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3日 20:27

塑化劑風暴裡的政媒扭曲與跳tone插曲

Spaghetti sample by yaraaa in London
義大利麵塑膠模型。本圖意指之食物與台灣的塑化劑風暴無關。我選這張照片的主要著眼處在…叉子。

Photo: yaraaa, [CC BY 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The sign of a truly totalitarian culture is that important truths simply lack cognitive meaning and are interpretable only at the level of "Fuck You", so they can then elicit a perfectly predictable torrent of abuse in response.

Noam Chomsky

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表示,美國毒物資料庫對於DEHP研究相當多,動物實驗會造成不孕、甲狀腺疾病及畸形兒,雖是可疑致癌物,但歐盟已經禁止玩具添加,環保署不列管是很奇怪的事情,應該檢討。

《自由時報》,2010年6月22日

今天,你「鄰苯二甲酸酯」了嗎?是的,你今天一定吸收了鄰苯二甲酸酯,我也是,就算未食用任何工業製品。最近鬧得沸沸揚揚、人心惶惶的DEHP就是鄰苯二甲酸酯家族的一員。在這種氣氛下、在這個寫抒情文重於寫論說文的社會中,稍微講一下鄰苯二甲酸酯的廣泛存在,可能會被扣上「捍衛黑心起雲劑」這種帽子。

就像在外獨會的討論版上,有人舉例說明「環境荷爾蒙何止起雲劑」,而且在第一句就言明了起雲劑裡面的DEHP屬「犯罪添加」,卻還是招來了「果然黑心起雲劑是獨派的,綠民群起捍衛了」之類的回應。若要這樣推論,報導「家中塑毒濃度,台灣冠全球;室內灰塵9成DEHP,導致兒童性早熟易過敏氣喘」的中國時報以及報導「小心妊娠霜!學者:孕婦用3個月,DEHP濃度增」的NOWnews等等媒體統統都屬「獨派」、「綠民」囉?換一個角度想,「環境荷爾蒙何止起雲劑」之說可能使某些人覺得,反正防不勝防,不必過於恐慌。這樣一來,現在的政府反而好做事些。所以,何必把問題一下子就拉到統獨層次呢?

食品中的塑化劑添加當然須被徹查究辦,也不能以有毒塑化劑的其它工業應用來當脫罪的藉口。但公眾若只注意食品,而忽略有毒塑化劑的其它存在方式,那就等於見樹不見林,到頭來,還是繼續受其危害。

蘋果日報不知道?

環境賀爾蒙之廣受關注則始於1990年代初,歷史並不算長,至少相對於DEHP的毒性研究而言。後者可上溯至1945年,但到了1970年代才有越來越多學者進行研究。歐盟在今年初正式宣佈將全面禁用DEHP,距離最早的研究已過了半個多世紀。

