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ne 22,2017 14:37

【HD去制約-02】人類圖不是拿來信的

 人類圖官網Jovian Archive裡有不少公開的文章提供有興趣的朋友研讀,不管是祖師爺Ra、鬍子哥Alokanand、IHDS校長Lynda Bunnell,或是Mary Ann瑪麗安的,都能帶來某些觀點與學習。
 
 Mary Ann去制約之旅的書寫的很精采,而她以靈活的、不拘泥的方式做了不可思議的「做自己」實驗,更是激勵人心。今天要分享的是去年還前年就發表的這篇關於「人類圖不是信仰」這件事:P

Don't Believe Me 別相信我

原作者:瑪麗安
原文出處:https://www.jovianarchive.com/Stories/31/Don%E2%80%99t_Believe_Me

 Ra為瑪麗安做人類圖解讀時告訴她:「別相信我。你得親自實驗與探索。」而「別相信我」這句話,在Ra從事教學的那些年裡真的是重提過幾百次。

 這對瑪麗安產生了極大的衝擊。 

 
 在遇到Ra、讓他做解讀之前,瑪麗安的自我追尋之路已經走了二十餘年,身為阿基納中心開放的人,對瑪麗安來說,在這條路上「相信」所有的老師對她來說相當容易。頭腦開放,所以能輕易把老師們傳授的一切當做自己的真理。
 
 但Ra叫瑪麗安別信他,這對瑪麗安來說相當新鮮。
 
 瑪麗安承認,她還蠻愛Ra那一襲黑衣、吞雲吐霧,一點也不靈性的調調,這跟她以前遇過的傳統型老師完全不同。
 
 Ra在解讀時對瑪麗安說她並不情緒化(也就是瑪麗安的太陽神經叢中心是開放的),那個當下瑪麗安沒有說什麼,只是在心裡想:人類圖這玩意兒的確很棒,但「我並不情緒化」?這是不是搞錯了?「我可是自己這輩子見過最情緒化的人啊!」就這點來說,瑪麗安還真是不信Ra。
 
 做完解讀,瑪麗安知道自己必須等待回應,她需要的是是非題,而她的聲音則是答案。她也明白Ra無法相信她對自己做的任何描述。Ra能信任的,只有來自瑪麗安薦骨聲音的唯一真實。
 
 從那時起,瑪麗安開始了她的實驗。對她這樣一個長年外向,到處和人發起一堆事的社交人來說,要用相反的風格過日子的確非常困難。要擺脫舊有的行為模式,是她此生幹過最艱難的事情。但「等待」真的是唯一奧祕。當體內的每一顆細胞都跳上跳下地要她走回老路時,瑪麗安就只是等待。
 
 慢慢地,這變得比較輕鬆。越來越輕鬆。瑪麗安感受到體內的巨大轉化。一種內在的校準發生了,那是瑪麗安從未有過的經驗。
 
 這翻轉了她的人生,她和老公、家人、朋友、同事的關係全都改變了。瑪麗安不再是他們認識的那個人,這對任何人來說都難以置信。而她不再是她以為的那個自己了!
 
 跟Ra互動的那些年,對於Ra以及他對她說的話,瑪麗安的薦骨有好多好多次都回答「嗯嗯/no」。只憑聲音,而不是透過話語來面對Ra那麼一個帶有強大氣場的自我權威顯示者,人類圖、以及這門學問所能提供的,對瑪麗安來說真的是一大考驗。
 
 身為一個非常容易被外界影響的人,要夠堅定而真切地與自己同在,瑪麗安認為這實在是一種令人愉快的震撼。
 
 瑪麗安說,她在完成第一個7年去制約程序後,Ra介紹了PHS系統、也幫她做了解讀。瑪麗安回家後跟老公及家人分享這個資訊,之後,每當家人問她想不想、需不需要以那樣的方式吃吃喝喝時,瑪麗安的回應都是大大的「不要」。但偶爾在某個地方,瑪麗安會做出「阿哈/yes」的回應。
 
 瑪麗安知道自己不會因為「這是人類圖教的」,所以就得把PHS奉為圭臬照辦執行。
 
 因為沒有任何權限能凌駕她的內在權威。
 
 瑪麗安說這就是Ra所謂的「別相信我」。沒有誰能了解我們任何一個人應該、或不應該做什麼。因為他們都不是我們。你我都是獨特的個體。別人不可能像你、不可能像我。我們每個人誕生在這世界上,踏上的都是自己的旅程。
 
 瑪麗安強調,她很愛乘客(個性/意識)與載具(設計/潛意識)這個人類圖的比喻。每個人坐在自己的車輛後座,有時候,會有別台車開到你旁邊。有時,那部車會與你的車子一輩子相伴而行,有時則是同行一會兒。但永遠永遠,都是兩個獨立的乘客坐在他們獨有的車輛後座上。
 
 毫無理由之下,只因一個投射者朋友「你要不要來?」的提問,瑪麗安的薦骨起了強烈回應,所以她飛到伊比薩島。她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做。她只是待在Ra的家,和Ra一起悠盪閒晃,接著,瑪麗安聽到自己脫口而出:「關於我的PHS,薦骨老是回應『不要』真的讓我的腦袋抓狂。」
 
