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6,2014

窺看間諜的世界──間諜小說系列講座(四)【間諜小說 x 電影的跨界對談】

諜報小說大師約翰‧勒卡雷曾抱怨地說:「我將永遠被標記為改行作家的前間諜,而非摸透了諜報世界的作家。」但他也說過:「一張書桌,是你看世界最危險的地方。」有沒有當過間諜,究竟能不能賦予諜報小說真正的靈魂?從推理到諜報,邏輯是線性還是跳躍?從虛構到真實,能否看見世界底下的真相?無論你對間諜的想像是什麼,歡迎一窺這如影子般附著著我們的世界。

【間諜小說 x 電影的跨界對談】

座談嘉賓:

● 譚端(偵探書屋店長)

● 原子映象

由偵探書屋店長譚端與勒卡雷最新電影《諜報風雲》發行公司原子映象,分享作品呈現與電影效果,帶入勒卡雷的諜報冷戰引人之處。

時間:10/18 (六) 14:00 ~ 16:00
地點:偵探書屋(台北市南京西路262巷11號1樓)
電話:0975-188 925
報名網址:http://goo.gl/ZPH72M

凡參加講座者,有機會獲得勒卡雷新書或電影特映票!
免費入場,歡迎蒞臨!

...繼續閱讀

ecus2005發表於 樂多11:40回應(0)引用(0)文學小說 │標籤:座談活動

October 6,2014

窺看間諜的世界──間諜小說系列講座(三)【從虛構到真實的間諜百態】

諜報小說大師約翰‧勒卡雷曾抱怨地說:「我將永遠被標記為改行作家的前間諜,而非摸透了諜報世界的作家。」但他也說過:「一張書桌,是你看世界最危險的地方。」有沒有當過間諜,究竟能不能賦予諜報小說真正的靈魂?從推理到諜報,邏輯是線性還是跳躍?從虛構到真實,能否看見世界底下的真相?無論你對間諜的想像是什麼,歡迎一窺這如影子般附著著我們的世界。

【從虛構到真實的間諜百態】

座談嘉賓:

● 譚端(偵探書屋店長)

● 中華民國敵前敵後作戰返台國軍官兵權益聯合促進會成員

邀請國共內戰時即負責諜報任務的情報員,分享間諜工作的秘辛與碩果僅存的第一手前線資料,並比較小說世界架構出來的真與假。

時間:10/18 (六) 14:00 ~ 16:00
地點:偵探書屋(台北市南京西路262巷11號1樓)
電話:0975-188 925
報名網址:http://goo.gl/ZPH72M

凡參加講座者,有機會獲得勒卡雷新書或電影特映票!
免費入場,歡迎蒞臨!

...繼續閱讀

ecus2005發表於 樂多00:35回應(0)引用(0)文學小說 │標籤:座談活動

September 10,2014

窺看間諜的世界──間諜小說系列講座(二)【間諜中的偵探,偵探中的間諜?】

諜報小說大師約翰‧勒卡雷曾抱怨地說:「我將永遠被標記為改行作家的前間諜,而非摸透了諜報世界的作家。」但他也說過:「一張書桌,是你看世界最危險的地方。」有沒有當過間諜,究竟能不能賦予諜報小說真正的靈魂?從推理到諜報,邏輯是線性還是跳躍?從虛構到真實,能否看見世界底下的真相?無論你對間諜的想像是什麼,歡迎一窺這如影子般附著著我們的世界。

【間諜中的偵探,偵探中的間諜?】

座談嘉賓:

● 臥斧(文字工作者)

● 路那(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

間諜小說與推理小說同樣強調邏輯、線索,但創作的脈絡卻大相逕庭,邀請講者來分享間諜小說中的推理趣味,以及推理小說中的間諜風貌

時間:09/20 (六) 14:00 ~ 16:00
地點:偵探書屋(台北市南京西路262巷11號1樓)
電話:0975-188 925
報名網址:http://goo.gl/ZPH72M

凡參加講座者,有機會獲得勒卡雷新書或電影特映票!
免費入場,歡迎蒞臨!

...繼續閱讀

ecus2005發表於 樂多17:01回應(0)引用(0)文學小說 │標籤:座談活動

September 3,2014

他們躺臥奇境裡:鏡子戰爭

路那(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

「這是個正在進行中的大棋賽──正在全世界進行著,假如這就是整個世界的話。喔,真好玩!真希望我是其中的一份子!只要能加入,當卒子我也不在乎……不過,我還是最喜歡當皇后。」

──《鏡中奇緣》,路易斯˙卡羅爾(Lewis Carroll)

