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1,2007 07:38

死刑存廢9--回應魔鬼的辯護律師(一)

死刑、嚇阻與犯罪率的相對關係

我的耐性已經快用光了,這是我最後一次談這個問題,以後再有那個白目拿這個問題來煩我,被我用三字經五字經狗幹的話別怪我。


知不知道美國聯邦政府曾經廢除過死刑,結果廢除死刑後重大犯罪大量增加,
最後聯邦政府只好把死刑交由各州自行決定是否執行。

知不知菲律賓也曾經廢除過死刑,結果也是造成重大犯罪大量增加,後來才又回復死刑的規定。
為什麼這兩個國家會廢除死刑後又回復死刑?其他所謂先進民主的國家就沒有恢復死刑的壓力?
嗯,這個問題問得好,下面有張圖拿回去慢慢參。

知不知道這個地球上犯罪率最低的國家之中,有一個叫日本的,還有一個叫新加坡的,
這兩個國家都是保留死刑規定的,新加坡甚且是用絞刑(吊死)。

要扯死刑跟犯罪率,麻煩請去學一點犯罪防治的知識。
影響一個國家犯罪率的因素,我把它圖示成下面這張圖:


畫得不太好啦,因為手頭上沒書,我是憑印象畫的。
看得懂嗎?大概看不懂吧。
看不懂就聽我一句勸:
別把死刑的嚇阻效果與犯罪率扯在一起拿出來嘴炮,這種說法只會讓人發噱。

死刑的誤判

這也是老到不能再老的梗。

有死刑就會有罪不致死的人被誤判死刑;
如果廢除死刑就會有罪該萬死的人不會被判死刑。

以上兩個狀況只能二選一,你要選擇那一種?

廢死聯盟從來從來就不敢正面回應我這句話:

「如果我們找到一個罪大惡極,罪該萬死的犯罪人,廢死聯盟贊不贊成判他死刑?」

依魔鬼的辯護律師宣稱,死刑的誤判率達八分之一,似乎是很可怕,事實上也確實如此。
且慢,說什麼八分之一,說什麼八萬一萬的,那個是美國的數據,而且還是一百年的估計值,我們來看看台灣的實證數據好了。

http://deathpenalty.org.tw/read.php?id=202&class=39

大有為的民進黨政府上台後至今,死刑執行人數是49人,如果扣除2000年的17人不算(因為這些人可能在阿扁上台前就已經判刑確定了)就只剩32人。

數字少有個好處,就是可以做個案審查、個案分析,如果依魔鬼的辯護律師的說法,那麼這32個死刑犯裏面應該有4個人是罪不致死而被判枉死的。
算我求求你好不好,麻煩把這4個人找出來給我看好嗎?32個人裏面找出4個人,不難吧?

知道問題出在那裏嗎?
問題點在於:
在台灣,死刑是一種例外中的例外,少數中的少數。少到我們根本可以針對個案一個一個來研究討論,你覺得這個個案可能有誤判,就針對個案提出上訴就好了,沒有必要來個統包一體適用。
台灣人口不過二千萬,一年被執行死刑的人不過三個(以2003、2004年來看),對一個完全可以進行個案探討的事情來講,廢死聯盟不從個案著手,反而從比例著手,再拉長時間、放大數據到一百年八萬來討論,一百年裏刑事政策、刑事偵察技術、程序有了多少的變化廢死聯盟看不出來嗎?

拿這種比例尺,拿這種數據出來嘴炮,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在這些被執行死刑的人當中,絕大多數都是連廢死聯盟也不得不承認他們應該被判死刑。

君不見蘇建和、鐘樹德這等尚有爭議的案件,廢死聯盟都可以拿出來大張旗鼓的,32個被執行死刑的案子裏面要真的找得出4個是枉死的,早被廢死聯盟拿出來把民進黨政府幹到翻過來再翻過去翻了好幾翻了好不好。

結果你還拿九品芝麻官這種虛構的情節來誑我,哩嘛幫幫忙、行行好,2001年至今,就最少4個活生生、血淋淋無辜被執行死刑的例子擺在眼前,你居然任由他們枉死而無動於衷,還在這邊跟我講電影,你的良心何在啊?

