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分類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7年8月12日

值此愛之夏五十週年,我來到了那個屬於嬉皮的舊金山

The Summer Of Love Experience / 愛之夏五十週年紀念特展

美國出差工作結束後,我大老遠特地跑來舊金山,就是為了這個在 de Young 美術館舉辦的八月限定展覽!


























五十年前的舊事,怎能不吸引一大堆白髮蒼蒼的老人家來呢?別笑他們行動不便,他們年輕時可能也是一名長髮嬉皮呀!但展場中也有人帶著小朋友來參觀,我想這是一種傳承,我回去也會跟我家小子說。其間處處都是 The Grateful Dead、Jefferson Airplane、Big Brother and the Holding Company、Quicksilver Messenger Service 的物事和播放著他們的歌,tripping 的氣氛無所不在,我相信 Timothy Leary "turn on, tune in, drop out" 的訓示充滿所有觀眾的心中。那些半世紀前的燦爛輝煌,到現在都仍引領著舊金山這座大都會,看看笛洋美術館的廁所就知道 - 「男女共用」!不然你以為開放創新的矽谷是怎麼來的?你以為那些天馬行空的創意氛圍是憑空出現嗎?


嬉皮,就是那些你以為不事生產的嬉皮們,在半世紀前創造了愛之夏、改變了舊金山、改變了世界。

de Young 美術館在金門公園內,金門公園的東側便是 Haight Ashbury 區。Haight Ashbury,我認為才是舊金山的「心」,嚮往多年的地方,我終於來了!這區就是五十年前嬉皮的大本營,如今仍有濃濃迷幻的氛圍;現在拜整個愛之夏五十週年慶祝活動之賜,整區更是遊客絡繹不絕,紀念品店樂得荷包滿滿。不過你看看這些店:


名稱叫做「Jimi Hendrix Red House」的紀念品店

外牆畫上 Janis Joplin、John Lennon、George Harrison 的 Burger Urge 餐廳

專賣迷幻音樂的 Rasputin Records

有著 Grateful Dead 骷髏並取了個雙關語的當店名的「Love On Haight」

著名的倉庫一般大的阿米巴唱片行

當然還有那根所有朝聖客都要來拍張照的電線桿!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裝潢各具特色的店:


我在這間店買了一件 The Grateful Dead 的 T-shirt~ 來舊金山 / Haight Ashbury / 嬉皮大本營,怎能不買一件 The Grateful Dead!


"Democracy is not a spectator sport."

離開了 Haight Ashbury,我來到了 City Lights Books 城市之光書店,這個五零年代以降美國最著名的左翼書店、創造《嚎叫》、《在路上》、《裸體午餐》等等反文化鉅著、標幟著 "Beat Generation" 發源的地方。這三本書我都讀過,只不過是中文版,難得來舊金山,說什麼我都要來這反骨者的聖地朝聖一番原版才行。












書店外人行道的電線桿上掛著 "JACK KEROUAC" 的路牌,代表店面範圍到此為止 (END)

當看到店外面地板上鐫刻著曾經說過「知識分子最大的貢獻是保持異議」這句名言的詩人兼書店創辦人 Lawrence Ferlinghetti 的話 "Poetry is the shadow cast by our streetlight imaginations",我莫名的感動都上來了,當場教了街邊一名現代嬉皮幾句中文~ 他以前撿到一個觀光客弄掉的小護身符瓶,上面寫著「正地牛黃」,一直都不懂意義;今天恰巧看到我模樣猜測我可能是華人,就來問我這幾個中文字是什麼意思,我當然就告訴他嘍... :D


然後我要趕去機場搭飛機,就這樣結束了我半天的舊金山嬉皮遊。這是我第一次來舊金山,只待了不到一天時間,卻看到了我最想看的菁華 - 不是金門大橋、不是聯合廣場、不是雙峰、不是惡魔島 - 而逝嬉皮區和城市之光書店,順便把握機會參觀了愛之夏特展。真是大豐收啊!

2015年9月7日

東京走看之蔦屋書店與 Disk Union

我 fb 上一天到晚都有朋友去日本,算算應該一年 365 天每天都有人在那吧?這麼常去,但大家有逛過日本唱片行嗎?

今天下午走看了三家唱片行。不要說久負盛名的 Disk Union 了,連代官山的那間入選全球最美二十間書店的「蔦屋書店」,都有一層專門的音樂館。這些唱片行一致的特色就是,超級細目的分類!Disk Union 不但在東京擁有好幾間專門主題店,甚至新宿總店還有獨棟的七層樓,每層都有特定主題:一樓 J-POP、二樓唱片器材、三樓前衛搖滾、四樓拉丁 / 雷鬼、五樓二手老搖滾 CD、六樓獨立 / 另類音樂、七樓二手黑膠。



蔦屋書店音樂館雖沒那麼猛(畢竟還是以書店為主要經營項目),但也夠嗆了。大大的一層空間裡分門別類標著:藍調、爵士、古典、'60 BEAT(日文是八拍搖滾)、Swinging London、前衛搖滾(日文是激進搖滾)、西岸搖滾、重搖滾、'60 - '70、AOR、Glam Rock、Punk... 超多超詳細的啦,然後相關書籍、海報、圖騰、T-shirt 遍佈四周,還有很多的解說文和推薦文。可惜我遵守不准拍照的規定,沒照個像讓大家看。相較之下,屬性近似的誠品音樂館根本連人家車尾燈都看不到...



