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7,2013

4/7, 星期日

春天,河濱公園的草地上開滿了白色的小野花。

蕁麻疹的一週,發作時全身佈滿紅色丘疹,變身梅花鹿。身體症狀巨大地擺在眼前,我依然在想著,對生活那種空虛空洞的不滿足感是什麼。W老師談過她曾發作蕁麻疹,在於無法放下,以為她可以什麼都要,以致於把自己逼到疲憊不堪、免疫力低落,蕁麻疹對她呼喊著慢活的需要。對我來說,疾病的隱喻是什麼呢?我其實無所事事,每天睡到自然醒,還需要慢活嗎?我沒有一定得去做的事,或者,想做什麼都可以,但這自由自在卻沒有帶來滿足滋養。是存在本身的空虛感覺?是我的心總以為有個something else except for i am doing是更棒的?當我細細品嚐我的一分一秒,我是有分別心的,一直看影集是不好的,跟朋友相聚是好的,讀書還不錯,白天睡覺不太好,運動令人安心...某些過日子的方式顯然比較「正確」,做某些事顯然比較「有意義」,我無法放掉這種分別心。

我想到朋友A在她休假半年時說她很憂鬱,「不被需要」、「不再扮演重要角色」顯然讓她很不適應,我記得當時跟她說,那就憂鬱啊,人的情緒高高低低,有時存在的基調就是憂鬱,好像跟外在事件也不一定相關。當然如果我們夠忙,事情多到讓我們分神,就可以不去看到這個憂鬱。我回想自己不同人生階段裡似乎都感受到過這種存在憂鬱,當時都以為是外在的某些事件造成,其實都不是吧。雖說如此,自己也無法安然與這種存在憂鬱共處,不免胡亂想著,也許去尋找某種追求,找點真正喜歡或有意義的事做,就會滋養而滿足,到底那是種分神、還是真正不憂鬱,真是個謎。

於是常常看身邊的人不順眼,我想我在照鏡子,只是把自己的不快樂投射到別人身上去,愛迪生睡到過午,桌上擺著他的早餐,這下吃完早餐的他還能跟我一起吃午餐嗎?不方便只是表面原因,讓我不高興的是他的生活方式。但他是成年人他有他的自由過他的生活,我的種種念頭或價值觀跟他沒有關係,我知道自己生他的氣、討厭他的行為,卻也同時知道那是我自己的分別心,和我期待一樣的就是好,符合我價值觀的才是對,而在心裡這樣評斷著他的我,是不是也這樣評斷著我自己?

在FB看到V,想跟她聊兩句這個,互問近況後卻無法開口,我們眼前的考卷題目很不同,她之前談的一個工作機會似乎有變化,手上正在籌備的教室也缺錢,我在想著抽象的存在憂鬱,她卻正忙著寫招生簡章好讓教室趕快開動,她說「變化常常來得很快,連原因都難解。所以我就練就了何事「出現」就做何事,消失的事情就不去理會也不去想。這樣比較不累。」

看了很多影集,scandal從第一季看到第二季18集,Oliv的無所不能像童話般吸引人,而我其實比較喜歡那些默默無聞的配角們。像「達文西密碼」的zero hour被停播,有著精神分裂雙面醫生很複雜離奇劇情的do no harm也只播了兩集就下台,在競爭劇烈的影集市場裡,有時候太重口味、太火星的劇情反而不討好,平凡日常生活真實世界的故事若寫得深刻,才真的好看。

今早跟人相約要去爬山,設了鬧鐘又在鬧鐘響起前醒來,無法再睡,突然想起已經過世的爸爸,想到有段時間發生的很多事,對當時仍是小孩的我真相一直是謎。但就這樣吧,讓老爸擁有他自己的人生與秘密。

