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5,2007 20:18

Lokah!Smangus!

我,以一位泰雅青年的身分,向司馬庫斯的族人致意。

從網路上得知「司馬庫斯風倒木事件」。心裡不免憤慨,但卻也因為自己從小就離開了我所屬的部落,而起了一些複雜。一直不想承認那是一種困境,我以為我可以克服。

我的「部落」,和位於新竹深山那個遙遠,世外桃源,是無法相比的。這裡,有方便的省道貫穿,充滿商機的觀光景點,和許多從平地移入的族群。想說這是進步,卻不清楚它到底帶給了我們什麼。我以為的方便,卻是說不出來的傷害!

週末,假使沒事,我都會回去。這一次,吃完了晚餐,和家人待在家門前的院子裡,發現草叢樹林裡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螢火蟲,那是一個夜晚,充滿了美麗畫面。去年的這個時候,出現在我家庭院裡的這些小昆蟲,數目都不及我眼前的三分之一。我又再度的以為,這是一種自然的華麗,卻遲遲才發現。家裡後方那幾甲樹林,被砍的精光,聽說是外地人要開發什麼之類的。而那是螢火蟲的原棲地。

這是我的部落,充滿矛盾,跟大家一樣。有一天,連草木都會離你而去,而你卻為了一堆紙鈔。

覺得,大家如果僅僅當個旁觀者,不也是幫兇嗎?

小學四年級時離開了我生長的部落,到都市去學習。學習你們一步一步往上爬的方法,這必須接受,因為你們訂定這些規則,給了我們優待,也讓我們忘我自己是誰。或許每個人在成長的過程都「會」去尋找自己,但那些「不會」的呢?盲目。就像老鷹忘了,怎麼翱翔;魚忘了,怎麼優游;假使我們還記得驕傲,怎麼可以把部落給忘記?

我,不太會說自己的語言。甚至,進了滿是原住民的部落,我都會爲我自己長於都市,而遠離了部落而感到自悲。但我卻深深的以身為原住民為榮。

我願意為你站出來,司馬庫斯,Lokah!!

DSC00301fixed.jpg




有人說,我的「部落」,過五十年,就會因為土石流,消失。
我說,我不願意看著「部落」,因為盲目,而迷失、消失。

*Lokah,為泰雅語加油之意。

  • 您可能有興趣:

    部落Tbulan得獎致謝
    dumasonline 發表於樂多回應(19)引用(0)部落格的部落‧事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日記/一般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63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3255709

    回應文章
    一直很想去您的部落晃晃,好山好水,遠離城市的紛擾
    | 檢舉 | Posted by 高級黑手 at May 15,2007 20:32
    to 高級黑手

    你好!是新同學嗎?哈!歡迎參觀我的blog.

    應該猜的出來是哪個部落了吧?,有機會可以來玩玩阿!
    哈!
    | 檢舉 | Posted by dumas at May 15,2007 20:40
    哈囉!!
    你很愛騎單車押?!
    感覺很特別的BLOG!!
    | 檢舉 | Posted by 小 nO at May 16,2007 18:05
    to 小 nO

    歡迎光臨!我只是愛玩啦!

    騎單車的感覺很棒,其實,沒有壓力做什麼事情都很快樂!
    | 檢舉 | Posted by dumas at May 16,2007 19:28
    我很支持這段話.........
    「我們的土地,為何說我們是小偷!」

    也許..
    在現代生活中,
    最該應該被保留的,總會最先被摧毀..

    當然!!....樂生也是一樣
    | 檢舉 | Posted by CHU at May 17,2007 01:09
    就是喜歡看這種文章!!

    也謝謝你到我那裡看啦!
    蠻意外會有網友看到...

    算是高興吧!!""謝謝了
    | 檢舉 | Posted by CHU at May 17,2007 01:10
    你好我可以轉貼你的文章到『當上帝的部落遇到國家』部落格嗎?因為我們需要來自部落青年的聲音與鼓勵!

    謝謝!
    | 檢舉 | Posted by smangus at May 17,2007 18:27
    to Smangus

    歡迎!這是我的榮幸!
    | 檢舉 | Posted by Dumas at May 17,2007 21:17
    lokah

    讀到你的這篇文章,很高興,很感動,也感謝上帝,終於有部落青年願意這樣說話了

    關於司馬庫斯櫸木事件,有一個討論群組,邀請你加入
    也許你不是基督徒,也不是教會青年
    但還是希望你能加入
    因為,那個群組的人,裡頭有一些原住民青年
    但那些原住民青年,是被我強迫加入群組的
    至今,他們仍然沉默
    除了準備參加遊行抗爭之外,他們是沉默的
    這些日子,用了許多方法,希望他們站出來,但是,仍然他們似乎無法站出來
    理由可以是,期末功課很忙,期末事情很多
    所以無法多為司馬庫斯盡一份心

    給你那個群組論壇的網址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pctchurch
    歡迎你加入成為會員

    用溫柔的方式,給那些沉默的原住民青年,一些鼓勵,一些刺激
    | 檢舉 | Posted by 按照部落的呼吸 at May 18,2007 08:32
    to 按照部落的呼吸

    謝謝你來參觀我的blog。我寫的文章,是我自己的想法,或是處境之類的吧!

