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超人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8年12月7日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來看看素超人吧!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問:唐朝詩人王維有兩句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千古傳誦。人們常用來自勉或勉勵他人,遇到逆境絕境時,把得失放下,也許會有新的局面產生。如果從禪的立場來看這句話,會是怎麼說呢?

答:王維的詩與畫極富禪機禪意,文學史上尊他為「詩佛」。他的兩句話「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水窮處」指的是什麼?登山時溯流而上,走到最後溪流不見了。有一個可能是該處為山泉的發源地,掩於地表之下。另一個可能是下雨之後匯集而成的澗水在此地乾涸了。這個登山者走著走著,走到水不見了,索性坐下來,看見山嶺上雲朵湧起。原來水上了天了,變成了雲,雲又可以變成雨,到時山澗又會有水了,何必絕望?

#處絕境時不要失望

人生境界也是如此。在生命過程中,不論經營愛情、事業、學問等,勇往直前,後來竟發現那是一條沒法走的絕路,山窮水盡的悲哀失落難免出現。

此時不妨往旁邊或回頭看,也許有別的路通往別處;即使根本沒路可走,往天空看吧!雖然身體在絕境中,但是心靈還可以暢遊太空,自在、愉快地欣賞大自然,體會寬廣深遠的人生境界,不覺得自己窮途末路。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有兩種境界在其中。第一種,處絕境時不要失望,因為那正是希望的開始;山裡的水是因雨而有的,有雲起來就表示水快來了。另一種境界是,即使現在不下雨也沒關係,總有一天會下雨。

#回到初發心

從水窮到雲起到下雨的過程,正如一個人在修行過程中遇到很大的困難,有身體的障礙,有心理的障礙,還有環境的障礙。如果因此而退心,要把念頭回到初發心的觀點上。初發心就是初發菩提心的時候。

初發心時什麼也沒有,對修行的方法、觀念都不了解。你先回溯當時的情形再看看目前,不是已經走了相當長的路了嗎?所以不要失望、不要放棄。

人生的每個階段也都可能發生這種狀況,如果用這種詩境來看待,處處會有活路的。

◎ 推薦閱讀:《聖嚴說禪》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10:26回應(0)引用(0) │標籤:不放棄,王維,初發心,不失望

2018年11月30日

「悟」而不「誤」,過覺醒的生活。

來看看素超人吧!
「悟」而不「誤」,過覺醒的生活。

■ 聖嚴法師

什麼是悟?

我們先說什麼是悟。一般所說的悟是理解、啟發、醒覺、相對的意思。所謂理解就是過去不知道的,現在知道了。可能諸位小時候都有被人捉弄的經驗;例如有人在你背後把你的眼睛一矇,叫你猜是誰。你呢,是怎麼也猜不著,等到對方一放手,你掉頭一看,便說:「啊!原來是你啊!」這就是開悟。

啟發呢?是旁敲側擊地讓你了解,對於你不知道的事,怎麼解釋你也不懂時,用一種比喻或其他方法,讓你從另外一面去想像那是什麼東西。醒覺呢?本來是懵懵懂懂、糊裡糊塗,但是一旦有人提醒你,你會恍然道:「哦!原來是這個樣子啊!我過去不知道,現在知道了。」

相對呢?就是互相面對面。有人是對面不相識,相見不相認的。諸位大概有過類似經驗吧!在四個月前,發生一件很有趣的事,就是前任的臺北市長楊金欉先生,他想皈依三寶,結果他太太的閨友是我的皈依弟子,楊市長也就決定來北投皈依。皈依儀式結束後,我請他到客廳坐。他看到我客廳掛的字上寫有「聖嚴法師」,才驚奇地叫道:「啊!你就是聖嚴法師。」

佛教中所說的悟,從大乘經典而言,例如《楞嚴經》中說到,迷的人正是在迷的路上走,而悟的人是從迷中得悟,要靠有人指示他如何轉迷為悟。《法華經》的〈方便品〉則說:諸佛世尊示現在世間一定是有原因的,是什麼原因呢?就是要使眾生開佛知見,使眾生得到究竟清淨,使眾生知道佛的知見是什麼,最後,使眾生進入佛的知見。因此天台宗說:佛出現世間是為了四個字,就是「開示悟入」;開眾生的佛知見,示眾生的佛知見,使眾生悟到佛的知見,然後進入佛的知見。佛教裡將法師說法叫開示,也就是此意。

我今晚在這兒也可以說是開示,開示諸位的佛知見,而使諸位能悟入佛的知見。從《法華經》的定義來說,所有的佛法都在於使眾生悟入佛的知見。佛的知見是什麼呢?是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無相就是實相,就是無我的意思,也就是無執著的意思。

另從禪宗祖師們而言,例如佛眼禪師曾說:「迷者迷悟,悟者悟迷;悟者知方向,迷者以南為北。」迷悟其實是同樣的東西。可是迷的人總是放不下、丟不開、捨不得,而悟的人覺得一切都非常自然。貪是不好的,貪心是一種煩惱,特別是貪財。其他像貪睡、貪利、貪名、貪色、貪地位等,只要是貪任何東西都是不好的。

有人問我,如果說要錢即是貪,那我不是不要做生意了?而佛教不也在鼓勵人布施、鼓勵人做功德,這是不是也是貪呢?我說,如果寺院收的錢進了我的口袋,由我私人支配來用,那就是貪。如果這錢拿來維持寺院的種種活動,而這些活動都是為了弘法、為讓眾生得益的,那就不叫貪。又有人問:我們公司賺了錢拿來回饋社會,我們經營的事業也是為了大眾的利益,那也叫貪嗎?我說,當然不是。

