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October 24,2015

他想偷渡什麼?--訪問《拉拉手在一起》作者王嘉菲


我們以為翻開「台灣第一本女同志影像故事書」會是一場對社群的召喚,我們期待嚐一些鮮熱滾燙的愛情故事(就像封面照片那樣),好在冰涼的路上繼續走下去。出乎意料之外地,它說了更多,撐開了對女同志的狹隘想像。

「我是一個比較敏感的人,我可以感覺到各種歧視的眼光。」王嘉菲這麼形容自己。當他從國中畢業後,離開熟悉自在的男女分班環境,被丟進男女合班的異性戀世界中,他突然找不到方向,他感到孤獨。在因緣際會之下,他去到了「要按電鈴報名字才進得去」的T barTop Gun,遇見許多同類,「我覺得自己好像又活回來了」當時的感受從他口中流出,仍然清晰有溫度。話鋒一轉,他說他在那認識了很多輟學生,有些出櫃後被家人遺棄,有些被女友親屬威脅,他眼見在社會的壓迫下,一群活得更邊緣、更辛苦的同志。正因他是敏感的,當我問到何以不拍更催人感官的影片,而用靜態影像、用書的形式呈現時,他說,因為書是溫柔的載體,我們可以選擇何時觀看,何時闔上。

聊到創作拉拉手,在一起的源起,王嘉菲表示他想對社會有貢獻,帶給大家好的能量。「我相信人不是孤島,每一個人,活著就為了愛人或者被愛。」他想鼓勵同志朋友們站出來,一起發聲,拉拉手,在一起不只是愛情的拉手,還有親情、友誼,透過各種生命故事,讓大家看見女同志的多樣面貌。

這本書的誕生過程如同大多數同志的生命,蜿蜒曲折。專業為影像的王嘉菲原本預計出一本影像集搭配簡單文字,找20組對象採訪拍攝。沒料到公佈消息後,只有兩人主動報名,而正面露臉的要求更是讓許多人打退堂鼓。時至今日,社會環境的壓力仍使現身公開成為一件格外艱難的事。由於受訪者的生命故事太過精彩,主編堅持一定得把它們寫出來。然而,因著對作品的執著,難免和工作夥伴有摩擦衝突,文字工作者好友夏凡玉甚至一度病倒。幾經波折,最後才和夏凡玉、小說家陳又津一起完成了這部女同志影像故事書。

王嘉菲像導演般,從生命歷程中抽取情節,從人物互動中捕捉各異的樣貌,拼接畫面,說出簡單而動人的故事。書中出現的Top GunBoomHavenTaboo,讓我們探見具時間縱深的空間記號;從情侶、姊妹甚至母女的連結帶出關係的各種型式;一一現身的學生、家庭主婦、藝術工作者、教授、壽險業務、農民,浮出生活百態。除了性別,同時展開世代、階級、族群的不同向度。對於同媽和同哥,跨越世代的同志認同是母女間的情感隔閡,卻也是重新開啟親密關係的橋梁。以花和小顏40年相伴,在泰雅族部落中漸獲支持與鼓勵。共同撫育混血兒的同志伴侶,敲破了「毀家廢婚」的恐懼迷思。

如同影像中的明亮氛圍,裡頭的故事多麼陽光正面,自然也就冒出「有點太陽光了吧!」的評論。面對這樣的質疑,王嘉菲略帶嚴肅地說,「這就是我想做的,我相信,人可以被打趴,但還是要站起來。」這是一本談愛的書,王嘉菲擅於用影像說故事,他說要把原本就閃閃亮的愛擦乾淨,再拿出來。是的,哪一個人不需要愛?愛是一個最被濫用的字眼,但此時,它顯得實際而有力。

照片果然是種煉金術,除卻了紛雜與喧囂,被珍視為現實的某種透明觀照。如他的自介,他迷戀能將瞬間消逝的時光收入永恆的攝影術,因為認知世間變幻無常。然而,曾獲金鼎獎最佳攝影、英國年輕攝影藝術家等殊榮的王嘉菲,大可拍攝一部更有態度、更具風格甚至為自己博名的作品,但他最終選擇一個面向大眾、有些討喜的型式,我不禁問了他:「你想偷渡什麼?」他爽朗地大笑幾聲,表示擊中了他的心意。

在擠滿聽眾的新書分享會上,王嘉菲抬頭一看,竟是位中年男子拿著書來找他簽名,「我要給我女兒啦!她是婆,她應該認識你,應該會喜歡。」 
你說,他究竟偷渡了什麼?

/陳昀晨


Posted by fembooks at 13:15回應(0)引用(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