    再怎麼說,人生的課題太多,還是要不斷的學習。光是眼前遇到的這議題,就足夠龐雜的了。先把自身搞懂也是滿重要的。

    我不知到自己算不算是基督徒,也不知道現在有沒有這個能力去幫助部落。
    不過說到熱忱,是絕對充滿的吧!^_^
    | 檢舉 | Posted by dumas at May 18,2007 11:06
    看了這篇短文心中很感動。

    雖然自己不是原住民﹐但是小時後離開鄉下到都市求學﹐後來也
    像作者那樣﹐沒有再回到成長的地方。有機會久久回去老家一趟﹐
    看到自己家鄉的人無限制的開發﹑濫用自然資源﹐使得原本的綠地
    和水源都失去了之後﹐也有這種在回憶中的家鄉不復存在的感嘆。

    但是我覺得很難責怪自己家鄉的人。畢竟當初我的家庭覺得在故鄉
    沒發展﹐選擇離開﹐沒有留下跟其他人一起為建設鄰里做規劃。不
    過那些選擇留下來的人﹐照樣認為追求物質生活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所以還是一樣跟都市人看齊。於是就不管原本美好的青山綠水﹐走取
    巧的路﹕只要有地整出來﹐就贊成變更地目﹐想盡辦法要求民意代表
    提議開路經過自己的土地﹐用炒作的方式賣地﹐吸引建商投資蓋房子 。
    被開發的土地剛開始好像有在發展。但是地方行政單位和居民沒有社區
    整體營造(包含整理和呈現地方歷史﹐保留古蹟的人文建設)的觀念﹐人
    人自私互不關心﹐營建東拼西湊﹐沒有長期接續的規格﹐廢水和污染物
    更沒有排放前事先做處理﹐弄得到處髒亂不堪。這樣子的自然環境﹐在
    公共運輸和基本建設還不完善的情形下﹐卻很快地就到達無法承受的飽
    和點﹐大量開發後的整體生活品質﹐比起沒有開發之前反而更差。這樣
    開發建設的方式非但吸引不了新型的產業和年輕的就業人口﹐更沒有實
    力發展觀光業﹐所以弄到最後一樣沒有工作機會﹐人口照樣外流。糟糕
    的是環境在隨便開發中已經破壞掉﹐很難恢復回來。西部的平地﹐到處
    可以看到這樣的鄉鎮。

    最近都市週圍的農地變更款項可能會鬆綁﹐造成農地的保存更不容易。但
    是卻沒有相關配套法案﹐規定都市地區如何保存適度的開闊地來種樹和提
    供民眾運動休閒的場所。

    人本來應該是屬於自然和土地的一部分﹐卻把自己當成是自然的主人﹐然
    後把自然和土地出賣破壞﹐其實跟出賣作賤自己的尊嚴是一樣。當土地哭
    了的時候﹐人就會連帶吃苦。挖山後的土石流和引發的山洪﹐就是這樣的
    下場。

    司馬庫斯令人敬佩的地方﹐不只是觀光的事業經營良好﹐而且是建立在部
    落會議的運作方式﹐社區一起參與規劃來作整體的營造﹐把保護山林﹑人
    跟自然互利共存﹑永續合一的觀念當成是觀光業的核心訴求。所以不是只在
    作商業的文化櫥窗﹐真的是做到文化體驗和生態旅遊的模範。這樣用上帝的
    部落的稱呼﹐的確是有很深刻的人文意義。這讓其他住在台灣的人親眼看見
    一個到十幾年前才有電﹑七﹑八年前才有路的地方﹐經由發揮文化﹑創意﹑
    和共生的力量﹐今天一樣創造出簡樸健康﹐甚至是更優質的生活。

    小小的司馬庫斯其實像座堅固聳立的大山﹐讓台灣人在世界潮流的迷航裡看
    到永恆的指標﹐能像詩篇的詩人所發出的讚美﹕”我舉目望山﹐我的幫助從
    何而來....."。 也像先知在曠野呼喊的聲音﹐讓我們從出賣自己的發財夢裡驚醒﹐
    看到自己應該有的面貌和良善。司馬庫斯不是在請求大眾的幫助和同情﹐反而
    是經由部落會議﹑民主共同經營的方式﹐以及訴求對傳統領域的尊敬所表達出
    來敬重自然生態的觀念﹐來對台灣其他人提出特別另類﹑非常珍貴的生活觀點。