因此,凡是以自我為中心所追求的一切叫貪,並非為了個人、自我而做的任何事就不叫作貪。禪宗祖師們說的悟,是指悟到我們不必要執著以自我為中心,所以能夠放下一切。能夠放下的人才是有擔當的。也就是說愈能夠放下的人,他的心量愈大,那他的悟境也就更高深了。

悟的種類

至於悟的種類,可分為世間的悟與佛教所說的悟。首先來看,世間的悟可分二類:靈感的啟發、神示天啟。所謂靈感,是說詩人、畫家、小說家藉以來創作的靈思。有一次我在美國碰到一位畫家兼攝影家,他正在看一片樹葉,有一片枯黃的葉子掉在地上,還有被蟲咬齧的痕跡。後來他拍攝那片葉子。

我問他樹葉有什麼好看?他說:「我看到了宇宙全體的原理,我看到上帝來跟我說話,也看到佛在裡面說法。它這裡頭有完整的美,也有殘缺不全的美。我看到整個自然界的發展史,我簡直可寫一本很厚的書來寫今天的發現。」諸位有這種經驗嗎?

還有次我看到一位詩人在觀察螞蟻上樹,見他眼神跟螞蟻上上下下,不斷爬來爬去。我問他到底在跟?哪隻螞蟻呢?他說他在看牠們的總司令。我聽得呆了。這只是藝術家們的觀察和聯想,事實上並不一定是那樣。

我們來看看,臺灣洪通的畫。洪通畫的畫裡,人的頭上可以長花,花的上面可長出人,就像樹上有鳥,鳥的頭上也可生出樹,這是他的靈感。我又遇過一個小男孩,他躲在桌子底下,我問他在幹什麼?他告訴我說桌子下面有好多人。我一看根本沒人。他指著桌子的腳、椅子的腿還有桌子的紋路給我看,說這是誰、那是誰,並說:「我的爸爸就像這個樣子。」

接下來我們談神示天啟,這可以說是民間宗教信仰的一種現象。諸位是否見過被鬼神附體的人?有很多人曾經看過。例如臺灣的劉和穆事件,還有一位目前住在西雅圖的某活佛,他原來住在臺中,也是這樣的人。他們是以聲音、光影等異象來顯現,讓你感覺到他是個開悟的人,他們自己也說他們是大徹大悟的人。

現今有很多佛教以外的外道人士,都用這種方式來表示自己是開悟的人。或是用感情來打動人的,或是非常浪漫、藝術的,但並不是真正的悟。若靠鬼神的力量而自認為是開了悟,那是在說鬼話、神話,這個人就沒有開悟了。但是不開悟並不表示沒有作用,我們並不是說藝術、學術不好,或說民間信仰沒作用。

至於佛教的悟可分三種:信悟、解悟、證悟。信悟即因很虔誠地信仰佛菩薩、三寶,而得到諸佛菩薩的感應、護法龍天的加持,使得信心很肯定。當我是個小沙彌的時候,剛出家,讀課誦背不出來,後來我師父要我每天早上在大家未起床時先到觀世音菩薩前拜五百拜,他說這樣就會聰明,就會很快背出課誦。我就依言拜了三個月,突然間我就聰明起來了,背課誦背得很快。諸位我是否開悟了?當然沒有,但也可以說開悟了。這是觀世音菩薩給我的加持,使我的業障消了,不再笨笨的。

然而,佛教和其他民間宗教信仰的神示、天啟所以不同,在於佛教有佛法作為指示、標準,我們雖有感應或加持,卻不會說自己已是佛、是大菩薩,或說自己已大徹大悟。但外道的人會這麼說。

解悟是看了佛經、佛書或聽了佛法,對佛法生起信心而產生理解的作用。認為佛法不可思議,是世間最好的法,也因此有了悟。佛經裡說解悟如數寶,是數別人的寶,如在銀行裡工作的職員,數的是別人的錢。因此在有修有證的人看來,講經說法的法師只是在數寶,只有解悟而沒有證悟。因此當我要我的弟子代我說法時,我的弟子就謙虛地說:「師父啊!我們未開悟,如要我們去說法就是在數寶啊!」我說:「銀行不是也需要職員嗎?所以你暫時數寶吧!」

也有人問我是否開悟了,我通常會說我不知道。那人便會問我說既然不知道自己是否開悟,怎麼可以來說法呢?我說我只要讓別人開悟就好了,我開不開悟沒關係。這也就是說,我自己沒錢沒關係,只要幫你們數錢就好了。所以,解悟也是悟,也是要說給別人聽,進而去修行的。

至於證悟,指親自體驗到佛法根本的原理,而如法修持,修戒、修定、修慧,一一破除貪、瞋、無明,乃至大徹大悟。證悟分大小乘兩種悟。小乘的悟是悟到自己不存在,因為我們的生命是無常的,身體也是無常的,那就了解到自己原來是無我的,也就不會有任何的執著,即沒有所謂的貪瞋癡。小乘的悟只是悟到自己生命的無常,未能悟到諸法的本身也是不存在的。因此小乘的悟把生死看作很可怕的事,所以要離開生死,進入涅槃。
大乘的悟則更深一層悟到生死這樁事的景象也是空的,所以他不執著生死,或離開生死這個問題,而還以大悲心在生死之中自由地來往。離開生死,並非逃避人間、逃開三界,而是不受三界的束縛、生死的困擾。

例如世上沒有一個國家沒有監獄,犯了法的人進入監獄後便不自由了,所以犯人渴望出獄,並且出來後不希望再回去。這種情形如同我們凡夫需要修行,修行後離開三界,三界如牢獄,出了三界便不希望再回去。這是小乘的悟。但大乘的菩薩不怕進監牢,大乘菩薩當然不會因犯法而進監牢,而是要進去弘法,所以是來去自如的。

