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超人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9年2月1日

一師一門,同心同願

一師一門,同心同願  

目前我們正在提倡「一師一門,同心同願」,何謂一師、一門、同心、同願呢?「一師」是本師釋迦牟尼佛,我們弘揚的是佛陀的本懷,正信的佛法,而不是迷信的外道法。迷信的產生是有些中國人摻雜了固有的風俗習慣、民間信仰,而對佛教的誤解。我們是破除迷信,提倡正信的佛教團體。
 
「一門」是禪門,中國佛教的宗派很多,不念佛的卻很少,禪宗一向不僅參禪也念佛,只有少數臨濟宗的人只參公案,不念佛,但晚期的臨濟宗也念佛了,這次在大陸巡禮時看到禪堂中貼的「參念佛的是誰」便是最好的印證,曹洞宗也是參禪和念佛的。禪門是用話頭、默照、念佛的方法來修行,譬如我們現在的念佛禪、念佛念得好時再來參話頭,參「念佛的是誰」,因為不念佛怎麼參「念佛的是誰」呢?
 
禪宗不否定密宗,持咒、拜佛、念佛都是回歸於禪門的,持咒具有持名念佛的功能,我們的心在持咒的時候知道三業相應,這就是在用禪法。持咒的目的不為求感應,而是一種修行的法門。我有幾十年漢傳佛教研究和修行的基礎,然後參考藏密的東西,轉換其一部分為漢傳佛教能用的材料。我深明漢傳佛教的好處,再研究藏傳、南傳的佛教,比較優劣,加以整理後教授給你們,使你們不必捨近求遠,各位清楚我們修行的法門很明確的是「禪門」
 

				
			<div></div><br clear=all></div>
	<div class=ddc1234 發表於 樂多13:27回應(0)引用(0) │標籤:聖嚴法師,法鼓山,護法,鼓手,法鼓山的方向

滿願發願──師父寫給我們大家的信

滿願發願──師父寫給我們大家的信
慈悲的菩薩們:

我們非常殷切地期盼著,希望能夠得到你的協助,共同來滿願,一起來發願。

我們每一個人,來到人世間,都是為了完成兩大任務:一是為了償債與收帳而受苦受樂,二是為了還願與發願而盡力奉獻。

我們在過去的無量世中,造作了很多惡業及少許善業,所以今生受報,有樂有苦,苦多樂少。我們在過去的無量世中,許過不少的善願,所以今生之中有許多機會讓我們還願。不論如何地艱難困擾,還願是慈悲和智慧的實踐,也是自動、自發,樂在其中的修行。

我們如果在過去世中,沒有發過善願、沒有做過善事、也沒有種過善根,今生便不可能有機會讓我們學佛、行善、還願。同樣是面臨苦難,還願時的受苦受難,是慈悲喜捨的菩薩心行,受報時的有苦有難,是愁怨恐懼的煩惱障礙。

我們在受報及還願的今生之中,必須少作惡業多發悲願。便是福智雙行,便是自利利人;既能提昇自我的人品,也能淨化人間的社會。

我們的這個時代環境,如果以物質生活的條件而言,比起二十世紀的前期,已經豐富了數倍,可是我們大家並沒有得到更多的平安和幸福,甚至也找不到生命的安全感及生活的安定力,主要是人心浮動不安,人的價值觀混淆不清,大家盲目地追求財富、追求成功、追求名望、追求權勢、追求放縱的快樂,以致自己和環境矛盾衝突,自己的內心也失去了平衡。許多人都知道主張愛好和平,卻在高喊和平口號的同時,也引發了衝突及戰爭。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要提出「心靈環保」這個運動的原因。

盼望大家來給我們伸出溫暖的援手
這數年來,我們已把「心靈環保」的觀念,推展到國際間去,我們也主張:唯有人心的轉變,大家才有真正平安的希望。我們以心靈環保為教育理念辦的法鼓大學,則尚在起步階段,盼望大家來給我們伸出溫暖的援手。讓我們共同發願,辦成一所不一樣的法鼓大學,讓我們共同發願辦好一所以心靈環保為主軸的法鼓大學,培養出一批又一批推動心靈環保的人才,來淨化人心、淨化社會、淨化世界。

