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1日 23:14

[日劇] 2013冬季日劇:沙希 ( 完 )



片名:沙希
原名:サキ
英文:Saki
首播:富士 KTV / 2013-01-08 週二
編劇:渡邊千穗
導演:今井和久
主演:仲間由紀恵 / 三浦翔平 / 內田有紀 / 莊野崎謙 / 黒川芽以 / 鐮苅健太 / 萩原聖人 / 石黑英雄 / 高嶋政伸
官網:http://www.ktv.jp/saki/

簡介: 「美麗鄰人」第二部,網濱沙希憑藉著天使般的笑容和認真的工作態度深得醫院同仁信賴,如今惡女歸來!
開始

「週刊SPICE」上最近刊登了一篇「棄嬰保護艙的光明與黑暗」引起眾大迴響,菜鳥記者新田隼人在裡面穿插了屬於自己的故事:

「我有一個姐姐,但是我從來沒見過她,不僅如此,我是在六年前母親的葬禮才知道她的存在,在我出生前,經營工廠失敗的父母把她遺棄在一家醫院門口,他們拋棄了姐姐。出生不久的嬰兒,在雪花紛飛的柏油路上,究竟可以支撐多久呢?」,他後來找過姐姐,卻一直沒能找到,內心不禁要想,那個時候如果有「棄嬰保護艙」就好了。

攔在路上的是網濱沙希:「我,是你的姐姐!」,留在嬰兒身上的護身符藏有二張摺的很小的萬元鈔,日期、特徵都能對上,突如其來讓隼人一時失去真實感。沙希目前在港南綜合醫院小兒科當護士。



突然一位男性激動的衝向沙希,隼人連忙拉開,還因此受傷;後來沙希解釋對方是她醫院以前的病人,不知道為什麼慢慢變成了跟蹤狂,因為沙希不想報警,所以隼人提起可以介紹律師野村康介以提供進一步咨詢。

隔天,沒有預約的沙希以「我和隼人是親戚」得到見面的機會,野村的厚厚的舊記事本攤在桌上,他說自己喜歡看電影,對同事謠傳他是同性戀的事並不多做解釋,因為:「我一向不在意別人!」。

沒多久,跟蹤狂的事就真的結束了,只餘報紙一角新聞:31 歲的 IT 公司董事長中川肇跳樓自殺身亡。沙希特地買了一瓶 31 年份的紅酒紀念,一個人吃著牛排、喝著紅酒,優雅安靜的渡過這一刻。



一個人住在頂樓公寓,沙希有一個秘密房間,兩邊書櫃擺滿了關於烹飪料理技術、神經生理學、心理學各式各樣的書籍,還有一人份享受的白色搖椅

這天,她在咖啡廳遇見律師,野村以不收受客戶的禮物、喜歡有紀念性質的舊記事本為由,拒絕她送的新記事本,沙希轉用尖銳的言詞打破了他的心防:「野村律師也要小心啊!小心變成跟蹤狂。」



「畢竟只有一紙之隔,不是說優點就是缺點嗎?愛惜舊物是因為人執著,聽說你是想保護弱者才成為律師的,這也可以視為是想炫耀自己的存在價值吧?還有自我意識過剩,不在乎周圍人評價的隨性,換句話說就是以自我為中心之所以注重規則,是因為害怕不這樣做就會觸犯禁忌,所以導致自我束縛。

「對不起,我對你確實一無所知,如果想要多了解的心情代替戀愛開端的話,那我已經對你 ...」,沙希轉身離去,在陽光下露出淡淡微笑。桌上留下一本「注目!冬日電影新作」的雜誌。

心得:何必猜疑,為什麼不用 DNA 鑑定?沙希簡直是「惡之教典」的翻版。

CH2,禁斷之戀

電話給隼人,沙希說今天會提早下班,所以想親自下廚做菜給他吃。兩人先一起去超市買食材,然後再到隼人家準備拜祭父母,切菜時沙希說不想別人說三道四,所以希望姐弟關係先不要告訴別人。沙希:「今後在別人面前就說我們是親戚吧!」。

