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5,2019

臺灣民眾黨/ Formosa Esreranrista Societo/ 台湾エスペラント学会(1931)



臺灣民眾黨/ Formosa Esreranrista Societo/ 台湾エスペラント学会(1931)
臺灣民眾黨政黨白皮書:組織綱領、政策與章程。
Source:蔡培火文書,臺灣史檔案資源系統。


dearciao發表於 樂多14:40回應(0)引用(0)☆ 殖民

〈以暴力團體之名:一九二〇年代臺灣無賴漢三級制的歷史系譜〉



梁秋虹(2018)〈以暴力團體之名:一九二〇年代臺灣無賴漢三級制的歷史系譜〉,頁303-354,陳姃湲編,《日本殖民統治下的底層社會:臺灣與朝鮮》,臺北:中研院臺史所。

梁秋虹(2019)〈1920 년대 대만 무뢰한의 역사적 계보〉,鄭根埴、周鈗涏編,《일본식민통치기하층사회연구:조선과대만(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下層社會研究:朝鮮與臺灣)》,首爾:首爾大學&真人進出版社。

---- ...繼續閱讀

dearciao發表於 樂多14:07回應(0)引用(0)☆ 殖民

〈女性史的三種讀法:從洪郁如《近代臺灣女性史:日治時期新女性的誕生》讀起〉



台灣第一所女子公立學校,一百年前的中山女高體育課。那時候大戶人家走出閨房上學校的女兒們,都還要纏著小腳繞圈圈。

這是去年寫《女學學誌》用的歷史照片。那裡沒有說的是,女學生們大多數都是背對鏡頭的,而在畫面正中央的少數臉孔中,明顯有一個無臉人,使得照片看上去好像一個鬼故事。

不過她的臉應該是在玻璃底片上就被刮花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她的臉被看得太清楚了?其實女性史也很像一個鬼故事,大多數女人都是背對歷史的無臉人。我寫書評的那一個《女性史》版本,就是在寫少數露出臉來的人。

來讀女人的鬼故事。讓我們不再纏著小腳繞圈圈。

梁秋虹(2017)〈女性史的三種讀法:從洪郁如《近代臺灣女性史:日治時期新女性的誕生》讀起〉,《女學學誌:婦女與性別研究》 41(2017.): 147-169。臺北:台大婦女研究室。 ...繼續閱讀

dearciao發表於 樂多11:54回應(0)引用(0)☆ 殖民

October 4,2018

駒込武的台灣研究之路訪談錄

「還有另一件讓我印象深刻的事是,1995年日台關係百週年紀念留學生會舉辦的『思考日本與臺灣的百年』研討會,臺灣留學生對"臺灣意識"的迷惘,對此吳豪人說出:『我們不能在語言或文化的共通上找臺灣意識,我們要建立民族國家,在此之上再來考慮臺灣人是什麼。』我當下聽了非常震撼!我自己的研究,某個意義上來說是在批判日本的民族主義,吳豪人雖然也是在講臺灣的民族主義,但卻跟日本的民族主義完全不一樣。當時有臺灣留學生問我,為什麼這麼討厭日本的民族主義?我回答『如果在國外發生空難,日本媒體一定會最先報導有無日本傷亡者,我很討厭這樣,也可能會有日本人以外的自己重要的朋友不是嗎?那為什麼只報導日本人的事?這太奇怪了。』臺灣留學生回道『我懂你意思了。但你知道嗎?那對我們來說是件很羨慕的事,因為在國外發生空難,一定不會報臺灣死傷者有誰。』這段話讓我重新審視了自己的想法,覺得民族主義真的不是一個單純的議題啊......。」

京都台灣研究中心
專訪駒込武老師
訪問時間:2017年6月22日
地點:駒込武老師研究室
訪問記錄者:
余姿慧(京都大學教育學研究科碩士)
林政佑(京都大學法學研究科博士生)
張彩薇(京都大學教育學研究科碩士生)

...繼續閱讀

dearciao發表於 樂多14:02回應(0)引用(0)★ 學院

August 27,2018

母病記

╔═══════════════╗
病歷日記(不堪回首大長篇)
╚═══════════════╝

===急診室===

幾個月前,媽媽生病了,
是中風。
第一時間大家都很驚恐。
自覺還很年輕的紙片人媽媽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她說的第一句話是:「不要給人家知道。」

不要給人家知道,
原來身體壞掉是一瞬間的事,
你用一輩子學會的事情,一下子就被奪走了。
醫生說,就像有一天突然忘記怎麼騎腳踏車了,
現在你必須用很大的努力讓身體一樣一樣想起來。

現在回想起來,
或許因為自己沒有小孩,
所以在精神上可以一直像個少年一樣不負責任的活。
直到母親生病,驚覺時間一直在走,
在兩人世界裡,小孩不會長大,可是爸媽會老,
原來自己就要變成一個中年人了。
...繼續閱讀

dearciao發表於 樂多22:54回應(0)引用(0)★ 她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