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4,2016

〈在吉維尼打電話給你〉

 

我在想你的時候獨自去了巴黎,然後整個旅途都在反覆思索,我該在哪裡打電話給你。古董市集太眼花撩亂,各式小東西會打亂我的思緒,我一定會透露不該透露的心事;拉榭斯神父墓園太寂寥,Jim Morrison的靈魂會冷眼打量我;雙叟咖啡館,那是萬萬不可,肩挨著肩的咖啡客將聽見我笨拙的說話,即使不懂中文,他們一定也會看見我漲紅的臉皮。

我想在吉維尼打電話給你。莫內的吉維尼。在那之前,我每分每秒都在為那一個作準備。我將在那一刻打電話給你,如一朵在最高空爆炸的煙火。若我吐出莫名的言語,睡蓮池會將它全部吞噬。

往吉維尼出發之前,我去奧賽美術館見了他,緊張如見你一般。之後再乘火車往吉維尼,興奮也如見你一般。


踏過兩旁芒草翻飛的泥土小徑,進入了花園還有深處的池塘。 然而在這印象派的園子裡,我卻想像著超現實畫派的畫面。那裡時間很軟,所以可以倒轉;相愛的兩人可以乘飛馬離去。
 

緊握著電話的手出汗了。我算了算時間,你那邊大約是晚上十點。我踱上日本橋,旋即又倉皇地走下來,忖度著該不該打電話給你。

其實,我「確定」要打給你,只是不知道在哪一秒才有勇氣按下撥號鍵。我想找一個最安靜最溫暖的地方。我站在一叢罌粟花旁,它們細細的長莖在風中搖晃,黑色的花心像個空洞,暫時收攏我被滿園花色擾得更亂的心。

關於Hi這個字應該怎麼說,我想了三個方案:

A. 音調高一點,聽起來玩得很愉快,只是突然興起,可以穿插跟同行友人的對話。
B.
低一點,帶著一絲期待,透露「我在遠方也想著你」的訊息。
C.
假裝不經意,以退為進。

屏息撥號。

「喂?」你的聲音穿過六小時的時差傳了過來,sleepy。我瞬間忘記我們之間隔著6000公里,還以為是我在公司而你從家裡出發接我的距離...

...繼續閱讀

July 1,2016

寫作的路上---- 第一層岩盤

國小音樂課時,新來的音樂老師詢問:「有誰學過鋼琴?舉個手讓我知道。」我立即驕傲地將右手舉高,並且抬眼環顧整個班級。老師的原意應該只是想要了解班上同學的程度,或許是看到我神氣的樣子,她語重心長地說:「學過的同學不要太驕傲,你們只是比其他人早一點學到這些知識而已。」我洩氣地放下手。

大一學習素描時,對比例、光影的掌握尚可,但筆法總是凌亂。一張畫還未到收尾階段,整張紙就已被我磨到起毛,碳粉吃不進去。我並沒有發憤琢磨技巧,只是繼續每個週末去畫室,畫一張不怎麼好的素描。在沒有考上轉系考之後,素描課就這樣結束了。

我雖不是天才,但在學習新技能的時候,似乎容易在初期掌握一點小訣竅,因而得到「我學這個好像有點天份」的回饋印象。但在掌握最初階的技巧、要往下真正下苦工鑽研的時候,就會因為遇到第一層堅硬的岩盤而感到挫折,同時又囿於一開始得到的些許成就感而難以在當下放棄,因此就這樣不上不下地懸著。也有許多時候,表面上看起來比其他人擅長某些技能,其實無關真正的才華或是最後的成就,就只是比別人早了一點接觸那技能罷了。

剛開始寫的時候,一切都那麼理所當然。媽媽是教授國文的老師,爸爸則是英文,家中有許多書籍,閱讀是我課後最大的娛樂。而寫字,像是閱讀後的衍生產物,加上母親規定的功課抄寫名言佳句,我很快就知道該怎麼用文字渲染事物,在課堂和比賽等各種場合得到讚賞。