滿桌豐盛,吃到一半時,隼人的女友野中百合香因為不放心,所以特別繞過來看,沙希待她溫柔有禮,只是說到她是獨生女時,「妳一個人就獨佔了父母的愛吧!」,語氣讓百合香大吃一驚。



一個叫「祐樹」的人不斷用打電話給野村康介,讓他整個人煩躁不堪,偶然間翻開沙希留下的電影雜誌,發現上面有用紅筆圈起來的電影場次,果然在 19 號當天電影院外面「偶遇」沙希。

約去吃飯,本來目的是想澄清,自己絕對不會變成「跟蹤狂」,用餐時沙希突來一句:「有什麼辦法可以讓人忘記無法斬斷的思戀呢?你也正身陷無法實現的戀情嗎?還是以前有過?你有過為那個人死也甘心的想法嗎?」,逼得野村坐立難安,等他從廁所回來,沙希就接著自問自答:「其實我明白的,忘卻無法斬斷思戀的方法,就是展開一段新戀情



接著喝酒續攤,野村已經半茫,沙希:「我今晚能住你家嗎?」,看著目瞪口呆的對方,「不行嗎?我能去嗎?太好了!」,打電話邀隼人一起過來,結果隼人因為出狗仔任務,無法回應。

沙希把酒醉的野村送回家,偷偷檢視他的抽屜,發現了一疊照片,其中一張結婚照,右下角寫著「祐樹的結婚典禮」,加上手機顯示來電姓名,讓沙希恍有所覺,這就是「無法實現的戀情」,只是不知道戀人是照片中那一位?沙希脫下了衣服,鑽入了野村的被窩。



隔天一早醒來,野村無法想起昨夜發生了什麼,只得不斷道歉,匆匆趕去上班。沙希藉口要洗頭髮,一個人留了下來,再次端詳那疊照片時,突然有人敲門,門外女子正是照片中人,她自稱是野村康介的妹妹:「我叫祐樹。」,迷霧漸漸清晰了。 

CH3,步步驚心

來人是野村律師的妹妹祐樹,沙希從她口中套出不少往事,原來他們父母早亡、所以一直是兄代父職,尤其是考高中時曾經一起準備考試,如今 17 年過去了,野村最珍惜的記事本就是她送的禮物,慢慢還說到最近想離婚的事,對沙希而言,這都是最適合打破心防缺口的武器。

後來在餐廳吃飯時,沙希複製了祐樹的故事,慢慢讓野村融入了同樣情境,接著說到妹妹離婚的事:「因為她會拿她的丈夫跟你比啊!現在的丈夫不是命中注定的,命中注定的應該另有其人,野村先生,你有跟你妹妹好好聊過嗎?你要做她堅實的後盾啊!畢竟你們是唯一的親人」



對吧!哥哥」,讓野村一度失神。煩躁的野村以 2010 年的 Redialto 紅酒邀請沙希回家,再度滾了床單,沙希趁他熟睡時,翻開了記事本,幫他選定了日子:「下周末。」

為了幫沙希慶祝 33 歲生日,隼人特地找了上司濱田直美 ( 內田有紀 飾 ) 幫忙挑了一雙紅手套當禮物,回程時看見沙希跟野村在一起時,不由自主露出異樣。生日當天,特別佈置了場地跟蛋糕,沒想到沙希只待了一會,因為她八點跟野村有約,確認了兩人正在交往的事實。百合香過來找男友,隼人說姐姐很高興的戴上紅手套去約會了,只是百合香感到有點奇怪,因為剛剛在路邊明明沒看到沙希有戴手套。



紅酒歡宴,野村找了一瓶 1980 年、沙希出生年份的紅酒當禮物,沒想到沙希也回送了一份禮物,盡管野村 11月 的生日還遠遠沒到,沙希:「野村律師出生的 1973 年紅酒也馬上可以喝到了」,禮物是一隻鋼筆