讀勒卡雷,從來不是件簡單的事。

不同於伊恩˙佛萊明(Ian Fleming)007系列的刺激喧騰,以及保證主角戰勝一切的娛樂至上姿態,勒卡雷繼承了毛姆(W. Somerset Maugham)以降的寫實主義傳統,以書寫作為編織/拆穿謊言為生之人所必然面臨的認識論危機為職志,簡直保證了一切佛萊明讀者群所厭惡鄙棄的閱讀體驗:模糊不清的事件輪廓、「真實」的難以掌握、令人沮喪的角色經歷,以及讀完後那讓人不知是好的苦澀餘味。而彷彿嫌個體的處境還不夠艱難,勒卡雷更進一步地悍然拒絕了「敵惡/我善」的(簡易)二分法,而是透過編織/拆穿謊言的母題,展現出個體與組織間切實存在著的利益衝突──其典型的手法,不僅在於呈現出間諜遭到組織背叛的情狀,更進一步揭露源於層層組織各懷心計的算計,而使得「背叛/逆轉」的局勢扭轉的如此複雜,以至於到了最後,極難有人能確切指出這一切計策最初的目的之所在與使用的手段──而這樣的層層算計,揭盅時,讀者往往愕然的發現,下達命令的並非「邪惡的敵人」,而更可能是「正義的自己人」。藉此,勒卡雷除去了名為共產主義與資本主義的意識形態外衣,顯現出此二意識形態所共享之組織結構,以及懷有不同信念,卻在同樣組織結構下犧牲的諜報員。換言之,較諸描寫「敵我有別」(而此「別」的顯現,正是在共產/資本主義之正/邪區分)的佛萊明式小說,勒卡雷更傾向於書寫「敵我無差」的尖銳探問。讀勒卡雷,到最後,往往剩下難以回答的兩個問題──耗費了層層資源,但所獲得的,真是以「保家衛國」為目的的「國家安全」嗎?而在這樣複雜詭譎的世界中,能有不混淆手段與目的之人存在的可能嗎?

...繼續閱讀

ecus2005發表於 樂多09:09回應(0)引用(0)文學小說 │標籤:勒卡雷

《鏡子戰爭》敬曾經擁有而必須奉獻的人一杯

心戒(MLR推理文學研究會成員)

一九六五年,歷經兩年等待,引頸期盼曾藉《冷戰諜魂》將間諜小說再度拉回寫實基礎,更進一步往間諜個人信仰與道德抉擇迷惘深掘的約翰‧勒卡雷,能為讀者帶來又一次驚心動魄旅程的英國評論家們,顯然對《鏡子戰爭》失去了熱情。至少,當時評論家們冷淡的反應,讓勒卡雷在《鏡子戰爭》首版發行的二十六年後,仍能以深刻的記憶,在簡潔的序文裡紀錄彼時他在極大反差下所學到的教訓。

當年三十四歲的勒卡雷天真以為,他在《冷戰諜魂》裡成功揭露了間諜行業神秘浪漫的面紗,讓讀者瞥見嚴酷現實的一面,彷彿也憑此獲得了權力,允許他深入真相核心,直指間諜人生中那一團亂帳和徒勞。但顯然英國評論家們想看的,是又一部《冷戰諜魂》的仿製品(勒卡雷帶著幽默地取了非常逗趣而且「標準」的續集書名),而非由沒落的單位、過氣的人員和二流的情資所共演的可笑掙扎。然而,極具暗喻性的角色與情節安排,宛若你我周遭輕易可遇的荒繆,反讓《鏡子戰爭》成了勒卡雷小說中最易上手的黑色諷刺劇。

二戰過後,負責處理軍事威脅的軍情科榮光不再,相較於專長複雜政治與情資的姊妹單位「圓場」,軍情科徹底受到忽視。存亡之際,卻突然傳來派往芬蘭回收機密底片的「快遞」泰勒意外死亡,底片亦不翼而飛?難道當初「蘇聯在東德邊境部屬飛彈」這令所有人半信半疑的線報是真的?曖昧不明的情況立刻在軍情科內引起騷動──若真能掌握實證,必能重振雄風──為避免圓場搶功,軍情科決定召回二十年前的好手萊澤爾重施戰技訓練,並派他秘密潛往東德探究乾坤。但泰勒之死真的是一場謀殺嗎?一張不清晰的快照真藏有足以撼動紅藍兩大陣營的軍事秘密嗎?還是說,這一切都是瀕臨裁撤的遲暮單位,為了往昔的光輝與生存,所緊抓的救命稻草?

...繼續閱讀

ecus2005發表於 樂多09:06回應(0)引用(0)文學小說 │標籤:勒卡雷

September 1,2014

人生的時時刻刻(《你在我心中的崛起與衰落》推薦序)

小說家/陳又津

《你在我心中的崛起與衰落》,這麼硬的書,完了我怎麼可能看得下去。

湯姆‧瑞奇曼說取這個書名有三個原因,其中一個是――節奏感!瀏覽十九世紀的經典書名《包法利夫人》、《安娜卡列妮娜》,(好萊塢電影也常常這麼做,比方說Leon),二十世紀演變至《人鼠之間》、《戰地鐘聲》,二十一世紀則像奇妙的詩句,瑞奇曼瞎掰個例子,我想大概是《他其實沒那麼喜歡你》、《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的意思。想想我的品味……莫非還停留在十九世紀?(逃)

小說一開場沒多久,引述洛克語錄:

在我看來,書籍簡直像瘟疫靠這行吃飯的都要害病……害之以殘暴乖戾,舉凡印刷工、裝訂工、書商等只要跟書扯上關係並從中牟利的,大多性情古怪、思想腐敗,只曉得貪圖私利,不知替社會造福,破壞團結眾人的公平正義。

沒錯,我深以為然。世界要和平,社會要安定,焚書坑儒就對了啦。那種覺得自己是為了有趣而生的傢伙,工作好好的卻跑去寫書賣書,絕對是拉低全民GDP的兇手沒錯。

...繼續閱讀

ecus2005發表於 樂多10:05回應(0)引用(0)文學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