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6,2009

[非廣告] 找不到合適的相機包嗎?

通常單眼相機的用戶只能屈就於市售的相機包:價格中等或中下(五千以下)的,大多數的外觀就寫著『我是相機包,保護性很強喔』,而且數來數去就是那幾個品牌,撞包的機會很大,如果想假掰一點,跟別人不一樣,那就得向一些高價品牌看齊,例如白金漢、ARTISAN & ARTIST,甚或Porter與Nikon合作的相機包,但這些都所費不貲,一機兩鏡的大約都要五六千起跳,容量大一點的,材質再更好一點的,也要到萬元之譜。

如果你跟我一樣想要假掰,又不想花大錢,不妨考慮一下『相機內袋』這玩意。這玩意的市價大多在六百元以下,也有幾種不同的尺寸可以選擇,以下的照片是以26.5*10*16cm的尺寸來作示範。
別小看這個醜醜俗俗的相機內袋,以我所使用的Pentax系統而言,最多可以裝下兩機(MZ-7 + *ist DS)兩鏡(FA28-70/F4 + FA35/F2),外加輕便相機一台與四捲底片,幾乎已經包含我最常使用的裝備,接著,只要尋覓一個自己喜歡,又裝得下這個內袋的包包,專屬的相機包於焉誕生!

你問我哪裡買嗎?那就去逛逛博漢區或是某某攝影怪兵器吧!

doobop發表於 樂多23:14回應(1)好攝之徒

December 29,2008

晚安台灣

小柯好樣的!新專輯藍寶石裡頭的『晚安台灣』根本是首百聽不膩的鄉土人文勵志歌曲!不管是週日前往公司加班的路上,或是晚上加完班的回程,只要MP3裡頭不斷播放這首,路途中不論看到準備中的小吃攤、前方載著瓦斯的野郎一二五,或是各種平常你不會注意到,但同樣在工作著的人們,心裡就會覺得溫暖許多也欣慰許多。

搭配MV服用效果更佳,願我的朋友們也喜歡這首,一起打敗不景氣還有憂鬱星期一吧!


doobop發表於 樂多02:48回應(4)引用(0)挑剔的耳朵

December 14,2008

沒有語言,不代表沒有意見。

終於,昨天在小地方人權搖滾音樂季看到阿飛西雅的現場演出,與其說現場演唱多震撼或如何如何,倒不如說這場表演讓自己重新檢視了最近自我的狀態。

一邊在工作的爆炸狀態中掙扎,一邊想要在工作的時間外,多參與些什麼,多紀錄些什麼,到頭來,卻只是在電腦裡多了很多未上傳的照片,還有Twitter的最愛裡,多了些想參與卻又不斷錯過的活動,而且不知不覺的,無論工作時或在生活裡,想說的話愈來愈少。

但這並不代表我不再關注某些人事物,或許只是在目前的時空背景下,突然的語塞與遲緩,或許只是需要好好的喘口氣,恢復一些生氣,希望那一天不要來得太晚。

在那之前的路程上,阿飛西雅絕對是最佳的公路音樂。


September 28,2008

[Photo] We Are X!


We Are X!, originally uploaded by doobop.
為了參加X-Japan台灣官網的攝影比賽,昨天第一次把我的*ist DS裝上跟格子大師借來的DA14超廣角鏡頭與腳架(不過忘了借快拆版,臨時才去買了一個),拍101上的We Are X與夜景。
原先想用更長時間的B快門曝光來讓照片下方車流所形成的X更為明顯,卻錯估了兩件事:第一就是DA14的最小光圈只有F22,第二就是*ist DS的iso是從200起跳,加上我又沒有減光鏡這種東西,最後只能曝光13~15秒,勉強選出一張看起來有X輪廓的照片想寄去X-Japan官網所指定的信箱,卻一直收到退信,明天再試不成功,只好放棄贏得演唱會工作證的機會。
雖說如此,這次的拍攝還是讓我學到不少--糖水片也不是那麼容易拍滴!必要的時候還是得把基本功練好,就算是要玩輕便底片機,有了更紮實的攝影知識,也更能夠掌握自己所期望的拍攝效果。謹記謹記。

doobop發表於 樂多02:14回應(6)引用(0)好攝之徒

August 19,2008

[Music] te' - それは、鳴り響く世界から現実的な音を『歌』おうとする思考。

[te'] Performing With His Life

已經一段時間沒這樣了,在聽一張專輯的時候會全身起雞皮疙瘩,宛如一場內在風暴,吹走心裡種種雜念,只消跟著音符,悄悄累積情緒的能量,再一次爆發,反而得到最純粹的平靜。

