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9日 19:10

糯米糰、脫拉庫、四分衛重組幕後!台灣搖滾紀事—阿舌、邱千專訪



糯米糰、脫拉庫、四分衛重組,夠瘋狂吧?!完成這個比攀爬杜拜塔還困難的任務,正是演出場地Legacy的幕後企劃團隊。他們的一系列「台灣搖滾紀事」還搬出了1976、Tizzy Bac、甜梅號、董事長、草莓救星、濁水溪公社…等(還有陸續協調中的)樂隊,企圖帶我們重返九零年代、地下搖滾正發芽之時。這次與小白兔The WALL關店專訪類似,就是因為我本人太想知道內幕而提出採訪要求;所幸Legacy營運總監阿舌(Arthur)與品牌經理邱千很爽快答應了,我們約在2/8見證大團當天坐下來聊「台灣搖滾紀事」的幕後艱辛。為何要辦?為何重組?就寫在下面了。

敬請邊聽邊讀:)
糯米糰 - 拜拜拜







貓王:「台灣搖滾紀事」這個企劃是怎麼討論出來的?

邱千:如果要仔細講,其實有很多不能寫出來的祕密,我怕害你沒東西寫…

阿舌:你小心!他在錄音嚕!


貓王:你們不要擔心啦!!!!哈哈哈!

邱千:開啓這個企劃的原因是,我是老屁股,阿舌是更老的。台灣創作樂團,九零年代是最多的時候,八零還是唱cover(翻唱)的比較多…

阿舌:Wooden Top跟人狗螞蟻(Live House)都是唱cover的,但我們很迷。因為那時候只有流行歌曲,比如黃鶯鶯跟以前超喜歡的張清芳。後來我被帶去人狗螞蟻,發現竟然有一種音樂不同於現在市場上的音樂,大家全都玩Metal(金屬),翻唱Skid Row、Motörhead、Iron Maiden、Guns N' Roses。齊柏林飛船?很少!那對他們來講太「高尚」了。

邱千:阿舌一開始每天都穿那種金屬打扮啊,他覺得很屌很有歸屬感,跟外面的人都不一樣。有一天,他聽到Kurt Cobain(意即Nirvana),突然覺得:「哇!這世上有人做這麼有想法的音樂啊!」他就變成Grunge的人了!再也不是Metal Kids!

阿舌:以前當Metal Kids都不屑其它的音樂,譬如我在電視台做西洋節目(比在MTV更早,應該是「華人衛星音樂台」,還沒有衛星的時候),有唱片公司送CD來,像Rickie Lee Jones那種,我聽一下看一眼就直接丟到垃圾桶,後來覺得有點後悔(笑)。






貓王:而且阿舌那時的名字不叫Arthur?

阿舌:我是叫Kurt!(笑)

邱千:哈哈哈,好丟臉!

阿舌:那時Channel V有個節目叫U Rock,我們跟唱片公司買影像版權,變出一個真的主持人叫Kurt Cobain,躺在沙發上面對攝影機,由他講話,配上台灣話、北京話或台語。那是我配的,開場就會說:「大家好!我是Kurt!」哈哈哈。我們會拍很多樂團的Live,中場穿插一些短片,講一些搖滾的態度、生活的態度,跟一些幹譙的東西,比如譙四大天王;因為我們有編審制度,但編審只聽得懂普通話,所以要幹譙的時候都用台語!


貓王:我好想看這個東西...

邱千:其實「台灣搖滾紀事」就是要帶大家重返那個年代。Legacy有很多企劃,是希望能將華語音樂從傳奇到當代的面貌呈現給大家,像樓下正在唱的「The Next Big Thing見證大團誕生系列」是推新團,「華語金曲之夜」是用華語歌曲辦跳舞趴,還有「都市女聲系列」跟「星期三!不加班系列」,今年還會做「民歌傳奇系列」,這個世代又更老了吧!哈哈哈…

舌哥:做「台灣搖滾紀事」是因為我覺得,真正影響台灣創作樂團的,是九零後期搖滾樂百花齊放的時候,在scum、vibe、b-side那邊演出的團,或多或少都影響到時下的搖滾青年。現在的1976、Echo,不見得能刺激他們的樂迷自己去創作做音樂,但九零當時,有點像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狀況,十個人來看現場,但99%都變成樂手。

邱千:那些人可能都先受到國外音樂的影響開始做音樂;因為沒有前例可循,所以會做一些很直接,就是我想表達、我有態度就是搖滾,比較生猛、原始的東西。那時候的濁水溪公社、夾子、瓢蟲、噬菌體、廢物…有些阿舌講得出來我講不出來的,比如我從來沒看過的三腳貓,這些樂團都很生猛、很有勇氣,表達方式跟現在的樂團很不一樣!