相關研究與工業技術日新月異,若無相關知識,我們如何能趨吉避凶?近年來,三不五時就有學者專家及環保團體出面,針對塑化劑的影響提出警告。信手拈來如下。

  • 2008-01-07:中國時報報導,「陽明大學環境衛生研究所教授陳美蓮針對超商便當進行研究,發現便當以塑膠盒盛裝,一個重量4百公克的便當加熱後,DEHP(鄰苯二甲酸二酯)濃度達每日建議攝取量的63.13%到92.2%。」根據陳教授的初步取樣研究,台灣成人尿液中的DEHP代謝物MEHP濃度約五倍於美國與德國的平均值
  • 2008-03-11:自由時報報導:「化妝品禁用DOP 四月實施」、「成大環醫所教授李俊璋表示,塑膠食品容器是塑化劑更重要的暴露來源,衛生署食品衛生處應比照化妝品提升管制層級」、「台灣區塑膠原料工業同業公會總幹事王慶華表示,市面上的塑膠食品容器,絕大多數是聚丙烯(PP)與聚乙烯(PE),兩者都是軟塑膠,根本不必添加塑化劑。各類塑膠中只有聚氯乙烯(PVC),會使用DEHP做塑化劑,如沙發、雨衣、膠布、人工合成皮等,DEHP的使用量,佔所有塑化劑的九成,環保署若要提升管制層級,台灣的塑膠業可能沒有明天」。
  • 2008-03-11:自由時報報導:「研究顯示,國內孕婦體內的塑化劑『鄰苯二甲酸酯類』代謝物濃度較歐美高出甚多,最近又進一步證實,體內濃度越高的孕婦,所產下的女嬰較易出現『去雄性化』現象」、「李俊璋表示,台灣民眾主要暴露來源是日常飲食,例如盛裝熱食的塑膠袋與塑膠容器、微波餐盒、瓶裝飲料等,女性則多了香水、指甲油等化妝品。」
  • 2008-05-27:自由時報報導,「台北市衛生局首度抽檢指甲油、香水等化妝品,不合格率高達5成,原因均為違規添加鄰苯二甲酸酯類」。
  • 2010-06-23:自由時報報導,「環署檢驗玩具可塑劑ALL PASS 學者質疑項目不周延」。
  • 2010-09-14:自由時報報導,「經濟部標檢局昨公布最新安全規範,未來橡皮擦的六種塑化劑總量,不得超出0.1%質量比」。
  • 2010-11-06:自由時報報導:「醫療器材PVC含塑化劑,環團籲禁用」。
  • 2011-02-24:看守台灣協會秘書長謝和霖發表專文六輕五期與PVC及其他,指出「其擴建內容不乏生產對環境極有危害的毒性物質。比如我們最關切的PVC,其單體氯乙烯(肝癌致癌物)的年產能將增加20萬噸,增幅達25%;另外其塑化劑 DEHP(會影響生殖與發育的環境荷爾蒙)的產能也將增加13.4%;並將新建兩個工廠生產可用於PVC安定劑的甲基錫四丁基錫」。

儘管有這些訊息,但是,今年五月之前,有多少台灣人認真注意過塑化劑的影響?有多少人注意過上述之類資訊,且放在心上?有多少人聽聞過,鄰苯二甲酸酯不是跟塑膠主結構以化學鍵相連,因而會不斷從塑膠釋出,在環境中(包括室內)造成污染*

《蘋果日報》在6月3日的社論中批評道:

「塑化劑事件發生後,一票學者專家冒出來警告大家許多生活用品都含毒質。既然毒性那麼強,為什麼不早說呢?現在突然無厘頭跑出來東邪西毒,嚇死人不償命喔。」

很多人覺得這話有道理,也許因為他們先前不知或不注意這些毒害的存在。一般人的確容易忽略,但每天處理資訊的蘋果日報先前豈會沒接觸過學者專家們的頻頻警示?蘋果日報這番言論才是「無厘頭」吧。

如果多數人都注意且在意,相關單位早就有大動作,也不用專家與環團一再老調重彈,卻活像在沙漠中對著仙人掌傳教一般(用俗話講,就是狗吠火車啦)。主因之一:相關警示往往被掩沒在龐大的媒體資訊流中。何謂「龐大的媒體資訊流」?去年,您八成聽聞過媒體關於藝人大S是否未婚懷孕的報導…至少,連我這個很懶得注意演藝圈新聞的人都數次接觸到相關媒體報導。這就是「龐大的媒體資訊流」的威力。藉由控制資訊流,媒體可以把生死大事化小,把芝麻小事放大

台灣流媒體,尤其電視,往往將自以為的「大眾喜好」擺在「公共利益」之前。於是乎,很多人看了新聞,知道某藝人肚子大了,知道某女星生下的小孩有兔唇,卻渾然不知自己長年身陷於環境荷爾蒙的包圍中。

日復一日,媒體引導著大眾的注意力。邵曉鈴在2006年底出車禍,當時曾出現呼籲立法強制汽車後座乘客繫安全帶的聲音;但媒體焦點全集中於胡志強夫婦的受苦受難,制度面檢討也就遭到邊緣化,最後不了了之。直到孫文的孫女孫穗芬在台北遭遇嚴重車禍而不治,立法規範的主張才又死灰復燃,終於在今年四月正式實現。1990年代在外國已蔚為潮流的規定(如法國1990英國1991匈牙利1993香港1996)遲了二十年才在台灣出現。由此可見,我們的國會真是有夠混(胡志強所屬的政黨可是一直掌握著國會多數喔)。