而我的蕁麻疹已經好了。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17:19回應(7)2013日記

April 2,2013

4/2, 星期二

星期天夜裡蕁麻疹大發作,癢到無法睡覺,更無法忍耐不狂抓,熬到清晨五點乾脆起床看影集,轉移一下注意力,免得把自己抓傷。等天亮些決定去醫院看個病,三總八點開始掛號,我七點半不到就到了,竟然抽到100號。清晨的醫院大廳好奇異,所有櫃臺鐵門都拉下歇息,一排排椅子上卻坐滿病人,沈默等待著(老人家居多),好一副受苦的寫實畫。我帶了影集(Scandal)邊看邊等,八點掛號櫃臺開張,好在我雖然100號,但有掛到皮膚科早上診。確定掛到號後,離看診時間還早,我去樓下星巴克吃早餐,繼續看影集。

時間快到才上去門診等待,醫生看到我發作狀況,說頗嚴重需要打針,當然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造成的過敏現象很難說,他看我病歷提醒我要跟腫瘤科醫生提一下,好在我剛好週二要回診看檢查報告,希望能排除某些令人害怕的原因。

腦中喋喋不休的猜測真是折磨人,想到也許又要生病了真令人悲傷,想像力無邊無盡,越想越遠越害怕,提醒自己回到當下,沒多久又不知不覺想入非非。

週二回診雖然是上午診,輪到我已經下午四點了,我的想像力已經模擬這場景好幾次,還好醫生說一切看起來都還好,我們問他蕁麻疹會不會跟這個有關,他說應該不是吧。如是,我又被允許重回人間過平凡的生活。

因為太高興,人有點呆呆的。前一天F說她可以跟我去法國,一回家就火速去報名。

Thanks for everything.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22:10回應(3)2013日記

March 28,2013

3/30, 星期六

老梅石槽,每年清明前後就會披上綠衣。

跟在跑馬拉松的前同事吃飯,聊到他跑馬拉松的緣起,原來是為了增加騎單車的耐力爆發力一類的,沒想到轉以跑步為主了,我問他這麼老才開始跑膝蓋吃不吃力?呼吸要用鼻子還是嘴巴?腳尖落地還是腳跟?出外走路時我很喜歡觀察擦身而過的跑者,肩膀放鬆嗎?跑步的姿勢等等等等,這個同事去年得了肺癌,手術拿掉一片肺葉後最近又開始可以跑起全馬42公里,有類似經歷的人喜歡彼此詢問過程經歷,喜歡問細節,知道的那一刻反應怎樣?對家人的影響?少一片肺葉對跑步的影響?奇怪的是,生過一場病的人似乎都對眼下的生活容易感到滿足喜悅。

但我不忍問他、關於恐懼。他的療法很激烈徹底,想是完全斷絕後患了吧。我這兩天起了蕁麻疹,從未有過的經驗(原來這就是蕁麻疹啊),加上快一個月還未痊癒的咳嗽,令我憂慮了起來。蕁麻疹很癢,但心裡種種揣測的重壓才叫人吃不消吧(安靜一下吧,腦袋)。好在剛做了定期追蹤的電腦斷層,那等聽了結果、可以排除比較令人擔憂的可能性後,才知道要怎麼處理,在這之前,就繼續亂想吧。說到斷捨離,最在乎的事最難放下執著,好比,對「健康」的執著,只能說,這真是練習安住自己的心的絕佳時機。

清明時節難得找到下雨空檔,跑去走老梅青山瀑布步道。其實這天是想帶F夫婦去吃三芝越南菜,他們習慣附近找個步道走走,先衝去天元宮看一眼吉野櫻,樹梢都長出綠芽了。一直覺得櫻花很難拍,這天卻幸運地拍到蜜蜂勤奮的身影。接著帶我們去他們喜歡的青山瀑布,步道一路沿著水渠跟溪邊走,滿眼綠意,聽說夏日是熱門步道,順路去看老梅石槽,大半已披上綠衣,在無人的海邊,非常美麗。

週五跟媽媽他們去掃墓,小時候還有除草壓墓紙的經驗,現在都在靈骨塔裡,每次讀到別人掃墓多麼思念已逝親人都不太能體會,我會在不同時機裡想念爸爸(好比吃燒仙草時,我爸最愛,尤其要擺到稍涼結凍才吃),但掃墓單純是陪媽媽還有親人團聚,果然這天一見面大哥就抓著我抱怨老媽一早就拖拖拉拉,叨念個不停,上完香後,我陪媽媽進靈骨塔,媽媽說今年不要換乾燥劑好了,我說那豈不進去瞧一眼就走,還是換吧,像某個例行儀式,打開靈骨塔門,拿掉舊乾燥劑、再換上新的,我趁機問媽媽從小帶我的阿公是哪年過世的(印象中家人都說是我八歲時),媽媽叫我看骨灰罈上寫的,原來是在我六歲那年(八歲是虛歲),原來阿公沒看到我上小學。(怪不得記憶中是阿媽牽著我去入學的。)