◎   摘錄自:《人生》雜誌419期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17:05回應(0)引用(0) │標籤:聖嚴法師書籍,禪修,

2018年11月23日

進入諸佛海會淨土

來看看素超人吧!
進入諸佛海會淨土

人生的旅途、修行的路上,總會碰到有形、無形看似跨越不過的障礙與疑惑,總會暗中冀望被光明的力量所指引、所包容、所轉化。而我發現「法會共修」正是直接了當化解困境、迎向光明的寶山祕門。

「法會共修」是以儀式的展演,結合佛法精華、修行方法,梵唄唱誦與禮佛懺悔,提供眾生走向成佛之道的「入門」典禮。入得此門宛如進入靈山妙境,沐浴在諸佛菩薩的光明大海中,憑藉佛力與共修的力量,洗心滌垢、懺悔業障、迴向功德,開啟靈犀,發菩提心,乃至直趨解脫之道。可以說「法會共修」是歷代祖師的心血結晶,是中國佛教獨特的寶山祕門,為芸芸佛子開啟妙捷易行的實修之路!

然而以上這一番體悟是在學佛多年後,實際參加拜懺法會後才明白的。

法會的本源基義,溯自佛陀時代就是聽經聞法之會。我喜歡聽經聞法,每每有機緣得聞經法奧義,總有泫然欲涕的感動。除此之外,讀碩士班時,跟隨年輕剛出道的聖嚴師父打禪七,也讓我親身體驗到佛法的甘露味,奠定一生對佛法堅定的信心。但是對於具有儀軌的各式拜懺法會,則一直沒有任何興趣參加,誤認那還是一直停留在自明清以來,徒具形式的經懺佛事中。

直到有一年到印度朝聖,在佛陀成道的菩提伽耶正覺大塔下,同團的陌生長輩慎重告知,她感應到我往生已久的外婆在向我要功德。由於說出了很多往事,半信半疑之際,遂答應如其指示參加三場法會迴向外婆。

參加的第一場法會是新春的「梁皇寶懺」,參加梁皇寶懺才知其內容博大精深,宛如濃縮精華版的佛學寶庫;配以梯次分明的實修之路,是名副其實的「寶懺」。為期七天的法會,不斷跟隨儀軌唱誦與禮拜,這對我是新奇的經驗。在維那法師宏亮悠遠、渾厚莊嚴的唱誦引領下,彷彿開啟了時空轉換之門,乘著歌聲的翅膀,大眾宛如進入「諸佛海會」的淨土之中,我跟隨大眾一起唱誦禮拜,專心致志妄念皆消,很快地消融在合一的音聲海中。然而在法會開始的前三天,不斷頻繁地起立與跪拜,讓我腰痠背痛身體沉重,但到了第四天,跪拜諸佛之際,身體頓然輕鬆起來,不再有勞累沉重之感。更奇妙的是,農曆七月第二次參加梁皇寶懺,身體的覺受變得無比輕鬆與莫名的喜悅。

爾後又陸續參加了慈悲三昧水懺、三時繫念、瑜伽焰口等法會。也參加了諷誦《法華經》、《金剛經》、《地藏經》等的誦經法會,深深體會到唱誦經文的聲情之美對身心的轉化之效,以及「大眾會誦」的共修力量大。也讓我感到因緣不可思議,深深感恩往生的外婆,在冥冥之中引領我進入「法會共修」的這一座寶山祕門。

法會50問》可謂進入「法會共修」寶山祕門的導覽手冊,全書五十問分為四大單元:第一單元「參加法會,體驗淨土」,解說法會的意義與精神,分析法會與廟會的差別、拜懺超度與民間普度的區別等,提供參加法會應有的正知正見。

第二單元「參加法會有方法」,對參加法會所應注意的具體細節提出說明與叮嚀,例如從參加法會的服裝儀容到所要先做的功課、如何選擇適合自己的法會、法會的基本流程與術語、如何做功德迴向等。

第三單元「非參加不可的法會」,簡單扼要地介紹當代臺灣盛行的十來種法會如:觀音法會、地藏懺法會、梁皇寶懺法會、水陸法會等,各類法會的性質、內容與功效。

第四單元「與法相會,普度眾生」,則針對法會提供消災祈福與超薦,所進行的具體作法如寫牌位、點光明燈、打齋等進行說明。尤有特點的是提出可為寵物立牌位的佛法解說;而能與時俱進、跟上時代腳步的則是將「雲端牌位」與「網路共修」也納入參加法會的範圍中。

此外,特別針對在家誦經和參加法會的區別進行釐清;也對禪修者是否需要參加法會進行說明,而這兩者正是往昔躲在自家小佛堂自修的我,所最需要打破的執著。

因此,《法會50問》無論是對初參法會的入門新手,乃至參加法會的老參,都可謂是深入淺出提綱挈領,卻又面面俱到的指引。

◎摘自:《法會50問》【導讀】丁敏

前行功課、法會必備、修行定課全展38折起!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0:44回應(0)引用(0)

2018年11月16日

活著──珍惜生命,讓愛流轉

來看看素超人吧!
活著──珍惜生命,讓愛流轉

每個人都可能因生命轉折,選擇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也造就了一生的理想、志業, 且聽蔡明亮、趙可式、惠敏法師分享生命經歷與體會, 讓他們在電影、安寧療護、宗教教育的領域耕耘奉獻, 散發生命的光與熱。