說來使我非常感動和感恩,為了籌募法鼓大學的建校經費,二○○二年九月二十八日,已由法鼓山榮董會策畫並舉辦過一場圓滿兩千位榮譽董事的感恩晚會,引起了極大的回響。但是我也非常慚愧,因為我的福德力不足,距離建校所需的經費數額依舊很遠,還得請大家助我一臂之力。所以榮董會與護法會的「百萬人勸募」同步,今年將再度策畫號召「邁向三千」位榮譽董事的活動。

但願大家發願,勸勉他人發願,一人滿一願,多人滿一願,願願都是為給自己一個難得的機會,願願都是為給後代子孫一個大好的希望,願願都是給我們自己的未來播種無量的福田,願願都是圓滿救人救世的無盡大願。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11:44回應(0)引用(0) │標籤:聖嚴法師,滿願,發願

2019年1月29日

【法鼓山的方向】生生世世,好願無盡的方向

【法鼓山的方向】生生世世,好願無盡的方向

佛陀在世時,弟子以佛為師,佛陀涅槃後,弟子以戒為師,佛教因此得以續佛慧命,聖教不衰。而在法鼓山創辦人聖嚴法師圓寂後,法鼓山應如何繼續擊響法鼓、普傳法音呢?

聖嚴法師曾說:「虛空有盡,我願無窮。我今生做不完的事,願在未來的無量生中繼續推動,我個人無法完成的事,勸請大家來共同推動。」《法鼓山的方向》不但凝聚聖嚴法師的悲願,更是四眾弟子修學佛道的道路,依著護持法鼓山的共願,齊心建設人間淨土。

《法鼓山的方向》六大主題:理念、創建、弘化、關懷、護法鼓手、萬行菩薩。每本書的策畫都是為了法鼓山的方向,都能提醒回歸創辦人為弟子們所立下的理念、精神、方針、方法。

成佛之道的指路明燈

此套書不但是法鼓山發展方向的依歸,更可成為每一個人修學佛法的指路明燈,讓我們以精進不息菩薩行,穩健走在佛道上。選在聖嚴法師圓寂十週年的此刻出版,也是一份對法師的緬懷與感恩。而對法師最好的感恩,就是實踐法鼓山的理念。

法鼓山的方向全六冊

◎ 摘自:《法鼓山的方向》全六冊【編者序】實踐人間淨土的指南

◎推薦活動: 閱讀【聖嚴法師生命智慧】聖嚴法師著作展!
>>2019/3/31前【法鼓好書】:單本78折,雙書75折,特惠32折起!


2019年1月22日

忍辱的目的,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對方

來看看素超人吧!
忍辱的目的,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對方

■ 聖嚴法師
 
作為一個佛教徒,作為一個菩薩行者,「忍」卻是非常重要的事,我們是小的折磨要忍,大的衝擊也要忍;刺激要忍,誘惑要忍;痛苦要忍,享樂也要忍;失敗要忍,成功也要忍。唯有能忍才是最大的福報,不能忍者,好事會變成壞事,小禍會變成大禍,甚至變成殺身滅族亡國之禍。
 
「忍」並不等於逆來順受,而是盡可能不要以正面衝突,不要以牙還牙、以暴抑暴,要想辦法迴避,減少雙方的損害到最小程度。柔能克剛,鋼刀雖利,用之不當,容易缺口折斷;水勢很柔,落地之後則無孔不入,你砍它一刀,它斷了以後馬上又接上。所以最柔的反倒是最強的。
 
菩薩的力量建立在慈悲,慈悲的精神,並不等於忍辱;面對眾生時,若能忍辱,也是慈悲的心懷。慈悲是一種包容、接受、涵蓋,能夠把所有的人,不論是敵人或親人,不論相識不相識,全部看作是現在的菩薩、未來的佛。
 
當你遇到惡人敵人出現在你面前的時候,往往是來加害你的,讓你痛苦,而你還能包容他,就叫忍辱,是菩薩行者。忍辱的目的,不僅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對方,因為不忍辱必然兩敗俱傷;忍一時不但保全了自己也保全了對方,是故忍辱在佛法裡是非常的重要,它是一種表現智者風格及仁者心胸的美德。
 
