年輕時的羅馬皇帝奧古斯都。西元前31年羅馬共和結束,帝國開始,奧古斯都是第一任皇帝,在其任內不但繼續擴張帝國版圖,更發展農業(種植各種芳香植物,可稱做芳香帝國)、獎勵文學藝術,堪稱一代明君。但真正代表CT26的不是文治武功傲人的奧古斯都大帝,而是年少時還叫作屋大維(Gaius Octavian)的他。屋大維叫凱薩大帝舅公,當時多方勢力角勁、情勢詭譎,屋大維出身世家,外表卻如文弱書生,看似與世無爭,在推崇武將征戰四方的當時,毫不出色,安東尼根本不把他看在眼裡,其母Atia是凱薩的外甥女,典型蛇蠍美人,利慾薰心,無所不用其極參與政治鬥爭,兒子不過是達成目的的棋子罷了,屋大維從小愛慕其純潔柔弱的姊姊Octavia,沒想到姊姊也帶著目的來色誘他…..更有傳言說屋大維是凱薩的小情人….在這種誰都不能相信,錯綜複雜、利益鬥爭、衝突激烈的環境裡,屋大維如何不活在別人的價值及看法下,不成為環境的犧牲者,始終能保持冷靜,以自己對世界的看法,明智堅定地去經營自己的生命,不但脫穎而出終究被凱薩指定為法定繼承人,更在成為皇帝後做出輝煌傲人的成績,正是CT26冷靜理智的力量。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21:45回應(7)

October 6,2007

創造力 – CT25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25 (單萜酮類) : 綠薄荷、藏茴香、萬壽菊、樟樹


CT25能促進新陳代謝,溶解脂肪(減肥)黏液,更激勵人創新,讓人保持旺盛生命力,重燃熱情。


老師提到原生於巴西東北砂岩峭壁上的靛藍金剛鸚鵡,因被當地人盜獵,現只剩不到5000隻,是保育類動物,美國有人提出保育計畫,投注資本將當地開發為生態保育樂園,並雇用當地原有盜獵者攀峭壁去抓鸚鵡來供人拍照,既達到保育目的,也兼顧當地人生計,老師以為保育並不必然需要很悲情,像這樣發揮創意解決問題,正是CT25精神。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22:51回應(1)

September 1,2007

頭好壯壯--CT24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24(單萜酮類): 頭狀薰衣草、艾草、鼠尾草、牛膝草。


故事從「嗅覺符碼」的作者Piet Vroon(左圖,1939~1998)說起,他是荷蘭著名心理學家,才華洋溢,專業紮實同時文采出眾頻有創見,在生涯頂端時不但在專業領域受到推崇,更是平面及電視媒體的寵兒,後來在一場與大眾心靈導師Emile Ratelband(右圖)的電視對談中當場抓狂失控,之後一直未能從這次陰影中走出,數月後因安眠藥過量而死。其實Vroon長年為depression所苦,有人以為這位天才是未就醫的憂鬱症患者,加上,生命要從顛峰往下走,本來就需要極大的智慧,不是他天分才華不足,而是生命本來就有起落,可身為熟知人類情緒狀況的心理學家卻無法處理自己的情緒,太令人難堪?Vroon在其書中早提出嗅覺對情緒記憶的影響,也談到大腦中爬蟲腦(生存本能)、邊緣系統(情感直覺)、及大腦皮質(邏輯理性)三腦平衡的重要,但終究一切只是對專業學問的追求,並未實現在他自己的生命狀態中。老師以為這種知識與人生的切割正是西方科學思潮的特色,在其他東方古老文明中,身心相繫,知識與生命合一,對人生有較全面的關懷理解(a holistic approach,其實文藝復興人似乎也較全方為發展)。如同許多芳療大師,雖然在芳療專業上有深厚的造詣及創見,但多純為專業上的興趣及努力,而非生命的部分,鮮少用油來改善自身整體身心狀態。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11:21回應(15)

August 16,2007

單純的熱情—CT22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22(酚類): 多香果、中國肉桂、錫蘭肉桂、丁香花苞、神聖羅勒。


酚類抗感染超強,幾乎各種疾病狀態都能感到有效,療癒力超強,但對皮膚黏膜刺激性也強。講到酚類的植物人格要從鏈球菌說起,在19世紀鏈球菌感染是可致命的嚴重疾病,甚至要以手術治療,而對抗鏈球菌最有名的人是英國外科醫師約瑟夫李斯特(其父為顯微鏡專家),他主張無菌手術(即手術過程全程消毒),這個在現在根本是常識的觀念在當時卻被百般譏嘲,雖然事實證明癒後良好,死亡率降低,但彼時外科手術講究快狠準,一流的醫生根本不屑耗時消毒,只有德國醫師較接受李斯特的主張,還被譏為太髒才需要消毒等等。李斯特雖然不為同儕接受,但身為Quaker教友會(清教徒教派之一),相信純潔無私獻身在自己相信的真理,抱著這樣純粹的熱情,李斯特無怨無悔地投身在無菌手術的研究,也不因不被接受而和別人起衝突,因此周遭人雖不認同其理念卻尊敬其人格,終究在人類對抗細菌的歷史中作出重大貢獻。CT22的植物人格就是這種可以抵擋世人詆毀訕笑的純淨熱情,願意投身在自己認為對人類有益的事物,不因旁人的打擊而灰心或輕言放棄,不以世俗認定來評斷自己的努力是否值得,抱著單純的熱情,繼續奮鬥。CT22並非苦悶的堅持,而是帶著一種歡樂的氛圍,在持續的努力中自己得到樂趣,因而免疫於外在的風風雨雨。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22:42回應(17)