寫,自然而然。

在十多年的工作生涯裡,也會偷閒在生活縫隙中塗寫私人文章,覺得那是心靈唱歌的珍貴時刻。憑藉著早年習得的小技巧,應該還有一點不能說完全沒有的天份,這些文字比較像是自然而出的泉水,雖然也有卡關的時候,但因為篇幅不長,也未曾這麼長時間地(試圖)規律寫作,也就在有點迷茫的狀態中奔流過去了。 

...繼續閱讀

fannyshieh發表於 樂多16:56回應(0)引用(0)寫作的路上 │標籤:心理,作家,寫作,書寫,作者,難題

June 30,2016

寫作的路上--挖掘泉水

關於寫作,海明威採取的策略是,等到壓力排山倒海地壓過來了,才瘋狂地去寫。在等待和寫作的過程中,大概都奉行著他的人生圭臬:「大口喝酒、奮力搏鬥、全心去愛」(註1),聽起來再浪漫不過了,簡直就是作家界的英雄典範。

村上春樹曾推論,也許是海明威記者背景的關係,他傾向於實際去過激烈的生活,然後把它寫出來。但這類型的創作過程非常消耗體力,而且寫作的質量幾乎依賴「經歷」以及那不會總是都在身邊的「靈感」。而為了把握靈光乍現的時刻,每每不得不縱身躍進那噴發的激流中,到最後身體和心靈都容易因為過於激烈的震盪而四分五裂。

認清自己並非天才、耐著性子主動地去儲備題材、「挖掘岩塊之下的泉水」,不是什麼有趣的工作,甚至是枯燥難耐的,但若非如此,無以為繼。

藝術科系的大學生用許多年的時間學習各種技巧,才能成為該領域的一份子(甚至還不一定出色),寫作這條路沒道理就能一蹴可及。

不要急,慢慢寫。

在日常之中滋生足以感動人心的文字。

要快樂。

 

註一:出自1934 年的《浮華世界》(Vanity Fair)雜誌海明威專訪


May 30,2016

〈如果沒有人在那,樹葉落地,只能是一片寂靜〉 談惺惺相惜的 「天才無限家」 The Man Who Knew Infinity

「如果沒有人在那,樹葉落地,只能是一片寂靜,但有了人的傾聽,這輕微的顫動,就會變成蕭蕭的落葉聲」,18世紀哲學家柏克萊主教的這句話,雖然原意在闡述經驗主義的原則,卻也恰到好處地道出了天才與伯樂之間的微妙關係。

拉馬努金的數學天才,如火山迸發般震天動地,然而被命運拖磨的他,雖然貴為印度教種姓制度中最高等級的婆羅門,卻貧窮不堪,連妻子都無法接來團聚,遑論一展長才。直到聽見這聲音而給了拉馬努金一個職位的Ramaswamy Aiyer,然後是劍橋大學三一學院的G.H. Hardy教授。這聲響雖然被貧窮、宗教限制、戰爭、疾病各種困難阻礙,但這片葉子是如此不同,讓任何能稍微理解的世人都無法忽視,他們輾轉相傳,終於讓這個落葉之聲迴盪成全世界都聽得見的天才之聲!

如光降臨世界一般,拉馬努金說他的數學靈感來自夢中,他只是將他們記下來罷了,如果不是為了彰顯神的旨意,這些公式對他也毫無意義。由於他是自學出身,沒有接觸過正統教育體系的規範,所以他並不清楚如何驗證他的公式,以這個世界能夠接受的方式發表,哈代教授也因而傷透了腦筋。但他懂得那光,他攬下為拉馬努金爭取認同的責任,像兩股互相攀懸而生的強烈氣流,到達前所未有的高度。

...繼續閱讀

fannyshieh發表於 樂多15:13回應(0)引用(0)電影電癮

May 25,2016

〈是家人,也是陌生人〉羊男的冰島冒險(Rams/ Hrútar ) ★★★★

古米捧著心愛羊兒的臉,時不時親親他們。其實不只古米,這個冰島山谷裡的所有牧羊人,看起來都在跟羊兒談戀愛。出身冰島鄉村、青少年時期曾在農場打工的導演說,和其他動物比起來,冰島人對於羊有一種很特殊的感情,除了歷史和文化上的影響之外,也因為許多牧羊人終身未娶,天地蒼茫,羊就是他們最好的朋友和家人,兩者緊緊相繫。而他想要在這樣的人文背景之下,說一個關於孤獨、又關於相繫的故事。

