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話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7年11月24日

所謂的民意,又是多少民的意?


問題是所謂的民意,又是多少民的意?一千?一萬?十萬?百萬?千萬? 
那如果是少數民的意,要不要傾聽?要不要尊重? 
更何況所謂的「多數」民意,是對還是錯的?對和錯又如何定義? 
譬如假設多數人民都想要獨立,那該不該宣布獨立?
如果多數人民都反對同性戀,那該不該忽視他們人權?
如果多數人都討厭頂新,那該不該勒令頂新停業?
如果多數人都贊成死刑,那該不該增加處死的罪項?
如果多數人都討厭婚禮白吃姐,那該不該群起攻之直到她去跳樓最好?

這邊的問題就是,民意 (或所謂的風向) 有沒有意義和價值?如果不去探討這一點,那就是一個名詞,叫做「民粹」,講難聽點甚至可說是愚民,譬如清末的白蓮教可是很有民意基礎的呢!

所以身為人民,該做的是讓自己跳脫既有框架、獨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尤其更不應該隨便上個網看到人家說的就一股腦認同下去,就像我這邊說的不求看倌你一定要認同一樣。但至少你要在多方觀察與佐證的情況下言之成理,而不是隨便情緒性跟風謾罵。不然的話,我實在不知道你憑什麼去罵政客,因為你其實跟他也差不多,活在自己世界裡。

dbai20 發表於 樂多19:24回應(0)引用(0) │標籤:廢話

2017年2月7日

從彌留到全球最具影響力品牌冠軍的樂高


這篇好!

拉拉鏈中說,「你一直牢牢固守傳統,但爵士談的可是未來」,這句話是片中我最喜歡的一句話,很讓人能在天平的兩端之間不斷省思,就像村上春樹的小說一樣,沒有對錯,只有持續探索未知。 

拜小孩之賜,我就是在這十幾年來感受到樂高一飛沖天的人之一。看著文中那曾經出現過的樂高洋娃娃 (有夠像安娜貝爾) 和宛如 Playmobil 的複製品,真叫人難以想像樂高可以短短十幾年從彌留狀態變成全球「最具影響力品牌」的冠軍!(反觀 Playmobil...) 

Ideas 系列 (歷經好幾次失敗的嘗試,最終總算找到現在的成功商業模式)、和影視合作、幻想元素、放棄一成不變的城堡與海盜、絞盡腦汁的女生系列,是我想到可能最直接的成功因素。有起色之後,砸錢把觸角伸向動畫、電玩、教育、文具、周邊商品,甚至反攻回電影產業 (而且《樂高玩電影》是叫好又叫座的佳片),交叉相乘的效益宛如指數現象一般越滾越大,現在的樂高已經是一個行銷超級厲害的「創意」公司,而且他們仍「未上市」! 

你還以為樂高只是小孩玩的東西嗎?

dbai20 發表於 樂多11:03回應(0)引用(0) │標籤:電影,廢話

2016年6月11日

工會豈是報稅季節才會想到的逃稅工具?


看到近日華航工會抗爭事件與後續社會輿論,一時有感而想到電影曾帶給我的啟發。

勞工組工會保護自身權益天經地義,跟哪行哪業無關,跟賺多賺少操不操勞也無關。連 MLB, NBA 那種富人階級的職業,都每隔幾年就鬧一次勞資糾紛甚至釀成罷工了,更別說歐洲一直以來更是見怪不怪。就我們臺灣人,特愛自己身為勞工不幫自己爭取權益,反倒幫資方講話、體諒資方,寧願自虐來換取小確幸。怪談也。 

推薦兩部經典電影:《憤怒的葡萄》(The Grapes Of Wrath) 及《岸上風雲》(On The Waterfront)。看看上個世紀初期美國工會意識開始風風火火揚起近一個世紀後,我們台灣人還在把搞工會跟頑劣份子劃上等號,然後繼續坐看我們的產官大佬高喊與世界接軌。我真是錯亂不已。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0:31回應(0)引用(0) │標籤:電影,廢話

2016年3月29日

Death the only solution?

