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5,2008 17:12

《少年Pi的奇幻漂流》讓楊.馬泰爾留名文壇

如果說一個小說作者需要豐富的人生閱歷,那麼生性漂蕩的楊.馬泰爾在這方面無疑佔了點便宜。有可能是生為外交官之子的關係,出生在西班牙的他,光是成長時期,就旅居過哥斯大黎加、法國、墨西哥、阿拉斯加和加拿大。後來則在伊朗、土耳其和印度都待了一長段時間。
這些橫跨歐洲、美洲和亞洲的遷移,與不同種族的交往,各地風土民情的觀察接觸,種種無形的滲透和影響,於寫作上而言,可以在楊.馬泰爾驚豔國際文壇的大作《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皇冠)中看到,這些養分如何令這本書大放異彩。不過在這本書之前,我們不妨先來看看楊.馬泰爾是如何踏入寫作這一行。

本來在大學唸哲學系的他,規劃好的人生是拿到學士學位,接著碩士,然後博士。結果因為有兩門課被當掉,他架構好的成功階梯,一下子連欄杆都倒了。楊.馬泰爾說:「這景象簡直讓我頭昏眼花!」

學業上的危機需要一點轉移,才能挽救潰敗的信心,於是他投入寫作,沒想到從此回不了頭。從劇本、散文到小說,楊.馬泰爾覺得寫作實在太令人興奮了:「從創造背景、發明角色、給他們對白,指揮他們完成情節,藉此展現我的人生觀,是一件非常動人的事,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找到一個願意全力以赴的方向。」

這樣的熱情可以在他的短篇小說集《故事的真相》(皇冠)中,看到一個寫作者在形式上的創新和企圖。其中<赫爾辛基羅卡馬提家族的幕後真相>,敘事者為了陪伴臨終的愛滋病好友保羅,提議以選擇一件件歷史上的大事紀串起一個虛構的家族史,隨著這些穿插在故事中歷史事件,間接呈現兩人的心境,也讓我們深刻感受到友誼和死亡。<死亡的方式>則是一封封典獄長寫給一位死刑犯母親的公文信,犯人一律叫凱文,而信件內容則述說最後一晚的情形,但每一封的內容都不一樣。作家李佳穎認為這一篇彷若九篇編號的變奏練習:「馬泰爾大膽而機械式的練習除了反映凱文的性格,甚至容我們想像窺探他(們)的一生之外,更迫使讀者面對制式化下獨立個體僅存的瑣碎和尷尬。」而<永生鏡子公司>甚至讓陷入回憶的老太太和她的孫子的反應同時並存同一頁面,老太太述說著故事,聽在孫子耳中卻變成嘮叨的嘰哩呱啦,對讀者而言形成一種很有趣的「畫面」。

楊.馬泰爾畢業後,一直以打臨時工的方式,譬如種樹、洗碗、當警衛等等來維持寫作,其間曾經兩度到印度想完成心中的構想,不料旅費用完了,書還沒寫出來。後來有一天到了孟買附近的一個小鎮,忽然文思泉湧,欲罷不能,情節有如跑馬燈一幕幕躍入眼中。他花了六個月的時間造訪印度南部所有的動物園,還深入了解當地生活,再回到加拿大收集資料並研究,終於完成了全球熱賣七百萬冊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並贏得英國文壇最高榮譽「曼布克獎」和德國出版界最高榮譽「德國圖書大獎」等六項國際大獎。

一如《少年Pi的奇幻漂流》神奇的形成,這本書的內容也奇妙得令人瞠目結舌。同時信仰不同宗教的少年pi,從小在動物園中長大,正當他們全家準備到新大陸開創新生活時,一場海難卻讓少年pi變成海上的孤兒,同時倖存的只有幾隻凶猛的動物,到最後則剩下一隻名叫理查.帕克的孟加拉老虎。茫茫的大海,此時上帝、阿拉甚至是印度神明誰也幫不了忙,而少年pi和一隻老虎要如何共處?或者究竟「鹿死誰手」?

這個艱難的習題,在楊.馬泰爾的生花妙筆之下,呈現前所未有的閱讀趣味。楊照就說了:「閱讀《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樂趣在於,不思議之上更加不思議的元素接連湧現,我們一方面 驚異於其奇幻,另一方面又投身入那猛虎在側的虛構景況下,不可置信卻又明明置信地追想揣摩故事如何發展下去。」

楊.馬泰爾曾說過,好的小說需要有「動人的好點子」,而故事的基礎必定要有感情,以及刺激心智的知識。在這本把文學的想像力推到極致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可以看到楊.馬泰爾對於創作追求的徹底實踐,而光是《少年Pi的奇幻漂流》這本書就足以讓楊.馬泰爾這個作者永遠被記住。

  *本文摘自《出版情報》,文/盧春旭(文字工作者);文中楊.馬泰爾照片,由皇冠出版提供。

  • cjp0414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啥人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1240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712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