在廣闊的冰島山谷中,一對毗鄰而居的兄弟柯釘和古米,竟然過著40年不交談的生活。愛羊成痴,是他們唯一的交集。就算有著「家人」這樣共同的名稱,人們還是經常在這樣的關係裡感到孤獨。

 

...繼續閱讀

May 23,2016

住院

(本文為2015第38屆時報文學獎 散文組評審獎 得獎作品,對的,是我寫的^^)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住在醫院裡頭。不,不是生病了,我也不是醫護人員,只是,住在裡面。

那是一家婦產科,一樓是診間,二樓有產房、育嬰室、幾間讓產婦休息的病房。醫生上了年紀之後,便很少接生了,通常是做做產檢和尋常性的婦科看診,因此二樓經常是閒置的。

其實也沒有聽起來那麼奇怪。這家診所的擁有者是父親的一位舊識,善心出讓空房讓我借住。爾時我剛開始在廣告公司上班,薪水和待在公司的時間成反比。借住讓我稍能喘息於大城市的生活壓力,也緩解擔心我獨身在外的父母之憂。

搬進去的那天,沿著診所櫃檯旁邊的樓梯拾級而上, 最裡面的,就是我的房間。和一般的醫院病房一樣,房間中央有一張金屬病床,四周的欄杆可以調整升降,方便病人上下床。旁邊一張長形座椅,其實就是個上頭鋪了一層泡綿座墊的木箱,是讓陪同親友歇坐的地方,也可躺臥。有衣櫃,有衛浴設備。也跟醫院一樣,這些東西全都是清一色的米白。窗簾是西藥裡常見的那種淺青綠色,看著看著就覺得嘴裡有點苦。

醫生娘問我要睡哪張床,我想像自己睡在金屬病床上,有點不踏實的感覺,覺得可能隨時會有人進來將我推進手術房。最後選了那個大木箱, 我拿出自己的被單床單準備鋪上。

啊,也是淺青綠色的。

 

病症一:失孤引起靈肉分離之幻覺

我摩挲著我的黑色iPod。「生命與死亡就像是開關一樣」,賈伯斯這麼說,據說這是他為何不在iPod上單獨設計一個開/關機鍵的原因。

我們無從選擇開始與結束。「啪!」生命就開始了。「啪!」生命就結束了。前一天還在昏黃的夜燈下看著父親沉睡的臉,這一天,他躺在急診室的病床上(那是病床還是一張檯子?我不確定,沒有心思確定。)彷彿陷入深深的睡眠。伸手想摸摸他的臉頰,心頭一驚,冷的。

想起國中老師說起母親過世的經歷,「有時突然想起有件什麼事情要跟媽媽說,接著又猛然想起:啊,我已經沒有媽媽了啊…然後眼淚就掉了下來。」
「那會難過多久呢?」當時16歲的我想要估算傷心的長度。
「好幾年吧。」老師說。
我驚愕。

沒想到開關按上之後的黑暗,竟然會這麼長。而今親身經歷了這撕裂之痛,身體仍然維持著日常作息,起床、出門、上班、開會但意識彷彿第三者般冷眼旁觀,質疑身體何以能繼續運作,當愛失落了對象,硬生生地斷在時空裡。

 

病症二:失眠導致精神恍惚

我開始夜不成眠。晚上,躡聲走到房間外的飲水機倒水。穿著睡衣的影子倒映在育嬰室的大面玻璃上。我把額頭靠在玻璃上望著裡面一個一個的育嬰箱。曾經有一個又一個甫出生的粉紅色嬰兒在裡頭噫噫呀呀地哭叫,揮動小小的四肢。旁邊的產房,曾經有許多母親聲嘶力竭地努力將孩子送到這個世界上來。如今一切聲響都消失了。啜了一口水,那吸水的聲音迴響在空蕩蕩的走廊。突然覺得害怕了,趕緊回房。