忍辱的相似名詞是退讓,並不是懦弱。退讓是不直接跟人逞強,改以繞一個彎轉走出路來,或是向下挖一個洞開出一條路來,或是往上翻越一座山嶺伸展出一條路來,總之是不直接跟他人起衝突,但還是要想辦法解決問題。
 
很多人把忍辱當作逆來順受,這是錯誤的。我一生之中常是一個失敗者,常常遇到鬼擋牆,但我不會向鬼的懷抱闖去,讓他抱住跑不掉,我會採取迴避的方式,過去就沒事了。因此忍辱和精進,也是相輔相成的。
 
「精進」是努力不懈怠,不藉故偷懶,不逃避責任,不畏首畏尾,一旦確定了方向和目標,便全心全力地投入,不畏艱鉅,不怕阻撓,不擔心失敗和挫折,並且越挫越奮,正如儒家所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佛法的精進,是成佛之必須,成佛之後,廣度眾生,也是精進。
 
「禪定」是一種穩定力、一種安定性、一種相當沈穩和清明的心境。如果我們的心態不穩定,身體的威儀不莊重,必然沒有安全感。我們應隨時保持身心的穩定,以及待人處世、工作態度的穩定。很多人認為打坐叫作禪定,當然禪坐也是大乘禪法的一種,可是在《六祖壇經》裡講:「外離相為禪,內不亂為定。」又說:「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
 
「智慧」是不用私情及感情等情緒來處理事情,以純客觀的態度和超然的角度來面對我們所遇到的人、事、物。但於一時間不容易很快做到,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為人家判斷事情、處理問題較容易,因為他人的問題與自己無關,處理錯了也沒關係;自己的問題就難了,常因考慮到切身的利害關係而手足無措,難以做決定。所以一定要把自我的立場擺下,才能有無私的智慧。
 
「方便」是用種種方法以便利眾生、廣度眾生,方便眾生來接受佛法。方是處方,用種種的處方、觀點與作法,來適應時機、適應環境、適應對象,便利眾生,得到智慧、增加福報、解脫煩惱,得到真正的自在。
 
我們法鼓山的護法信眾,有一個很好的名稱,叫作「萬行菩薩」,就是修行六度萬行的意思。為什麼六度等於萬行?凡是種種的方便法門,無數無量的法門,都可用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來涵蓋統攝,也可以說,用六度做基礎綱領可以開展出菩薩道的種種修行法門來。
 
歸納的結果,布施、持戒、忍辱是福行,禪定與智慧是慧行,精進則兼助福慧兩門。布施、持戒、忍辱這三項是屬修福報的行為,禪定和智慧是屬修智慧的行為,精進則是幫助福慧雙修的。我們修福業時要精進,修慧業時也要精進,因此佛教絕對不是消極逃避現實的宗教,佛教是講求效率和努力的宗教。如果是逃避現實的,怎能修福?倘若是消極的,又如何修慧?所以必須是福慧雙修,才是菩薩道和佛道的修行者。
 
◎ 摘自:聖嚴法師《修行在紅塵:維摩經六講
 

2019年1月14日

為什麼要把許願、還願當作生命目的呢?

來看看素超人吧!
我不是佛教徒,為什麼也要把許願、還願當作我的生命目的呢?

每個人小時候都有許多的夢想、許多的心願,常常想:「我將來要……。」但是長大後,夢想是否兌現了呢?一旦遇到生命的困頓時,便會有疑問:「為什麼我要被生下來?讓我活著好痛苦!好辛苦!」

如果以佛法的角度來看,不是父母一定要生下你,而是你自己要來的,來的目的,就是為了還願、許願。在我們短短的一生之中,經常會為了某件事而向某個人許願、承諾,這樣的許願和承諾,無量生以來不知道有多少。所以佛法認為,我們過去許願,這輩子還要再來許願;而過去許的願,尚未實踐、尚未兌現的,也要在這一生或未來生還願。

或許有人會說:「那是你們佛教徒的生命意義、生命目的。我不是佛教徒,為什麼也要把許願、還願當作我的生命目的呢?」的確,一定有人會有這樣的疑問,甚至連佛教徒也會這麼認為。

換一個角度來看,「許願」和「還願」其實就是我們對生命的承諾;即使沒有學佛的人,也會重視人與人之間的承諾,更何況是自己對自己的承諾。如果你曾經想過:「如果我能夠……的話,我就會……。」或者是:「但願我能……,那我就要……。」有一些是有對象的,有一些是沒有特定的對象,那不就是一種許諾?一種許願嗎?