安全管理背後的政媒結構問題

不過,話說回來,沒有輿論壓力,國會很難通過必會招許多人抱怨的法律,所以,媒體與社會也是造成立法拖延的因素。人民頭腦裡在想什麼,這會決定國家由誰執政、如何被管理的。

在很多安全措施上,我們的腳步往往比歐美國家慢幾拍。壬基酚也會干擾人體內分泌,因此,我國衛生署在2007年規定食用清潔劑中的壬基酚濃度不得超過0.1%,環保署更從2008年1月起開始禁止含有壬基酚的家用清潔劑*。很好,只不過,類似的規定早已於2003年出現於歐盟法規

回過頭來談塑化劑。澳洲政府的網站有境內DEHP監測地圖。我國呢?制訂於2003年的「食品器具、容器、包裝衛生標準」於去年11月22日修訂時,首度將DEHP明文納入規定:溶出上限為1.5ppm。不到一個月後,我國發文通知WTO會員國,這次是關於文具的新規定:

鄰苯二甲酸酯是製造塑膠擦使用的軟PVC塑膠中存在的有毒物質,消費者關切兒童因舔及咬塑膠擦而暴露於鄰苯二甲酸酯的危險。〔…〕標準檢驗局在與各界商議後,擬規範塑膠擦的化學材料及物理性能,包括禁用鄰苯二甲酸酯(DBP, BBP, DEHP, DNOP, DINP and DIDP)(濃度應低於0.1%)0.1%。(文件編號G/TBT/N/TPKM/95,2010-12-17)

然而,歐盟規範走得更快。他們在今年二月公告,未來三至五年內將全面禁止musk xylene、MDA、HBCDD、DEHP、BBP、DBP(例外需經申請許可)。不到一個禮拜,經濟部工業局就轉告國內業界。其實,歐盟早在1996年就盯上了DEHP,後於2004至2006年期間邀集各界研擬風險管理政策,2008年時則有瑞典提出報告,提議將此DEHP列為「高度關注物質」,並列舉禁止此物質後的配套替代方案。今年年初全歐盟禁令乃這一連串準備動作的結果。這並非新聞---我國經濟部與相關單位一直注意著這類可能影響出口貿易的資訊,並轉告國內(例如這份資料)。若無這次的塑化劑風暴,DEHP在台灣恐怕還有數年的好光景吧…

旁例如石綿。石綿纖維在上個世紀就被確認為致病毒物,它會導致肺部病變,甚至肺癌等疾病。自1976年以降,瑞典、西德、丹麥、瑞士、奧地利等國家相繼對石綿祭出逐步或局部禁用規定,義大利與法國更先後於1992年與1997年斷然全面封殺之*。法國從上個世紀末開始,耗資八億歐元以上對巴黎第六、第七大學所在的Jussieu Compus進行石棉建材清除工程與事後整修,後又於2006年倡議全世界禁止使用石綿---當時已有六十個國家全面或局部禁用之。台灣呢?雖然二十年前就將石綿視為毒性物質規範,但直到今年6月9日,在環保團體與民進黨籍立委田秋堇挾塑化劑風暴餘威的要求下,環保署官員才回應說,三年後禁用石綿。所以,八字還沒一撇。

行政部門可以做的事若無代表公眾利益的力量去推,往往快不了,甚至會受到維護特殊利益的壓力阻擋。所以,關鍵還是在於:國會、媒體、社會大眾。然而,媒體與政治人物的操作可以誤導社會大眾的注意力、以扭曲的方式形塑所謂的輿論。最便捷的方式之一:推出遭千夫所指的妖魔人物,彷彿這些人該承擔所有過錯,藉此來掩蓋結構性問題。這種妖魔人物有些是自作孽,有些是跑龍套變主角,有些是「掃到風颱尾」的倒楣者。