偶爾會有產婦住進這裡過夜,家屬們圍在年輕母親的旁邊,聊著家裡的瑣事或政治。醫院的個人病房是一種極其特殊的隔離環境,將其中的人們與日常生活切割開來。在這裡沒有碗盤要洗,沒有衣服要晒,周圍環境純白得像是太空艙或某個不在地球上的空間,因而人們忘了時間、忘了音量。有次我不得不在半夜打開房門,懇請家屬們放低聲音。

「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們小聲一點嗎?」
「啊,歹勢歹勢…」

他們大概也沒料想到還另有別人住在這兒,著實嚇了好大一跳。一個穿著藍白拖抖著腳大聲說話的年輕人突然放下腳坐挺,連聲說對不起。旁邊上了年紀的老人家也不好意思地反覆摸著衣角。他們被我嚇著的程度,彷彿我是寄生在那兒的鬼魅。

沒有其他人住院的夜晚,診所安靜極了,白色的牆吞噬了所有聲音。長嘆一口氣,尾音還沒出,前半段已經遺落在寂靜的空間裡。在這種情況下,若是大聲地放音樂,有一種面對空無一人有些尷尬。喜歡的歌手和樂團們只能隱匿在iPod裡,拘謹地小聲唱歌。他們不睡,我也不睡。

 

病症三:失語引起之困窘難堪

正在陰暗的後陽台與老舊的洗衣機奮戰。水管不知怎麼的,老是漏水,肥皂水嘩啦嘩啦地流了一地。正在想辦法把水管硬塞進排水口,醫生的女兒經過,突然問起我過得如何其實我過得糟透了,父親過世後情緒低落膠著。基於禮貌,我強打起精神說還可以。

「薪水還過得去吧?需要拿錢回家給媽媽嗎?」她又問。
一連幾個難以回答的犀利問題,問得我楞住了。但其實她也沒有冀望得到答案,「我也住過外面,拿很少的薪水」,她突然說起自己的事。
「雖然住外面要房租,但我覺得要過怎麼樣的生活,是可以自己決定的。錢少有錢少的用法。我也不希望爸媽再為了這件事吵架了」

此時腳邊的肥皂水漫了出來,弄溼了腳底。我面紅耳赤。洗衣機轟隆隆地大聲嘶吼,一邊用力絞著我的衣服和思緒,一邊不賞臉地繼續漏水。雖然地上的肥皂水只有一公分高,我卻覺得整個人都即將滅頂,嘴裡無聲地囁嚅,在尷尬的水裡吐著困窘的泡泡。

「洗衣機怎麼了?以前不會這樣的」,她瞄了眼我的腳邊。
「我會拖乾的,不好意思…」

微薄的薪水讓我無力另覓住處,我開始精心安排種種不與她交身而過的迂迴。

 

 

...繼續閱讀

March 10,2015

活體動物竟是網路熱賣商品,且能經由一般快遞送到家!?



前幾天有位在上海工作的朋友在FB上宣布:「同事在X寶上買了一隻兔子,快遞送來了!」,大家相當吃驚,下方的留言是一連串的「誇張!」、「可怕!」。過了幾天,他又告知這件事的後續發展:「兔子死了,賣家說再送一隻來!」,又嚇了大家一跳。

我好奇地在這家電商搜尋關鍵字「兔子」,出現了一些兔子玩偶、玩具等兔子相關產品,然後它聰明地推薦我:「您是否要找:兔子活體」,我懷著忐忑的心情點了下去,出現的搜尋結果真的讓我震驚了…滿滿的兔子出現在網頁上,一頁有4 X 12 = 48樣商品,總共有55頁,也就是說有超過2600個關於買賣活生生兔子的訊息,就在我眼前展開!