這就是te',我近日的愛團。拜音樂摩人李小克的介紹以及THOXT大哥的相挺,才有機會在今年的野台開唱,擔任攝影義工,也才有機會親臨現場看到te'的表演。真的,就算從上個月底入手te'的專輯到現在,雖然已經聽了不下數十次,還不及現場聽一次來得震撼,且每次聽專輯的時候還是會不自覺的回想起當時的畫面--光是下面這些照片也不足以說盡他們演出時的爆發力,因此附上專輯中,這首【愛も信仰も同じように日々のささやかな勤行でのみ維持される】的影片,喜歡的話,也請支持這樣的好聲音,以後才有機會繼續在台灣看到他們的演出!


Created with Admarket's flickrSLiDR.


doobop發表於 樂多21:23回應(2)挑剔的耳朵

August 1,2008

我需要滅。火。器。


我需要滅。火。器。, originally uploaded by doobop.

滅火器這團名搭上龐克樂風可真是速配
當你遇到一肚子火的時候,服一帖滅火器,包準藥到病除
內行ㄟ~記得要買大罐的嘿!


doobop發表於 樂多13:21回應(0)引用(0)好攝之徒

June 29,2008

[工欲善其事] 細數我的輕便相機們

自從去年四月決定認真以攝影為興趣,至今也已一年三個月,但礙於預算關係,追求CP值高的相機一直是我的目標,除了Pentax *ist DS的一機四鏡外,陸陸續續入手的Olympus MjuII、Pentax MZ-7(單機身)、Diana+、Konica Bigmini、Olympus XA3,乃至於昨天剛競標到的XA,都是不超過三千元的選擇。其中,MjuII、Bigmini乃至於XA3,都屬於輕便相機的範疇,也是我近來深深著迷的相機種類。

輕便相機的好處,就是很容易放在冬衣口袋或是背包的側袋,想拍的時候容易拿取,街拍時拿在手上也不顯眼,加上操作簡便,搭配正片負沖,拍攝的結果更帶來最多的驚喜。以下是目前手邊幾台輕便相機的特點以及拍攝成果: ...繼續閱讀

doobop發表於 樂多14:44回應(1)好攝之徒

May 14,2008

[工欲善其事] 好的底掃店家會帶你上天堂

上週六到公館五色鳥拿照片,在店家門口就迫不及待想要先看這捲Kodak E100VS負沖的成果,看到那些泛著靈異氛圍的螢光綠色照片,原本期待的心情頓時變得開朗不起來。

在 網路上爬文,一些攝友指出,把底片拿去給其他店家重新底掃,或許會有不同的成果,原本想去DingDong推薦那間位於保平路(樂華商圈)的沖印店,但這 間似乎也會有爆綠的問題,想想還是去延吉街佃權隔壁那間,有許多lomo攝友推薦的沖印店(雖然這捲是用Konica Bigmini拍),就在這麼盤算時,看到米雪這篇教學文章中, 將他在五色鳥底掃的成果,與捷運頂溪站附近,永和郵局旁的華國沖印店底掃的成果相比,五色鳥的底掃結果也是呈現靈異般的螢光綠,跟我遇到的情況如出一轍, 衝著華國距離公司以及自家都近,二話不說,今天中午就殺了過去,晚上取件看到成果時,與上週六的心情簡直是判若兩人。不囉唆,直接來看成果吧!

<左為五色鳥,右為華國>
don't u know where to go?don't u know where to go? #2
除了顏色較豐富外,顆粒感也比較明顯

daylight concertdaylight concert #2
除顏色正常一些外,暗部細節也明顯許多

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或許是因為某些照片的暗部太多或是其他原因,讓華國重新掃瞄後,有幾張竟然變成寬幅的照片,看在效果倒也還不錯的份上,就當作是個美麗的錯誤吧!