一個人只要對前途充滿希望,認為前面有路可走,就一定有他自己的志願和期待,那就是許願。許願之後就會不斷努力來還願,一個願完成了,還會繼續許下一個願。如果這個願是為了他人著想,不僅僅是為了自己,這個人的人格一定很健全,而且不論大願、小願,都會有成就,也會活得很有方向感、很有意義。

以我自己來說,因為小時候家裡很窮,父母沒有足夠的衣服、食物、錢來養育孩子,有時甚至根本沒有,所以我的母親總覺得對不起孩子們。當時我就許了個願,說:「媽,沒有關係,雖然我們現在很窮,但是等我長大以後,我一定會賺很多、很多的錢給你們用。到那個時候,媽媽就不要再說窮了。」

我一直記得自己發過的願,可是到現在為止,我始終沒有機會兌現。我要如何彌補這個遺憾呢?我只有奉獻自己給一切的人、一切的眾生,藉著幫助其他的人,來表示對父母的紀念或懷念。這就是「還願」。

◎ 摘自:聖嚴法師《找回自己

-----------------------------------------------------------
善盡自己的責任就是人生的意義,就是最好的還願和許願。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17:55回應(0)引用(0)

布施波羅蜜 愈施愈有福

布施波羅蜜 愈施愈有福

布施是六度之首,也是培福增慧的基礎,多行布施,練習從有相布施到無相布施,從財施、無畏施到法施,體會奉獻的快樂,以及盼眾生皆離苦的願心。

 
■ 聖嚴法師
 
開始修行,不論是自利或是利他,布施是最容易的,也最能讓自己或他人立竿見影,感到歡喜。布施又分有相布施及無相布施,有相布施是有原因、有目的,可能為了還債、投資等種種理由,是以求自我利益而布施。譬如說,我虧欠了某人,但是他不要我還或是報答,我只有拿一些錢或東西,送到教堂、寺院、慈善機構,這樣的布施,是因為覺得欠了人家的情,想辦法為他做一件好事,了去自己心中的牽掛。
 
曾經有一位演員,因為他的太太對他很好,問她需要什麼東西來感謝回報她時,他太太卻說﹕「送我最好的東西,就是參加聖嚴師父的禪七。」這位演員真的來了。禪七結束後,我問他為什麼來禪七,他說:「還債的!」竟然也有這樣的布施,但是這種布施也很好啊。
 
有相布施,第一種是希望得到社會大眾給他一個好的名聲;第二種是現在布施,希望在年紀大一點時,人家來回報他、感謝他;第三種是因為宗教信仰的緣故,希望在這一生布施之後,有財產存在天國裡,等著去享受。
 
有相布施好不好呢?其實也不錯,總比有些不布施的人,專門拿人家的東西變成自己的東西要好多了。
 
無相布施的意思,只是為了布施而布施,布施之後,還要做「三輪體空」的觀想﹕「沒有東西可布施,沒有接受布施的人,沒有做布施功德的自我。」布施與無相、無為相應,即為解脫道,布施與菩提心相應,即為菩薩道。布施行在自利來說,可增上自我的福德智慧;在利他來說,則是增上眾生的福德智慧。因此,現代的人應當多行布施。
 
給人愈多,得到愈多
 
布施有三個項目:財施用物質和金錢的布施。又可分為四種:金錢、物質、時間、知識。甚至還有身體的布施,例如把自己的皮膚移植給受傷的人,捐器官、捐血液給需要的患者。法施是用佛法來布施。「法」就是緣起法及因果法,這是佛法的根本。所謂「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知道緣起,懂得緣起,一個影響一個,這叫因緣法。種何因得何果,生死法是有漏因果,解脫法是無漏因果。
 