賴昱伸風波:跳tone的插曲

日前頓成媒體焦點的Taipei Times記者賴昱伸就是一個好例子。在對此人下評斷之前,請考慮這個關鍵問題:昱伸公司老闆賴俊傑之子賴昱伸是否參與該公司營運?如果有,他在塑化劑風暴之前可能(只是「可能」而已)知道該公司使用什麼原料;如果沒有,他在塑化劑風暴之前很可能根本不知道該公司的「業務機密」。

媒體冠在他頭上的「少東」一詞是否適切,這大有疑義。關於這一點,我已在前文提過了。

根據近日媒體報導,他在美國念的是政治與法文,回國後擔任英文報紙記者,另外還參加社會公益運動。從這些線索來推測,他參與昱伸公司營運的可能性頗低(假如俺是賴俊傑,俺才不要讓這種「愛管閒事」的兒子來接掌企業啊)。他若未參與,就不見得知道公司內情。這當然只是我個人的推論,但那些將賴昱伸與賴俊傑綁在一起的那些批評又何嘗不是建立在推論之上呢?在沒有明顯證據可以定罪時,就該依循無罪推論原則,不是嗎?

名嘴陳鳳馨「30日在《2100全民開講》爆料指出,根據賴的同事透露,雖然他臉書上講DEHP沒毒,自己卻是從來也不肯喝飲料,不論是手搖杯或是便利商店的飲品」(NOWnes,2011-05-31)。 然而,不到四十八小時,記者林修卉查證後發現,並非如此。就連中國時報也有單厚之、陳文信兩位記者指出:「儘管有名嘴爆料宣稱賴昱伸不喝外面的飲料,但多位記者同業就曾目睹賴昱伸喝珍珠奶茶,也前往便利商店買飲料」(報導)。

在此順便提供一個熱騰騰的外國案例:就在陳鳳馨爆「料」的那一天,法國前教育部長Luc Ferry在電視談話性節目上爆料說,根據來自國家層峰的透露,法國有某位前部長曾在摩洛哥跟兒童發生性關係。從那一刻起,一大堆媒體記者向他追問那位所謂的醜聞主角是誰,但Ferry堅持不公開講出其姓名。此公三緘其口的主因之一:被點名的人絕對會上法院提告,而既然他所謂的消息來自某人「透露」,只要這個(曾)位居層峰的某人不存在或否認,Ferry的言論八成會被法院視為造謠誹謗,如此一來,牢飯、名譽損害賠償必定相繼而來。陳鳳馨大可慶幸自己不是生活在法國。

陳鳳馨大可以只丟出這麼個超簡單的問題,一個菜市場賣菜的阿嬤也會提出的好問題:難道賴俊傑的家人不知道嗎?這只有賴家的人能回答。作為一個觀察者,我感到好奇的是:在塑化劑風暴前,賴俊傑自己如何看待使用DEHP這件事?

他應該知道這樣不符「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及限量暨規格標準」,所以違反「食品衛生管理法」(就算不知,還是違法)。賴俊傑說他五年前不再使用DOP(鄰苯二甲酸二辛酯),而改用DEHP,這證明他知道DOP在2006年被改列第一類毒性化學物質,而DEHP還是被放在第四類。「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如此定義第四類:「化學物質有污染環境或危害人體健康之虞者」。所謂「之虞」,用白話來講,就是「有可能、值得憂慮注意」。如果您在塑化劑風暴前讀過美國毒性物質及疾病登記署(ATSDR)的這篇說明,您也許不會特別留意DEHP對健康的影響。看不懂英文沒關係,我國環保署「宣導手冊-認識生活環境中毒性物質」裡面的這篇關於DEHP的介紹幾乎就是美國那一篇的譯寫版^^。看了這樣的介紹,非專家如我之輩恐怕不會聯想到毒物學專家林杰樑醫師所說的「比三聚氰胺毒上3.5倍」、或台大食品研究所教授孫璐西所言的「毒性比三聚氰胺毒20倍」(NOWnews的報導當然在標題中寫「20倍」)。