成長經驗的溯源

趙可式(以下稱趙):我從小就跟死亡結了不解之緣,十五歲就得了腦瘤。我在臺大醫院開刀,隔壁床是一個得腦瘤的十九歲男孩,他前一天的手術很成功,可是第二天情況起了變化就走了。因此隔天我要開刀前,我就寫好遺囑。我十五歲第一次寫遺囑,但是又不敢跟家人說,我只告訴姊姊,假設我手術以後發生不幸,就把枕頭套抖一抖,因為我把遺囑藏在枕頭套裡。

臺灣文化或整個華人文化非常缺少死亡教育,尤其對一個小孩子,大人都認為他不懂,其實很多小孩子都會想到生死問題。我的手術雖然成功了,但是因為身體不好,於是生命、死亡的問題一直在心裡打轉,卻得不到解答。那個十九歲的男孩子這麼年輕就離開世界,離開以後又去哪裡?加上我因手術住院很久,看到很多受苦的病人,「人生的苦難、死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這個問題始終縈繞在我的心頭。所以我後來走上臨終關懷,也就是因為這個生命轉折,給了我很大的影響,後來一路與死亡有著不解之緣。

從死亡學會的事

陳月卿(以下稱主): 趙可式教授因自己的生死而走上安寧照顧,這臨門的一腳能否與我們分享?

趙可式(以下稱趙): 我一開始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安寧照顧,但是在醫院工作,有太多生、老、病、死上演。我十五歲那年六月開刀,我的母親同年十月去世。我生病跟母親去世碰到的醫護人員,都令我終生難忘,這種難忘是消極的,並不是積極的。

我母親在某間大醫院半夜三點多鐘去世,醫師來了,也沒有正眼瞧家屬,就拿出聽筒來聽我母親的心臟,做死亡診斷,一下子就走了,那個護理師就開始拔鼻胃管,血就從鼻子裡流出來,因為從小家裡沒有正信的信仰,自己也讀了一些奇怪的民間習俗,例如七孔流血、殭屍等等。我才十五歲,心裡很害怕便開始哭,那個護理師說我哭會吵到別人,我就不敢哭了。那時我轉頭看她,印象中是一位二十幾歲的女孩子,好年輕、好漂亮,可是她有心嗎?我心想:「如果你母親死了,你會不會哭啊!」可是我不敢講,所以心裡一直存在著糾結、憤怒等。

然後,太平間的工作人員來了,兩人抓起我媽媽的遺體,就摔在不銹鋼車上。接著,最令人驚訝的是這位年輕、美麗的護理師,竟然問太平間的工作人員:「老李,今天太平間的生意好不好?」老李說:「今天不賴,有六個。」當著家屬的面嘻笑,那時的印象太深刻了,都已經半個世紀過去了,我那時覺得他們好像是垃圾場的工人在收一袋垃圾,可是這是一個人、一條生命,剛剛才斷氣,而且家屬都是活著的人,我們有眼睛會看到、有耳朵會聽到。

所以我當時就想:「醫護人員為什麼會這麼冷酷、無情?他們是見多了生、老、病、死嗎?所以心不動、情不動,病人死了就好像垃圾袋綁一綁,丟到垃圾桶裡;然後當著活著的人面……」

我高中念北一女時,功課不錯,我就想去念醫學院,看看是怎樣的教育、生活,會讓醫護人員這麼冷酷、無情,這麼麻木不仁!所以我不是嚮往要當史懷哲、南丁格爾,我是懷著這樣的心情去念醫。

後來我進到醫院工作,看到許多好醫師、好護理師,他們非常慈悲,助人無數、治人無數。不過,早年當病人臨終時,大家真的不知道要怎麼照顧。我還記得剛畢業在臺大醫院工作,病房裡只要有人去世,病房所有的醫護人員都要吃豬腳麵線,這是臺灣的習俗,要去晦氣。可見醫護人員也沒有受過生死教育訓練,也不知道怎麼照顧臨終病人。

相對於「緩和醫療」、「安寧療護」,很多侵入性醫療或急救醫術是不必要、也很痛苦的,用佛教的語言就是,我們醫護人員造了很多「業障」。早年還沒有安寧緩和醫療,不像現在立了《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當時所有在醫院的病人,如果呼吸、心跳停止,一定要做一套急救,就是所謂CPR心肺復甦術,要電擊、心臟按摩等。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剛畢業沒多久,有位八十歲的肝癌末期病人,死前一天放過腹水。結果第二天他的呼吸、心跳就停了。我們馬上把一個木板放到他的身體底下,爬上床開始壓他的心臟。因為他肚子很大,所以我要很用力才壓得到他的心臟。我只好拚命地壓,結果愈壓愈軟,為什麼?因為肋骨全部被我壓斷、肝臟被我壓碎,然後看到他的血從嘴巴冒出來。因為很痛,他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眼淚就流下來。我看到他的眼淚,看到他的血,我就壓得更厲害,因為我想要救他,醫療人員的天職就是要「救命」跟「治病」,現在他快沒命了,當然就要救。

我一壓下去,蓋住傷口的紗布蹦開了,黏黏的腹水、血水就像小噴泉一樣冒出來,我全身都是黏黏的腹水,我的頭髮上通通沾了血,這樣救了四十分鐘,人也沒有救活。因為他是一位末期的癌症病人,癌細胞擴散到全身,他全身器官都衰敗了,今天他的呼吸、心跳停止,是疾病造成的。

我看著他猙獰的面容,張著眼睛、張著嘴巴,滿臉是血,滿肚子、滿身是黏黏的腹水。我看著遺體,開始問:「我做對了嗎?」

(節錄自法鼓山2014國際關懷生命獎關懷生命論壇) 
>>更多內容請見《人生》雜誌375期

◎ 推薦閱讀:《幸福告別》首刷限量典藏版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0:02回應(0)引用(0)

2018年11月9日

為何觀音菩薩可以聞聲救苦,隨時隨地處處示現,而我們發願後卻一樣處處受限,有心無力呢?

