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3,2005 22:12

教召day 5:打靶‧打混‧打地瓜

 9月8日星期四,今天依然是0530起床,0540集合,比起前幾天的少許數十個人,大部隊人多,集合起來理所當然的就會慢,特別大家都是當過老兵的,不慢就顯不出爽兵的"崁站(等級)";好不容易集合完畢,士官長便分配各排組(是的,昨兒個已經部隊編成囉,我們是通信排的)下去掃地。

 因為本排帶隊的副排長(排長核免不用教召,喵的XD)心不在焉,沒有搞清楚我們的掃地範圍,我們虛晃幾招便解散各自行動,結果被士官長叫下去重掃,不過掃完地的我直接去廁所刷牙洗臉了,錯過了二次下海的機會,很悠哉的又躺在床上偷閒了一下。

 前晚保防官說會叫楊美惠來給我面會一下,結果昨天沒出現,有點小遺憾,幸好今天可以去打靶,讓我藉之加減發洩一下(發洩啥啊XD)。

 吃完早餐集合,被派去領槍。由於本連排隊集合是按照編碼排列,我身處的通信排剛好就排在隊伍的最前面,所以一堆屎缺都是我們得去負責orz...

 上二樓經過寢室到了軍械室前準備領槍,此時站安全士官的是連上的志願役女士官,長得還算斯文端莊,綁個馬尾帶副細框眼鏡,還頗有氣質。猶記剛到連上連長就跟我們嗆明說別去招惹女官們,以免被告騷擾,但這其實也不用他提醒,當年我們部隊裡就有2個女軍官和2個女士官,每個都"有個性"地跟什麼一樣,眾男丁自然敬而遠之。

 我和副排長到了安官桌前,就開口對她喊著:「學姐,我們要領槍...」巾幗女竟然嬌羞地說:「唉攸~別叫我學姐,折煞我了~」...大夥哄堂笑開來,這也證明了,管她什麼冰山美人還是晚娘再世,只要技巧好,就能營造呵呵笑的美妙人際關係啊!(什麼鬼XD)

 一人背了3、4枝槍便下樓,把肩頭的槍分給其他弟兄後進行槍枝報數,確認槍枝數量無誤就往司令台前移動。一般在大內的新兵戰士要打靶,就是全副武裝背著槍一路走到新中靶場,我們不是一般新兵戰士,所以就坐悍馬車(軍用卡車)移動。

 本以為下了車就直接去打靶了,結果,還是先在新中營區內進行射擊預習,是的,不用懷疑!跟第三天下午做的事情一樣,不過是換了個環境而已orz。

 新中營區對我來說有不少的回憶,譬如老爸當年就是在這兒受訓的,新訓時也有來這裡練投手榴彈,另外,之前被點召也是到這兒來。在這兒我們依舊玩了槍枝分解、紅外線瞄準射擊&箱上瞄準練習,以及發呆渡時間(哈)...

 這天是星期四,上午部隊照例進行莒光園地電視教學,中山室隔音不怎麼樣,電視的聲音從前後左右的營舍傳出,想到電台今年畢業的學弟目前正是在新中受訓,還在猜測等會虎帳笙歌(莒光園地點歌時間)時會不會巧遇他,不過當休息時間一到,從室內蜂擁而出的平頭人潮,很快的讓我放棄了搜尋的念頭XD...

 沒多久,菜鳥們回到他們的巢,我們也前往靶場去準備射擊。今天我們用的是65K2步槍,打的是無依托的175公尺人形靶,營長說,因為之前的教召兵有沙包當依托,幾乎人人都滿靶,還嚷著說沒挑戰性,所以這次就讓我們只以自己的手肘和身體來撐住槍射擊,切,之前的人在靠邀,幹嘛讓我們承擔後果啊,我想打有依托的啦XD~

 除了從以前習慣的有依托變成無依托射擊,射擊時還要穿上防彈衣,現在在新訓中心受訓真的夠爽也夠安全了;當兵上靶場就像上戰場一樣,一不小心就會死人,這點從很久以前就一直強調到現在,所以在分配完靶位(射擊的靶編號)、波次(第幾批上去打)後,眾人也開始進入了射擊的嚴肅氛圍。

 隨著射手一波一波的上,有的順利中靶,有的搞的漫天塵土,有的還槍枝卡彈,前頭的一舉一動,報靶的廣播一段段傳來,讓後頭不少耐不住性子、受不了悶的弟兄開始哈拉來哈拉去,像我前面的一般兵跟隔壁的就一直在嗆剛剛各自的靶位那邊射的多,像小孩子一樣,結果兩人也打的淅哩嘩啦的,這個年紀的男人,應該不是只有一張嘴而已才對啊XD...