作為一個食品化學原料業者,賴俊傑會不會抱著這樣的心態:「反正那麼多人都這麼做,我用比較不危險的成份就好」?從他在東窗事發後的初期反應來推敲,我們或可如此猜想。在業界那麼久,他或許會告訴自己,甚至告訴他人說「有毒的東西多得是」,甚至搬出如ExxonMobil在台公司代表在一場公聽會上所言:「所是東西都是有毒的,我們要看他在環境的分布量還有他的毒性」(見「列管毒性化學物質及其運作管理事項修正草案」第2次公聽會會議紀錄,2009年6月8日)。

根據自立晚報報導,接近五月底時,賴俊傑在檢方提訊時「阻止律師替他辯駁,表示:『錯就錯了,不要再多說』」。今天若換作是一個想要自我辯護到底的人呢?以下是我想像的台詞:「您覺得食品中的塑化劑很恐怖嗎?告訴你,在台灣、乃至在很多國家廣泛使用,而且完全合法的人工合成色素『食用紅色六號』(Ponceau 4R)老早就在美國被禁用於食品啦」。(按,王金玉、謝有容共同發表於2001年的論文應用毛細管電泳分析食品添加物之研究第438頁已提到美國禁用Ponceau 4R)

關於食品工業的化學知識累積到一個地步,人們往往會兩手一攤,像《蘋果日報》在歷經多日的塑化劑風暴後那樣嘆曰:「如果我們相信所有關於吃什麼、喝什麼會生病、中毒、致癌的資訊,那只能什麼都不吃,餓死算了」(〈蘋論〉,2011-06-03)。不是嗎?臉書上至少有兩千人對那篇社論按下「讚」,可見很多人開始彈性疲乏了。十多年前,在歐洲,正值狂牛症危機使大眾聞牛色變之際,我在餐宴因困惑而失禮地請教一位執業多年的醫師何以敢吃牛肉,得到的回答是「一切早已被污染」。

這種宿命論式的態度不能被拿來合理化食品中的DEHP。老話一句:關鍵在於劑量相對於人體可承受量與時間的問題。試圖解析賴俊傑的心態觀念(法院審判會告訴我們更多)跟為他辯護是兩碼子事,請讀者切勿誤解。

若賴昱伸原本根本不知道其父違法使用DEHP,或原本(誤)以為其父公司的產品對人體沒什麼負面影響呢?這不是不可能,甚至相當有可能(別忘了,賴昱伸讀書時念的是文科,工作則為政治線記者)。若然,媒體所報導的賴昱伸在臉書上提供ECPI資料一事就只是一種反射式的衛護親人動作。ECPI是個歐洲塑膠業者組織,所以,任何人光拿這一點就足以駁倒賴昱伸的言論。本來在整個事件中可能只是跑龍套的賴昱伸思慮不周,讓自己一夕之間成了媒體版面主角。在這一點上,他螳臂擋車,第一個要怪罪的是自己。

但輿論界有人就他這麼個舉動來進一步衍伸批評,那就不妥了。只要他未參與昱伸公司運作,他個人就沒犯案,這跟他在網路上發表的言論是兩碼子事。只要他沒參與,其父所犯的罪過就不能算到他頭上,蕭曉玲老師說得很好:「現在不是父債子還的時代了」。

至於他之作為國際特赦組織台灣總會監事一事,這完全不宜被扯進來講。把國際特赦組織扯進來做文章,徒然製造笑料給國際社會觀賞罷了。某些人只是因為情緒反應而反射式地砲轟賴昱伸,有些人則是擺出政治鬥爭架勢。聯合報6月1日的評論專欄的〈他是國際特赦組織監事〉一文連賴昱伸曾撰文批評馬英九都要拉進來講…呵呵,這就洩了底啦---原來這傢伙竟曾斗膽批評「今上」。賴先生那篇文章議論的是台灣代表出席WHA方式之主權地位問題,到了聯合報的筆下卻變成「作出關心『世界衛生』狀」。想藉此把「世界衛生」跟「食品安全」連在一起來講喔?聯合報,這樣也未免轉得太硬了吧?!此外,他僅僅引用一篇報告,就被聯合報指為「顯然對毒物化學亦多涉獵」,這實在也過於誇張。我在Google鍵入「dehp cancer」,跳出來的第一筆資料就是ECPI提供的那篇“DEHP confirmed as non-carcinogenic”,三分鐘便讀完,「多涉獵」好簡單。XD

