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文字能訴說

  • 關於不急

    等待身體讓身體慢慢好,這樣的時間要等,尤以在明白這夾雜欲吐不快的痰與包覆在那些說與不說繭縛裡的巨咳與困頓。即將過去的這一個冬日,幾乎是在病識裡求生,那些失眠、哀傷、未能察覺的遮掩與隱藏,碎落一地的小獸。  迂迴,若身體是丈量萬物的...

    詳細內容

  • 撩人

    在最近火紅的「練習生」節目中,看到大女孩教十幾二十的男孩,如何舞出性感。拿現在流行的話語就是「撩妹」,真是有趣。 想起一句老話,「越不理人越撩人」,又套句現代話,就是「高冷」!仔細想想,以不理人來撩人,首要條件是長相不錯吧!或者醜...

    詳細內容

  • 非意外

    夢見C之後持續心神不寧了一週左右,夢境好像從來也沒那麼清晰過,光是回想陰鬱就瀑布般重重落下。仍舊一次次追問著,如果愛我怎麼能忍心傷害我又漠然地看我死去,這可能是我對這段感情最深的叩問了吧?夢醒後抱著男友泫然欲泣,嚷著自己真是個糟糕...

    詳細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