 終於輪到我了,上了靶台後迅速臥倒,從助教手上接過彈匣,裝進槍後就送上槍機開保險,這段程序還算順暢,接著聽聞營長「左線預備」、「右線預備」、「全線預備,開始射擊」口令後,稍微瞄準了一下,自然地閉上眼睛扣下了扳機,此時心中大笑我這個閉眼開槍的壞習慣還真是一點都沒變呢,這樣一定全都打地瓜,強迫自己依照據槍要領慢慢來,可是後面的5發還是再給他閉了2次眼,結果呢?當然很糟啦~六發中兩發...打仗時一定會被敵人很快的殺掉XD

 射擊完畢,走到後方的射擊預習地(還來啊?沒錯,這裡也有orz),不過都射完了當然沒人在練習,眾人努力躲陽光直到部隊帶回連上吃午餐。

 吃午餐時,連長飆了士官長很大一頓,因為從靶場回來時,原本連長是要士官長先回來招呼部隊、他殿後,可是士官長說要殿後回來,結果想不到士官長壓不住那些一般兵,沒辦法把人全數帶進餐廳吃午餐,造成部隊人數無法掌握,部隊尷尬了一下,而原本的值星官也因為覺得自己沒有盡到本分,引咎辭職,換上了另一個神經有點不正常的"原"志願役士官來背值星(原諒我這麼形容他,不過他的確是一個精實過了頭的教召弟兄XD)...

 午餐時的狗幹事件沒有影響我開心的午休,下午起床後,留在營區裡繼續射擊預習(又來?是啊,又來了orz),這回因為營長在靶場指揮另兩個連的射擊,所以我們很悠閒的在各站之間來來去去、發呆、聊天、抽煙、喝飲料

 我們最後換組到了1B2C的連部一樓寢室前玩槍枝分解,對面的1B3C是當年新訓待的地方,我又不自覺憶起往事。不管是在連集合場上填資料、操課、領信,在中山室用板凳當桌子吃飯,在走廊外洗餐盤碗筷等等...一切是那麼熟悉又那麼模糊,當年打算要把當兵點滴通通紀錄下來的計畫沒有貫徹,想來實在是有點後悔。

 這一天剛好197X這梯的學弟們要放6天結訓假,回來後他們就要抽籤下部隊了。看著2C和3C的這些換上便服的學弟,帶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排隊,等著領連長發下的假條,大夥兒不禁躁動起來,「那麼菜還敢比我們早放假?」之類的玩笑話此起彼落,不過學弟們無視之,還是很開心的離開了,現在的學弟啊XD...

 課程真的按表硬撐到1830才帶回去用餐,在示範營區教召實在太累、太不划算了!前面有提到今天是莒光日,所以吃飽飯稍做休息後,我們又耗在餐廳裡收看針對教育召集弟兄製作的莒光園地愛國教育特別節目。

 這集是由臉不知為何大到一個境界的趙婷還有莒光之花朱國珍聯手主持,兩人字正腔圓的主持仍具催眠效果,累了一天的大夥兒在此時也睡死了將近一半的人;我則硬撐著盯著螢幕,看著那些參與什麼同心博愛幾號演習的教召兵,一邊祈禱自己下次別衰到得去參加那些演習...

 2100許,眾人終於回歸自由,打電話回家,老爸跟我說大學同學為松明天要請假從高雄來這兒接我回家,馬的,認識這樣的朋友實在是三生有幸!走到公佈欄看了一下明天最後一天的行程,恩沒什麼特別的,應該是輕鬆的一天,想想與世隔絕的教召日子就要完結,帶著幸福的心情盥洗完畢,進入夢鄉啦~


  • deepsgwai 發表於樂多回應(7)引用(0)平生應召第一回(完)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生活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136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723036

    回應文章
    報告學長
    學弟有個問題
    楊美惠是誰???
    | 檢舉 | Posted by tnsshscsa at November 14,2005 10:15
    學弟:
    楊美惠就day3晚上我打電話給老闆叫他來會客,可是他說沒辦法來,要派來的慰安...不對,面會代表啦XD,也是當年在金門單位裡的女軍官是也^_^
    | 檢舉 | Posted by deeps at November 14,2005 10:47
    我終於懂什麼叫做男人之間的友誼,
    如珊和我說得時候,
    我還以為為松只是不辭勞苦的奔波,
    以男人而言距離遠算啥,
    沒想到他是告假,
    嘖嘖嘖嘖......

    | 檢舉 | Posted by ayu at November 14,2005 18:04
    ayu~我們沒有曖昧唷orz
    | 檢舉 | Posted by deeps at November 14,2005 18:21
    我以為教召就是一堆近老弱傷殘的社會人士.
    聚集在軍中.打個幾天的牌,時間到就吃飯.
    還有菜鳥幫忙打飯.然後晚上就看電視吃零嘴渡過!
    原來教召要做這麼多事..
    還有準備莒光園地愛國教育特別節目勒..真貼心!
    臉大到一個沒有邊際的趙小姐
    勾搭老外也就算了.連後備軍人也不放過..
    話說我很久沒看到莒光之花朱國珍了,
    她還在主持莒光園地啊?真令人懷念..
    | 檢舉 | Posted by 深小白 at November 15,2005 09:21
    小白兄:

    說什麼老弱傷殘,你會被告誹謗的XD
    說到朱國珍我也不確定現在她還有沒有主持莒光園地,也許那個愛國教育特別節目是幾年前就拍好的了orz
    | 檢舉 | Posted by deeps at November 15,2005 10:01
    ...我是最近第一次要教召,所以才看到樓主的文章。我還要去打同心,原來這麼恐怖...
    ---------------------------------------------
    版主回覆:
    嗨囉~華,如果不是在示範營區應該不會這麼"精實"的,have fun!
    | 檢舉 | Posted by 華 at April 3,2011 2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