每當我想拋棄痛苦的感情時,它都會發揮巨大作用,人生在世,誰都會有痛苦的時候吧,絕不想被人知道,也不能被人知道的私密感情!要是懷有這種情感,會傷害到無辜的人吧!所以我會寫信,因為無法傳達的思念而變得痛苦,把自己的心情寫進信裏,然後絕不給任何人看,傾吐之後,就會感到暢快淋灕。野村律師,要不要也試著寫寫看?」



當晚,野村做了妹妹婚禮的夢,夢中祐樹親口承認喜歡哥哥,還當場親吻了他。早餐桌上,沙希:「你是因為不想去吧?結婚典禮,祐樹的,你不想跟她一起走紅毯,所以才故意遲到的吧?」,嚇得野村一臉驚慌。

打電話給祐樹,謊稱野村打算下周末要在「伊豆」跟她碰面,如此一來,她主導的這戲碼就可以上演了,「好期待!」

CH4,毀滅

沙希不請自來得到了野村的歡迎,她鼓勵野村要活得自由:「你有忠於自己的內心坦率的活著嗎?只要一寫信,就能在那個世界獲得完全的自由,世界、社會、秩序、別人的眼光都與己無關,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人,反正也沒人看,全部宣洩出來就好了,自由是最大的幸福,不自由是最大的不幸!」,

約好周末伊豆旅行,這次過夜的獎品是一把鑰匙。



知道姐姐取消約會跟他共享晚餐,讓隼人非常高興,只是沒想到女友百合香為了給他驚喜,竟然也出現在沙希家,讓他感到幾分失望,回家路上被百合香說破心事、還吵了一架。

趁著周五提早下班,沙希檢查野村的房間,這次果然找到他在信紙上寫的秘密。隔天一早驅車伊豆,在海邊停下時,沙希:「再見了!野村先生,我們就在這裡分手吧,你自己一個人去飯店,因為有人在那等你,那個深藏在你心底,深愛你的人!那個人只會人是祐樹吧!」,



「世人的眼光跟倫理都無所謂,深愛一個人是一件美好的事,我已經把你寫的那封信交給她了,所謂秩序只是人類社會的場面話,真正重要的事只有一件,不在於你是否被社會接納,而是她是否接受你的心意!如果她能接受,就不再是禁忌,快點去她那邊吧!」

當野村一個人開車前進時,看見帶著行李、在路邊招手的祐樹心裡那道關卡還是邁不過去,直接轉向回頭,接著消失在懸崖邊。看著車內空無一人,沙希把他家的鑰匙拋向海中,本來想撕掉那封信,最後還是保留了下來,回程取了那瓶 1973 年的紅酒,吃著倒數第四塊牛排,慶祝又完結了一個目標。



「周刊 Spice」的濱田得知野村自殺,驚訝的不得了,隼人連忙衝向醫院,要把這個消息告訴正上班的沙希,沙希的反應如常:「他明明可以選擇繼續活著的,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書店裏,沙希假藉挑選遊戲當禮物,遺下一隻紅手套,本田典史正是下一個目標。

CH5,獵物

野村律師的死引起了「周刊 SPICE」記者濱田直美的強烈質疑,想調查卻苦無半點線索;沙希把他的死亡原因歸究於「兄妹戀」,讓隼人不寒而慄,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也身懷這種毀滅因子

在「日整空調管理空調」公司,本田典史在工作上備受同事們冷遇,沙希再次製造「巧遇」,交換了彼此的電話號碼,以修理空調為由,請他上門,並親手以晚餐招待,讓本田一時受寵若驚。

