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11日 21:01

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眼睛的故事》(Histoire de l'oeil),by 伍軒宏

Story of the Eye

挑戰極限的愛慾

伍軒宏

   很多人知道巴塔耶Georges Bataille, 1897-1962是怪才。在熱鬧的巴黎文化圈,他的路數獨特,有別於戰後當時強勢的存在主義,為傅柯、德希達等下一代指出新路。他比前衛更前衛,顛覆主體性,追求極致經驗,不斷尋找超越界限的縫隙:搞神聖人類學(差點演出活人祭祀)、參與超現實主義運動(但跟布賀東決裂)、自創「普遍經濟」理論(超克「匱乏、累積」的經濟思想)、開出尼采新讀法(脫離黑格爾體系)、建構異質文化史、也創作爭議性的情色「極限文本」。 

   《眼睛的故事》(Histoire de l’oeil, 1928)是其中最早、最有名的,生田耕作日譯為《眼球譚》。情節大膽,講十六歲男女主角的激情與逸軌。敘述者說:「我只喜歡那些被歸類為骯髒的」,超越放蕩,歡慶蕩盡與過剩。前半段,故事包括在彼此身上撒尿、在死人身旁交歡等等露骨描寫。後半段,離開濱海家鄉,到西班牙之後,愛與死的交纏更強化,在暴力的鬥牛場展現。 

   女主角席夢娜享受用屁股把蛋壓碎的刺激,迷戀被屠鬥牛的睪丸,她讓「蛋」(oeuf)和「眼」(oeil)的聲音意義互相流轉。而西方思想裡,眼睛作為理性之光的隱喻,也被徹底顛覆。最後,席夢娜引誘、強暴、並和同伴一起勒死年輕神父,甚至挖出死者的眼睛來愛撫身體,還放進肛門和陰部,為巴塔耶著名的「太陽肛門」理論,做了最激烈的註腳。

   《眼睛的故事》故事簡短,意象卻極強烈。它的性愛描述,不見得能挑起情慾,反而會令人不安,因為「肛門裡的眼睛」移動符號象徵的位置,挑戰文明接受的極限,質疑意義的可能性。

   (原刊載於《自由時報》副刊,2005721,談「夢幻譯本」系列)


  • 您可能有興趣:

    On 圖圖歐拉(Amos Tutuola)《棕櫚酒鬼,以及他在死人鎮的死酒保》,by 伍軒宏
    讀:拜雅特(A.S. Byatt)《冰火同融》(Elementals),by 伍軒宏
    懸疑的瞬間
    知雄守雌的腹語冒險──評董啟章《學習年代》
    在卡夫卡主題酒吧,by 伍軒宏
    formosans 發表於樂多回應(22)引用(0)書評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8249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33001

    回應文章
    回應第一篇。玩起插頭香的遊戲。
    (把玩部落格的壞習慣帶過來....)

    恭喜開版。版面看起來清楚而明亮,
    希望可以帶來些許清新的氣息。
    | 檢舉 | Posted by 海倫 at 2006年9月14日 01:07
    是「眼睛的故事」回應第一篇。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9月14日 02:30
    沒想到眼睛也可以展開這麼刺激的想像力...
    (嘆為觀止中...)
    | 檢舉 | Posted by 567 at 2006年9月14日 12:49
    前二年金馬影展有放映過根據 Bataille
    的半自傳小說『我的母親』改編的電影。
    依莎貝雨蓓(Isabelle Huppert)主演。

    看完之後會覺得:Bataille能寫出這種小說
    那他如果有什麼離經叛道的舉措我都不會驚訝。

    那年因為內容實在太過驚世駭俗(會嗎?)
    進場前還得先填保證書,保證觀影後情緒和
    金馬執委會無關。真是夠了 ........

    附上Ma mère 的連結
    http://www.amazon.fr/Ma-m%e8re-Georges-Bataille/dp/2264036222/sr=1-1/qid=1158213095/ref=sr_1_1/171-3915416-1649033?ie=UTF8&s=books
    | 檢舉 | Posted by 海倫 at 2006年9月14日 14:09
    To 567:

    你最近對眼睛的事很有感觸......
    眼睛當然是西方文化中的中心意象/隱喻。
    只要看看最近的「魔戒」裡魔王的邪惡之眼,
    可知一二:魔王最精髓也是最無法分解的殘留,
    就是眼睛。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9月14日 20:41
    To 海倫:

    「眼睛的故事」也有電影,但評價好像不佳。
    要改編「異質文本」要有體悟,要有本領。最近改編
    的Tristram Shandy電影版就超好笑,在不忠實裡──
    還是不忠實。那就是Tristram Shandy:一場大玩笑。
    (金馬影展要放,不要錯過!)