我納悶地想:「為什麼快遞可以運送動物?」、「如何確保運送途中的環境適宜與動物安全?」,後來在仔細研讀了各商家的注意事項,並查詢快遞相關規定後,我找到了答案。

為什麼快遞可以運送動物?
答案是「不行」。快遞業者明訂不接受運送活體動物的規定,但賣家依然照送不誤,推測是規避特殊運送費用。因為兔子不會叫,容易隱匿在其他貨品當中。為了躲避快遞業者的查詢,有些賣家甚至提醒消費者:如果要催單或是聯繫快遞,請不要提及箱內是活體動物;也不要拒絕簽收,因為拒簽後,貨物將退回快遞公司開箱檢查。

不能使用快遞,那正規的運送方式是什麼呢?賣家為何不用正規方式運送?
運送動物必須使用空運、火車或是客運,並且要有「三證」,也就是動物健康免疫證明、出縣境動物檢疫證明、運輸器械消毒證明。可以自行申請,坊間也有專門的寵物託運公司代辦。除了必須送檢費時費錢之外,對於運輸籠的要求較嚴格、以及運費較高,都是賣家意圖以一般快遞方式運送兔子的原因。

如何確保運送途中的環境適宜與動物安全?一般快遞能做到這一點嗎?
根據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的文章《哭哭的「阿河」 掀開被忽視的動物運輸議題》中指出,『姑且不論貨運、宅配、遊覽車可不可以運送活體動物這個議題,因為這是另一個要細緻討論的問題,不單純是yes or no 。無論是飼主間的轉讓、要把一群家禽畜送去屠宰場或繁養殖場、動物要輸出入,都會有運輸包裝的需求。而在運送兩生動物及陸生無脊椎動物時,目前一般的共識是「保持通風與恆溫」,並且一定要做到「裝入足夠的填充材料」以免動物在運送途中受到激烈震動,還有「防逃」這樣的基本要求。而哺乳動物的運送又更複雜得多。』但小型哺乳動物大致上也是遵循以上的要求,也就是「在合適的容器中提供合適的墊料、水份補給、通風」。

這些賣家為了將兔子當成一般貨物運送,可想而知是不會有任何特殊設備的。以朋友的同事收到兔子時的情況來說,兔子被裝進籠子內、放入紙箱,另用草料等其他物品充當填充物,箱子上頭打洞,就這樣由無錫送到上海了。這中間若在快遞不知情的情況下,我想是不會對牠有什麼特別照料的。

合適的墊料:
水份補給:籠中有一小截玉米
通風:箱子上頭是打了洞,但收發貨物的快遞倉儲只是一般的倉庫,並無法確保通風情況。
保溫:同樣的,溫度也是不可控的。冬天時,紙箱的保溫性不夠,也沒有其他保溫物件;夏天時,賣家提醒買家必須同時購買「保冷袋」,不然兔子容易因高溫而死亡(不買保冷袋,兔子一樣會被寄出。)
足夠的填充材料:雖然這次賣家有以草料固定住兔籠,但是在運送過程中,紙箱難免被擠壓碰摔。也有買家說收到兔子時,兔子的兩條腿都斷了。

既無恰當的運送方式,那麼如何確保兔子會好好地、安全地被送到家呢?這可不能保證,賣家也說了:兔子是活生生的動物,運送途中難免出現死亡、傷殘、或是因為排泄而髒污,請您多包涵。廣告詞這麼說:包郵、包活。若兔子在收貨後一週內死亡,賣家提出的解決之道是,「再送一隻」。

中國記者也曾報導過快遞業者違規運送活體動物一事:「業內人士稱,如果直接通過快遞員,與之私下協商好,運輸活體動物也不是難事,『無非就是給快遞員一點錢』。」報導下方的留言大多不解為何動物不能快遞,甚至指稱記者多管閒事,顯然對動物運輸的議題相當陌生。

在這一連串的過程中,讓我震驚的有以下幾點:
  • 在X寶購買活體動物的普遍性
  • 快遞明訂不能運送活體動物,但賣家依然故我,且明目張膽地教導買家如何逃避追查
  • 大多數人對於動物運輸沒有概念,這裡說的不是專業知識,而是關於一隻小動物在惡劣的環境下顛波數天這種簡單的認識
  • 買家明知運送條件沒有保障,卻還是購買了,而且是「大量」地購買

我們能做什麼?
活體動物不應該在網路購買
當你僅僅經由一張照片、一段Video便決定購買(許多賣家提供視頻選購),你怎能感受到那是一個生命?怎麼會覺得那是一個值得珍惜的事物?電商應禁止此類行為,民眾也應理解箇中道理。

