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31,2011 08:29

希伯來語「過活」起來亽「踁歷」

福爾摩沙11年5月31日
Ben‑Yehuda
Eliezer Ben‑Yehuda (艾利澤•本•耶胡達)

摘要:
復國運動創始人希歐多爾•赫茨爾則主張多語並存。他在「猶太國」中寫道:「瑞士為多種語言共存的可能性提供了一個具有說服力的證明。」然而,通過耶胡達(1858-1922)等人的辛勤努力,希伯來語最終獲得了正統地位。

他們向土耳其當局告發,說本•耶胡達煽動猶太人謀反,本•耶胡達為此受到監禁和審判。
但耶胡達並沒有嚇倒,出獄後仍然為復興希伯來語而奔波。他首先以自己的孩子和家人為試驗物件,要求他們使用希伯來語,禁止他的妻子講俄語,禁止他的孩子同不說希伯來語的孩子一起玩。

猶太人說希伯來語成為人們的共識,獲得了猶太人的普遍贊同。希伯來語已很普遍,年輕人的希伯來語往往比老一輩說得更純正和熟練。據說,在以色列街頭人們見到不說希伯來語的猶太人便會上去質問和批評。孩子們如不說希伯來語,父母講其他語言,便會受到其他孩子的嘲笑。

為了對新辭彙的創立和使用進行規範,以色列成立了一個專門的權威機構——希伯來語科學院(其前身是1890年成立的希伯來語委員會)。按以色列法律規定,該院全體院士作出的有關決定,經教育文化部長簽署後,立即成為法律,各行各業必須遵循,否則以違法論處。

目前,希伯來語不僅成為以色列國的官方語言,而且被視為世界上有影響的語種之一。
*****************************************
希伯來語的復活——語言學史上的奇跡
作者:支那「吳國」南京大學宗教學系博士生饒本忠
由於「希伯來聖經」最初是用希伯來語寫成,也被認為上帝所用的「語言」。希伯來語有「聖語」之稱;又由於希伯來語中的22個字母分別代表不同的數位,猶太教神秘主義者又賦予神秘的內涵,因而又具有神秘性。正是這具有神聖性和神秘性的語言,由於其載體——猶太人的大流散,而逐漸退出了口語領域,到西元200年已成為一種「死亡」語言。然而,在20世紀上半葉,「死亡」近2000年的希伯來語不但復活,而且成為以色列的國語,這不能不說是人類語言學的一大奇跡。

聖經時代,猶太人使用過三種古老的語言:希伯來語(前10世紀-前6世紀)、亞蘭語(前6世紀下半葉-前4世紀中葉)和希臘語(前322年-大流散時期)。「大流散」(Diaspora)特指離散「聖地」外的猶太人,「大流散」時期是指西元2世紀到20世紀猶太人建國這一歷史時期。在長期流散中,猶太人要麼使用所在國的語言,要麼把希伯來語與當地語言混合使用,這樣就形成了一個民族使用多種語言的狀況。
在中東歐的猶太人使用意第緒語,是一種由德語和希伯來語相結合的一種語言。在西南歐和拉丁美洲的猶太人一般講拉迪諾語,這是由希伯來語和西班牙語混合而形成的猶太語言。北非大多數猶太人說莫格拉賓語,西亞的猶太人基本上說阿拉伯語。中世紀以後,希伯來語只是猶太教拉比們在舉行宗教活動和祈禱時候使用的局部語言,和一些學者們和基督教神職人員研究古代歷史和宗教時使用的書面語言。

在18世紀,就有猶太人希望把希伯來語作為猶太人的日常生活用語重新使用,然而,這一願望直到19世紀猶太復國運動興起後才有機會實現。在運動當初,使用哪一種語言作為猶太人的民族語言,復國主義者內部產生了較大分歧。有的主張用意第緒語、有的主張希伯來語、有的主張德語,而復國運動創始人希歐多爾•赫茨爾則主張多語並存。他在「猶太國」中寫道:「瑞士為多種語言共存的可能性提供了一個具有說服力的證明。」(赫茨爾「猶太國」商務印書館P81-82)。然而,通過耶胡達(1858-1922)等人的辛勤努力,希伯來語最終獲得了正統地位。