來看看素超人吧!
為何觀音菩薩可以聞聲救苦,隨時隨地處處示現,而我們發願後卻一樣處處受限,有心無力呢?

觀音菩薩之所以能名為觀自在菩薩,是因他從智慧與慈悲的願力而得自在。有些人發了願心卻做不到,心有餘而力不足,是因為培養的福德與智慧還不夠。所謂的福德即是慈悲,多發慈悲心、多助人,福德就能日漸增長。福德力必須配合智慧,智慧是用正確的方法和觀念處理問題。有了大悲願力,就能產生大慈悲力,而得大自在。

聖嚴法師勉勵人說,當我們不得自在,心想事不成,變成了夢想顛倒,不論是身體、家庭、事業、心理遇到阻礙,都要念觀音菩薩。觀音菩薩能夠幫助我們得自在,即使不能得大自在,也可以得小自在。要得自在,一定要培養大智慧、大慈悲的心;以慈悲心待人,以智慧心處理事,漸漸地就能心想事成了。

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

我們雖然發願學習觀音菩薩,卻不容易聞聲救苦、觀世自在,有一個根本原因是:自己不自在,待人也不自在。如此一來,遇到討厭的人會視而不見,面對別人的苦難會充耳不聞,因為自己也在內心的苦海載浮載沉……,如何能做度人舟呢?

一切不自在,都是來自執著自我。每個人都需要經過藉事鍊心、藉人修佛,沒有煩惱就鍛鍊不出智慧,沒有敵人就鍛鍊不出慈悲,過程沒有成敗好壞,只有日漸成熟的人間菩薩。面對未知的種種歷練,不妨讓聖嚴法師的法語成為守護我們身心的座右銘:「慈悲沒有敵人,智慧不起煩惱。」

當我們能學習觀音菩薩的慈悲精神,放下私心,擴大心量包容所有的人,把世間萬物與生命,都視為自己的一部分,萬物一體,則無論身處何處都將能自由自在。

如果自己能從念觀音、求觀音開始,進而學觀音,把人人當成觀音,最後做觀音,成為別人的觀音,大家都如此發願、行願,我們的世界便會擁有觀音菩薩的千百億化身。讓我們時時在心中向觀音菩薩祈願,發願以慈悲之眼觀照世間,向需要幫助的眾生伸出援手,成為觀音菩薩的手眼,成為別人生命中的觀音菩薩,人間淨土自然現前。

摘自:《觀音菩薩50問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0:51回應(0)引用(0)

2018年11月2日

相約法會,您準備好了嗎?

來看看素超人吧!
相約法會,您準備好了嗎?

參加法會,
誦經、禮拜、供養、布施……,
說難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
許多人勤跑法會,卻只是有樣學樣而不解其意,
充其量只是種植善根,實在可惜。
一起來認識法會種種佛事背後的所以然吧!

◎陳慧蓉

觀音法會、藥師法會、地藏法會、《梁皇寶懺》法會、水陸法會……,佛教的法會種類繁多,許多漢傳的佛教徒是由法會入門。法會現場,梵唄清淨莊嚴,人人安詳攝受,往往讓人忘卻塵勞,滿心歡喜,有時還會觸動內心,感動得流下眼淚。因此,很多人都將法會當成定期的修行功課。

不過,初次參加法會的人,對於法會可能是好奇多於受用。一排排鋪著桌巾的長條桌與咖啡色拜墊,該怎麼使用、進出?為什麼人人都穿著看起來像「古裝」的黑色袍子?這樣的擺設與穿著是怎麼來的?東單、西單、相對站,排頭、排尾、面向上……陌生的法會用語,也讓人摸不著頭緒。

面對不熟悉的環境,法會現場通常沒有人介紹儀程、規矩與空間配置,只能自己摸索、體會,初來乍到者不時要擔心會鬧出笑話;當一陣鼓聲響起,法師引吭清唱一小段,眾人才齊聲和上,為什麼要這樣?法會又是誦經、禮拜,又是繞壇、獻供等,不同動作有什麼意義?還有佛前大供、供佛齋天、瑜伽焰口,跟一般的佛事有什麼不同?這些都是新手常有的疑惑。就算是經驗老到的信眾,若沒有進一步研究,也可能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儀軌有深意,共修力量大

要解答這些疑惑,就要回到法會的核心精神。最初的法會是佛陀說法的集會,佛陀遊化人間,為了幫助眾生離苦得樂,趣向解脫而說法不輟。佛入滅後,眾人一起諷誦經典,就像再請佛說法一樣,所以法會是聽經聞法的共學時間,這麼做最大的好處是,力量比獨修強得多。

佛法傳到中國之後,歷代祖師們結合經文意義與修行心得編寫出的經懺儀軌,其實就是一套修行的方法。基本上,法會儀軌的基本架構,幾乎都是以隋朝智者大師所作的《法華三昧懺儀》為本,包括嚴淨道場、淨身、三業供養、奉請三寶、讚歎三寶、禮佛、懺悔、行道旋繞、誦經、禪觀等十法。這樣的儀軌編排,不僅是修行心要,也是幫助修行者證道的解脫法門。而法會開始前,還有勸請、前方便、一心精進等功課,更是凝聚心力,累積修行力道的重要準備工夫。