教導民眾「為何動物需要特別運輸條件」
有人說,動物寄來後仍然活蹦亂跳,一點事都沒有。那請想像以下長達數天的流程:把你關在密封紙箱,在無法確保空氣流通、溫度高低的狀態下,經過出貨、收貨、進倉、送貨等繁瑣歷程,且快遞員不知你是個活生生的人,所以對待你一如堆在你旁邊的一件衣服,他可能把你丟了、摔了、壓了、撞了,就像有時候你收到手時都塌了的箱子一樣。你發不出聲,沒人會發現你,就算發現了,可能也會為了逃避公司處罰或是為了省事故意忽略。你可能熱得就在窒息邊緣、你可能冷得心臟就要停止跳動,但你一直在人手、摩托車、卡車之間顛波,不知道這個酷刑何時會結束...這樣如何?

在不完善的運輸條件下,動物受到的驚嚇極大,也無法確保他們的生理狀態。經由這樣的運送後,你收到的,是一隻也許殘廢、也許死亡,或至少是心理受到極大傷害的動物。「沒死」,不代表他們「活著」,這其中的差異是非常巨大的。

明白自己每一次的消費,即是對某種行為投下贊成票
許多心裡隱隱然覺得「似乎不大妥當」的消費者,依然抱著「希望牠沒事」鴕鳥心理,但實際上,你的購買行為仍然將動物推向了黑暗深淵。
每一次的消費,都是一個選擇。選擇了你認為對的理念、為某種意識型態投下贊成票。

希望大家都能拒絕在沒有安全運輸條件下購買寵物。如果你的身邊有朋友正在考慮經由這樣的方式來購買寵物,請解釋給他聽,為什麼應該把完善的運輸環境列為購買條件之一,或是把這篇文章轉給他看,謝謝你。

February 2,2015

1976《前王子》專輯聽後感--一朵以傷心餵養的盛開花朵

這是一朵以傷心和傷害餵養而盛開的花,整體以中低聲線分為呈現了心靈底層的騷動紊亂。
  • 公館 South Area of Taipei
  • 十二月 December
  • 街頭之星 The Star of Our Block
  • 平凡的早晨 Factory Girl
  • 指向遺忘的愛情 On The Road
  • 時間旅行 Emmett "Doc" Brown
  • 酷的選擇 All the Choices that We Never Choose
  • 再見偶像 Leslie
  • 前王子 Goodbye the Kingdom of You and I
  • 滿月之夜 Werewolf
曲目一:公館 South Area of Taipei
盆地南區,青春、電影、河水、橋、森林、愛情餵養了青年。後半響起的狂暴吉他撩起千萬思緒,沒有冬天的亞熱帶,冬天在心裡。

曲目二:十二月 December
在經歷過重大混亂後,我們的精神認知與現實生活之間往往會出現斷層,心裡認為苦痛應該就此結束,但時間依舊前行,我們只能抱著心痛繼續活,在一年的終點進入下一個循環...

曲目三:
...繼續閱讀

October 17,2014

給小胖

從fb上的po文、電話裡的消息,到一塊寫著你名字的牌位、你的告別式、你的遺容,我以為這些加起來,會讓我漸漸覺得真實,但沒有。
告別式後,我們去了你家。你的書和漫畫、你的CD和DVD、你的衣服和吉他,強烈的生活感讓我幾乎覺得你沒離開。大伙圍坐在茶几旁聊天,有人拿起你心愛的吉他唱歌,斷斷續續的,其他人笑說要是你的話,早就接下去唱了吧。大家好喜歡你,我懷疑自己若走了,會得到同樣的待遇,呵。

阿Jo讓我們自己選些小東西當紀念,我帶走了兩片DVD,一片是戀愛夢遊中,另一片是口白人生。哎,人生真的就像是一場夢遊,也真的是stranger than fiction。生命無常,往往在你毫無準備的時候嘎然停止。

人生苦短、世事難料,真的不是廣告用語。
想愛的人,已經在愛了嗎?
想做的事,已經著手了嗎?
想去的地方,已經在計畫了嗎?
重要的人,已經讓他們明白你的心意了嗎?