另一場跟前同事的餐聚安排在某私宅料理,在鬧區靜巷內奢侈地有著寬敞前後院的日式平房,隱密低調的開著法式餐廳,我覺得房子很美,但料理普通,席間他們聊到台北都找不到可吃的港式飲茶,我暗自慶幸我的飲食光譜尚且寬廣,可以品嚐精緻料理,也能享受簡單好滋味。有時想,如果人的見識歷練跟品味,讓你越來越不容易滿足,越來越難被取悅,幸或不幸?

偶然聊到我家電視可能快半年都沒開了,想到紙牌屋裡描寫媒體變遷,老派報紙人執著於某種經營模式,視網路或社交媒體的興起只是一時流行、終將煙消雲散,可惜這回可能猜錯了。拍攝紙牌屋的Netflix正是顛覆傳統,從影音租借轉型線上影音平台、進而推出自有原創節目,甚至改變觀眾對首播影集一週一集的收看習慣,一口氣把首季13集同時上架,且看他如何繼續出招。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23:22回應(2)2013日記

March 26,2013

3/25, 星期一

讀「打包去火星」,沒想到NASA的挑戰不只在尖端的太空科學。如果要去火星執行四個月的計畫,包括來回時間就是500天。NASA想模擬把太空人關在小空間這麼久會怎樣,於是試著把來應徵的太空人關進模擬太空艙四個月觀察,結果大抓狂。長時間關在狹小的密閉空間裡,果然造成難以想像的高壓力跟人際衝突。其中難以適應的原因之一竟然是「沒有大自然」,我還以為無際的蒼穹宇宙就是令人感動的大自然了,原來人還是需要曬曬太陽吹吹風看看樹看看花、這些日常微不足道的事。以前老把太空人想像成厲害的科學家,看來有宅性的可能更適合。書裡討論難以克服的太空挑戰,沒想到是洗澡這種事,太空沒重力無法淋浴,NASA進行各類研究及實驗,太空人的哪個部位經過多少時間會發出惡臭、皮膚開始發炎等等,還有太空的無重力會讓太空人骨質迅速流失,依估計流失率,太空人經過500天的火星之旅回來,踏出艙門會因地球的重力、骨頭馬上被自己重量壓垮(哈,歷史性的一刻結果太空人一現身就紛紛跌倒),於是NASA花錢找人實驗,付錢讓你躺在床上數個月不能下床,宅族們以為是大好康,躺上床才知痛苦不堪。(還分不能坐起來跟可以坐起來的)。

實驗證明我只是孤僻、卻缺乏宅性。我頗能享受獨處,但一直待在家裡就開始憂鬱。看書/影片、出去閒晃一下、再回家看書/影片,ok。在家看書/影片,再看書/影片,再看書/影片,如是一天就開始悶了,好像腳上長了彈簧非得出門跑跳一下才行。如果是整天在家工作,接著看影片,忙裡偷閒甜美無比,如果在家動手創作-做陶、做皮、蝶古巴特、或羊毛氈,也還好。長時間看片,自己一直是個旁觀者,別人的故事進行著,自己的生命卻停頓了?有一種空虛感。

年輕人沒有這種空虛感,週末回家如果沒有朋友相約,他就賴在房間裡上網看影片、睡覺,這樣可以過一整個週末,我偷窺他的生活,有一種忍不住想撲上去要他振作起來做點什麼的衝動,到頭來「虛度生命」只是我的焦慮,他沒有。

週六晚上提前幫年輕人過生日,去美福吃牛排,雖說牛排是他們強項,義式沙拉吧跟甜點也非常好,三人吃得太撐,只好走去隔壁Hola閒逛,回家路上順便陪愛迪生去採購露營用品(每露一次就發現少些什麼),我跟年輕人在店裡無聊地亂逛,聽他介紹最近玩的一款策略遊戲文明帝國非常好玩等等,過了個很家常的週末夜晚。