貓王:可是以前那些玩搖滾的到底都跑到哪裡去了?

邱千:我前幾天知道刺客的緯緯(袁興緯)最近弄了一個心靈音樂療癒聚會。這反差太震撼,前陣子看到他的穿著有點像道士,但有時候我們去黑風寨喝酒碰到,仍覺得他骨子裡還是很有態度的硬漢。


貓王:所以「台灣搖滾紀事」的目標對象是年輕人還是老人?

邱千:說老實話現在會出來看表演的已經都不是老人了,所以,是希望現在的年輕人可以看到以前老人做音樂的樣子。有些樂團現在還在玩,但我們希望他們做以前的東西;因為現在的東西是跟著現在的樂迷在成長的,可是樂迷沒有參與到的,是他們以前做的事情。







貓王:那麼,如何促成脫拉庫、四分衛、糯米糰重組?

邱千:我不能講說Legacy一手成就了這些樂團重組。其實,脫拉庫、四分衛、糯米糰復出都是順水推舟。這個企劃想法我們在Legacy開業的第一年就想做,比如在操場碰到糯米糰、在黑風寨遇到骨肉皮,大家都是喝酒的朋友,就會問:「欸!要不要來復出?」。他們一年前都說:「不可能!!!那個誰跟誰都已經吵成這樣,不可能再在一起了!」後來我們就覺得不太可能會成了,雖然可以做目前還有在表演的樂團,但這系列就比較空虛。結果今年,這個機會就來了!

有一天,小樹(StreetVoice音樂總監)突然打電話給我,他說,脫拉庫那邊有個人要跟你連絡,他們想要做脫拉庫復出的演出。我嚇到了,問阿舌是不是他之前問過脫拉庫,他也很驚訝!一連絡之下,脫拉庫的解釋是:「喔~因為過年時有的團員從國外回來,大家都想做這樣的事。」我就說,籌備這個系列已經一年多了!(熱淚)脫拉庫聽完也覺得很有意義。其實我每個去敲的團,幾乎喔!他們都覺得非常有意義,很有意願參與!


貓王:說不定這系列打響名號,之後還會有更離奇的事發生…

邱千:但我非常確定脫拉庫是只做完這一場而已,因為當時票賣完了,問要不要加場,他們說:「不要!」。而且因為主唱的工作問題,連演出後要錄感想,都要把臉遮起來了,我猜就算未來會再重組也蠻困難的。







貓王:糯米糰呢?

阿舌:糯米糰其實不叫作「重組」,他們根本沒解散,只是沈寂了一段時間,各自做各自的事情;除了沈其翰在大陸做室內設計外,其他三個還是音樂相關,余光燿在做猴子飛行員,洪峙立在做遊戲配樂,馬尿也接很多演出,大家都還對音樂有憧憬。糯米糰復出一開始盧很久,大家都說不可能,但一直到在操場湊齊他們四個人開會,我就知道有可能了。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們對重組還有熱血在,也許不排除,這次如果蠻成功的話,會有更多定期的演出或再做一張專輯,未來無限可能。


貓王:那麼四分衛呢?

阿舌:四分衛的狀況是,以樂迷心態來說,所有人都覺得少了阿山,四分衛就不是四分衛。不管是The Little或三個月前還在演出的四分衛,我想這樣的想法他們自己也有感受到,只是有些現實的東西要克服,不算勉為其難。四分衛不是被我們盧來的,雖然這過程是真的很盧。

邱千:之前The Little跟1976來表演我跟四分衛的人接洽,就有順便提到「台灣搖滾紀事」這件事,他們那時直接回答「不可能」,因為一個月前沒有阿山的四分衛才去河岸表演過。但過了兩三個禮拜後,我們就收到消息說這件事已經在準備進行了,還是兩個不一樣的窗口!做這個系列最感動的是,最後會成的關鍵是他們—我們很努力是當然的,連絡啊什麼—但他們自己對搖滾、對玩音樂還是很癢啊!


貓王:所以拋棄成見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就是了。

邱千:但不瞞你說,也有人真的是無法拋棄。







貓王:骨肉皮、亂彈、(有左派的)濁水溪公社、瓢蟲、刺客、廢五金、迷幻幼稚園、趙一豪 & double X這些有可能發生嗎?

邱千:骨肉皮、亂彈可能很難了… 有些還在努力,可能有機會 。

阿舌:像濁水溪公社,左派在美國嘛,也難。或有些人已經15年沒彈貝斯了,技術上是有困難的,我們可能就不以那個方向來強求,一定要當年第一代第二代團員回來做,反過來講,這系列也不全是解散樂團,比如說還在活躍的董事長、1976,希望他們把之前一起打拼的團員找回來,客串個幾首歌也好,帶觀眾回到以前的scum、b-side、vibe那樣的氛圍,重唱他們那個時空的歌。


貓王:我們來按照演出時間聊,從草莓救星(2/19)、Tizzy Bac(2/27)、董事長(3/3)、四分衛(3/9)、1976(4/14)、糯米糰(5/11),他們的現場會發生什麼事?會有像脫拉庫找來藍心湄這種嚇死人的客串嗎?