每每遇到如此悲傷的事情時,除了流淚之外,我也只能再次提醒自己:去追吧!去愛吧!每天都問自己還有沒有什麼遺憾,然後加快腳步。

謝謝你小胖,謝謝你教我這個課題,謝謝你今生當我的朋友。不痛了,好好走,再見了。


March 22,2012

哪些食物是低升糖的?

簡單介紹過什麼是低升糖飲食後,很多人急急追問:「那到你有哪些食物是低升糖的呢?」
其實應該要先跟大家說明實行這個計畫的原則和前提的,但我再不po表格,應該會被打...

我先把表格拍下來,日後有時間再製作成正式表格。
請大家一定要詳細閱讀這張表,你會發現很多平常不知道的地方喔!
比如說:
  • 一直給人健康印象的生紅蘿蔔,居然是高升糖食物!
  • 馬鈴薯不是也是蔬菜嗎?怎麼幾乎所有種類的馬鈴薯都是高升糖!?
  • 平常最常吃的白飯、烏龍麵、粄條、河粉、麵線、包子、饅頭、甚至強調健康取向的貝果,通通都是高升糖食物!
  • 未全熟的香蕉屬於低升糖,但是一旦放到全熟,居然就變成高升糖了!

諸如此類的發現,都會讓你驚叫連連!
表格如下:
...繼續閱讀

fannyshieh發表於 樂多22:18回應(1)引用(0)低升糖飲食 │標籤:飲食,健康,低GI,低升糖

March 21,2012

什麼是低升糖飲食?

因為很多朋友在問,所以今天先簡單解釋一下什麼是低升糖飲食~


低升糖飲食計畫,就是選擇「能讓血糖穩定上升」的食物來吃! 

為什麼要選擇低升糖飲食呢?那是因為如果吃了讓血糖快速上升的食物,血糖一下子上升太快,身體會覺得「糟糕,血糖太多了」,趕緊分泌胰島素把血糖轉為脂肪儲存起來。這樣一來,脂肪就不知不覺越堆越多啦!而在血糖被轉成脂肪儲存起來後,身體又會因為缺乏血糖而感到疲勞。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常常在吃完大量紅肉或甜點後,會覺得昏昏欲睡的原因。

相反的,如果選擇讓血糖緩慢穩定上升的食物,就能讓身體處在消耗脂肪的狀態,精神也會比較好喔!

...繼續閱讀

fannyshieh發表於 樂多21:47回應(0)引用(0)低升糖飲食 │標籤:飲食,健康,鄭多燕,低GI,低升糖

December 14,2011

當死亡欺身而來 –談絕症電影

當死亡欺身而來,你會用什麼表情面對它?是驚愕的,還是憤怒的?

告訴另一半和家人時,又該使用什麼樣的語氣?應該沈重悲傷,還是故作輕鬆?

可怕的不是死亡本身,而是邁向死亡的過程。重病患者無法心一橫就一了百了,而是必須伴隨著對死亡的恐懼一天天地過日子。必須忍受治療所帶來的生理痛苦,還有難以割捨的心理情感。而其家人和密友,也必須承受巨大的衝擊,接受他們親愛的人即將永遠離去的事實。陪伴在此時成了精神上的嚴苛考驗。

以下幾部片子,分別以不同的角度與方式述說了人們被宣判來日無多後的故事。

...繼續閱讀

November 30,2011

PostPet 部落格時計



有人詢問右方邊欄超級可愛的PostPet時計從哪裡下載,網址如下喔:
有兩種時鐘樣式和不同角色可以選擇。複製你想要的樣式語法,再貼回自己的部落格邊欄區就可以囉!
台灣官方網站也提供了更多不同的樣式,還有其他部落格小插件喔!網址在此:

November 29,2011

花架

搬到爸爸任教的大學教授宿舍後,原本在老家後院的大大小小盆栽,只能委身於公共花園內。所幸樓下人家並不熱衷於植花弄草,媽媽也就樂得獨自打理那片空地。

後來她想,如果能種些爬藤,讓花串從屋頂垂下,豈不美哉?但她又不想讓爬藤爬滿整座牆面,以免破壞磚牆結構。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看來只有在牆外釘上一個大型花架才有可能了。但是,有必要如此大費周章嗎?