"Death the only solution" 

鞭擊金屬天王 Slayer 這麼唱著。


你會說唉唷重金屬都這樣好吵好恐怖,但不好意思,你現在可能就在想他們唱的這件事。

你說一定要嚴刑峻法否則無以治亂世。但 "Death" 是嚴刑峻法?如果你這樣認為,我建議你去找一本書來看,叫做《Johnny Got His Gun》(強尼上戰場),看看什麼叫做比死亡更痛苦千萬倍的人類至極懲罰。

若沒看過書,我猜你至少也看過電影 Shawshank Redemption (刺激 1995)。這是一個就算沒把你關到死,也要讓你像老布一樣七老八十徹底廢掉時再放你出來自行去尋死的概念。

你說你不想浪費納稅錢去養廢物,但事實上你都養了好幾隻 014 那種貪官污吏了,有差嗎?我寧願把錢拿來花在讓那些人像強尼一樣每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也不願去豢養成群樹懶和烏賊。若能叫他們每天在獄裡自給自足不得浪費國家資源,我更是 +1。

更別忘了,當年是誰讓假釋變得更容易的。

Death,就如上次北投案件那傢伙自己說的「判他死刑是最好的方式」,那就是他想要的。然後他打麻藥,一槍下去。無痛、無悔、求死得死、好不開心,死前還能茫一下,多好。然後呢?什麼都沒變,家屬一樣痛、變態依然多。自己問問自己,death,到底是懲罰到他,還是稱心到你?

我沒興趣聊冤獄、教化、寬恕,我更懶得談人權。放你不死已經讓你很有權了,只差沒放死的權利讓你享而已。死亡太便宜你了。你必須 suffer 你所做的,而不是讓你取得 solution - 一死了事。你必須跟強尼一樣,無法放棄活的權利而去死,只能永遠活在死亡中。

有沒有突然覺得,死刑好仁慈唷?你不是想要用重典嗎?你不是想要 fight fire with fire 嗎?你不是想要 kill 'em all 嗎?你不是滿腔怒火手操令籤嗎?怎麼這會兒你卻想釋放仁慈給他們呢? 是讓他們當強尼、老布,還是用麻藥子彈,才會讓神經病者不敢神經、沒神經病者磨成神經?

這三天用鞭金佐書之感想,報告完畢。聽歌吧~


《強尼上戰場》,作者 Dalton Trumbo,他就是今年入圍多項奧斯卡獎的電影《好萊塢的黑名單》(Trumbo) 的故事主角。1971 年他把他在二次大戰前夕推出的這本書拍成了同名電影,IMDb 7.9,看了書之後我好想找來看呀。Metallica 擷取電影片段,拍了上面這首〈One〉的 MV。



dbai20 發表於 樂多11:04回應(0)引用(0) │標籤:電影,音樂,閱讀,廢話

2016年3月12日

用智慧遊走於傳統與科技之間


古時候的書都是抄寫員一字一字手抄出來的,當古騰堡發明鉛字印刷術時,人們覺得印出來的字都長的一樣,沒有手謄的靈性。

電腦排版出現後,人們又說那些字工整到連絲毫失誤都不會發生,缺乏鉛字的人味與靈魂。

人們總是懷念往日,排斥改變。期待技術帶來的便利,又怕科技造成的疏離,更感嘆於時代變遷而不知所措,於是故步自封就成了自古以來代代相傳的人性。

看到圍棋的新聞,證明現在電腦的 AI 已經勝過人腦了。

但電腦只會邏輯。電腦會刻出缺角的鉛字嗎?電腦會寫出抑揚頓挫的文字嗎?電腦會造出蘊含深意的詩句嗎?電腦會開創出劃時代的畫風嗎?電腦會譜出幾杯黃湯下肚後腦中那迷幻斑斕的音樂嗎?