無畏施使恐懼害怕的人,不再害怕。譬如說有人怕窮、怕死、怕犯罪、怕世界末日、怕地球毀滅。事實上,佛經裡告訴我們,除了這個地球,還有無量的他方世界。因此,我常告訴別人,遇到困難時,要「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真的沒有辦法時就不管它,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中說,布施是可以對治慳貪,除卻貧窮。當我們有布施心時,自然就會去努力耕耘、去生產、去成就。譬如大家沒有水喝,你發心發願去挖井,或到山裡找泉水、找河流,結果給人家愈多,自己得到的也愈多。(摘自《六波羅蜜講記》)
 

◎ 來源:人生425期:無畏施,施無畏

 
☀ 歡喜結善緣 ☀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16:47回應(0)引用(0) │標籤:布施,波羅蜜,培福

2019年1月4日

布施波羅蜜 愈施愈有福

布施波羅蜜 愈施愈有福

■ 聖嚴法師

布施是六度之首,也是培福增慧的基礎,多行布施,練習從有相布施到無相布施,從財施、無畏施到法施,體會奉獻的快樂,以及盼眾生皆離苦的願心。
 
■ 聖嚴法師
 
開始修行,不論是自利或是利他,布施是最容易的,也最能讓自己或他人立竿見影,感到歡喜。布施又分有相布施及無相布施,有相布施是有原因、有目的,可能為了還債、投資等種種理由,是以求自我利益而布施。譬如說,我虧欠了某人,但是他不要我還或是報答,我只有拿一些錢或東西,送到教堂、寺院、慈善機構,這樣的布施,是因為覺得欠了人家的情,想辦法為他做一件好事,了去自己心中的牽掛。
 
曾經有一位演員,因為他的太太對他很好,問她需要什麼東西來感謝回報她時,他太太卻說﹕「送我最好的東西,就是參加聖嚴師父的禪七。」這位演員真的來了。禪七結束後,我問他為什麼來禪七,他說:「還債的!」竟然也有這樣的布施,但是這種布施也很好啊。
 
有相布施,第一種是希望得到社會大眾給他一個好的名聲;第二種是現在布施,希望在年紀大一點時,人家來回報他、感謝他;第三種是因為宗教信仰的緣故,希望在這一生布施之後,有財產存在天國裡,等著去享受。
 
有相布施好不好呢?其實也不錯,總比有些不布施的人,專門拿人家的東西變成自己的東西要好多了。
 
無相布施的意思,只是為了布施而布施,布施之後,還要做「三輪體空」的觀想﹕「沒有東西可布施,沒有接受布施的人,沒有做布施功德的自我。」布施與無相、無為相應,即為解脫道,布施與菩提心相應,即為菩薩道。布施行在自利來說,可增上自我的福德智慧;在利他來說,則是增上眾生的福德智慧。因此,現代的人應當多行布施。
 
給人愈多,得到愈多
 
布施有三個項目:財施用物質和金錢的布施。又可分為四種:金錢、物質、時間、知識。甚至還有身體的布施,例如把自己的皮膚移植給受傷的人,捐器官、捐血液給需要的患者。法施是用佛法來布施。「法」就是緣起法及因果法,這是佛法的根本。所謂「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知道緣起,懂得緣起,一個影響一個,這叫因緣法。種何因得何果,生死法是有漏因果,解脫法是無漏因果。
 
無畏施使恐懼害怕的人,不再害怕。譬如說有人怕窮、怕死、怕犯罪、怕世界末日、怕地球毀滅。事實上,佛經裡告訴我們,除了這個地球,還有無量的他方世界。因此,我常告訴別人,遇到困難時,要「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真的沒有辦法時就不管它,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中說,布施是可以對治慳貪,除卻貧窮。當我們有布施心時,自然就會去努力耕耘、去生產、去成就。譬如大家沒有水喝,你發心發願去挖井,或到山裡找泉水、找河流,結果給人家愈多,自己得到的也愈多。(摘自:聖嚴法師六波羅蜜講記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16:06回應(0)引用(0) │標籤:聖嚴法師,布施,佛法綱要,六波羅蜜