數年前,有位朋友傳來一篇不長不短的法文稿,說是自由時報某記者之作,要我幫忙校訂。至今,我不知那位讓我抓了好幾個小時頭皮的記者先生是哪一位,但從一些線索,我猜,他就是賴昱伸。我至今未見到執筆者本尊,但猶清楚記得,當時原稿給我的印象是:他應該是熱心、努力但心思不是頂縝密的那一型。熱心,因為那是個義工性質稿件;努力,當年我在回覆那位中介轉手的朋友時已向她提過;至於最後一點,由於不見得很正面(也不是多負面啦,因為神經線稍微粗些的人通常活得比較愉快),我就放在心裡沒講。如果我沒猜錯,如今在媒體上看到的一些關於賴昱伸的訊息還真符合我當年的判斷。如果我真的猜對了,那麼,有些人描述的那個好像心機很深的賴昱伸不外乎是他們激憤下的想像,或是某些人的刻意抹黑。當然,也許我猜錯了;但若如此,還是不影響我對這整個插曲的判斷。由於個人素來不喜為打聽事情叨擾朋友,在此乾脆「疑則傳疑」。至於人家願意不願意來向我釋疑,就隨緣了。重點橫豎是,目前種種公開訊息顯示,在整個塑化劑風暴中,賴昱伸只是個邊緣人物。網友FU在回應我的上一篇文章時說得很好:

要追究起黑心商人與政客的關係,民進黨只是一個支持者的父親在開黑心公司,統一企業的老闆可是國民黨中常委(統一企業2009年就承諾要驗塑化劑,但還是出包)。

統一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把砲火對準賴昱伸是無益於社會的;某些指向他的攻擊動作反而才更值得被分析

政治鬥爭

很明顯地地,國民黨陣營有人企圖將昱伸公司、記者賴昱伸、自由報系、民進黨連結在一起,來打擊政治對手。

為了加強論證,向來消息比上帝還靈通的邱毅還搬出昱伸老闆是民進黨金主的講法,但記者一追問證據在哪裡,邱先生卻回答說「他還在跟監察院調,也希望民進黨自己說清楚」。呵呵,假如明天有跟邱毅一樣有言論免責權保護傘的某立委公開指稱昱伸老闆是邱毅金主,說「他還在跟監察院調資料,也希望邱先生自己說清楚」呢?邱毅會不會跟民進黨一樣跳出來說「講一次告一次」呢?說來好笑,自從民進黨強硬表示要提告,邱先生似乎就此煞車,靜悄悄。

至於邱毅與若干媒體把民進黨立委黃淑英扯進來一事,請讀者參閱曾韋禎的大作環保署還黃淑英清白

該為塑化劑風暴負責的人就該負責,無責者則不必被牽拖進來,以免模糊焦點。若真要就這個歷史超過二十五年、甚至三十年的問題來追究政治責任,曾掌握行政權八年的民進黨固然跑不掉,但國民黨也好不到哪裡去,甚至糟上數倍,因為他們執政的時間更久,重掌行政權也已三年,而且,國民黨陣營一直掌握著國會多數。難怪有人要嘲笑國民黨現在是完全執政,阿扁負責

政壇上常見爭功諉過,有些人特別在行。上一個公眾健康問題的明例是流行性感冒。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在今年年初下台前夕,以衛生署名義向法院控告《大話新聞》主持人鄭弘儀、六位名嘴、以及潘建志醫師,理由是:

楊志良對於九十八年七月到九十九年六月H1N1新型流感在國內流行之際,政府好不容易採購到H1N1新型流感疫苗,但因這七位名嘴,新流感疫苗的使用率一直不到四成,造成近千人重症及四十四人死亡,決定告發媒體,要大話新聞主持人鄭弘儀以及吳國棟、鍾年晃、何博文、台北大學副教授侯漢君、台南市議員王定宇、政論家徐永明等人負法律責任。(自由時報,2011-02-11