「紙牌屋」看到十一集,Frank已經跨過那條線了,精心掌控局勢、把周遭人當棋子、跳板翻弄,到了這集他竟然為了他的權力遊戲殺人了,而一步步鋪陳至此,好像他也回不了頭了。有意思的是他太太Clair這角色,比起夫妻,他們更像合夥人,有著共同目標(爬到權力最高點)的合夥人。這集裡Clair義無反顧離開她的情人回到Frank身邊支持他,放棄了愛情投入事業,專心一意往權力的高峰攀爬。

突然接到F電話,相約出去喝茶聊天,她說最近又要換工作了,講到其中種種轉折,談話中頗為敬佩那個呼風喚雨、耍弄權謀的主管,也許事不關己說得輕鬆,我覺得她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安全感,身在其中,要放棄頭銜地位豐厚薪酬可能很不容易吧,偏偏這些就是帶來許多煩惱與複雜。

「完美的離婚」完結篇了,女主角之一最後還是接受了回頭的劈腿情人(雖然認為他本性難移、早晚又會出軌)。她說,要愛自己太難了,去愛別人卻相對容易許多。也許就先去愛別人吧,希望這樣慢慢地也會開始愛自己。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11:06回應(0)2013日記

March 23,2013

3/22, 星期五

F夫婦來找我們爬山,一起爬了康樂山跟明舉山。前天上山時盛開滿山的鳶尾花都不見蹤跡,康樂山又恢復成一座樸素的小郊山,倒是這次爬明舉山感覺容易一些,兩座山都不高,但多原始的泥土路走起來很舒服。因為F夫婦帶狗,下山後沒法坐公車,只能走路回來,有點小累。

我偷偷叫F太太是現代王語嫣,因為不管和多少人在一起,她眼中永遠只有F先生。實際相處起來,少了滿腹各門派武功知識的王語嫣很不好玩啊,愛迪生說她可能拙於與人社交,我倒是嫉妒她可以完全不顧別人想法。這種伴侶兩人面對面、彼此是對方的全世界,可能相當甜蜜吧,但彼此背負著對方是否快樂的責任不會很辛苦嗎?

下午去美福買了菜,回家做了獅子頭,鍋上正燉著獅子頭,G小姐來約吃飯,臨時出門吃了好吃的上海菜(冷盆尤其出色),G小姐定時要喝酒,P先生跟愛迪生是固定酒伴,臨時邀約,P不好出門吃飯,我們吃完飯順路去接他回我家喝酒。我不喝酒,只在旁聊天吃東西,像這種被我歸類愛迪生的朋友,相處起來很輕鬆,我心不在焉地聽他們說話、偶爾插一兩句話,一邊還開著電腦看我的影集(最近迷看「紙牌屋」,Kevin Spacy演的政治劇,奇怪他演政客並不太令人討厭)。聽P聊天令我頗驚訝,已然離開廣告業的他,還是關心著最近有些什麼好廣告(原來骨子裡還是個廣告人?我似乎沒有這塊熱情。)

聽他們聊天聽到睏了,先跑去睡覺,留他們繼續喝酒聊天。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14:43回應(0)2013日記

3/21, 星期四。

檢查日。因為檢查前至少要隔六小時空腹,設定了鬧鐘七點起床吃早餐。照例我又在鬧鐘響起前醒來,不管選了再輕柔的音樂,我就是沒法忍受被鬧鐘吵醒,一定會在之前醒來。(也因此非必要很不喜歡設鬧鐘),似乎我總是比當下的發生先跨半步,心裡盤算著等下的路怎麼走比較順?等會兒車要停哪裡?憂慮著還沒發生的事,或根本不會發生的事。若說人很難活在當下,總在擔憂未來或懊惱過去,我多半在擔憂未來(下個轉角會閃出什麼?)、比較少後悔過去。(的確從小就是個搞操煩的小孩)