在法會中結合梵唄唱誦的修持,眾人以合聲的方式唱出經句、懺文,讚歎佛的功德,懺悔往昔罪業,常有感動人心的力量;藉由唱誦更能把心靜下來,止息妄念,回復清淨的本來面目。以梵唄教學見長的廣慈老法師就深刻體驗到,梵唄是眾人和合的海潮音,誠心唱、專心聽,使心歸於一處,還能「反聞聞自性」,是參加法會的一大利益。

儘管法會在中國,一度因戰爭、異族統治等種種因緣,淪為只行儀節不重義理,重視消災薦亡、植福延壽的經懺佛事,使修行本質消失殆盡,但法會絕不只是度亡、祈福,更重要的是度生。

連續三年參加水陸法會、梁皇寶懺的企業家陳明珠,起初是為了替往生的公公做佛事而參加法會,莊嚴的法會氛圍中,她真誠懺悔、感恩,為自己和家人敲開親近佛法的大門,她開始修學佛學課程、參加禪七,全家也一起受菩薩戒,成為名副其實的「佛化家庭」。她笑說,心念一轉,朋友都說她的面貌也從「精明幹練」變得「慈眉善目」了。

至於寫牌位超薦亡者、為眷屬消災,並不是法會發祥的本意,而是後來發展出來的接引善巧。隨著數位科技的發展,打破傳統媒材與觀念的「雲端牌位」,以及透過視訊同步連線的網路共修,更是當代法會的創舉,使法會得以跨越時空,利益更廣大的群眾。

除了一般的誦經、拜懺儀軌,大型法會還有瑜伽焰口法會、齋天、普佛、功德堂迴向等等佛事,這其實是把關懷祝福的對象擴及六道眾生,希望鬼道、地獄道、天道眾生也能離苦得樂。因此,用心誦持經文,就是在分享佛法的智慧,使他們心開意解。

彼此護念,同舟共濟

「如實唱誦,不能摻入『我』的成分。這些『習氣』,都要時時覺照。」經常在法會中擔任維那法師的天南寺常應法師,道出法會唱誦首重和諧,當整體的聲音像海潮一樣厚實持續,才最莊嚴,也點出參加法會的重要原則──以整體為念。法會參加者眾,不僅唱誦時不求突顯自己,在法會中也要聽從監香法師的指示,與大眾同步,時時以大眾的利益為念,不搶快,勿因個人的小動作而影響整體,可見參加法會處處是練習消融自我的機會。

穿上佛教隆重的禮服「海青」,進入壇場以後,就練習著放下萬緣,專心在經文懺本的唱誦和禮拜中,學習佛菩薩感受眾生苦、救度眾生苦的大願悲心,體會無常、無我的經文義理;休息時間也要避免散心雜話,持續專注在念佛、持咒或觀照的方法上,做自己的監香。這樣,不僅護念自己,也是護念著共修的大眾,因為法會正如一艘載著會眾度過生死大海,航向解脫彼岸的法船,與會的會眾、義工、悅眾法師與主法法師,就像船上的槳手、鼓手與舵手,彼此必須目標一致、同心協力,才能朝向目標順利航行。

領受法義,實踐更有力

法會博大精深,從穿著、威儀、唱誦到文本,仔細留心,都能反映各人的心地與修行的狀況,用心體會就是成長自我的因緣。參加之前先了解法會內容,做相關的定課,可以增加自己的精進心、信心、定力,在法會中,就可以更專心領受經文的奧義。信、解之外,還要行、證;在清楚法會的每一個環節、深入經典或懺儀的義涵之後,更要落實在平常生活裡,改變自己的生命、走入人群奉獻利他,才不離佛教重視「實踐」的宗教態度。

法會的受用,每個人都不同。修行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用心參加一遍,您就能感受到法會的殊勝。

(更多內容請見《人生》雜誌375期

=【相約法會,歡喜共修開智慧】 =
前行功課:為共修做準備
法會必備:打開法會隨身包
修行定課:生活中如法修行
>>前往活動頁:https://goo.gl/UmMCVg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0:07回應(0)引用(0)

2018年10月26日

以心為筆,翰墨說法 

來看看素超人吧!
以心為筆,翰墨說法 

聖嚴法師常說,他的一生沒有一定要做的事,就是以「將佛法的好與人分享」為目標,隨順因緣而走。回顧法師一路走來的曲折生命,八十載的人間行履,對法師而言,都只是隨著因緣而學習奉獻,即使到了晚年,法師老人家在七十六歲生了重病之際,仍在開展他生命中的學習契機——書法。筆墨間流露出的一句句法語,是他生命智慧的結晶,是他對世間最後的叮囑。

這些法師在病中勉力耕耘的「作品」,從原本規畫在法鼓山內部的一場分享式的小型書法展,到擴及全台,共舉辦了六場的巡迴展,都讓人看到法師願行的奇妙因緣。法師彷彿無時無刻不以他那無窮悲願在感召著我們,讓我們也學習到,任何一件事,無論初始的開端看似多麼微細,只要其中蘊含著用心與願力,終究能形成匯聚大眾力量的護法因緣。

法師的生命態度,正是他老人家的身教:「我的生命就是一場佛法的實踐。」他「盡形壽,獻生命」,為的是透過任何可能的形式弘法利眾。

他的書法以淬鍊的文字傳達精深法義,是法師體證佛法的悲智與悲願,誠如書法名家周澄先生所說,聖嚴法師的字「文意在心,下筆自然從容,而韻味自長」。又如書法名家杜忠誥先生所說:『往往看似極簡要的三言兩語,便可令人頓時心開意解,豁然清涼。』

聖嚴法師曾說,他能送給世人的禮物是佛法。而我們從法師那裡體嘗的禮物,不僅是文字,更是用心。就在翻閱法師墨寶時,不僅能看到法語,更能體解法師留給我們這份從法義中淬鍊而出的深厚大禮,隨著法師的墨寶,體驗佛法禪心的真諦。

A Wonderful Year of Great Good 
精選二十七幅聖嚴法師墨寶,分享法師的智慧法語與平安祝福。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0:17回應(0)引用(0)

2018年10月19日

【戲說《維摩詰經》】天女散的什麼花?