    Bataille 的「我母親」也是不得了的recit。
    要論驚世駭俗,達達與超現實都是小case,
    Bataille 是獨立品牌。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9月14日 20:52
    我沒看過『眼睛的故事』的電影,
    不過就『我的母親』而言,
    電影還算可以接受。
    印象所及,Huppert演的不錯,
    慾望不停在她身上和周邊之人身上流轉。

    觀影時,我大部分的注意力是放在Huppert身上。
    結尾很有Bataille的味道。

    恩,基本上我對那年金馬執委會處理這片的態度
    很有意見。限場次兼簽切結書。
    搞的一副像看pornography一樣。
    拜託,Bataille的東西並不是pornography好嘛。

    (我好像在學校上法文課時也把這件事提出來批一批。)
    所以才會有樓上那種針對金馬執委會對『驚世駭俗』標準的質疑。
    | 檢舉 | Posted by 海倫 at 2006年9月15日 01:00
    果然是正直,有批判精神的海倫!

    Huppert 演了不少承載欲望的角色,
    有點難以想像那是如何啟動的。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9月15日 05:12
    Ma mere 如譯成「我母」(用台語發音),很不錯!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9月15日 05:14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apigg&b=50&f=1157801345&p=88

    無意間看到日本皇居外的二重橋,又名眼鏡橋,
    當下竟有一種非常不安、可怖的感覺。
    心態上毫無準備的那一剎那看到照片,像是ET眼睛的放大版,
    不停瞪視著我,水面之下仿若有什麼東西要蠢蠢欲動的跑出來。

    看到的不是預期中的眼睛,反倒是自己認知中感覺怪異、極想避開的眼睛。
    只能用一整個驚嚇(シヨツク,shokku)來形容。

    我為什麼沒事會覺得水面之下有東西呢?
    | 檢舉 | Posted by 海倫 at 2006年9月25日 11:55
    我買到Ma mere了!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9月30日 14:48
    收到了嗎?
    看完後覺得如何呢?
    | 檢舉 | Posted by 海倫 at 2006年10月1日 10:53
    下週會收到,再報告。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10月1日 13:47
    金馬老這樣
    很久以前我去看Kubrick的「發條橘子」
    記得也是要簽切結書之類的東西
    還記得那場是很晚的晚上,其實這樣也挺有趣,有種祕密集會的感覺
    好像大家都是很懂的人一樣

    去年金馬的大衛科能堡馬拉松,午夜12點到清晨6點
    Dead Ringers, The Brood, The Scanners
    很可惜沒有恭逢盛宴
    不知道要不要也簽切結書...
    | 檢舉 | Posted by Solipcist at 2006年10月6日 10:51
    抱歉寫錯了
    有科能堡馬拉松的是今年的台北電影節
    | 檢舉 | Posted by Solipcist at 2006年10月6日 10:54
    Ma mere 的電影似乎沒有發揮Bataille
    想要探索的逸軌問題,太軟調。也許那是因為
    在B寫小說時,逸軌和「有欲望的母親」是值得
    探討的,但到了21世紀??或者,B 的小說
    本來就不算成功。寫完了嗎?是未完手稿,
    結局不明;所以導演才自己發展。
    我要再想想。

    演Hansi的Emma de Caunes算是比較值得注意的。
    (她會出現在The Science of Sleep 中。)

    把場景放在Canary Islands,佐以「性旅遊」
    等「娛樂休閒產業」背景,令人想起Houllebecq
    小說Platform,以及Alex Garland 的 The
    Beach,當然,還有J.G. Ballard 好幾部作品。
    顯然,「休閒導向的歐洲未來」是歐洲重大的
    社會問題,和人文危機。

    也許應該讓柯能堡去導Ma mere。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10月8日 02:55
    在網路上趴趴走的結果又看到一則有趣的消息。

    http://www.popsubculture.com/pop/bio_project/georges_bataille.html

    往下拉到最後會發現原來Björk也跟 Bataille有過交會。
    | 檢舉 | Posted by 海倫 at 2006年11月12日 15:26
    除了Björk 的關連之外,還有哪些有趣?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11月13日 00:10
    沒有了。

    當下就覺得這二個人的交會有點有趣。
    然後發現我無意間買的Björk's Debut那張專輯有收那首歌。

    就這樣子......
    | 檢舉 | Posted by 海倫 at 2006年11月19日 16:45
    能從那裡得知Björk 有某種Bataille
    性質,也很值得。聽那首歌已經十幾年,
    卻沒有注意此關連。

    謝了。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6年11月20日 00:51
    板主您好

    很高興看到您的文字

    眼睛的故事有個中譯本 收在「愛華達夫人以及其他」
    什麼出版社倒忘了
    手邊的是當年從圖書館拿出來全本影印的影本

    很喜歡呢

    希望能多看到您的文字以及對書的討論
    | 檢舉 | Posted by homunkulus at 2007年10月8日 04:28
    To homunkulus:

    好名字!

    歡迎來到象神海岸。

    感謝你的資訊,有機會會去查。
    之前也曾聽說過有中譯本存在,但已經絕版;
    因為懶,所以沒去找找看譯得如何。
    當初寫在「夢幻譯本」系列裡,意在provoke。

    嗯,我去找來對對看好了,如果找得到,
    但目前只能對英譯。

    看你真的很喜歡《眼睛的故事》的樣子,替你高興。
    巴塔耶文本中,jouissance 比 plaisir 多。

    謝謝你的鼓勵,
    也期待你的文字...
    | 檢舉 | Posted by formosans at 2007年10月8日 1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