隼人意外在同事的桌上發現中川肇自殺的新聞,加上野村最近的自殺事件,發現一連二個跟沙希有關的人都陸續喪生,不禁讓他也疑神疑鬼起來。

CH6,獨一無二

本田受到沙希鼓勵,開始在工作上積極應對,沒想到反遭同事妒恨,下班後被圍攻痛毆,讓他有了自暴自棄的念頭,帶著傷口離開時,在街上遇見沙希,沙希:「一定有很多事是非你不可,現在的你因為被周圍的人壓制,才會覺得自己一無是處,但是事實不是這樣,只是周圍的人沒意識到你的價值而已,在這世上,你是獨一無二的!」,再次受到強烈鼓勵,本田決定重新振作,隔日穿著時尚新裝上班,引來同事、上司注目。

沒想到他的積極態度再度被同事取笑,同事說他在下一波裁員名單,這終於引起本田的極度憤怒跟反擊,當場拿工具重擊對方,辦公室頓成血腥之地

紅酒少年和繁的身份揭曉,他是「港南綜合醫院」理事長須藤繁之( 高嶋政伸 飾 ) 的兒子!沙希送了草莓蛋糕致意,並帶回了一瓶 1981 年份的紅酒,正是為了紀念本田典史的正式墜落。

跟姐姐沙希共餐,結果隼人喝酒過量,醒來時卻在一家賓館,幸好雙方都穿著衣服,沙希:「是你說要進來的啊,你不記得了嗎?畢竟你喝醉了麼,要一起睡嗎?」,沙希的話一再突破隼人心防,讓他難以適從。 

CH7,事已過三

一早從賓館回到家,沙希慢條斯理回了本田典史電話,還用住院小男孩的故事鼓勵、暗示他:「他說不會依靠任何人,要一個人努力」,讓躲藏中的本田毅然下了決定,刪除了所有通話記錄後,不管衣服上沾染風乾血跡,明目張膽現身在大街上,很快就被警察逮捕。

從冰箱中拿出倒數第三塊牛排,沙希親自小火慢煎,優雅的喝著 1981 年份的紅酒,儀式似的吃了起來。



過往慢慢揭了開來,2000 年沙希無意間從父母口中得知她是被放在醫院外的棄嬰,找到了折藏在「御守」裏的二張萬元紙鈔,還有一張寫了「她叫沙希,拜託了!」的紙條,沙希經由線索在 2002 年找到生母明美;2007 年 2 月時兩人約好見面,沒想到卻親眼看到母親在路中倒下,那是最後一面。沙希:「她是被人殺害的!

「港南綜合醫院」理事長須藤繁之被沙希問是否介意「有年齡差距的戀愛」,一時心猿意馬起來,沙希:「在我夢裡,你是沒有鬍鬚的,顯得更加生氣勃勃、很有魅力!」。當紅酒少年和繁帶著預定的女友沙希回家見家長時,剛剃完鬍子、下樓的須藤繁之完全被震驚了!



隼人從「日整空調管理空調」公司的女職員浦田道子口中,得知本田之所以怒起殺人,是因為最近被某位女性朋友鼓勵,猶如按下了「關關」,直接找上沙希質問,因為環繞在姐姐身上的兇案已有三件!隼人:「請告訴我真相,我會跟妳一起承受!因為我們是姐弟啊!」,

沙希笑了起來:「你不是我弟弟,我們是陌生人,你一直想見姐姐的吧?那我就做你的姐姐好了,真開心啊!姐弟 Cosplay ,你也很開心吧?當我說沒有怨恨你們的時候,你是希望聽到我這麼說的吧?一看到這種相信血親的人,我就覺得噁心!」 

CH8,兇手是五個男人

被沙希一番半真半假的話轟得六神無主,隼人隔天就用簡訊請假,一個人去靜岡縣調查,他來到網濱醫院,從網濱泰之口中得知沙希十年前曾在孤兒院當義工,接著來到「清水兒童之家」,發現工作人員口中的沙希小時候過得很苦,一直得不到母親的寵愛,所以才會在兒童之家當志願者,因為她立志 「將來想做能幫到孩子的工作」。



