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8日 21:04

受寵若驚:Frandé 法蘭黛樂團專訪



溫柔的月光,照亮了黑夜。

Frandé - 親切



情歌,是好遙遠的記憶;還有個詮釋,叫芭樂歌。老實說我們也沒要求太多,只要,在KTV裡頭借位別人的痛,藏起自己的傷。但栽植純正的果物日漸稀有,我們愈來愈少追排行榜,不讀報紙不看電視,開始用自己的舌頭挑揀別的音樂,很酷的那種。曾幾何時,內心也有一份溫柔,期待被照亮。Frandé(法蘭黛樂團)集結了台灣獨立音樂圈一線樂手—甜梅號鼓手孟諺、Tizzy Bac貝斯手哲毓、這位太太吉他手江鎮宇,加上主唱法蘭擬似王菲的唱腔,意外成了流行樂的解脫。

Frandé靈魂人物法蘭,2008年曾以「法藍」個人名義出道,發行【Miss Fran】EP。然而發片過程卻盡非如意,從製作到宣傳對法蘭來說可是種對夢想的幻滅,她慢慢希望擁有自己的樂團,2009年籌組了第一代的Frandé:孟諺(貝斯)、小龍(吉他)、小光(鼓),後來團員人事變動,孟諺回到了較熟悉的鼓手身份,並加入哲毓(貝斯)、江鎮宇(吉他),隨即展開首張專輯【受寵若驚】的錄音…






剛出道,受寵若驚
「我有一點/受寵若驚/總覺得這樣好的事/不會眷顧我...」專輯內最後一首歌《寵》,便是就讀新竹女中的法蘭當時唯一寫下的曲子,描述她對戀愛的憧憬。「我們算是體育見長的高中,要上籃球、羽球、排球、壘球、鉛球、長跑、慢跑、舞蹈課…不會游泳不能畢業!」法蘭像再自然不過的說:「想要抒發心情,就寫歌了。」

後來更多的東西,都是在讀政治大學傳播學院時寫的,她把Demo上傳到StreetVoice,藉由網友分享散播出去。2004年,她便認識了孟諺與哲毓,還跟彈貝斯的孟諺組了個團叫『黑色愛密莉』;法蘭坦承,當時年紀小,很容易因為感情因素散團,她笑說:「我們只有去春吶表演過一次...」

頭一回加入主流唱片公司,法蘭完全無法適應,喜歡全盤掌控音樂方向的她,不但很難參與編曲上的意見,更常被迫跑奇怪的宣傳,她只好消極的躲在家。「第一張作品(【Miss Fran】)還蠻不滿意的,但我很少去想,因為裡面的歌我也沒有再聽,現場也不會再唱。」法蘭說:「沒辦法,我是個性比較強烈的人。」




Frandé的黃金陣容
2009年第一代Frandé成軍,法蘭像是如魚得水,終於有發揮機會。不料小光(電話亭、昆蟲白、白目鼓手)因個人生涯規劃出走,現旅居紐約;而與孟諺同在和平阿帕教學的小龍(TUTU吉他手),則是音樂上意見分歧,Frandé不得不另尋樂手。孟諺表示:「因為Frandé比較偏電氣、Trip-Hop的東西,吉他手的角色蠻尷尬的,常常一首很好聽的歌他會發現,咦,這裡面沒有吉他?!」法蘭補充道:「小龍本身比較搖滾啦!」

少了小光,孟諺乾脆重回甜梅號的鼓手身份;少了小龍,他乾脆找來與自己組過『清晨五點』樂團的江鎮宇(人稱江江)彈吉他。「玩Frandé前我一直都在沒有團的狀態,休息蠻久的。」江江說:「我跟哲毓一加入,就馬上要錄專輯了。」獲得新聞局的樂團錄音補助,第二代的Frandé陣容練起團來更加緊繃,一邊練習一邊編曲,毫不懈怠。負責給予指令的法蘭笑道:「他們說我練團的時候蠻兇的。」一旁的江江與哲毓分別落井下石:「平常也很兇…」、「法蘭常要大家叫她『姐姐』…」





飄浮感的編曲
Frandé既迷幻也電子,還帶有流行樂的味道。做專輯時花最多時間調整的,就是吉他的比重;太用力,便失去了飄浮感,其它樂器亦然。「我們第一次練團的歌是《Tautology》,練完大家都有點慌,因為跟法蘭給的Demo差太多了,做不出那種電氣的感覺。」孟諺說,後來他取樣真鼓的Loop,再疊上一層電子的Loop,總算達成要求。《Tautology》也率先成了混音好的第一首歌,意義重大。