來看看素超人吧!
【戲說《維摩詰經》】天女散的什麼花?

文殊師利接著向維摩詰拋出一個關鍵問題:「菩薩應該怎麼看待眾生呢?」維摩詰不假思索,一口氣舉了三十個比喻:「就像魔術師看自己變出來的人,智者看水中的月亮,我們看鏡中的自己……」維摩詰真有舉不完的例子,然後不疾不徐說道:「這些都是虛幻的呀。」

文殊師利也不是省油的燈,繼續追問:「既然是虛幻,那要怎麼以慈心度眾生呢?」

「所以要時時記著向眾生宣說這如幻的真實法啊……」就像打開話匣子似的,維摩詰又滔滔不絕地說了三十種慈。解釋完「慈」,又解釋了悲、喜、捨。「菩薩累積的所有功德,與一切眾生共享,是悲。」「幫助眾生,歡喜無悔,是喜。」「所有施予人的恩惠,不計損益,不求回報,是捨。」

「可是,菩薩在世間會害怕生死輪迴啊,那怎麼辦?」文殊師利畢竟很了解人性。「有如來的功德力啊。」如來功德力?說的倒是簡單。

「要怎麼有如來功德力呢?」「度盡一切眾生囉。」一切眾生?要到猴年馬月嗎?

「要怎麼度盡一切眾生?」「幫助眾生斷除煩惱。」

「怎麼幫眾生斷煩惱?」「行正念。」

「何謂正念?」「深知不生不滅。」

「什麼不生?什麼不滅?」「不善法不生,善法不滅。」

「善與不善的分別從何而來?」「從身體而來。」

「身體從何而來?」……

文殊師利層層追問,不問個水落石出不罷休。

這段對話實在太精彩了,讓隱形在一旁的天女忍不住現身讚歎、灑花。奇怪的是,花落在菩薩身上紛紛掉落,但落到諸大弟子身上卻黏住了。大弟子們慌張地想把花抖落,甚至動用神通力。

「為什麼一定要讓花掉落呢?」天女不解地問。「因為不合法禮,出家人身上不能配花啊。」舍利弗不安地回答。天女說:「唉呀,花哪有如法不如法的分別呢,有分別的是您的心啊!」

「天女,您為何不轉成男身呢?」幾番討論下來,舍利弗甘拜下風,但對這件事很好奇。「有一個魔術師變出了一個女人,有人問:『為什麼不把這女人變成男人呢?』您覺得這樣問對嗎?」天女反過來問舍利弗。「不對啊,既然是變幻出來的人,哪有什麼固定形相呢?」舍利弗這次學聰明了。「是呀,一切現象皆是如此,既然是幻化出來的,你還問我為何不轉男身!」

這時,天女靈機一動,把自己變成了舍利弗,把舍利弗變成自己,然後回頭問相同的問題:「您為何不轉成男身呀?」舍利弗糊塗了,「我還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變成了女身呢。」

天女說:「是呀,就像您舍利弗,不是女人卻現女身,所有我們以為的『女人』都是如此,雖現女身,但本質上不是女人。所以佛說,一切現象,既不是男,也不是女。」

最後,天女把自己跟舍利弗換回來。男身去哪裡了?女身又在哪裡?男與女的本質是什麼?死後將從何處生?羅漢及菩薩證得的果位及覺悟又是什麼?

原來,維摩詰斗室中的天女,也是如此高深莫測啊。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0:28回應(0)引用(0)

2018年10月12日

◆顯密圓通的楞嚴法門——〈楞嚴咒〉與《楞嚴經》

來看看素超人吧!
◆顯密圓通的楞嚴法門——〈楞嚴咒〉與《楞嚴經》

〈楞嚴咒〉或稱〈大佛頂首楞嚴神咒〉,常被漢傳佛教徒當作咒王,也是佛門常持咒語中的最長神咒。《楞嚴經》卷七載有〈楞嚴咒〉,不過〈楞嚴咒〉之名只是一般的慣稱,實際在《楞嚴經》中佛說此咒是「佛頂光明摩訶薩怛多般怛囉無上神咒」、「佛頂光聚悉怛多般怛羅祕密伽陀微妙章句」、「佛頂光聚般怛囉咒」、「佛頂陀羅尼咒」等,《大正藏》版的《楞嚴經》又記載此咒是「大佛頂如來放光悉怛多缽怛囉菩薩萬行品,灌頂部錄出,一名中印度那蘭陀曼茶羅灌頂金剛大道場神咒」,其中「摩訶薩怛多般怛囉」是「大白傘蓋」之意。《楞嚴經》譯出之後,〈楞嚴咒〉又有多種相關版本陸續出現:唐不空大師譯有《大佛頂如來放光悉怛多缽怛囉陀羅尼》、《一切如來白傘蓋大佛頂陀羅尼》,契丹國師慈賢也譯有《一切如來白傘蓋大佛頂陀羅尼》,靈雲寺版有古梵文的《大佛頂大陀羅尼》;另有佛在天上說的〈大白傘蓋陀羅尼〉,咒文與〈楞嚴咒〉也大略相似。此外,若就「經、咒」是一顯一密、一體兩面的立場而言,佛說《楞嚴經》又名「大方廣妙蓮華王十方佛母陀羅尼咒」,則此名也可說是〈楞嚴咒〉的別名。

