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7日 00:48

以淡水河水洗刷郝龍斌的…

雖然我不會投票給郝龍斌,但這次,我要針對淡水河水質問題幫他講一句話。

日前有這麼一則新聞郝誇淡水河水質,藍綠議員都吐槽

台北市長郝龍斌昨天推出「活化淡水河,打造城市篇」宣導短片並強調,淡水河水質卅年來最好。不過,藍綠議員都難以認同郝龍斌說法,議員甚至接獲民眾陳情指出,「忠孝橋一帶的淡水河根本是卅年來最臭的。」(自由時報,2010年9月22日)

到底是市長膨風吹噓,還是議員無的放矢?先來看看距今十個月以前的情況:

今年九月下旬,在野黨議員簡余晏、李慶鋒、陳建銘指出:

上個月到忠孝橋下的淡水河畔會勘,發現淡水河邊大片污泥沿河道綿延,水質污濁不堪,河面大片污油不散,河邊遭傾倒廢土,現場臭味四溢。(出處同上)

民視新聞於8月15日播出的畫面來看,淡水河似乎沒比我在三十年前在現場所見的情形好到哪裡去。

三位市議員在八月勘查淡水河的同時並質疑郝龍斌冒用蘇貞昌的漁人碼頭當政績放進自己的廣告。漁人碼頭是蘇前縣長的重要政績之一,也是大台北居民平常出遊散心的好去處。郝龍斌先生啊,您到底是在競選市長還是在幫蘇貞昌助選?再加上又有那個被認為有夠白目的「跳河自殺篇」廣告,郝龍斌,我看您連任的機會實在是越來越渺茫,渺茫到恐怕任何一家「未來事件交易所」都沒興趣再玩下去。於今之計,大概只剩這招殺手鐧:恭請有晨泳習慣的郝柏村大將軍與馬英九攜手泳渡淡水河,以昭公信。那比郝龍斌您跟朱立倫(屏息憋氣?)划船有說服力喔。

不過,我並不建議郝柏村這樣冒險,因為連國民黨籍議員陳玉梅都說淡水河仍是一條「臭水溝」:

台北市政府大力推動河川整治近四年,代表水質污染指標的RPI值,十六個水質監測站有八個監測站水質不進反退,台北市四年河川整治的整體成效「倒退嚕」。(出處同上)

既然同黨議員都這麼說了,郝龍斌這支「活化淡水河,打造城市」果真是販賣黑心產品的誇大不實廣告囉?

郝龍斌別擔心,我來幫您說句公道話。從環保署全國環境水質監測資訊網的資料,在下找到一項對您有利的證據。

下圖根據位於前述的野黨議員勘查地點附近的忠孝大橋測站之每月檢測結果。其中「河川污染程度指標」(RPI)是以水中溶氧量、生化需氧量(BOD5)、懸浮固體、與氨氮(NH3-N)等四項水質參數之濃度值而計算出來的指標積分值。

從以12個月為週期的動態平均值之變化來看,至少在忠孝大橋附近,淡水河的污染程度於2007年中至2008年底期間明顯降低;整體而言,水質改善的趨勢持續到2009年夏天。這的確發生在郝市長任內。郝龍斌,別急著放鞭炮喔,因為對您有利的只有這一點。上圖亦同時顯示:

1. 從2009年夏至2010年中,污染程度反彈上升,RPI值動輒超過7

2. 12個月平均值始終維持在6以上,也就是說:嚴重污染

3. 過去也曾出現幅度類似2007-2008期間的RPI值下降,而且很「不幸地」,那是發生在陳水扁市長任內。在阿扁市長任內的1997年上半,RPI平均值甚至跌破6,進入「中度污染」的層級。郝龍斌所謂的「淡水河水質卅年來最好」頗值得商榷。

4. 近十七年以來污染最嚴重的時期是2004年至2007年夏季,這是從2001年初就開始的水質惡化之顛峰。郝龍斌將淡水河污染怪罪於前台北縣長尤清、蘇貞昌,可是他忘了(或以為大家忘了)淡水河右岸的台北市除了陳水扁四年任期之外均由國民黨執政,其中任期最長一位是馬英九(1999-2006),水質惡化得最厲害的時期正好開始於他八年任期的末段。若郝龍斌果真整治淡水河有功,馬英九焉屬無過?

其它監測站所觀測到的結果呢?且讓我們順游而下,來看看3.75公里以外的重陽橋測站的數值:

 

從上個世紀末以來,重陽橋下的淡水河污染狀況相對於忠孝大橋附近輕微。兩個監測地點的水質變化狀況相當近似。在重陽橋下,十二個月平均值線在今年仍在「中度污染」區間,但今年春、夏測得的數值則多屬於「嚴重污染」。換言之,今年上半年也出現污染加劇的情形。

近年來的河川水質改善不只見於淡水河。舉例而言,同樣的現象亦出現2007年以後的高屏溪。以環保署在高屏大橋附近測得的數據為例:

 

昔稱「下淡水溪」的高屏溪流經地區之人口密集度雖不如淡水河中下游,但由於石化工業、養豬場等污染源,河川水質維護並不見得比淡水河容易。

影響河川水質的變數眾多。例如河水的流量流速較大時,造成污染的物質較容易被迅速沖刷入海。在淡水河與高屏溪,常在夏秋兩季測得的污染程度降低有時可能是老天爺造成的。當然,污染多來自人為因素。

端詳十七年來的淡水河忠孝大橋重陽橋的污染程度變化,我發現淡水河的污染變化與經濟景氣波動之間有某種程度的關連:

 