做完腹部超音波跟胸部電腦斷層,簡單吃了點東西,還有時間,跟愛迪生去新山夢湖走走,陽光天應該會更美麗吧,天空灰灰暗暗的,可能前一天下雨的關係,路相當濕滑泥濘,沒爬新山,只繞湖走一走,本來想在湖邊喝杯咖啡,也許天氣不好、也許咖啡座看起來不太優(應該不怎麼好喝吧,給人這樣的感覺),我們晃晃隨便拍個照就走了,有趣的是,來玩耍的人似乎都沒人跑去喝咖啡,經營咖啡店的地主可能心裡很不是滋味吧。

晚上不餓但有點饞,跑去買藥燉排骨回家吃,這家是愛迪生以前下班回家路上順便去買宵夜回家吃的小店,有幾年沒去了,竟然還在。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14:19回應(0)2013日記

March 21,2013

3/20, 星期三

約好去找剛搬去新店的M玩。內湖從二高到新店很快,但我對新店很不熟,本來想用apple map找路,因為它有語音導航、開車方便。沒想到怎麼輸入完整地址(台灣新北市新店區...),它都找到中國江蘇省去,只好用google map趁等紅燈看一下路。

M事先跟我說可以停地下室的大潤發,我開進大潤發停車場看到要消費1000元抵停兩小時,先打電話給M,她下來時我說要把車移出去再一起去吃飯,她說之前朋友來停這裡好像也沒聽說有限制,我說有看到寫這樣,於是我們隨便買個小東西,把車開出去,開出來了才發現原來是假日才有此規定,平常人不多根本沒人在管,想來只要有消費就沒人管你停多久。

我們停在碧潭停車場,去吃傳統小吃,然後回M家喝紅茶吃甜點,我帶了一小塊兩個大男生做的布朗尼,裡面有據說浸泡在法國白蘭地3年的櫻桃,果然可口,我們一邊小口分食一邊聊天,M搬進這個家非常舒適,空間感很棒又通風,周邊生活機能好,跨過馬路就可以去碧潭散步爬山,真是可以安居的好地方。

她把我以前畫送她的油畫掛了出來,我完全忘了有這檔事,細看了一下,是啊,是我之前畫的。我們就這樣閒閒地聊天,聊彼此對人生工作生活的想法與打算(或沒有打算),離開前還用員工價買了她朋友進口的精油。

想想停車事件完全so me,神經質緊張兮兮,自以為是又固執,喜歡把簡單的事情搞得很複雜。但從M的反應裡感受到她真是個體貼的人。

真高興她有美好生活。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11:59回應(1)2013日記

3/18,19, 星期一、二

是不是要建立某種作息模式?手上有工作的時候,我多半一早出門到咖啡店工作到中午回家,下午或休閒玩耍或繼續工作不定,日子好像有某種下錨般的安穩感,不自由中偷閒特別有滋味。也沒在上班的S就曾跟我強調,日子有一定步調安排對她來說很重要,她早起,早餐一定找家咖啡店或看書或工作,總之不管手上有沒有工作,就是一種生活常規。這也是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被問我是否建立一定的生活routine,養小孩時被專家建議說養成一定的生活常規,會給小孩安定感,難道成年人也是?

工作進行時有一定的時間安排的確有幫助,其他的時間本來的想法是就隨興地生活,起床想去咖啡店吃早餐、或者在家吃(咖啡紅茶較好喝)、亦或者出門爬山、或者看書、看影集、看電影都可以,週一在家看書看影集,傍晚才出門上瑜珈課,週二則一時興起去爬康樂山,巧遇花期僅一天的巴西鳶尾花盛開,下山後在相當偏僻的地方,一邊看著手機上地圖,一邊找路回家,這樣隨意亂生活好像也不錯,但就是忍不住感覺「沒有去做的事」「沒有過的生活」好像比較有趣。

。。。。。

準備工作坊時看到「體驗經濟時代」又再版了,借了一本兩位作者當初在體驗經濟出版後接者出版的體驗真實,他們指出顧客真正的渴望是真實(authenticity,指能反映出他是怎樣的一個人),還建立了一個真實模組:
*初級產品(食品一類):真實性意指天然。
*商品:真實性意指原創性。
*服務:真實性意指獨特性。
*體驗:真實性建立在參照歷史文化傳統、共同記憶及渴望等等。
*轉化:真實性建立在產生的影響力。
單看這模組就知道要定義作者說的authenticity有多困難了,作者以這個模組繼續演繹說明在「真的真實」與「假的虛假」間如何遊走創造「假的真實」或「真的虛假」等等等等,越看越不明白他們在說什麼。
其實用實際的行銷案例去分析成敗這種後設的解釋也許根本是一廂情願,當事人的設想跟消費者的反應也許跟你分析的完全不一樣。
lost in words.