所以電腦是否真會有取代人腦的那一天?就像很多經濟或趨勢專家講的,電腦的確有可能取代人類,只是他會取代的是不動腦的人、不學習的人、畫地自限的人。如果你肯嘗試改變並在理性之外孕育出更多感性,又何須杞人憂天。

科技是不可能回頭的,與其成天怨天尤人擔心害怕,不如思考用更新穎的方式來懷舊。電腦沒有腦啡,但電腦能幫助人類提升腦啡。這不是互斥的,端看你思考怎麼雙贏罷了。

PS. 圖片來自於圓神出版社的「鑄字戀書卡」活動網頁,也是我見「休說筆墨無斤兩 / 內有千軍萬馬藏」之句,以及近日 Google AlphaGo 圍棋電腦連勝高手李世乭有感。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3:57回應(0)引用(0) │標籤:閱讀,廢話,科技

2015年7月22日

最漂亮的光是極光而非陽光

又來了,反社會極端性格者、道德魔人、鍵盤法官、教化論、死刑論、臉書、鄉民、媒體,無限循環,無盡黑暗。

異己是什麼?怎麼出現的?容不容許,要不要鏟除?言論自由、專家說法、名人意見;臉書就是合你意的就按分享,不合你意的就回應個一行罵,人人都有高見 - 高到影不見,高到全一見。複製最快,因為不用動腦。

於是就成爲歐威爾的電屏、赫胥黎的複製人、薩米爾欽的透明街道。只好再認真想想那個沒有惡人、沒有變態的美麗新世界;那個 2+2=5、沒有異己的完美大洋國;那個包裹著沒有秘密、一切透明的綠牆。驚訝怎麼越看越像。

最漂亮的光是極光,因為色彩變幻莫常,藍綠紅白相互輝映,只在極夜的時空才會出現,非要耐著心不可得。珍貴的不是只有陽光,何況陽光是廉價品,每日皆得。

dbai20 發表於 樂多11:20回應(0)引用(0) │標籤:廢話

2015年5月31日

你是要往前走,還是永遠只能在後面羨慕別人?

不論中西,自古皆有諺語云: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An eye for an eye
Fight fire with fire

都要遵古嗎?但古代也有屠城、種族清洗、奴役、征伐、殖民、酷刑等等被現今普世認為「不文明」的作為,可見人類的思想持續在開化、文明持續在進步。那「死刑」呢?

我知道,現在出來表達異議是找死的行為。不過前陣子大家才在反省網路霸凌,現在好像又直接打回原型,看來很多人失憶症頭似乎不輕。但我還是想講些話。先跳轉看一下連結的舊聞:


這傢伙大家還記得吧?當年冷血殺了 77 人,如今不但沒死還入住高級監獄?「看吧看吧就說當初應該判他死刑吧」,你是不是這樣想的?

但想想另一個面向:為何挪威法院沒判他死?

當大家羨慕北歐的高度文明與生活態度時,這就是一個例子了。你是要往前走,還是永遠只能在後面羨慕別人?要不要乾脆回到百千年前,誅他九族,這樣才能洩你心頭之恨?

就直接先說我那好傻好天真的夢想好了。我覺得應該要廢死,但卻終生監禁,或至少五十年起跳。就像電影《刺激 1995》(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一樣,此生已毀、求死不得、永受折磨。就算放了出來,也是個殘燭般的廢物,寧願上路見閻王。不然像鄭捷和這次那姓龔的,若直接讓他無痛槍決、求死得死、一了百了,豈不是便宜了他?這樣對家屬又有什麼幫助呢?

你說你不想納稅養這些廢物,但官衙裡面ㄧ堆更肥的米蟲你都在養了(還是你自己選出來的),這幾隻小咖算什麼?平常叫你們出來爭取自己的權益都不要,這時候卻都浮出來說不想養犯人,違和欸。

回到挪威,所以我認同挪威法院無死刑的制度,但不贊同讓垃圾過這麼爽。我反對讓這類毫無懸念的絕對垃圾享有正常的人權,馬的他都不怕死了你還給他人權?我才懶得管他教化不教化,每天被桶菊花還差不多。

要砲我是沒差啦,我要是怕得罪大家就不會寫了,只是看到最近的戾氣,不講不痛快。就恕我就已經打了這麼多字了,很懶的再打...

dbai20 發表於 樂多12:52回應(0)引用(0) │標籤:廢話

2015年4月23日

一輩子也只有盲從


XXX 黑心
XXX 女王
XXX 偷吃
XXX 建設
......