本•耶胡達是立陶宛的俄國猶太人,於1881年移居巴勒斯坦。他是第一個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希伯來語的人。他身體力行,在耶路撒冷街頭走街串巷,宣傳使用希伯來語,耶胡達的行為遭到巴勒斯坦正統猶太教徒的敵視和反對。因為在他們看來,希伯來語是神聖的語言,只能在宗教活動中使用,將其用於日常生活是對宗教的褻瀆。在處理日常事務時,只能使用意第緒語、阿拉米語或阿拉伯語。他們向土耳其當局告發,說本•耶胡達煽動猶太人謀反,本•耶胡達為此受到監禁和審判。
但耶胡達並沒有嚇倒,出獄後仍然為復興希伯來語而奔波。他首先以自己的孩子和家人為試驗物件,要求他們使用希伯來語,禁止他的妻子講俄語,禁止他的孩子同不說希伯來語的孩子一起玩。他的教學方法及成功經驗讓當代語言學家愕然。但經過不懈的努力,本•耶胡達逐漸獲得了成功。
1884年他同其他人一起創辦了第一份希伯來語報紙,1890年建立了希伯來語委員會,主席由他本人擔任。
1904年,在收集和創造了數千個新辭彙的基礎上,他編出了第一本現代希伯來語辭典——「新希伯來語詞典」,這在現代希伯來語的發展中,具有劃時代意義的事情。正是本•耶胡達為希伯來語的復活奠定了堅實基礎。在他的努力下,以「聖經」希伯來語語言為基礎,以「密西拿」希伯來語為句法,以塞法迪猶太人語音為標準的現代希伯來語開始形成,得到越來越多猶太人的使用,最終成為該地猶太人日常生活中的語言。
1916年,巴勒斯坦地區占當地40%左右的猶太人把希伯來語作為主要語言來使用。
1922年,巴勒斯坦成為英國的託管地後,英國當局承認希伯來語與英語、阿拉伯語一起成為官方語言,從而確立了現代希伯來語在巴勒斯坦社會生活中的地位。由於本•耶胡達在這方面的傑出貢獻,而贏得了「現代希伯來語之父」的稱號,希伯來語復活這個奇跡的創造與本•耶胡達密不可分。

建國初期,大量猶太人湧入以色列,語言再次成為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因為在建國的前3年以色列人口翻了一番,從68萬增至140萬,而他們中會說希伯來語的人僅占1/4。人們之間無法交流,只能靠手勢或借助翻譯。官方的通知、新聞廣播往往要同時用多種語言才能被多數人接受。一些新移民加入軍隊後,有些士兵因語言障礙而亡於戰場。政府為了解決這一難題,1950年移民安置中心和軍隊裏,紛紛建立了「烏爾潘」的速成語言學習班。烏爾潘採用一套有效的集中強化訓練方法,學習者一般可在6個月內掌握日常生活用語和基本的閱讀能力。烏爾潘這一形式直到今天仍在移民接待中心和外國人學習希伯來語時廣泛採用。移民們定居下來後,還可以繼續在開放大學裏學習希伯來語的閱讀和寫作。

由於家庭和文化背景的影響,人們往往在正式、公開的場合講希伯來語,在家裏和本移民集團中說他們自己熟悉的語言。不過現在這種情況已越來越少,猶太人說希伯來語成為人們的共識,獲得了猶太人的普遍贊同。希伯來語已很普遍,年輕人的希伯來語往往比老一輩說得更純正和熟練。據說,在以色列街頭人們見到不說希伯來語的猶太人便會上去質問和批評。孩子們如不說希伯來語,父母講其他語言,便會受到其他孩子的嘲笑。

如果古代大衛王在今天復活,漫步特拉維夫街頭的話,他也能聽懂他們的談話,而現代人也能聽懂他的話。因為猶太人不僅保存了希伯來語22字母,及從右向左的書寫方式,而且用希伯來語寫成的「希伯來聖經」,仍是猶太人的重要經典,其中最古老的「希伯來聖經」中的「底波拉之歌」就是希伯來語形成初期即西元前12世紀時期的作品。但如果他們交流的話,可能有些困難,一則某些古老的辭彙在現代希伯來語中已消失,二則傳統希伯來語詞匯有限,其詞語富於描繪性而缺乏思辯色彩,不存在「哲學」、「宗教」、「神學」之類的抽象辭彙等,而現代社會的新事物無法用聖經時代的辭彙來正確表述,並且新辭彙大量湧現。

為了對新辭彙的創立和使用進行規範,以色列成立了一個專門的權威機構——希伯來語科學院(其前身是1890年成立的希伯來語委員會)。按以色列法律規定,該院全體院士作出的有關決定,經教育文化部長簽署後,立即成為法律,各行各業必須遵循,否則以違法論處。由於歷史原因,在希伯來語復興中,阿拉伯語對其影響最大,許多希伯來語中單詞與阿拉伯語十分相似,如「和平」一詞,希伯來語讀「沙洛姆」,阿拉伯語讀「薩洛姆」,發音相近,尤其罵人的話,希伯來語幾乎全從阿拉伯語中如數借用。其次是英語,如「電話」、「電視」等詞語發音完全與英語相同,不過是用希伯來字母書寫而已。此外,法語、俄語、德語等辭彙也被希伯來語吸收。

希伯來語的復興不僅創造了語言學上的奇跡,還帶來了希伯來文化的復興,它不僅是猶太民族復興的重要標誌,也是對世界文化的重大貢獻。目前,希伯來語不僅成為以色列國的官方語言,而且被視為世界上有影響的語種之一,在美國,希伯來語早已被美國大學委員會認可為大學入學外國語測試的語種之一,其他得到認可有德語、法語、西班牙語、阿拉伯語和日語等,而漢語在20世紀90年代才被認可。