姑且不論楊志良拖了一年才告、而且把這個攤子丟給續任署長,光是把發生在2010年冬季的重症與死亡怪罪到鄭弘儀這一干人等的頭上就有夠荒謬。怎麼說呢?《大話》質疑國光疫苗一事主要發生在2009年底;後來,吳敦義在2010年5月自誇說「我國防疫成效與『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之會員國相比毫不遜色,國內疫苗接種率排名全球第5名」。既然《大話》在2009-2010冬季沒能讓台灣防疫「遜色」,如何能在2010年底造成「近千人重症及四十四人死亡」呢?就算他們全都說錯,衛生署有半年以上的時間可以「導正視聽」啊!

政府疫苗採購量從2009年的一千五百萬劑銳減至2010年的三百萬劑,此落差不就反映出了衛生署在2010年的防疫評估與態度嗎?就算將一千五百萬劑只以三成折算,也還有四百五十萬劑,但政府僅採購三百萬劑而已。國家有錢補助花博,沒錢補助疫苗?真正該為流感疫情負責任的就是主管防疫政策與相關宣傳的衛生署。當時領軍的署長楊志良難道沒責任嗎?沒責任,如果我們相信國民黨到至死不渝的地步。防疫成功是「衛生署等相關單位共同努力的成果」(吳敦義語),防疫失敗是政論節目造成。吳敦義,您就甭提「撼動人心的數字」啦,你們這個政府本身就夠「撼動人心」了。

楊志良果真不辜負馬英九的任命,跟馬英九一樣,千錯萬錯都是別人錯。他卸任時,媒體的焦點全擺在那只舊公事包的拍賣,於是,該被檢討的包括是否對公眾隱匿狂牛症病例、流感防疫是否不力、二代健保是否棄守等問題全被冷落一旁(何況還有郭董提錢來幫腔)。

結語:腦袋塑化的問題

這幾天,我盡力回想義美食品曾推出的廣告,勉強記起「一定要幸福喔」這句廣告詞。是我記憶變差了嗎?上網搜尋,所得到的資訊並未否定個人記憶中的印象:相較於在這次風暴中商譽重損的幾家企業,如今廣受讚譽的老字號義美食品之廣告密度偏低。於今觀之,義美的策略才是王道:品質信譽是最好的廣告。

作為消費者,我盡量對廣告抱持懷疑態度,一如針對新聞報導,尤其是那些帶有廣告性質的政治新聞。不論在極權國家或在自由社會,媒體每天都有意或無意地、有害或無害地塑造公眾的意見。

塑化劑風暴或許讓某些人想起「You are what you eat」這句老話。此句型衍生出:「You are what you read」。廣義而言,各式各樣的訊息接收都可謂「read」。人體通常會將DEHP代謝轉換而排出體外,人腦則只會自動阻絕明顯悖反常理的訊息---於是,誰掌握了學校、媒體、廣告或宣傳機器,誰就有可能大規模地、甚至深層地影響人們的思想。當一個人習於消極地或/且片面地接收訊息,他面對這些訊息時的「思考」只是將訊息排列重組,頂多加上簡單的(情緒)反應。在這樣的情況下,「思考」其實是由他人代勞(或設定)。如今,大量訊息廉價甚至「免費」地傳送,且被迅速複製而到處流竄,滲透所及包括你我的日常郵件與手機。於是,少數人更可輕易地藉由過度簡化、甚至扭曲的訊息來形塑多數人的意見,影響所及可能個人的日常生活,也可以是公眾的政治選擇。