2019年1月2日

新年「心」計畫

新年「心」計畫

■ 聖嚴法師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為了迎接一個新年度的開始,一般而言,政府或民間組織都會預先訂定年度計畫。當然,有好的開始,成功必然有望。如果個人的成長也能有年度計畫,相信一定會有很好的成績。

個人訂定年度計畫必須要有主題,但是這個主題並不一定要和事業有關。它可以是一種理念,也可以是一種精神指標。譬如發願在今年內要祛除自己長久以來的惡習,像戒酒、戒菸、戒賭等。

另外,也可以發願,在對自己的家人關懷、禮讓之餘,對社會也要誠心相待、負責盡職。大多數的人都比較關心個人的利益或家庭的利益,在為自己的利益打算時,才會變得比較積極。事實上,如果我們能夠把眼光放遠大一點,個人的利益和整個社會環境是不可分割的。我們若有這樣的認識,每當謀求個人利益的同時,一定會考慮到整體社會環境的需求。

立下關懷大眾的生命目標

一般人的心態就像漏斗一樣,或是一個倒立的金字塔,總是希望把所有的利益從四面八方歸向自己。如果是這樣,你就會缺乏安全感,隨時隨地擔心它會倒塌下來,實在是得不償失。雖然你擁有一切的利益,可是其他的人也很希望和你一樣,因此就很可能動到你的主意。壞人會想到你,窮人也會想到你,逐利之徒也會想從你身上得到利益,你將變成眾矢之的,這是多麼可怕的事。

相反地,如果你一想到利益,就想到全家、想到社會、想到全人類、想到所有整體,你自己就會像一座金字塔,穩若泰山。就好像你是站在人類社會的金字塔尖頂,照顧所有的人;一直能為社會大眾著想,勢必將得到大眾的擁護、愛戴、尊敬和回饋。

因此,在新的一年裡,你可以為自己立下一個關懷大眾、屬於精神層次的人生目標。要把眼光放大、心胸放寬,為整體大眾設想考量。假使有這種人生觀,就會享受到其他人享受不到的生命的光和熱。

一個人的成長,不一定光是財富的成長,更應該有身心健康的成長、道德人品的成長、知見觀念的成長。你這個人如果本來是自私的、貪婪的、瞋怒的,要變成無私的、奉獻的、寬容的。為了無私,你必須努力;為了奉獻,你必須努力;為了寬容,你必須努力。這樣你就能幫助他人成長,同時也一定使你自己成長。

◎   摘自:聖嚴法師《好願在人間:許個好願,讓它實現;積極行願,造福人間。


2018年12月22日

原諒,成為別人的天使......

■ 嚴長壽

佛家說,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人生功課,而人生當中的所有問題其實都離不開「人」。面對人生的無常,也許我們因為倉促而難以接受,因情怯而有些遺憾,但未必不是另一種好的安排。因為過去的事情我們無法改變,而未來的事情很難掌握,我們唯有把握當下,更積極、更用心地去「生活」,找到和別人互動的能量和能力,成為自己和別人生命中的天使,去幫助更多的人,為這個社會成就各種好的善緣,照亮並豐富彼此存在。  

記得李安在《臥虎藏龍》電影中,拍了一幕竹林涼亭裡李慕白向俞秀蓮表白的戲,雖然這裡談的是感情,但俞秀蓮卻說一句頗有禪機的話:「我們能觸摸的東西沒有永遠。把手握緊,裡面什麼都沒有。把手鬆開了,你擁有的是一切。」  

這個「鬆手」,也可以比喻成「捨」、「放」或「原諒」,因為「捨」、 「放」或「原諒」,我們反而得到的更多。

個人始終相信只要是勸人為善,放下我執、服務人群的宗教,都是社會重要的資產與安定的力量。臺灣的宗教從單純祈求保佑平安開始,轉而教導人們學會如何面對無常的人生,培養自我修練的態度,進一步去關懷他人。這股心靈層面的重要力量,一直支撐著臺灣在面臨各種政治、社會之間的衝撞,還能保持相對平衡;而這本《原諒,好緣亮!》相信一定能帶給所有的讀者與信眾,在人我之間,在自己與這個世界之間,尋找適合自己的生命平衡之道!  