相關連結:
支那「閩南語」是福爾摩沙台灣語的「方言」
末世神學:世界在傾倒!「巴比倫」在癱瘓!
336萬9052個有「獸印記」的「異邦人(Aliens)」
支那中國所使用的前八大自然語言(Natural language)
支那中國先「坌」解為八國,東突厥斯坦和圖博「徊」復獨立,內外蒙古合併
末世神學:復活的以色列
末世神學:耶和華與以色列民立的約
末世神學:「回錫安,拯救以色列民」的啟示
有關於福爾摩沙「東」南西北四個牧選區
大甲溪流域是「新耶路撒冷」在福爾摩沙的聖殿所在地
不要再以「天」或「耶穌」稱呼「真理」
不要褻瀆「神」!
末世神學:對年老之人和年少之人說的言語
南閩鴃舌
原來是說「客家語(Hakka)」的福爾摩沙人是「猶大(Judah)人」
外來客家語(Hakka)正名為福爾摩沙「大甲語(Takka)」或「台家語(Taikka)」
原來是說其他「原住民語」的福爾摩沙人是「迦南(Canaan)人」和「示劍(Shechem)人」
支那大陸的「中原」原本是「地中海」
國度福音擴展全宇的下一步:審判和裂解支那中國

  • 您可能有興趣:

    接收與劫收
    wasiwasi142 發表於樂多回應(2)引用(0)正本清源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64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5733539
    回應文章

    依據希伯來聖經西番雅書第3章的記載:
    3:8 耶和華說,因此你們要等候我,直到我興起擄掠的日子,因為我裁定要招聚列國,聚集列邦,將我的惱怒,就是我的烈怒,都傾倒在他們身上;因為在我嫉憤的火中,全地必被燒滅。
    3:9 那時,我必使萬民改用純潔的語言,好叫他們都呼求我耶和華的名,同心合意的事奉禕。
    For then will I turn to the peoples of a pure language, that they may all call upon the name of Jehovah, to serve him with one consent.
    *****************
    你們福爾摩沙「以色列民」知道「那時」,「我」要祚成什麼嗎?

    無論你們是什麼「台灣文學」的翹楚教授老師作家,如果你們還傻傻的「多元」妨礙「我」到那時,那狔們就等著「被燒滅」。
    | 檢舉 | Posted by ESIR at May 31,2011 11:25

    蔣為文作法 成大台文系教師不認同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1/new/may/28/today-p10.htm
    成功大學台文系副教授蔣為文與作家黃春明的爭執餘波盪漾,一群不認同蔣為文激進作法的成大台文系教師昨天聯合發表聲明劃清界線;蔣為文表示,簽署聯合聲明的教師都未教台語文,彼此理念不同,對他們的聲明予以尊重,他願意與黃春明及政大陳芳明老師就台語文公開辯論。

    蔣對聯合聲明表尊重

    台文系教師聯合聲明稿,獲得成大校長黃煌煇同意,並公告於成大網站首頁的公佈欄。

    聯合聲明指出,成大台文系對台灣文學的定義抱持廣義態度,尊重台語文學前輩及其成果;但不認同蔣為文在小說家黃春明先生的演講場合所採取的抗議手段與態度,反對預設立場且不尊重演講者的行為。

    聲明指出,台灣文學不應走向狹隘,「只有用台灣話文寫成的作品,才是台灣文學」、「台灣作家就必須用台灣話文創作」,成大台文系批判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國民黨進行的「再中國化」的文化政策,但不表示無視或全然抹除中國文化的影響,我們不歧視中國人,反對使用以中國為名的種種歧視性字眼批評他人。

    簽署者包括林瑞明、吳密察、施懿琳、游勝冠、吳玫瑛、李承機、廖淑芳、鍾秀梅、簡義明、蔡明諺等人。

    蔣為文無奈表示,近日批評的人都不在事件現場,他受邀到電視台談立場,播出的也是經過剪接的片斷,大家都沒聽到黃春明演講的內容,即一面倒地批評,主辦單位也不敢公佈錄影、呈現完整內容。

    蔣為文表示,黃春明演講中多次提到「我們中國人」、「我們漢人」,又說台語、客家語是生活語言,在家說自然就會說,會流傳下去,不需要特別發展台語文,黃認同中國,言下之意希望別人認同中國,這樣的態度當然是「可恥」。

    蔣為文不解說,為什麼大家都得接受華語教育,台語就不需要教,根本是雙重標準,大家都要說華語、學華語,怎麼沒人說是文化霸權,卻說台語霸權。

    蔣為文也強調,當天他在現場沒有罵人,反而被黃罵是會叫的野獸、五字經,他沒說自己代表成大台文系,只是據實回答而已。
    | 檢舉 | Posted by ESIR at May 31,2011 1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