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3,2004 16:17

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電影比小說好看些

意外地發現「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電影小說大幅改編,電影版情節比小說立體多了,後者實在太平板,讓我連帶質疑小說作者片山恭一說故事的能力。慶幸自己沒有因為小說的差勁而放棄電影。因為電影而看小說的人,可能經歷和我相反的歷程。
這部片令人矚目的明星柴崎幸飾演的「律子」是小說裡不存在的角色,而且有相當吃重的戲份,電影大綱因而迥異於小說。

在小說裡,對於為何女主角想去澳洲,沒有適切的交代,電影反而彌補小說的缺塊,即使那個在空屋裡尋獲的相機還是有點天外飛來一筆。與電影的有所交代相比,原著作者片山恭一實在太不體貼讀者,寫的故事坑坑洞洞,留下一堆無法解答的疑惑。

相形於「青春電幻物語」的美形少年、少女,這部片對演員的外表就輕忽多了。老實說,我看到演朔太郎少年時的森山未來出來時,數度有拿中學時期的大書包扁他的臉的衝動。那是一張多麼欠扁的醜臉啊!一出場又是一副太保樣,讓我百思不解,除了會騎機車,亞紀到底喜歡他哪一點???他的演技也顯平凡。「青春電幻物語」裡,連耍太保的男生都長得好看。好在長大以後的朔太郎稍微可看一點,但主演的大澤隆夫仍稱不上好看。(受到日劇的荼毒,現在很難接受太醜的男演員)

不說外表,朔太郎年少時,個性實在不討喜,甚至太過自我。為了得到打賭的隨身聽(Sony廣告隨處都是,置入性行銷太明顯),他竟然寫信到電台說自己喜歡的女生得白血病,對方不高興,他還覺得是她不懂幽默、比輸了,亞紀後來真的得了白血病,他才懊悔自己的作為。亞紀充滿浪漫少女心,用錄音帶錄下自己的生活和心情給他,他卻嗯嗯啊啊、結結巴巴說不出什麼像樣的話。這就像,一個生活裡充滿文學之美的作家遇上不知文學為何物的人,這種搭配怎麼走的下去???亞紀的病和遭遇,反而讓他們這段戀情在最美的時候凝結時空而得以永存。

因為這個故事,反而讓我認為早期的愛情其實是磨練一個人的時機,不成功是必然的,很少有人在年輕時即能真正認識自己,懂得怎麼和周遭調適,發展出一套不為難自己,同時又能和別人友好相處的模式。每段感情都會教一些事,但從亞紀到律子,長大的朔太郎還是十分自我,女友不見了,跑去問朋友卻不打電話,真令人納悶。別人的感情未必能拿來參考,就像照相館老闆的狀況,未必可以完全套在朔太郎身上。如果因為前一段感情而影響現在或之後,那是個人的性格問題,有得磨了,磨人也折磨自己。

為這段青春遺憾同感痛苦的,還有律子。在電影裡,這個小說裡沒有的角色,原來和這對青春戀人有著宿命的連結。疑惑的觀眾,一開始並不知道為何律子走路總是一跛一跛的,為何她也有錄音帶?為何她去了男主角的故鄉和學校?這些都是伏筆,到最後,劇情才加以揭曉。我並不認同她那麼長久的自責,畢竟當時她還十分年幼,這樣的情節安排,實在太苛責這個無辜的角色了。倒是,最後朔太郎和律子到了亞紀生前一直想去的澳洲Ayers Rock,朔太郎知道律子扮演過的角色後,不讓自己遺憾,也不讓律子遺憾,他將亞紀的骨灰也交給律子。當亞紀飛揚在風中,朔太郎知道她將永存,而他得繼續和律子走下去。

班底既是「情書」團隊,在原著已經類似「情書」的情況下,改編更顯得「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和「情書」是同一類的電影。我從來都不是這類電影的愛好者,自然也不認為這部片特別值得推薦。

近年的日韓青春電影難免提到科技對這些年輕人的影響。韓國片「貓樣少女」談手機、日本片「青春電幻物語」談網路,這部片則談隨身聽、錄音帶和廣播。每個世代都受不同的科技產品影響,生活自然有所不同。科技產品變換速度之快,人的戀舊未必能跟上科技腳步。已經用著手機的朔太郎,其實還是很懷念錄音帶時期,那是青春記憶裡最深刻的物品啊。

入場時,聽到有人問:「衛生紙帶了沒?」聽來很矯情。不過我中途還是被電影感染,眼淚在眼眶打轉。想到自己上了妝,補妝麻煩,硬是控制自己,不讓眼淚掉下來。 無關緊要的心得,是演亞紀的長澤雅美長相比柴崎幸秀麗多了,有幾幕後者的臉有時顯得骨架太大。


電影: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 (Crying Out of Love, In The Center Of The World)
日本
導演:行定勳 編劇:阪元裕二
 演員:柴崎幸(律子)、大澤瀧夫(成人朔太郎)、森山未來(高中生朔太郎)、長澤雅美(亞紀)

  • debbychen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電影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電影/TV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1509
    贊助商廣告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4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