一天,爸爸真的請了工人、吊車,在二樓的外牆裝上大型花架。我和爸爸站在一樓看著工人忙上忙下,爸爸突然說:「愛她,就要幫她完成她愛的事。」

哇。我在心裡驚叫了一聲。

陽光穿過嶄新的花架,灑在爸爸身上,反射出浪漫的光。


fannyshieh發表於 樂多14:19回應(1)引用(0)散裝文體 │標籤:愛情,,爸媽,老夫老妻

November 27,2011

小喜紀念日

 其實媽媽給他取名的時候,喚作「歡喜」。我嫌這名字有些土氣,便「小喜小喜」地叫他。

小喜剛來的時候是一團黑色的小毛球。原本是在外租屋的哥哥養的,後來不知怎麼染上了跳蚤,哥哥束手無策,便送回家裡來。一開始,不習慣家裡有寵物的爸爸始終對他正顏厲色,但小喜仍然每每對爸爸搖著尾巴、歡欣地迎上前。有一天,這傢伙終於把爸爸心裡的奶油融化了,從此變成了爸爸的寶貝,甚至擁有自己專屬的搖籃曲。

小喜是我獨自在外工作的心理支柱。回家和他玩丟球遊戲、看他灰色的長毛(是呀,他長大後變成灰色了)在陽光下閃著銀色光芒、奔跑時長耳朵在風裡飄呀飄,對我來說是種有療效的醫療行為。

小喜貼心的程度很讓人驚訝。爸爸還在世的時候,由於我們脾氣同樣固執,有時會無可避免地吵起架來。爭執後我通常都是跑回房間、關上門大哭。

...繼續閱讀

November 21,2011

[ 電影 ] Margin Call (台譯:黑心交易員的告白)


 


在經濟像上圖一樣大規模地崩壞之前,會有什麼徵兆呢?大批學者專家紛紛出面警告?國家政府站出來捍衛人民的口袋?山雨欲來、風雲為之色變?

答案是,什麼都不會發生。

那個夜晚,人們照常下班回家、酣睡到天明,第二天清晨,陽光依舊會靜靜地破曉、 窗外甚至還會傳來小鳥吱吱的清脆叫聲。在世界翻天覆地之前,你並不知道它會如此。

Margin Call所陳述的,便是這樣一個寧靜的大破壞。

...繼續閱讀

[ 電影 ] 星空

延著鐵軌走,等在盡頭的會是什麼?

是早逝的青春嗎?是先走的人嗎?是破碎的夢,還是終於完整的拼圖?


...繼續閱讀

November 17,2011

讀葉青詩集簡介有感

躁鬱的人寫了詩

於是我們便突然

看懂了那癲狂 那囈語

那是因為在詩裡

我們都成為了詩

 

讀博客來<<下輩子更加決定/葉青詩集>>內容簡介有感

 

簡介原文:本書作者在二十歲時躁鬱症病發,在長達十二年的病史中,對於生活種種細節的詮釋,已脫出常軌,詩成了唯一能翻譯她難以道出的世界之媒介,也是詩接受了她不被世人接受的矛盾與狂躁。

 


fannyshieh發表於 樂多14:15回應(0)引用(0)書蠹讀書 │標籤:,葉青

November 10,2011

如果我就在天空爆裂,我說的話你會不會聽得更清楚一點?

如果我就在天空爆裂,我們的距離會不會近一些?


fannyshieh發表於 樂多18:16回應(0)引用(0)內心的小毛球

November 1,2011

巴黎歸途

起飛後三十分鐘,窗外的景色就凝結了,同樣的雲,一味的白,叫人不禁懷疑起飛機是否真的在前行。

螢幕上的時間往前走,我以反方向計算到你身邊的時間,這活動讓我不致在慢慢旅途中發瘋。

我要從巴黎回去了。
「有沒有什麼漂亮的藉口,可以讓你從遠方來看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