須藤惠認為沙希的年紀並不適合兒子,特地去醫院找她聊天,沒想到沙希反而先說了一個故事,「有個年紀比我大的女性朋友,她最近離婚了;當初比她年紀很小的男人結婚,過得很幸福,可是她老公卻又找了年輕的女人,甚至還有了孩子,她和她老公之間沒有孩子,於是就離了婚」,話題一轉,「年齡的差距讓我有點徘徊不定,畢竟我比他大十歲」,

你覺得那個橫刀奪愛的年輕太太會幸福嗎?是個為了婦拋棄妻子的男人哦,即便覺得自己贏了幸福,但從得到丈夫那一刻開始,就開始擔心自己是否某天也會被拋棄,開始因為一點小事就懷疑丈夫,無法從心底相信他,甚至做出親手毀掉幸福的事,那樣非常不幸吧?」,這正說中「惠姨」的心病,當初她就是因為懷了和繁,才讓須藤繁之拋棄了年紀比較大的前妻!須藤惠的確非常不安。



再次被邀請上須藤家晚餐,說到了和繁右手的疤,原來這是六年前不懂事、因為偷東西,逃跑時從台階上摔下來的痕跡,當時頭破血流被救護車送去醫院,沙希閃了一下神,六年前的那個時間點對她別有意義。外面突然下起大雨,沙希被留住在客房過夜。

半夜,沙希凝視著須藤一家三口和樂的合照,遇到剛好起床的須藤繁之,沙希邀請一起喝酒,不料理事長拒絕了誘惑:「被內人誤會就不好了。」,沙希:「明天就是我母親的忌日,母親是六年前的 2 月 28 日去世的,一年前的 2 月 28 日你在做什麼?我一個人在家自己做飯吃。兩年前剛好在值夜班,三年前去看了母親以前住的家,四年前去掃墓了,五年前不想待日本,就出國旅行了,六年前,我去見了母親」

「理事長,六年前的那一天你在做什麼呢?我母親,是被五個男人殺害的,雖然大家可能都忘了,晚安。」



一大早,須藤惠就送沙希離開,沙希又提到那個女性朋友的事,「我不認為奪我朋友所愛的那個女人是個討厭的人,我甚至覺得她很誠實,我認為這不該受到指責,如果丈夫的心已不在她身上,就算繼續婚姻生活,他前妻也不會幸福的吧。」,這番話再次觸動須藤惠,讓她流淚不已,她感謝沙希的「諒解」,改變了對她的看法,道別時,須藤惠:「謝謝,下次再來玩啊!」

在沙發上認真思索之後,須藤繁之說沙希並不適合,要求兒子跟她分手,不料此舉卻引來妻兒的雙雙反彈。

「周刊 SPICE」收到中川肇前未婚妻前澤梨沙的投書並約談,加上「日整空調管理空調」女職員浦田道子的印象口述,慢慢逼近了事實,神探濱田直美發現了二個案件的共同點:「是同一個護士!」 

戀愛經驗少? 仲間由紀惠演不出惡女 【世界日報╱娛樂新聞組 2013.03.04】
    
新浪娛樂引述「朝日藝能PLUS」雜誌爆料稱,女星仲間由紀惠與島谷瞳同居,仲間由紀惠主演日劇「沙希」收視率差不為別的,只因為她男性經驗不足

據報導,仲間由紀惠在主演日劇「沙希」中再度飾演惡女,首播兩集還保持在11%以上的收視率,可是從第三集開始就直接跌至個位數,一直低空飛行。據「朝日藝能PLUS」調查發現,除了製作方的問題,仲間由紀惠自身也存在問題。

報導指出,仲間由紀惠是繼「美麗鄰人」之後再次演壞女人,而且她的目標不再是女人,而是直接針對男人,只要被她盯上的男人,絕對逃不出她的手掌心。可是對於這個角色,仲間由紀惠顯得有點魄力不足。