    我個人的淺見認為﹐司馬庫斯如果要在這個風倒樹事件裡喚起眾人的良知﹐
    訴求自己在台灣歷史裡應該被尊重的權利﹐是一點也沒有錯。不過也應該把部
    落文化裡民主平等的特色﹐還有要求界定傳統領域來保護自然﹑和自然永續共
    生的觀念﹐向台灣的大眾持續說明。因為如果只講還我的權利這樣的話﹐雖然
    是對﹐但人性傾向自私﹐聽的人很快就會割劃出你顧你的我顧我的利益的防衛
    心態。但是如果提出的訴求能跟大眾認為重要的議題連接﹐甚至能幫助台灣大
    眾走向未來﹐其實會吸引更多人﹐原住民也好不是也好﹐真正願意參與來關心
    支持部落的訴求。因為重視台灣本土歷史﹑族群多元﹑民主平等﹑和看護自然﹑
    這些這麼好的訴求﹐就不光是講到部落自己的權利而已﹐其實是可能由司馬庫斯
    的埋石立柱禮作為莊嚴的象征﹐由原住民再一次作眾人的前衛和先知﹐開始另一
    波台灣重要的公民和生態運動。這樣﹐不只能勸進所有的台灣住民作為原住民基
    本法的民意基礎﹐早日使這法律的精神落實到司法的體制和判例﹐甚至能促成最
    近推行的語言平等法案正式通過﹐並且進一步催生族群就學就業的平等法案﹐類
    似像美國的民權法案一樣﹐讓所有台灣住民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彼此欣賞和了解﹐
    形成真正多元文化的生態社會。

    台灣高山的守護者﹐Smangus lokah ! 司馬庫斯加油﹗
    | 檢舉 | Posted by Tonyc at May 20,2007 00:10
    Lokah!!

    你有看過其他關於WHO的好文嗎?
    | 檢舉 | Posted by ! at May 22,2007 01:23
    to Tonyc

    謝謝來參觀我的部落格,你的回文甚至比我寫的還要長篇且有深度!也感謝你對此事件的關注,我想只要是生存在這個世界,就一定有權利去追求公平與正義.我們都要努力!Lokah!

    to !

    hello!沒有耶,可以推薦一下嗎!?^_^
    | 檢舉 | Posted by dumas at May 22,2007 18:58
    滿滿對於部落的懷念
    記憶與現實的衝突
    卻讓人無人為力
    讀完 不禁讓人心中重重一沉

    沉的究竟是那已經無法復返的記憶
    還是對於現實那無語問蒼天的嘆息~
    | 檢舉 | Posted by ola~ at May 22,2007 20:03
    Lokah!

    我不太確定是不是認識你?不過看見你的好站連結,好像都是自己人?
    也感動你的文章!
    我也是,願意為了司馬庫斯站出來!

    我認為司馬庫斯這次這個櫸木事件,代表的不只是司馬庫斯而已,(這是冰山一角,那麼多人也因為類似的事件被關)
    我認為這背後所呈現的問題,是整體原住民與國家間的問題。
    也是觀乎台灣未來是不是真的能邁向一個『好』的國家的問題。
    台灣獨立又怎樣?!
    如果台灣獨立,但人民卻仍舊是本位主義,沒有反省能力的人民,那又怎樣呢?
    | 檢舉 | Posted by Akalubi at May 27,2007 23:43
    不知道從下交流道到您的故鄉,開車約要花多久時間
    | 檢舉 | Posted by 高級黑手 at June 6,2007 22:03
    Dumas:

    在你的部落格留下長篇大論﹐卻沒有及時回來看到你的回應。很對不起。我寫的
    其實沒有比你的話好。你的話是出自你自己的生活經驗﹐最動人的話是真心話。在
    都市生活的感受有時候是相當冷漠的﹐人和人之間好像很文明﹐可是現實裡誰也不理誰。但是你還會想到以前的部落﹐表示你是個有感情有理念的人。

    有很多原住民都已經在都市討生活。我沒有掌握到正式的數字﹐不過我估計搬
    遷在台灣都市附近的原住民可能已經比在傳統的部落裡多﹐都市原住民的適應和就業有不少困難﹐有一些公共電視的記錄片探討過這個議題﹐我看了留下很深刻的印象。司馬庫斯部落遇到的是原住民和林務局的老問題﹐以前比較沒有人注意。現在有網際網路和部落格﹐這個問題才得到大家的重視。其實﹐都市原住民有沒有受到其他人平等對待﹑在就業上有沒有遇到種族歧視的人權問題﹐也很值得大家關心。

    讓我們關切台灣原住民人權問題的人互相鼓勵﹐彼此成為志同道合的朋友﹐就可以一起努力提昇原住民族的自信和在台灣社會的地位。
    | 檢舉 | Posted by Tonyc at June 7,2007 09:55
    會錯意了!以為您的故鄉是司馬庫司^^",這樣說來的話,您的故鄉是不是松鶴部落呀!去那兒晃過,一個大斜坡上去有一大片新蓋的屋子,應該是鐵皮蓋的吧!很漂亮。
    | 檢舉 | Posted by 高級黑手 at June 10,2007 21:30

    加油神一定會祝你們快快樂樂的過日子
    | 檢舉 | Posted by 亞蘇 at September 24,2009 2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