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18,2018 23:25

母親成長的故事(二)新莊泉記行的工作


(2018年1月,母親重回新莊菜市場,現在已經改建的原來泉記行老位置處合影)

母親黃阿勉是民國29年出生,就讀沙崙國小時,是民國三十五年九月,老師都是外省腔調的中年中國籍老師,讀了一年不到,就學校停課了將近一年,母親說,後來有村人來逐戶鼓吹家長請大家回去上學,母親才回去學校重新就讀,不過很多同村的同學都沒有回去就讀,就一輩子不認識字了。我推測,很有可能是民國36年時所發生的二二八事件,讓學校停課,不知是否有教職員涉入導致學校停課,還是當時是一個全國性的普遍狀況,還尚待進一步查證。

母親在沙崙國小畢業之後,幾乎是沒有休息,隔兩天馬上就到大姊王氏桂(從母姓)與大姊夫徐慶輝在新莊媽祖宮對面的菜市場上開設的「泉記行」工作。大姊夫徐慶輝的父親最早是在新莊市場擺攤賣豬肉,後來徐慶輝嘗試在攤位上加賣一些罐頭南北貨,後來生意越來越好,就專營雜貨,品項之多,各種進口或本產罐頭、醬料,雞蛋、米、糖、麵粉、魷魚、干貝等南北雜貨,簡直就是現在的超市,與隔壁攤買水果與餅乾糖果的阿水伯,是並列新莊菜市場名氣最大的兩家店鋪。


(2018年1月,母親重回新莊老街上大阿姨的住處合影,該住處目前出租給他人使用)

母親每天早上從大阿姨在新莊老街的住家,走路兩三分鐘第一個到店面,六點準時開門,一個人要把七片沉重的木門卸下來,後來變成十三片木門,一直到晚上十一點結束營業收店之後,才能回去休息。在中間午餐與晚餐的空檔,還要擔任奶媽的工作,負責幫忙照顧大阿姨的七個小孩(三男四女),難怪母親說,他常常在顧店,去上廁所時,在廁所睡著。不過雜貨店分工很細,三餐做飯與洗衣服都另有專人負責,所以母親ㄧ直到結婚前,從來沒洗衣煮飯過。

母親的心算能力與記憶力非常好,是在泉記行顧店時訓練出來的。每一個品項的價格都瞭如指掌,面對川流不息的顧客,手腳俐落還要心思敏捷,例如麵粉一斤18元,客人說要買五十元,必須立即心算算出要秤多少斤兩。由於當時都用紙袋包裝,因此,在下午三四點比較沒有客人的空檔,一邊背後背著大阿姨的小孩,一邊還要黏紙袋來囤放,簡直是一刻都不得閒。由於晚上還是會有人來買香菸,因此母親必須要顧店到十一點,才能收攤關門。

泉記行當時吸引了新莊本地之外,連泰山、林口的廠家都會來採購。像新莊附近當時有很多像安平、勤益、信華等紡織廠,這些紡織廠的老闆都是原本在上海,隨著國民政府來台。母親說,當時這些紡織廠的大廚都是上海人,都操著上海話來泉記行採買,導致母親日久也聽得懂一些上海話,以便跟這些採買的大客戶應對。另外,泰山憲兵學校與林口憲兵隊將軍的外省太太,也都由台灣籍士兵開著吉普車載來泉記行採買所需。

母親工作的薪水,完全由大阿姨直接轉給外祖母,母親完全沒有經手,而且一年只休息農曆過年兩天,外祖母老家也沒電話可連絡,因此,時常隔著大漢溪眺望對岸的浮洲歡仔園,留下思念家人的眼淚。



  • 您可能有興趣:

    對父親的思念
    fengyi22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家族故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文字創作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108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809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