◎摘自: 法鼓山退居方丈果東法師《原諒,好緣亮!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14:24回應(0)引用(0) │標籤:原諒,嚴長壽,人生功課

2018年12月17日

憶 東初老人:我的剃度恩師

憶 東初老人:我的剃度恩師

■ 聖嚴法師

我的這一點成就,可說全是東老人的功德。
他要我多做事,使我學會了做事的原則,
而且事無論鉅細,均願親自來做,
所以端不起做大法師或大和尚的架子。
他要我當好自己個人的家,所以我學會了不向任何人借錢,
但卻每每都在絕處逢生,未被金錢困住。

去年(一九七七)十二月十四日清晨,那是臺北時間十五日的晚上,我於禪坐中,心湖微蕩,想到我自己的禪宗法統,所以想把先師東老人曹洞宗焦山系的法派系統整理一下。本來,我受蕅益大師不贊成禪宗法派傳承說的影響,並不重視我自己究竟屬何宗派,只重視是否真的從實修實學之中有所得。但我那天竟抑制不住自己,搬出許多參考書來,到當日中午時,已查出五十四代祖名,至東初老人,可能是第五十八或五十九代。其間由東老人向上追溯,是智光彌性、吉堂,另有一或二代的祖名無法查考。所以寫了一封信,並把已整理出來的焦山法系表,寄請東老人示知所缺的祖名。(結果,那封信,在我到了臺灣三天後,始被我自己收到!)

十二月十五日(農曆十一月初五)上午十點,突然接到臺北善導寺的住持雲霞法師的國際電話,一接電話,我下意識地便有一種悲不可抑的激動,果然,雲師謂東老人已於臺北時間十二月十五日下午六點四十分無疾坐化,一邊囑我節哀保重,一邊要我立即趕回臺北。雲師並說,第二天天亮後,他將與新店的佛聲老法師,先把東老人的遺體送去殯儀館,待我回國,再行料理。「殯儀館」三字,聽來很不入耳,但我當時,已同突遭雷殛,我除了毫無思考餘地,答允立即購最快的機票,飛返臺北之外,唯有以泣不成聲的僵硬舌頭,一連稱了三聲謝謝而已。此時才發覺,十四日清晨,坐禪中的心理反應,當時正是東老人捨報圓寂的時刻,乃是他老人家給我的信息,告訴我他已經走了!我整理焦山法派系譜表的時候,同在大覺寺共住的幻生法師,還以奇怪的口吻問我:「怎麼你研究禪宗法系來了?」我告訴幻生兄,尚有一或兩代弄不清,他建議我寫信請教東老人。

我把電話掛斷後,仍如一隻木雞,不知應該先做什麼,聽到我接電話的幻生、日常二兄,卻代我把先師東老人圓寂的消息,傳了出去。

後來我才知道,東老人在一九七六年秋訪美回國後,由於旅途勞頓,加上趕寫了幾篇文章,身體一度病倒了五、六天。可是,在他圓寂之前一段時日中,健康狀況很好,農曆九月二十二日(陽曆十一月三日)是他的七十歲壽辰,他還和他的皈依弟子方甯書居士,去花蓮天祥,做了一次生日旅行,精神至為愉快。可是十二月十五日臨終的那一天傍晚,也很健康,他六點鐘吃完簡單的晚餐(他老人家晚上經常吃得很少,有時根本不吃),便對煮飯的住眾說:「明天不要煮早飯了。」(通常他老人家的早餐,是特別為他一人煮的麥片粥,「不要煮」,是指他的早飯不必再煮之意。)晚餐後他要侍候他的住眾,拿新做的內衫褲給他換洗(平常如果不出門,他的衫褲總是穿舊的、破的)。六點三十分洗好澡,步履安閒地,拾級走上二樓他的臥室,六點三十五分,他給一位名叫王海濤的居士打電話,四十五分,另有一位他的皈依弟子王小芳小姐,上樓去跟東老人請教一樁事情時,已發現他老人家端正地坐在沙發上去世了!(沒有和人接觸,僅五、六分鐘的時間。)

◎   摘自:聖嚴法師《我的法門師友》  

ddc1234 發表於 樂多17:40回應(0)引用(0) │標籤:聖嚴法師,東初老人,報師恩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10頁]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