當然刑法一定會有誤判的情形發生,我們必需不斷地質疑、不斷地完善刑事偵察的程序,但是相應的作法絕對不是拿個一百年的時間乘上一個估計值,然後在那邊嚷嚷:「因為有可能會誤判,所以我們要廢除死刑。」

就好像我們不會因為出門可能會被車撞死,所以就不出門,這兩者是同樣的道理。

待續~~

  • fansue 發表於樂多回應(10)引用(0)死刑存廢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3 │累計人次:145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4394983

    回應文章

    題外話:文章很長,所以我先針對核心論述提出回應,也先道個歉,由於本人當初只是單純把自己的想法寫下來,沒想到蕃薯大會這麼認真的看回應(很多部落格主都不會去看下面的意見),所以沒有好好的整理過
    | 檢舉 | Posted by 魔鬼的辯護律師 at November 7,2007 20:47

    我不知道是本人文筆太差\辭不達意,還是蕃薯大誤解了我的論述核心(我想是前者吧?)

    記得之前講過,個人認為處死極少數罪大惡極的罪犯,是合乎公義的,主要是會有冤枉的情形產生,所以我才主張死刑的廢除、在這點上我和廢死聯盟的某些看法就不同

    也先強調一點:如同支持死刑的人一樣,反對死刑的人也不都是所有想法都相同,請番薯大注意這點,不要通通一概而論
    | 檢舉 | Posted by 魔鬼的辯護律師 at November 7,2007 21:11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liaobruce/3/1290002320/20070704100451/#centerFlag

    先推薦大家一篇文章,是政大廖元豪教授寫的

    我先反問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如果只要繼續改革司法制度,就可以讓死刑誤判的情形減少到幾乎是零或者微乎其微~那歐洲國家為何不乾脆恢復死刑制度,而寧可讓少數窮凶惡極的罪犯逃過一死??]

    除了死刑的嚇阻力和無期徒刑並沒有差別、人權團體的疾呼之外,另一個理由就是:[因為司法系統是由人組成的,所以無論如何改法律,就是會有一定比例的人遭到無辜處決]

    我舉電影來舉例,只要想說明[即使乍看之下罪證確鑿的死刑犯,一樣有可能是無辜的],麻煩不要在比喻上大作文章好嗎??
    | 檢舉 | Posted by 魔鬼的辯護律師 at November 7,2007 22:00

    (未完待續)
    | 檢舉 | Posted by 魔鬼的辯護律師 at November 7,2007 22:08

    >>[因為司法系統是由人組成的,所以無論如何改法律,就是會有一定比例的人遭到無辜處決]

    這樣的比例當然會存在,重點在於我們能不能接受這樣的「誤差」。

    在我看來,你的論點用的很惡劣的方式來強調這個誤差。

    而我用2001年至今台灣實際被判死刑並且執行的案例來看,我認為這樣的誤差是可以接受的。
    | 檢舉 | Posted by fansue at November 7,2007 23:46

    很惡劣的方式??蕃薯大的論證乍看之下很合理,但是其實忽略了好幾個大漏洞

    第一:沒錯,八分之ㄧ的誤判率是美國一百年來的實證數據,如果以2000年來(盧正案就先不講)的數據來看,台灣的比率確實沒那麼高

    但你忽略了一點,這個比例為什麼會下降??
    答案就是廢死聯盟和人權團體的力爭,讓許多死刑犯的執行被延緩、或者改判無期徒刑

    講句不太客氣的話,今天如果不是這些[討人厭](我想這是版主的觀感)的傢伙四處奔走,那今天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徐自強、張方田這些人老早就掛掉

    而台灣的枉死率也絕對超過這個數據了

    講句更不客氣的話:像盧正、蘇建和這些明顯有冤情的被告被判死刑的時候,請問支持死刑的人有跳出來幫忙說話嗎??恐怕是在旁邊大喊[殺!殺!殺!]吧??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191144
    | 檢舉 | Posted by 魔鬼的辯護律師 at November 11,2007 15:47

    第二:[廢死聯盟也不抗議的案子,就代表除了盧正外,一個冤枉的都沒有嗎??]

    版主的論證中隱藏了一個很大的毛病:[我找不到這32個死刑犯無辜的證據,所以他們全是罪有應得,毫無疑問]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116708

    以美國為例,在DNA鑑定技術成熟後,發現有許多當年認為[罪證確鑿,求其生而不可得]的死刑判決,居然是無辜被處決的

    這說明了什麼?(1)在很多情形下,往往因為警方採證的馬虎怠惰、現場跡證遭到破壞、沒有人可以證實案發時被告不在場、科學鑑識的局限等、、導致可以證明被告無辜的證據無法呈現在法官或陪審團面前,導致無辜的人往往是冤死後,才抓到真兇或找到新證據來翻案

    那你如何能一口咬定:等將來鑑識科學技術更進步後,這32人中,不會有少數幾個人被證實為無辜??

