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9,2005 18:21

日本債券的故事

日本債券.jpg

「台灣到底是不是一個國家?」對政治人物來說只是晚間calling節目的話題之一,但對於眾多的日本債券持有人卻是實實在在的感受:「台灣不是一個國家」。

在南部(為何又是南部?我也想不透)有許多人手上拿著由父母親那一輩所留下來,二次大戰期間為籌措「大東亞戰爭」軍費,由日本政府委託勸業銀行所發行「國庫債券」,面額為十、十五、二十、三十圓不等。根據估計,當時日本在台灣總共發行面額116萬日圓的國庫債券,目前在台灣大概只收集到42萬日圓,有許多是已經流失不知去向。

 

這些債券持有人都是一些尋常百姓,有人說他父母要分財產時,把這些債券也算一份,當時他以為價值不少,放棄其他份的現金,結果這些債券卻一直到現在都不知向誰兌現。

 

其實當時日本政府為了籌措軍費,除了發行國庫債券之外,尚有拿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德國給日本政府的舊馬克,轉售給台灣民眾,這部分更是棘手。

 

言歸正傳,其實在1952年的中日和約第三條規定,兩國政府及人民間債權債務關係,應由兩國政府另商特別處理辦法來解決。但是一直到1972年台日斷交前,都無法達成協議,斷交之後,雙方的交涉於是中斷,因為日本不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

 

其實日本政府曾在1988年,在國會立法編列特別預算,發給台籍日本兵死亡者家屬與重傷殘者每人200萬日圓,我想這是日本政府的良心不安所致,但是就僅只為止。

 

有關國庫債券,其實日本早已經還給韓國人,韓國人早就都領到了,只有可憐的台灣人還不知向誰領。

 

1951年日本政府有公佈十年的償還期限,但是由於僅在日本公佈,所以在台灣沒什麼人知道,也沒多少人去換現金。而在1994年,日本政府為了怕落人口舌,片面宣布以120倍償還債務,真是欺人太甚,因韓國是以兩三千倍償還,結果這些債券持有人當然是不願意拿去償還,

 

而這些持有人的陳情書,就在外交部、財政部、總統府之間大踢皮球,而近來則傳出中國當局,有感台灣債券持有人的苦悶,決定替台灣同胞向日本政府出口氣。有不少持有人因此心動,轉而向中國求援,如此一來,台灣就成為中國的一省。但是這些債券持有人只希望能夠兌現他手中的債券,也管不到那麼多。

 

看著債券上寫著「報國」,零式戰機與坦克的圖樣,我想當時很多人是還抱著滿腔熱血,認購這些債券,因為作為日本國的子民,當然是應該為國家「拋頭顱灑熱血」,就像為國民黨對抗共產黨一樣,只不過戰爭的結束,逼得他們要改變說法,宣稱是被強迫購買的。

 

人在歷史洪流中,是渺小的,這張債券,就當作是歷史的見證吧!

 

行文自此,讓我想到我的兩位叔公,在二次大戰結束的前幾個月,意氣風發地一起搭上往南洋的軍艦,命喪菲律賓宿霧的海底,據說尚未登陸,就被美軍炸沈(不知是潛水艇還是飛機?)。父母親每年在祭祖拜拜時,都會提醒說,我是他們的「客子」之際,我就會開始想像兩位叔公的南洋不歸之旅的情景?被炸沈的瞬間,是否就像電影「偷襲珍珠港」的場景?

 

 

溫暖的南洋海水,燃燒的汽油味

同袍呼天喊地的求救,成了無聲的默劇

仰望天空的豔陽,隨著鯨魚般船體的下沈

閉起眼來,氣泡聲是家鄉的呼喚。

年輕生命,瞬間的殞落。


  • 您可能有興趣:

    平埔族的後裔
    fengyi22 發表於樂多回應(5)引用(0)底層台灣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旅行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315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90419

    回應文章

    所以請問手上有日本軍票和德國的舊馬克,到底有用嗎?
    | 檢舉 | Posted by 林秀碧 at August 4,2010 14:19

    要等日本政府與我國政府
    有進一步的協商交涉
    大概比中樂透的機率還低
    | 檢舉 | Posted by fengyi at August 4,2010 17:54

    1994年日本政府所要賠償的是日據時代的郵政儲金不是日本債券日本政府從沒對日本債券有過賠償問題又當時日本政府所發行的債券有歷史資料顯示大部份都用於建設台灣之重大建設如鐵路道路機場......所以台灣政府應概括承受這些債物之前財政部有委託德明技術學院做了一本針對日本國庫債券的調查如果想深入了解這個事件我願提供資料0912792307
    | 檢舉 | Posted by 王心如 at January 18,2012 14:00

    我有十多張日本債券有用嗎,麻煩你替我解説謝謝
    | 檢舉 | Posted by 陳俊升 at July 12,2017 09:15
    到底要我說多少遍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我就乾脆不説我有曰本債劵
    | 檢舉 | Posted by 陳俊升 at July 12,2017 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