<上為五色鳥,下為華國>
daylight concert take II

daylight concert take #2

doobop發表於 樂多00:12回應(11)好攝之徒

May 9,2008

草根英雄臉譜,不止是攝影

How tiny I am.

下班前在twitter上看到推友們在討論一個陌生名字--沈芯菱,原以為只是個16歲的小小攝影師,回家看到報紙頭版才知道,原來,她所做的,已然超越『攝影師』這三個字所及。

鄭問<深邃美麗的亞細亞>一書中有個理想王的角色,名言為:『殺一個人是因為憤怒,殺十個人是因為瘋狂,殺一萬個人絕對是為了理想。』,而我們看到這位沈芯菱,在五年間累積了二十萬個快門次數,如果真如報導所言,皆為草根英雄的影像,那肯定,也是為了理想。即使她沒有明說,在他所設立的<草根台灣臉譜>部落格,放置於頭一篇文章中的這一段話:『有一種觀念,可以啟動新的時代。有一種思維,可以影響整個世界,有一張照片,可以改寫一部歷史』,就可以看到這位小女生的寬大胸襟。

反 觀常把拍照放在嘴上的自己,當自己在街上渴求有意思的影像出現,或拍攝街上的人物時,可曾想過這些影像除了給自己帶來樂趣外(恩,或者引用『情非得已之生 存之道』一劇所說,打手槍式的影像),甚至,拍攝比自己階層低的人物時的自大外,還剩下些什麼?老實說我並不清楚,但我們或許可以把理想王的台詞改成: 『拍一個人是因為好玩,拍十個人是因為興趣,拍一萬個人絕對是為了理想。』,我不知道要多久之後才能離開興趣的範疇,所以只好持續拍下去。

記得上次被這樣Touch到,是在參觀曾敏雄老師的<風景。安靜>攝影展後(部分照片請看張照堂老師的介紹),而這次,則是讓自己在拍照這件事上,徹底的顯得渺小,雖然離感動人心還很遙遠,至少以後在觀景窗後方觀察這些草根英雄時,能夠更用心體會那些濕了又乾的汗與淚。

doobop發表於 樂多01:35回應(3)好攝之徒

May 1,2008

因為情非得已,我愛上攝影

終於,趕在『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還沒下檔前,與女友去看了這片。的確,如同凱洛所說,在生命尚未痛快的體驗過之前,是看不出這戲的梗在哪裡;不過,回想整部戲,撇除張鈞甯的萌,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情非得已的豆導,不是那碗酸菜寬麵,而是同樣情非得已的胖子--製片陳希聖。

簡單的說,無非是因為在上面看到部分的自己。當上司情非得已、Partner情非得已、客戶情非得已,大環境情非得已,甚至連上司的愛人也情非得已時(關他何事?關!當然關!因為導演心情不好只會逼他快點找錢),該如何讓自己快樂些?滿足些?或許跟著載浮載沈,戰酒店陪陪笑,或許另闢自己的道路,順便拿出吳念真、蘇照彬等人的新案子推銷;又或許,這些都不是什麼好主意,"HAPPY"後面還是得打個問號,倒不如真真切切的去感受那些情緒,打包塞進自己的心坎裡,讓它撞擊,轉化成另外一種形式後,將之壓縮並封包起來。

因此,我選擇在情非得已之餘,拿起我的相機,或自己調整光圈快門與焦距,或一切交給相機判斷,只要能捕捉到自己觀察到、等待到的那一瞬間,然後期待拍出來或洗出來的效果,藉以回味在那一靜止的當下,自己的動機與念頭,如果那一瞬間也能夠引起別人的共鳴,那就更好。

雖然最近很不認真的在經營這裡,快門倒是沒有少按過,未來,每個月都會固定有一篇是影像日記,交代這些日子裡面,那些情非得已下的過去。


Created with Admarket's flickrSLiDR.

doobop發表於 樂多02:14回應(4)好攝之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