    (2)另外,美國的司法制度比較容易接受翻案、科學鑑定比台灣先進、現場證據的採證\保存也做的比較好~

    所以即使出現了錯殺好人的情形,也可以在多年後重新恢復被告清白、但台灣的司法在這點上就差很多

    所以你不能光從表面數據上看,就說我國的誤判率已經很低(比美國還低),這未免有蛋頭的嫌疑

    打個比方吧~從1995以來,中國大陸每年至少要處決2000名的死刑犯,可是被證實冤死的案例卻少之又少、難道我能據此說:[美國的死刑誤判率高達八分之一,中國卻幾乎一個也沒有,老共的司法系統真英明!]嗎?

    同樣的道理,你不能因為有些案子連廢死聯盟也不抗議,就說這些人絕對是罪有應得,因為很可能少部份被告是因為無罪的證據遭到破壞\遺失,而蒙受不白之冤

    我不會說這32人全是無辜,但如果你說這裡面一個冤枉的也沒有,那實在太奇怪了

    判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盧正、江國慶(後兩人已遭槍決)死刑的法官們,今天大多都還好好在司法崗位上

    他們也都口口聲聲[罪證確鑿、求其生而不可得],結果後來都被踢爆出一堆漏洞、難道你要我相信他們之前只是不小心的凡人,在2001年以後就變成全知的神,一次也沒判錯??

    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period=247&bulletinid=6979
    | 檢舉 | Posted by 魔鬼的辯護律師 at November 11,2007 16:37

    (3)

    美國法院一九九○年代開始接受DNA鑑定證據之後,到二○○七年十月為止,共有二○八名三審定讞的重刑囚犯藉由DNA鑑定證明清白,其中包括十五名待決死囚,平均每人被誤判監禁牢獄十二個年頭。這個事實震撼了美國司法界。
    http://www.hsichih-trio.url.tw/rewrite.php/read-68.html

    口說無憑,附上實際的統計數據~

    http://www.hsichih-trio.url.tw/rewrite.php/read-67.html

    http://www.hsichih-trio.url.tw/rewrite.php/read-66.html

    http://www.hsichih-trio.url.tw/rewrite.php/read-65.html

    以上的三個真實案例,如果發生在台灣,而且沒有人權團體聲援,恐怕老早像盧正一樣被槍斃了!
    | 檢舉 | Posted by 魔鬼辯護律師 at November 16,2007 20:04

    第三:假如今天的司法制度非常完美,一個冤假錯案的情形也沒有,那我是絕對支持死刑的、但這必須建立在幾個前提上~

    1、警察從不抓錯人,也不會用不當的手法偵訊(例如恐嚇威脅、疲勞偵訊、或刑求)
    2、法官從不會判錯(證據的採取標準非常嚴謹、證據排除法則有被徹底執行、審級檢驗制度有確實落實)

    3、每個案發現場都保存完好,一點破壞也沒有
    4、鑑識人員的科學訓練非常完整,採證、拍照、鑑定等基本動作都無懈可擊

    重點就在於:台灣的司法制度是否有這麼完美??我們一樣樣來檢視

    (1)警察會不會抓錯人??會!
    會不會用非法手段對付嫌犯??會!

    王迎先或蘇建和這種一二十年的陳年例子就跳過,單舉兩個2000年後發生的真實案子~

    200年吳如月住宅搶案:

    http://www.tahr.org.tw/site/active/investigate2001/csae-wu.htm

    http://www.tahr.org.tw/site/active/investigate2001/new-wu.htm

    2007年3月的陳榮吉案

    http://news.sina.com/chinesedaily/101-000-000-101/2007-03-19/155192.html

    http://www.news98.com.tw/dispbbs.asp?boardid=7&RootID=1379504&ID=1379667

    http://www.cdnnews.com.tw/20070321/news/zyxw/U91004002007032019273602.htm
    | 檢舉 | Posted by 魔鬼辯護律師 at November 16,2007 20:29

    那誰有資格決定誰是罪該萬死的人?
    | 檢舉 | Posted by 浪人 at May 21,2011 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