。。。。。

一直還在淘寶購物狂熱中。
先是狂熱購買戶外服飾,從排汗衣、快乾褲到gotex外套帽子、到軟殼衣軟殼褲買個不停,接著延伸到家飾品,然後又瘋狂購買春裝,正式的休閒的特殊材質的...非常能體會購物狂是怎樣的心情,一股巨大的佔有欲,汲汲於「擁有」所有眼中美好的東西。我經常長時間黏在ipad上逛街不知時光流逝,不知道為什麼消費如此有快感?從搜尋、找到標的、下手購買、等待收貨到實際收到貨品都興致高昂,但接著就消退了,「購買」跟「擁有」的快樂好像高於實際使用的樂趣,我持續觀察著這樣的自己。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10:52回應(0)2013日記

March 18,2013

3/17, 星期天

原來Emily Owens MD沒有被續約,收視率太差。很討厭喜歡的影集被腰斬,看完一季就沒下文了。(好懷念史蒂芬史匹柏的Terra喔)Emily的劇本寫得真好,但這種安靜內省式的獨白在廝殺激烈的電視網生存應該很不容易,收視率差也就算了,像good wife收視率不高但有固定喜歡的觀眾群,Emily Owens的女主角戲感不佳,雖然她是梅莉史翠普女兒,但我看了13集還沒感受到她有任何魅力,男主角也頗像花瓶,其他配角其實很不錯,可惜了一個好劇本。(人家都說她酷似其母,太青春感受不到,不像梅莉剛出道演法國中尉的女人就細膩複雜。原來她還拍了李安的taking woodstock,來找來看看。)

一邊在讀江國香織的「去愛吧!間宮兄弟」,很多幸福隱藏在不容易被看見的平凡生活裡,只有當事者點點滴滴品嚐著吧。正如陳雪在臉書寫著她跟早餐人要去吃大餐慶祝,終究還是在小店裡隨便吃,她在平淡的日常裡體會到,「生命本身就值得慶祝,踏實地去經歷它,就是慶祝。」

的確如此。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10:15回應(0)2013日記

March 17,2013

3/14~16, 星期四~六

很久沒到武陵。上次來約莫是懷孕七個月時跟愛迪生帶著兩隻狗出來旅行,還記得那時狗兒在寬闊草地奔跑的景象,當初的胎兒今年就要滿19歲了。

兩人自己來露營也是臨時起意,準備起來真是大費周章。少了可以分工的朋友,什麼都得自己準備。現在是武陵的桃花季,應該說果樹都開花了,但桃花種得最大片。當初想來看的紫藤花,除了文物館庭院裡一小架,武陵山莊中庭裡一整片粉紫蔓延,夢幻到不像真的。

山中無甲子,自己來露營,特別隨心所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手上似乎忙不完的營務,紮營、看風景、煮食、喝咖啡、看星星、走路、拍照、看花,一下三天就過去了,說不上來做了什麼事,就是簡單地生活著。

因為只有兩個人獨處,和愛迪生互動的模式被巨大地呈現眼前,突然理解我們兩人是多麼地自找麻煩啊,我們都無意識地當對方永遠的反對黨,不管他說些什麼,我發現自己永遠在試圖駁斥他(knock-down!),而他一直要向我證明他有多棒,多有價值,多有智慧,我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跟對方要認定。兩人小世界的互動其實也是與世界互動模式的縮影,突然理解到自己多麼費力在想要跟世界證明我是對的,想要掌控世事依照我的期望進行。

讓世界自由運轉吧,我在我的真實中輕鬆以對。

fortysomething發表於 樂多22:12回應(1)2013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