據一位電視台相關人稱:「她從出道之後,一直是走清純派女星路線,所屬事務所對她重點培養,當然也禁止她戀愛,所以當她和合作大河劇「功名十字路」的上川隆也傳出熱戀緋聞時,事務所幹部大為惱火,還找到了寫報導的記者。雖然以前她也和田中哲司傳出過緋聞,可是畢竟戀愛經驗太少,就是演惡女也演不出那種邪惡和性感。」

我覺得這個新聞純粹是馬後砲,沙希的角色演的其實不錯,及格以上。 

CH9,珍珠耳環

隼人想從舊相簿找出線索,結果發現母親常在院子裏栽種的花叫「鑽石百合」,跟沙希公寓大廳花瓶裏的花一樣,花語是「期待下次見面」。還從理事長口中得知沙希竟然說母親並非因心臟衰竭而死,而是被五個男人殺害。



醫院裏,須藤惠特地帶了薰衣草做的花草茶送給沙希,沙希:「薰衣草的花語是『疑惑』,惠姨,不要把白色染成黑色了,妳現在跟理事長的關係是純白的,純白裏滴上一點黑色,慢慢散開,就會變成灰色,一旦變成灰色,每次發生什麼事,就會有黑點落下,這樣一來灰色就會變深,漸漸變成黑色,那怕只有一次變成灰色,就再也無法變白了相信一個人不是簡單的事。所以,信任才這麼重要。」

這天,沙希戴上一對珍珠耳環上班,回家時耳環卻只剩下一隻。

本來約好隔天見面,沙希以感冒為由請假,驚動了須藤父子,當須藤繁之帶著感冒藥跟食物上門探病,不料紅酒少年和繁也正好按了樓下電鈴,嚇得繁之不敢開門。匆匆逃離時,卻還是落入吃醋的和繁眼中,讓他有了深深誤會。



在家整理衣物時,須藤惠發現丈夫西裝外套藏了一隻女人的珍珠耳環,當面用沙希教她的話來質問須藤繁之,還氣得把耳環丟進花草茶裏,理事長認出耳環是沙希所有,看著變得神經質的妻子,百口莫辯的他揮落玻璃杯,驚嚇的奪門而出!

「周刊 SPICE」的濱田直美從祐樹口中得知沙希是「護士」,把最後嫌疑集中在沙希身上,夥同隼人上門,

沙希:「把我帶去警局怎麼樣?調查我也沒關係,反正沒有任何證據,所以我沒有任何罪。」
濱田:「沒有證據跟沒有罪是兩回事,我一定要揭發妳所犯的罪行!」
沙希:「請便。」

CH10,復仇倒數

須藤和繁一早就急忙忙的來醫院找沙希,要問清昨夜看見父親從公寓離開的事,沙希說理事長是以「男人」的眼光來看她,半真半假的誘導紅酒少年進入心理誤區,果然和繁回家一進門就奉送一拳給自己的父親,須藤繁之百口莫辯,也讓須藤惠得知珍珠耳環的主人,正是「沙希」 !

瘋狂因子啟動,這次是須藤惠前往沙希公寓,狂按電鈴、敲開了門、拿菜刀追殺沙希,沙希:「妳真是精力充沛!我對妳老公沒有任何想法,回歸真實的妳吧,能給妳幸福的人是誰?什麼才是幸福?好好想想!」。



隔天一早,餐桌旁的「惠姨」竟然心情愉快的跟沙希吃起早餐:「認識妳真是太好了!」,昨夜的暴怒早已消失無蹤。

沙希去取酒,要離開時遇見了和繁,和繁說他離家出走了,還會跟父親斷絕關係,希望兩人能繼續在一起,沙希把上次塞在信箱的鑽戒還給了他:「你就是個傻瓜!」。二瓶紅酒的年份分別是 1989 年跟 1987年,回到家的沙希取出倒數第二塊牛排,撒上鹽、細心磨碎胡椒,慢慢把牛排煎熟,這次配的是 1989 年的紅酒,因為這一年須藤家誕生了新生命:「這是給那對夫妻和那個孩子三個人的祝福。」



另一方面,理事長下班回到家,面對的是空無一人的冷清,沒有往昔熱騰騰的飯菜,桌上遺留的信封是蓋好章的「離婚申請書」,一個人喝完酒、吃完晚餐的他突然勃然大怒,把周遭家俱都砸碎,接著用汽油燒起了照片,眼看烈火熊熊 ......