邱千:草莓救星(2/19)會找歷代團員回來玩,這其實很不簡單啊!像前1976的昱人、猴子飛行員的Tony、絲襪小姐的嘟嘟,還有十幾年沒打鼓的啟泰,根本是僅此一場!Tizzy Bac(2/27)叫作「Forever 21」因為惠婷21歲的時候出來玩這個團,所以他們就只表演這時候寫的歌,前任鼓手(銀巴士)凱同也會回來!






阿舌:董事長(3/3)是他們成軍十五年來最大的一次製作!演唱會等級!耗盡所有巧思來做這一場,所有的視覺、特效,會有LED進駐Legacy!

邱千:董事長還買了公車廣告!我昨天回家時候看到,想說怎麼會有一個(獨立)團自己買公車廣告,太扯了!可能是想讓年輕人看看這個玩到15年的老團有何能耐,那天晚上會有八家將會畫臉。四分衛(3/9)演出的梗就是…阿山回來!這個梗勝過一切啊!






(此時1976阿凱來看Hush的演出,被抓來親自講解)



貓王:這次76找歷代團員回來(4/14),聊聊你的心得。

阿凱:樂團的人來來去去,就跟情侶分手差不多,有分得比較smooth(緩和)也有比較不smooth的狀況。這幾年我們比較成熟,我跟大麻都有一些改變,跟以前團員聊起來,會覺得那些爭執蠻好笑的。我們跟昱人就是有次在練團室衝突,他就決定不玩了;可是他始終很認真在做音樂,現在有猴子飛行員,之前地社15 週年回來打鼓,他也玩得很開心,還打新歌〈摩登少年〉。

其實,找歷代團員比找guest演出還難,練團時都很抖,因為一些合不來的原因就會浮現在腦海(笑),技術上倒是可以解決。但我還不知道跟阿光(REz)配起來怎樣,因為上次地社他沒來(卡到某個DJ活動),他說他很喜歡〈流浪者之路〉。這次我們會讓舊團員玩新的歌,新團員玩舊的歌,應該會用大亂鬥,分享一下成長故事,像吃喜酒那樣。


貓王:既然都來了,要不要聊聊九零年代的故事?

阿凱:那時候我們混vibe、地社。之前地社不能表演,1976是地社第一個表演的團,當時還沒有完整設備,後來排團就排得就很固定;vibe第一場是跟亂彈,從拿兩千塊一直唱到可以拆票房、準備20首歌唱專場,vibe被勒令停業後,我們就唱最後一場!vibe結束是2000年,2001年後很多活動我們就終止,服兵役,2004、2005才再出來玩,團員都換了,鼓手貝斯手都不一樣。所以老實說我一直很想找76舊團員一起。


貓王:真的很神奇,我最愛的是阿光還在的那張《愛的鼓勵》。(莫名變成76專訪...XD)

阿凱:《愛的鼓勵》很多是超越我的想像的,那時的貝斯手阿幟負責全部的事情,做得很趕,鼓手昱人離開了,Hikky(陳必綺)加入的時間非常短,我還自己打鼓(〈F〉跟〈明天〉),大師兄是錄完音後才變現場鼓手。我們很少試三拍子的東西,可是Hikky就做了(〈維也納瘋子〉)。有些歌沒有阿光就不成立,像〈夜〉。這張專輯很有興奮感。哇,十一年前了。阿幟現在在海運公司上班,阿光在電信公司。







貓王:謝謝阿凱!我們繼續聊最後一個:糯米糰!

邱千:糯米糰呢(5/11),剛剛洪峙立有來,這場會安排銅管樂器,薩克斯風、伸縮喇叭那些,因為糯米糰這種Funk元素的本來就會很歡樂,除了原始團員還會找更多樂手進來。這票一定是秒殺的!

阿舌:我們的同業已經來預約門票了,哈。

邱千:一開始你來約採訪,糯米糰其實很害怕,只好說不要。他們壓力很大,說要採訪等接近表演的時候再來好了,因為實在太看重這場,大家都還沒準備好。

阿舌:第一次開會時糯米糰在開歌單,大家看完後說,哇這至少要練個三五次跑不掉。結果洪董說,這至少要練二十次!他已經十年沒打鼓了!(笑)

邱千:這系列第一場甜梅號也是,已經好幾年沒演奏他們第一張專輯的〈偏執狂的論文〉。大家都被迫回顧過去,我們像是在做什麼「地下搖滾檔案」(註:友善的狗曾發行一系列專輯叫《台灣地下音樂檔案》)。對了,我超欣賞「地下搖滾」這幾個字。


貓王:現在沒有人在講「地下搖滾」了,這名詞剛出來你們會很排斥嗎?