 Ra看著她、對她說:「我有點太過強調飲食了。事實上,你會沈默地在自己的氣場中消化、理解人生。」
 
 聽到這段話,瑪麗安的薦骨強烈回應了「阿哈」。這就是瑪麗安的真實。她感受到身體每顆細胞都在呼應著。每晚,當她終於上床睡覺時,她都看到這個真實。暗黑無光,沒有人在她的氣場範圍裡,一切沈靜無聲。這不是她的生活的想像,比較像是事物的表面,但其下還存有深刻的見識與理解。
 
 那次和Ra會面,他對於正在進行的「全盤式分析」相當興奮。所以Ra問瑪麗安:「你的南北月交點是什麼?」瑪麗安只是聳聳肩回答:「我不知道。」
 
 Ra震驚地看著瑪麗安。然後Ra開始大笑,瑪麗安也跟著笑了起來。
 
 如果Ra是在10年、15年甚至20年前問瑪麗安這個問題,瑪麗安知道自己應該是能回答的。但現在?瑪麗安對於自己的人類圖裡的一切全部都不記得。她就只是活出自己而已。
 
 瑪麗安說,她不用透過人類圖的鏡頭來過日子。的確,有時候人類圖的某些知識會浮現,但瑪麗安知道自己不是靠這個濾光鏡過活的。她和自己校準合一,她熟知自己的頻率、明白自己的生命之歌。那是清楚、真實也著實正確的。那就是瑪麗安的生活方式。
 
 這趟「毫無理由」的伊比薩島之旅的美好,在於讓瑪麗安搞懂了自己的PHS系統是如何消化、領會生命的。而更重要的是,那是瑪麗安在Ra去世之前,與他的最後一次相聚。
 
 為了與Ra見這最後一面,瑪麗安需要在那裡,而生命讓這個事實得以發生的方式,乍看似乎相當瘋狂。瑪麗安所謂的「飛到伊比薩島毫無道理」,不是因為機票住宿得花一大筆錢,而是從自己的實驗中,她發現「沒有什麼是重要的」。
 
 唯一重要的在於:瑪麗安尊重自己的內在權威。內在權威是她神聖的衛星導航,在她的生命之旅中引領她。瑪麗安知道自己曾在何處、正在何方。雖然瑪麗安不知道接下來會往哪去,但她的內在權威會帶她上路。
 
 這樣的作法,等同是搬離了這世界。瑪麗安用和他人不同的獨特方式過日子。她不會去探究別人在做什麼,也不會拿自己跟別人做比較。她不屬於任何團體。她和自己同在。除了忠於自己,她不效忠於其他一切。
 
 瑪麗安某次到以色列受洗,有個人說人類圖就某方面來說,是一種邪教思想。瑪麗安聽了大笑,認為這是她聽過最荒唐的事。
 
 如果有人認為這是套信仰系統,瑪麗安的答案會是「不是」。如果有人認為人類圖裡有個某某某可以追隨,瑪麗安的答案則是:除了你之外,沒有別人需要去追隨。如果有人想稱人類圖是邪教。瑪麗安則認為:人類圖就只是種關於「一/one」的邪教。人類圖裡,沒有成員、沒有從眾、沒有門徒。
 
 瑪麗安認為,人類圖帶來的禮物不是這套系統。對她而言,人類圖真正的賞賜是:這是一套讓你我真正轉化的工具。人類圖並非新的信仰系統,不是讓腦袋拿來開啟另一種生活型式的工具。人類圖帶來的是身體,也就是「形式」本身所能感受到的一種真實轉化。這種轉化得耗上一段時間,因為那不是心智層次的改變,而是細胞的轉換。
 
 對生產者/顯示生產者而言,能從「等待回應」所帶來的深刻滿足感中發現這個轉化。
 
 當投射者等待邀請、嘗到成功的甜美滋味時,也能發現這種轉化。
 
 顯示者有所告知時,所經歷的平靜感也是轉化的證據。
 
 反映者則在體驗到瞬息變換之美時,能找到盈滿於生活裡的神奇。
 
 不管是策略、內在權威,還有做決定的程序,都是人類圖提供的簡單工具。瑪麗安強調,這些並非拿來「相信」的東西,它們只是實驗的架構。做任何實驗本來就需要一個前提,要有東西讓實驗證明其真實性。而人類圖實驗的前提就是權威與策略。
 
 每個人都要靠自己來搞清楚「這對我到底有沒有用」。就像Ra對瑪麗安說的:「別相信我,你得為自己做實驗、探索。」瑪麗安照辦了。所以瑪麗安獲得了她窮盡一生追尋的。她得到她渴求的。她得到了自己。

  • deepsgwai 發表於樂多回應(2)引用(0)Human Design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學術/學習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6 │累計人次:1674 │標籤:人類圖,human design,ra uru hu,ra,瑪麗安,mary ann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1659685
    回應文章

    您好,潛水看文一段時間了,發現有新文還是瑪麗安的文章,看了感觸好深,她的去制約之旅已經讓我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這篇更是讓我相信她真正的是一位人類圖的實踐者.謝謝您的分享
    ---------------------------------------------
    版主回覆:
    嗨Fang,

    好久不見!
    她的書中的描繪真的很引人入勝也有強大的鼓舞力,
    希望我們都在一樣的實踐之路上^_^
    | 檢舉 | Posted by Fang at June 22,2017 16:46

    看了一下原文才發現你對於文章最後面四大類型描述的排版好棒啊!

    btw 好久不見,偶爾來這揮一下手也好啊:P
    | 檢舉 | Posted by Rosencle at March 22,2018 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