聊到《Every Word》的鋼琴前奏,幾乎與加拿大知名獨立樂隊Broken Social Scene情歌《Lover's Spit》前奏如出一轍,巧的是法蘭喜歡Broken Social Scene搖滾一些的原版,而孟諺喜歡該團成員Feist鋼琴主線的翻唱版,他說:「《Every Word》的前奏,其實是和弦內音三度或五度之內的,爵士鋼琴的基本伴奏方式。」而哲毓補充:「就像五月天有首歌叫《T1213121》,是最簡單的吉他四和弦。」《Every Word》該橋段並非刻意致敬,反倒是《受寵若驚》的鋼琴軌,法蘭故意摻入了披頭四的《Across The Universe》主旋律,頗難察覺:「大家也是聽分軌才發現!」

「我從小跟媽媽聽鄧麗君、鳳飛飛,小學的我開始聽披頭四、麥可傑克森、瑪丹娜。上高中大學更廣,我喜歡上Björk,偶像是Jeff Buckley!」法蘭說。






天蠍座的情歌
天蠍座的女生,寫情歌的細膩度驚人;比如《輓歌》,甚至寫得像要去赴死的分手。「有時候是感受到一些東西而寫,自己去想像,但寫完不久,這件事情就成真了…」法蘭笑說:「我覺得我好像在出預言書,去年十一月才剛被甩…」她表示,創作歌手內心敏感,別人失戀了可以寄情於工作,但偏偏歌手還得唱自己寫的情歌,感覺更痛。

不過,也有許多並非情歌,例如《Every Word》寫的是從小很親的弟弟,因為長大各自求學而疏遠…「某年大學暑假他搬來住,因為我很愛講話,旅居台北這麼久大部份時間都很寂寞,所以有他在的夏天我覺得很好。」法蘭敘述,直到一次弟弟騎車載她,兩人起了爭執,摩托車加速狂馳,天公更是不作美,下起了傾盆大雷雨。「騎慢一點啊!」、「買件雨衣好不好?」心底的話不敢出聲,於是全身連內褲都溼透了,一直淋一直淋,淋過了,也莫名其妙和好了。

「可我好喜歡和你在一起/全世界我只有你/在這茫茫人海裡/和你相偎依…」法蘭這麼唱,也許可以套用全世界的感情吧。





Tautology:歌名雙胞案
Frandé的歌詞還有個趣味的觀察點,就是『歌名雙胞案』。專輯內十首歌,例如《Every Word》與《我的每句話》,或者《可是啊》跟《就是啊》,甚至《受寵若驚》還延用了《寵》的歌詞,某種程度來說,正是《Tautology》的字面意義(註:Tautology同義反覆,指同樣的意思用不同的話語重覆敘述)。

「最傷心的時候寫下來的歌是《Tautology》,不是寫感情,而是寫第一次發片時的內心糾葛,會想…乾脆不要做音樂算了!」法蘭說,哲毓好比顧問老師,像前陣子她任性衝動的宣布Frandé暫時休團,不知該如何是好時,就會請教他:「因為是跟團員吵架,其實我隔天就後悔,馬上在想新的歌了…」法蘭眼神發亮的笑著。

就是啊,Frandé沒有要休息。她們要像月亮一樣,會在黑夜幫你照著光。



(原文載於KKBOX音樂誌2012.05月號
註:6月號為拍謝少年專訪,已出刊 / 7月號為Mary See The Future專訪,即將出刊



Frandé - 受寵若驚



Frandé - Every Word



Frandé - 輓歌



Frandé - 就是啊



Frandé - 可是啊



Frandé - 我的每句話



Frandé - Tautology



Frandé - 寵



新曲!!!
Frandé - 熱烈(demo)


【本篇人氣
 

  • elvis0501 發表於樂多回應(1)引用(0)愛音樂 → 專文 / 側標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29 │累計人次:1301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9807208
    回應文章

    非常愛frande!
    終於等到專訪!
    ---------------------------------------------
    版主回覆:
    其實雜誌出來很久了
    是我偷懶偷懶...
    | 檢舉 | Posted by m at 2012年7月8日 2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