你罵我也罵,管他匿名不匿名。問問自己,真的懂嗎?是當事人嗎?自己有資格嗎?有本事嗎?還是好像大家都在罵,自己不幫忙罵上一句不行?

很多事情是一體兩面的,是非對錯的邊界也常常很模糊。不期待大家都有把每件事都弄懂,也不期待大家都能在弄懂之後再來發言。只是,弄懂之前,如果是因為人家的一句話、一篇文而來參與靠北,那這叫什麼?

的確,事情不用搞的樣樣都很複雜,就算都不懂當然也可以發言,沒人能阻攔你。這是個言論自由的國家,於法你可以講任何你想說的話;怕的只是,你沒想過你這是不是在「盲從」而不自知。

如果不論何你對看不順眼的就是喜歡罵,那也行,不過請不要匿名,有種罵就不要像個龜孫子一樣躲起來,人不需要活得那麼懦弱與奸巧吧。

這是我這陣子以來的心得,剛好因為昨天的一個小模事件,讓大家有個小小的機會來反思一下。但應該也只是一下下的時間吧,以鬼島經驗來說。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3:23回應(0)引用(0) │標籤:廢話

2014年7月17日

台灣最爛的客運公司 - 三重客運

台灣每一個縣市或者稍具規模的鄉鎮,大多都有自己代表性的客運公司。以三重埔來講,就是三重客運。而這三重客運,是我活了幾十年來,見過最爛的客運公司,沒有之一。

剛剛等公車,可能因為時間已晚,所以車就已經少了。等了一陣子,總算看到一台 640 開過來,也就搭了吧。但他卻是走內線車道,壓根沒有要停車的意思。我在路邊狂揮手和大叫,他卻完全不想理,只因為剛好前面路口是紅燈,才放慢速度、開了門。我很故意地慢條斯理走過去,上車發現一個乘客都沒有,我想這應該就是他不想停車的原因。

我一上車就開口,
「你怎麼可以過站不停?」
「就沒有人啊,而且你太晚招手」
「我太晚招手?你明明是走內線車道,根本沒有想停啊!這我可以去申訴你喔」

然後他一句話讓我傻眼:
「隨便你啦!」

很明顯的,那些三重客運的司機,根本不在乎。其實,我過去不是沒有打電話去申訴過三重客運司機,而且還好幾次了。但經驗總是,有沒有申訴,根 本 沒 差。所以今天那個司機,顯然不在乎客訴。我猜可能他們公司本身,就是這個爛樣子,所以司機沒在怕的。只是當下我聽的很賭爛,就回了一句「這就是你們三重客運的服務態度嗎?」

他沒回嘴,我也省得浪費口水,電話也懶的打,因為我知道打不打反正也沒差。而這也不是我第一次見識三重客運的爛了,更誇張的經驗甚多有之。640、221、232,都是惡質路線的代表。台北市西區和三重之間往來的公車所在多有,要不是時間晚車少,我平常是能避避則避,相當不愛搭他們的車。相較於同樣也行走於這一帶的首都客運 235,三重客運是根本沒得比。自古以來北部人對三重的印象已經不好了,這冠了名的三重客運還繼續在敗壞此間名聲。我這半個三重人,毫無避諱只覺得你們活該死好。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2:30回應(1)引用(0) │標籤:廢話

2014年6月22日

我家也有黑膠牆


最後一面牆(其實是陽台落地窗),就這樣吧。

這批古董老黑膠,全部都是當年我外公買的。自從他過世後,應該至少皆已經有超過三十年的時間給堆在角落裡無人聞問。我全部拿出來細細擦灰除霉,順便當成奇觀一般地欣賞那些有趣的舊時文字、圖片,還有外公註解的筆跡,這也是個意想不到的收穫。

貨堆中種類以外省老歌和中西翻版唱片居多,自忖這些東西的保存價值應該不高,於是揀揀選選,安置上壁,竟帶來了一片古典風情。

我刻意不裝窗簾,就是不想浮洩出現已氾濫成矯情的鄉村風。黑膠、壁貼既呈復古與童趣,亦收遮蔽之效,這讓我越來越宅了...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3:56回應(0)引用(0) │標籤:音樂,廢話
 [1]  [2]  [3]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