阿舌:我聽到英文的「Underground」覺得還好,但翻成中文「地下」好像有被邊緣化的感覺,所以有一點點排斥。後來改叫「獨立樂團」,可是有些樂團不是用獨立的方式來操作,或者統稱成「搖滾樂團」,但其實有些團只是band sound,一點也不搖滾!哈哈哈。很難有一個讓大家都滿意的名詞。

邱千:以前我從來沒有這麼困擾。但自從我進Legacy,我發現要區別「獨立樂團」、「創作樂團」,要斟酌那些字眼好難。

阿舌:當主流歌手都開始創作,「創作樂團」就變得很…


貓王:可是阿舌你不覺得,現在樂團更難上媒體版面嗎?

阿舌:現在應該是說「有音樂性的東西」都很難上版面。平面的娛樂新聞是只有artist(藝人)的,不會因為周杰倫做了多屌的歌而上版面。現在Channel V已經變成娛樂台,雖說以前Channel V都是音樂性節目,收視率最好的是Billboard榜,同樣的節目搬到現在應該也沒有人看。以前不是網路時代,大家都會很期待這週的第一名是什麼。


貓王:所以你們現在要怎麼推這些團啊?

阿舌:網路世代,我們99%都靠網路。


貓王:我們在慢慢變老人的過程中,難免覺得每況愈下…在我們的感覺是每況愈下,但在年輕人的眼中,這些新的樂團還是很酷的。有點像是,想像你當年20歲的時候,看到什麼都是很酷的。

邱千:對耶,比如我當年20幾歲看1976也不可能有五百人,但樓下現在(見證大團當晚sold out),大家都跟五百人一起看表演。這是一個蠻大的改變。




起身出發,去看表演吧。




台灣搖滾紀事系列演出
【台灣搖滾紀事】甜梅號的台北音樂傳記 1/13
【台灣搖滾紀事】脫拉庫 TOLAKU:One Night Only 演唱會 1/20
【台灣搖滾紀事】草莓救星 :回到寂寞小公路 演唱會 2/19
【台灣搖滾紀事】Tizzy Bac [ Forever 21 ] 演唱會 2/27
【台灣搖滾紀事】董事長樂團的「搖滾樂與路」3/3
【台灣搖滾紀事】四分衛,十在好九不見-十九週年演唱會 3/9
【台灣搖滾紀事】1976:我還有心愛的人和一個搖滾樂隊 4/14
【台灣搖滾紀事】糯米糰(尚未公佈)5/11



甜梅號 - 偏執狂的論文 (請按播放鍵)



脫拉庫 - 雨



草莓救星 - 自在



Tizzy Bac - Dear baby, where is my wing?



董事長樂團 - 你袂了解


四分衛 - 雨和眼淚


1976 - 夜




延伸閱讀
為什麼小白兔唱片The WALL店要關?KK獨家專訪
2012.01.20【台灣搖滾紀事】脫拉庫 TOLAKU:One Night Only 演唱會
這不是世界末日:草莓救星
Tizzy Bac《告密的心》專訪
金音獎最佳搖滾專輯得主—董事長樂團專訪
1976《不合時宜》專訪

【本篇人氣
 

  • elvis0501 發表於樂多回應(5)引用(0)愛音樂 → 專文 / 側標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音樂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4 │累計人次:11654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18966202
    回應文章

    應該是"Rickie Lee Jones"喔
    ---------------------------------------------
    版主回覆:
    謝謝你:)
    | 檢舉 | Posted by S at 2012年2月21日 21:49

    真是好懷念的90年代,一轉眼就到而立的年紀。糯米糰陪伴我度過苦澀的青春歲月,相當期待他們的復出^^
    ---------------------------------------------
    版主回覆:
    公佈了公佈了!!!
    http://www.legacy.com.tw/program_detail.php?ln=tw
    | 檢舉 | Posted by pumpkinhead at 2012年3月1日 16:40

    期待中~
    ---------------------------------------------
    版主回覆:
    糯米糰3/21(三)中午12:00開賣
    必須嚴陣以待!
    | 檢舉 | Posted by yo at 2012年3月6日 16:02
    請問版主有聽過The Sheepdogs這個團嗎?
    | 檢舉 | Posted by peace & love at 2012年3月17日 12:45

    想看糯米糰的專訪啦 XDDD
    給我們意猶未竟一下啦~~~
    (看完511的表演,現在還沉浸在糯米糰的世界中
    | 檢舉 | Posted by Amy at 2012年5月13日 1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