個人的日常生活與公眾的政治選擇本來就高度相關,兩者在塑化劑風暴下的媒體論述之中再度(不令人意外地)交會。這不見得容易察覺,跟DEHP一樣,甚至更棘手,因為沒有現成的檢測儀器,除了大腦。問題在於:被控制的大腦如何能知曉自己受控制。就此觀之,「丁丁」一詞頗妙,妙在簡單之字的重複。面對這種單純而頑固的無盡迴圈,很多朋友頗感無奈。無奈難免,因為那種堅固構造真的很難改變。改變需從論述場域下手,就像對付食品中之不當添加一樣,應在大結構下功夫改造。不論哪一種,改造不可一勞永逸,但若不改造,下場可能是坐以待斃。

version 1.01, 2011-06-14 20:45

  • elysium 發表於樂多回應(3)引用(0)媒體,誌異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4997 │標籤:媒體,政治,公共衛生,治理,文化霸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5815245

    回應文章

    因為石棉是便宜又好用的建材,
    塑化劑比起雲劑便宜又好喝。

    很久以前就有這個名詞出現過"媒體治國",
    但是大眾傳媒不會是主體,從來也不是,
    而是那些來來往往的政客們,
    老是繞著風向球在轉在跑,
    後面也跟了一票人在轉在跑,
    景象像是多年前一隻無嘴貓在麥當勞開賣的情況,天天都有人排。
    ---------------------------------------------
    版主回覆:
    民主體制預設由複數個人主體組成的單數抽象主體(subject)。在這個層次上,個人主體的核心是笛卡爾(René Descartes)的那句名言:「我思故我在」。然而,主體的存在(existence)遠比這古典定義來得複雜混沌:一方面,人並非一種純理性的動物;另一方面,人所處的社會關係(包括政治)裡面交織著利益、權力、各種層次的理性思維與非理性成分等等。或多或少迷失於這片叢林的大眾乃媒體的獵物;而在這樣的關係中,媒體是某種「主體」。但媒體亦非是純理性的主體,它們可能盲目地追逐著幻影,也可能是某些人的玩物傀儡。作為觀察者,對於這繁複又無盡的多重遊戲(game),我傾向於析理出其中的重要動線,尤其是(可能)聯繫過去與未來的那一些。疲於(看似)混亂的日常樣態(尤其在一個成人過動兒化的社會),人會著迷於那無嘴貓或類似的造物。這毋寧是可以理解的。而這樣的想望又為包括商人、政客與媒體在內的利益追逐者所利用。民主選舉變成買一隻假無嘴貓,這在台灣已是個過去完成式(也是現在進行式,至少對一部分人而言)。這個悲劇之所以為悲劇,在於人的存在為了存在(的感覺)失去(或無能於擔負)古典定義下的主體性要素---思考。
    | 檢舉 | Posted by 髒小貓 at 2011年6月15日 09:19
    私密回應
    Posted at 2011年6月20日 13:37

    有四點說一下:
    1.黃淑英反對將DEHP提高管制等級完全不該被批評的最有利證據是:統一LP33被消費者送驗後發現有毒性列居第一類的塑化劑DNOP:可見即便提高毒性管制至第一類,黑心商人仍有辦法加入食品。(換個角度看,國民黨的黑心商人救了黃淑英)
    2.當我想要把我家的曬太陽的PVC水管換掉時,我發現我只找到網頁說很多塑膠都比PVC適合當水管,但是找很久還找不到哪家可以幫我換塑膠管的。
    3.我想找低鉛黃銅管也不好找。
    4.以前自由時報有人投書,高鉛的紅丹漆在台灣還是廣泛使用。

    台灣的人命真的太賤價了...
    ---------------------------------------------
    版主回覆:
    照一些歐美國家的標準來看,台灣的安全管理實在有夠鬆。我曾在法國遇到工人對建築物的每個陽台欄杆補銲一條橫杆,覺得很好奇,問他們幹嘛這麼做。答案是,根據新的國家標準,欄杆底下的法定最小空隙改變了,減少了幾公分,新標準可以減少物品自高處掉下而砸到人的發生率。當時我心想,在台灣,這麼「龜毛」的事發生的機率不會很大---如果有人想要圖利親友則另當別論。

    半個多世紀以來,對於很多攸關生命健康的事,公部門不夠積極。現在這個政府最熱衷的是對中國開放、加強灌輸中國意識,同時,對反對者的打壓也蠻積極的。
    | 檢舉 | Posted by FU at 2011年6月22日 2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