若暫時忽略環保觀念與技術所造成的影響,污染物質排放之多寡與經濟活動之盛衰理應成正比。不過,由於經濟活動的複雜性,根據多項數據而得出的景氣指標趨勢不見得會即時而忠實地反映在河川污染程度的變化上。於是,我想到比河川污染指標單純得多的垃圾製造量。下圖顯示,全國垃圾人均產生量與淡水河污染指標之間有相當高的相關性:

為什麼拿全國垃圾製造量來比較,而非直接觀察台北市的數據?首先,淡水河流域涵蓋範圍還包括台北縣、桃園縣、基隆市等地。其次,台北市的垃圾統計在專用垃圾袋政策於2000年年中實施後的十幾個月內可能造成該市的統計失真(例如有一部份垃圾被提前出清或棄置於台北縣),後來又因納莉水災而在2001年9月、10月先後出現每人每天2.379公斤、1.584公斤的超高值。所以,這兩年的數字不適合直接被拿來作比較。

如果非得要拿台北市的垃圾量來作比較,最好從2002年開始算起:

 

不論參照的是全國或台北市的垃圾製造,我們都發現垃圾生產量跟河川污染之間存在著相當程度的正相關。由此推論:我們所製造的污染隨著2008-2009年的經濟衰退而降低,據此,這段期間內的經濟衰退很可能是同時期淡水河、高屏溪水質改善之主要原因之一。2010年上半年的景氣同時指標、垃圾產生量、河水污染指標同步上升,應該也是基於相同的道理。

綜合來看,淡水河水非僅不足以洗去議員們對郝市府的質疑與責難,而且很可能反倒會沖刷掉郝龍斌頒給自己的勳章。

version 1.03, 2010/09/27 01:45

  • elysium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1)政治、經濟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新聞評論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2693 │標籤:政治,生態,台北市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3877441
    引用列表:
      正牌的「巴黎海灘」(Paris Plages),2008。Photo: twiga269ॐFREE TIBET ॐ One of the fundamental ideas behind the project [of the Paris beach] was social equity. (社會公平乃〔巴黎海灘〕計畫的基本理念之一。) Jean-Christophe Choblet, creator of the Paris beach
    人工海灘:從巴黎看台北【Passion: 慕容理深のblog 】 at 2010年10月4日 22:14

    回應文章

    不是很同意拿景氣數據與垃圾量來對照,總覺得是恰好相符,

    高屏溪中下游的污染改善,有部份歸功於養豬業者離牧政策(屬於中央地方合作的流域治理計畫)。不過根據朱淑娟記者報導,離牧只是跑到其他地方而已。 http://shuchuan7.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19.html

    台北淡水河流域的污染改善,應與台北縣市的家庭汙水逐漸轉入污水下水道有關。不管怎樣,郝市長他對淡水河的治理政策是延續阿扁和阿九的下水道建設,這方面是沒問題的。因為另一主要汙染源:工廠排放,主要都是來自於台北縣,而排放跟景氣是有關的,當然也與民眾與政府環保體系的監督有關。

    另外,台北縣的大河政策,開闢(復原)濕地、拆除河濱聚落(卻放過砂石場)、要在紅樹林邊緣開闢快速道路、要在淡水捷運站外填土造陸...等等彼此相悖的政策,應該要多加檢視。

    我對於郝市長30年最乾淨的說嘴沒有什麼意見,只希望他把一些淤積適度清理(在不影響候鳥棲息的情況下)。因為隨著台北縣市營造河濱休閒環境之後,民眾開始接觸到河岸,淤積的泥巴真的不是很好聞。不過我也很害怕會出現"清溪川"那麼人工又耗錢耗能的政績河川。
    ---------------------------------------------
    版主回覆:
    正如您所言,以位於台北縣者居多的工廠之污水排放是主要污染源之一,且這類排放與景氣有關,所以,只要這類污水有相當大的一部份未被納入管制處理,那麼,我們在不考慮其它變數的情況下,還是可以預期得到淡水河污染程度會跟垃圾製造一樣地隨著景氣變化而變動。僅從這一點切入來理解,六年來在淡水河上測得的RPI值之大幅先升後降基本上與台北市長的作為無關。我這篇文章的主旨正在於論評郝龍斌的「說嘴」到底有幾分真實根據。

    曾有人批評北市府的污水系統施作並未完全承接到家庭污水管。個人也在幾個地區觀察到有一些店家廢水還是直接注入雨水排水溝(更不用提攤販了)。雖然北市雨水下水道末端還是有個污水過濾處理機制,但北市府很少用心於各街道的雨水下水道衛生狀況。台北的街道衛生狀況在馬英九時代因專用垃圾袋政策而惡化,此配套不足的政策也多少提高了直接發生在河岸的人為污染。市民對近在咫尺的生活周遭環境品質要求不高,何況距離絕大多數人頗「遙遠」的河川。在公眾關注不足的情況下,河川等等的生態環境問題通常就只是政府與少數人士時而合作、時而角力的場域。由於民選首長需要「政績」示眾,有待長期並全面觀照地改善、經營的生態環境很容易被犧牲、或以一種為「渾沌」鑿七孔(典出《莊子》)的方式處理。面對這種政府,注重生態環保的人士由於缺乏足夠的群眾權力奧援,往往只能徒呼負負。

    把問題從甲處搬到乙處、彼此矛盾的政策、浪費型的「亮麗」政績等等現象不僅(會)出現在河川整治。我個人比較注重公共事務如何運作(簡稱政治)與相關論述等抽象層次。至於落實到個別領域,例如河川整治,這些就需要像您這樣的有心人來監督與提供意見。
    | 檢舉 | Posted by 波 at 2010年9月27日 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