《楞嚴經》多處述及「楞嚴咒」:首先,本經的緣起是因阿難尊者被摩登伽的邪咒控制,溺於淫舍,所以如來從佛頂放光,光中又化現出一尊佛,宣說〈楞嚴神咒〉,破除邪咒,救歸阿難。〈楞嚴神咒〉更令摩登伽女的淫火迅速歇止,斷除了欲界的貪愛迷惑,證得阿那含的果位,精進行道,愛河乾枯,了悟宿因,深知歷世只因貪愛而飽經痛苦折磨。

經中強調,眾生若有宿習不能除滅,應當一心持誦〈楞嚴神咒〉;又說,在建立「楞嚴壇場」之時,先須持誦〈楞嚴神咒〉一百八遍,之後結界實修,在三七日中精進不寐:於初七中,六時誦咒繞壇,每時持誦咒心一百八遍;第二七中,一向專心發菩薩願;第三七中,十二時一向持佛般怛羅咒。在三七日之後,端坐百日,利根之人便能證果。

阿難得知〈楞嚴咒〉的威神力之後,懇切向佛請求傳授神咒:

爾時,世尊從肉髻中涌百寶光,光中涌出千葉寶蓮,有化如來坐寶華中,頂放十道百寶光明,一一光明皆遍示現十恒河沙金剛密跡擎山持杵遍虛空界,大眾仰觀畏愛兼抱,求佛恃怙,一心聽佛無見頂相放光如來宣說神咒。

〈楞嚴神咒〉是「如來無見頂相,無為心佛,從頂發輝,坐寶蓮華,所說心咒」,代表此咒是由真空妙有的最高境界所展現出的神通妙用。經中廣為開示持誦〈楞嚴神咒〉的功德威力,此咒極具摧邪顯正、遠離魔難、堅固信心、促進發心、增福開慧的效果,諸佛弘化、眾生學佛,皆須依仗〈楞嚴神咒〉才能圓滿無礙。全經終了之時,又再耳提面命,「若有眾生,能誦此經,能持此?,(利益)如我廣說,窮劫不盡,依我教言,如教行道,直成菩提,無復魔業」。

摘自:《楞嚴經新詮》作者:李治華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0:04回應(0)引用(0)

2018年10月5日

奉獻,從寂寞中得解脫

來看看素超人吧!
奉獻,從寂寞中得解脫

■ 文╱楊蓓(法鼓文理學院生命教育學程副教授)

做為心理工作者,我們一直有個習慣,如果有人覺得焦慮、生存無意義,我們會鼓勵他開始尋找自己、建構自我,等他清楚認識自己後,感受到「我」的存在感、主體感時,他的孤單、寂寞、挫折、空虛等就會漸漸消失,這時他可能就會活得比較起勁,這是心理學中一個很普遍的假設。然而,從禪修中的自我觀察和反思,我發現,心理學這樣的走向沒有錯,卻不是唯一的路徑。

過去我從事社會工作的一些對象,是比較弱勢的族群,他們會希望得到一些資源,好讓自己可以強壯起來,這並不為過。不過,同樣是弱勢的人,我也看到有些人甘願處於弱勢,而把自己得到的一些好處分享給別人。同樣的,回到華人的家族觀念時,我們也會看到一些家族中,有些人――特別是女性,她們犧牲奉獻,在我們看來,她是委屈自己,可是對她而言,她就是認命,無怨無悔地做,為什麼?因為她成就的是她愛的人,她的子女、她的家族。像這樣的人,如果你問她:「妳寂不寂寞?」她可能會說:「我從來沒想過。」

因此,當我跳開心理工作的框架,再來看一些其他的生命樣貌,其實滿感動的。尤其是在一些法會中,看到一些老太太努力地從頭拜到尾,她們所求何來?我甚至可以猜想,她們祈福的對象,都是她們的親人,也就是說,她的生命價值,是建構在她今天能為她的親人付出多少。

這應該是大乘佛教一個很重要的精神。除非我們的自我建構,已經能夠跟人、跟環境之間融合得非常好,否則,人與人之間會有差異、隔閡、折磨,是無可避免的。當面臨這種時刻,我們是選擇退一步,讓自己遠離人群,不要再去奉獻、不願再遭受這樣的痛苦?還是選擇繼續奉獻,即使心裡苦也沒關係,因為別人好,我就覺得好?

所以,人寂寞與否,或者活得有價值與否,是自己建構出來的,可是我們常常忘記了,而都以別人的眼睛、社會的眼光來看自己,所以人云亦云,寂寞就跟著來了、「人生勝利組」的標籤也跟著來了。

回想我念大學時,那時候我們聽到的都是「你要做個有用的人」「你要把書念好」「對這個社會有用」……完全不在所謂「人生勝利組」這個軌道上。然而,現代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導致年輕人把興趣、生涯發展,或者整個生命歷程的階段性,綁得非常緊。舉例來說,現在大家會問大學生:「畢業了要做什麼?」如果讀的是冷門科系,大家就會替他捏把冷汗,擔心他將來怎麼過日子。這會限縮年輕人探索及發展的過程,造成年輕人看不見自己,也看不見未來。


推薦活動:【正信入門,佛系必讀】法鼓文化23週年慶開跑!

◆法鼓文化23週年慶開跑!◆
→法鼓好書全面78折、任選5本69折
→單筆滿額贈折價券
→滿1200元再送<書寫祝福>灑金美術紙 乙份
→活動期間:2018/9/12-10/31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0:59回應(0)引用(0)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