追查線索,新田明美六年前因「心肌衰竭」而死,當天也正是祐樹的婚禮,而野村律師卻因為「有一定要先在家完成的工作」遲到,慢慢的隼人逼進了另一個真相,他用手機留言給沙希:「姐姐,妳是知道的吧?媽媽,是我殺死的 ......」。



在 1987 年份紅酒旁,放置的是一瓶無色透明毒藥,最後一位復仇對象,瞄準的赫然是弟弟隼人

PS:猜一下,隼人的母親因為難產生下隼人,導致心臟雪上加霜。

CH11,回憶

隼人衝進火場救出了須藤繁之,緊急送到醫院,卻仍問不出源由,只喚起了他的夢靨;此時沙希來電邀他,一進門,沙希就直接問他為什麼說殺了媽媽,原來隼人曾經接受新田明美腎臟移植,所以導致原本心臟就不好的她,承受能力變得更差。



沙希:「你對家人的快樂回憶,是不是有好多?這全是建立在我的不幸之上的!都是如此,我見你就是想說這些。媽媽在最後的最後說了一句話,我絕不會告訴你。」,桌上是最後一塊牛排,還有二杯紅酒,其中一杯加進了毒藥,「你很狡滑,和爸媽生活在一起是理所當然的,不用選擇,一生下來就輕易到手,所以這次由你來選,你要那杯?」,



隼人這才知道對他而言是普通的生活,是在姐姐的不幸下同時存在的,隼人隨手選了有毒的那杯紅酒:「我什麼都做不了,對不起!」,正要喝下時,終究心軟的沙希站起來撥掉杯子,紅酒灑了一地,兩人都淚流滿面,沙希:「竟然當真了,裝什麼好人,出去!」。

把隼人趕走,慢慢公寓被清空、沙希辭職,消失在眾人眼中。



一年後,隼人拜祭完母親,心血來潮的他跟女友繞到昔日的工廠舊房子,突然看見裡面有一疊信,這是沙希寫下跟弟弟相認的點滴過程,隼人立刻衝到外面想找人,可是最後只在事故現場附近,發現一束遺留下來的「鑽石百合」。

拜祭完母親的沙希,正回想七年前跟母親第一次正式見面的過程,沒想到親眼看到的卻最後一面,當母親在眼前倒下,她跟著上了救護車,第一個擋路的是拿著筆記電腦走路入迷的中川肇,接著是戴著耳機、充耳不聞的本田典史,接下來是婚禮當天跟妹妹講電話,匆忙把車子停在巷弄間的野村康介,還有為了兒子事故,而逼迫換醫院的須藤一家,正是因為他們耽誤了時間,導致母親來不及急救



慢慢來到公園,挺著大肚子的沙希:「是男孩,名字也已經取好了」,就叫隼人

PS

(1)根據時間差,這部「沙希」應該是「美麗鄰人」的前傳。
(2)孩子的父親是誰?

  • blue6232 發表於樂多回應(2)引用(0)Drama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5 │累計人次:25921 │標籤:仲間由紀惠,美麗鄰人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21289102
    回應文章
    我猜孩子的爹是野村
    ---------------------------------------------
    版主回覆:
    本來我想也會是野村,但是時間整整過了一年,沙希總不可能懷胎超過 12 個月還沒生吧?
    | 檢舉 | Posted by Storylover at 2013年3月23日 12:16
    你好,
    剛重看了在美麗的隣人中最終話 3:31分左右有問到隼人是否沙希和前夫的孩子。

    前夫:是。

    應該是那一年間認識了那位前夫吧。^_^
    | 檢舉 | Posted by lavander at 2013年4月23日 0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