August 5,2007

找到自己的聲音—CT21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21(氧化物): 羅文莎葉、月桂、高地牛膝草、桉油醇迷迭香、豆蔻、穗花薰衣草。


Moondog是美國音樂家作曲家兼詩人,原名Louis T. Hardin(1916~99),生於堪薩斯州大農場裡,16歲因意外失明,5歲開始創作音樂,無師自通,他的音樂風格多元,難以歸類,特殊錄音技巧,混音層次多元,更以特殊的維京人造型,生活在紐約街頭幾十年(homeless),尋找創作靈感,是underground的實踐者,始終不與主流靠攏,他說:「You can be yourself in any age. You don’t have to follow the herd.」認為人有各種存在的可能性,永遠要為自己發聲。


對照「跟著羊群走」的群體症候群,日本中古時代後其出現「京童」現象,所謂京童是指這些人:
1. 無憂無慮,思想淺薄,喜歡笑常被不同樣式的趣味性所束縛,對問題本質則不甚在意。(老師問在座有誰知道hollow kitty是哪裡人?)
2. 受到群體與新事物刺激時,容易興奮,樂意追隨,如此行為頻繁發生。
3. 不知如何打發時間,靜不下來,容易為別人的問題所吸引。
4. 為了找到暫時性的夥伴而不斷賣弄新技能(是否曾在萍水相逢的場合裡聽別人吹噓他有什麼最新3C玩具或讀過哪些書?)


CT21都是多分子精油,這群有倍半萜類的氧化物,植物人格就是為自己發聲,作自己,不因安全感就不求甚解的追隨,桉油醇能帶給身體新的空氣、新的思維,讓我們不再盲目跟隨,而是往內發現自己的聲音,知道自己的喜惡和追求,為自己發聲。


相較於CT20是藉長期累積從本質去改變心靈土壤,CT21在當下立即帶來新感受,快速見效,馬上全面翻土,感受到更新的動力,是CT油裡最刺激的,不是指對皮膚的刺激性(的確,氧化物刺激性也強),而是指其激勵性強且立即挑動感官知覺,具有強大迅速多變的療癒力。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10:09回應(7)

July 28,2007

風的翅膀--CT20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20(氧化物) : 藍膠尤加利、澳洲尤加利、史密斯尤加利、綠花白千層、白千層、香桃木。


說到尤加利家族總想到祛痰、止咳、退燒、抗感冒病毒等等,桃金孃科植物都有強勁快速的生長能力跟療癒力,葉片果實爽利,花開燦爛、熱力四射,可處理呼吸跟溝通相關問題。尤加利原生澳洲,後廣被引種至熱帶疾病(瘧疾)蔓延地區,用以解決當地氣候問題(潮濕,蚊子充斥),普見於南歐西班牙北非印度等地,因其經濟價值,現最大產區為中國。尤加利可驅蟲驅跳蚤,用來幫小動物擺脫搔癢,或為身心處在瘧疾狀況的人掃除悶濕、呼吸不順暢、容易感染等等問題,它爽利清淨無為的氣味能一掃心靈煩悶打擺子。


過去大家都小看這些桉油醇精油,以為只是感冒時拿來吸聞,一遇上氣喘等較嚴重狀況,就改用CT17或CT9,的確桉油醇不適合拿來救急,無法瞬間解除氣喘症狀,卻可以清理長期累積,造成氣喘的身心狀況,例如長期受到權威籠罩,意見無法表達的悶濕狀況,尤其東方社會父母如天,有時甚至父母不在了,卻依然被長期的陰影壓得喘不過氣來,無法自我表達。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11:14回應(3)

July 18,2007

療癒從腹部開始—CT19

(溫佑君老師「植物人格」課堂筆記。)


CT19(醛類): 山雞椒、檸檬馬鞭草、香蜂草、小茴香。


CT19都是些耳熟能詳卻少用的精油,身價昂貴像只能仰望的名模,其實療效出眾但一直以來都被忽略。醛類精油都豐富多感,像文藝復興人,多才多藝,不侷限在單一專業,多跨領域悠遊,以開放好奇的態度,創造並享受生命裡的豐富。一樣是醛類,CT19跟充滿行動力的CT18有何不同呢?


老師引用法國當代哲學家Gilles Deleuze形容資本主義社會型態的理論,「僵直的線」指秩序嚴明、清楚可預期的社會制度及型態,「柔軟的線」指不可預期的行進方向,源於偶然或意外而短暫逸出原有規範之外,「逃脫的線」則是從僵直的線全面性絕決的叛離而去。例如大羅馬帝國是條「僵直的線」,其逐漸衰敗殞落跟北方蠻族不時入侵有關,這類騷擾是「柔軟的線」,等到公元400年匈奴從中國北方奔逃轉而像一股旋風般徹底摧毀羅馬帝國,是「逃脫的線」。我倒是想到兒子,我自己從小到大唸書一路順利像「僵直的線」,眼看著兒子毫不在意自己的功課,心裡總希望他只是晚熟,只是暫時逃逸像「柔軟的線」,真正害怕的是萬一他是條「逃脫的線」,完全走一條超出我理解或想像的路。

...繼續閱讀

fortysomething 發表於 樂多22:01回應(7)
 [1]  [2]  [3]  [4]  [5]  [6]  [7]  [8]  [9]  [10]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