台灣的音樂環境,何時也能如此豐富?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2:35回應(1)引用(0) │標籤:旅遊,音樂,閱讀

2015年9月4日

披頭四追星英倫行之十 - Hello Goodbye


Goodbye,英國。

一萬公里,七小時的時差。獨自一人飛了這麼久來到遙遠的異鄉,到底是為了什麼?十天前我這樣問著自己。

蘋果電腦創辦人 Steve Jobs 去世前,曾經希望接班人要能向披頭四取經,棄墨守成規、服心之所向。我在一個舒適圈中打滾了十多載,每天幹著一陳不變的事,走著數年如一的路,轉眼人生已過一半。沒多久前因緣際會選擇了改變,但是未知的恐懼總是會伴隨每一次的陌生而來,於是既來之則安之吧,只能這麼跟自己說。心一橫邁出這一步,踏上追尋他偶像之路,不斷在心中思量著 Jobs 的那句名言 "Think Different",盡力蒐集成為 crazy one 的點滴。

這趟十天英倫行,我們從利物浦開始,再到倫敦結束,過程宛如披頭十年歲月的縮影,最終在 Abbey Road 畫下句點。如果不算放風時段團員們的自由行程,任何著名的觀光景點 - 倫敦眼、大笨鐘、塔橋、白金漢宮、西敏寺、聖保羅大教堂、大英博物館 - 我們全都沒有特地去。可能只有第一天的牛津和史特拉福還算是熱門之處,其餘在利物浦和倫敦,我們全都把時間貢獻給了搖滾樂。不得不說這非典型的行程團費並不便宜,但難得的是招生還算順利,除了披頭四的魅力,我相信老師本身也是一塊活招牌。畢竟這些地方如果要咱們自己去走,就算路線全部照抄,估計頂多也是浮光掠影、走馬看花。

老師驕傲的說,我們這個團在華人世界中肯定是絕無僅有,專業程度無人能出其右。我覺得就算放眼亞洲,能做到如此水準的,可能也只有日本人。其實一路上接觸到的不只有披頭四,整個六七零年代英倫搖滾的光景,我們多少也捕捉到了一絲餘暉。有人旅行是為了放空,但那絕非本團意旨。雖說此行追尋披頭四的目標明確,但對我來說那只是個催化劑,半強迫自己投入生命的轉折當配方,冀望取得反應後蒸餾而得的眼界和心靈當產物,那才是我的初衷。簡單來說,就是去圓一個做了多年的夢,被搖滾樂鐫刻著「改變」的夢。

如我所願,拖回家的仍是那輕巧的 19 吋行李箱;只是出發時的沈重,如今已還原回清澈純淨。然收穫之豐,出乎意料。沈甸甸的行囊不是血拼來的精品,而是滿盈的迤邐回憶,與一個不再重複的人生。

桃園機場,夜已漸深。才出關下樓領行李,便見到守候已久的紛絲,追上老師恭請簽書。一時我們幾個在旁邊頗覺沾光,真是有趣。沒想到回到熟悉的家,還有彩蛋。

Hello,台灣。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09回應(1)引用(0) │標籤:旅遊,音樂,披頭四英倫行

2015年9月3日

披頭四追星英倫行之九 - The End

終於到了最後一天,日子怎會突然加速起來?這是我今天早上起床時的第一個念頭。

我們首先來到了六零年代女神 Jane Asher 一家人的舊居。她曾是 Paul McCartney 的多年女友,Paul 也曾經寄住於她家閣樓好一陣子,1965 年就在這裡寫下了史上被翻唱次數最多的經典名曲〈Yesterday〉。這棟房子外觀看起來頗為高級,Jane Asher 不愧是出身良好的氣質美女。後來兩人論及婚嫁,便搬去 Paul 位在 Abbey Road 錄音室附近的家,下午我們也會去那裡。沒想到男人,而且是當大明星的男人,果然是多情又本色,竟然有了天菜還不知珍惜,在一次被 Jane 抓姦在床後也結束了五年感情。昨天我們去過的 Bag O' Nails 俱樂部是 1967 年 Paul 和他未來妻子 Linda 的初識之處,那時他和 Jane 其實還沒有分手,不過被抓姦的這位小三也並不是 Linda。Paul 啊你好個真男人哩!另外值得一提的是,Jane 的哥哥 Peter Asher 也是名英國歌手,他前幾天也有去利物浦參加 Beatleweek 的演出。



接下來我們要去參觀 Brook Street 23 號,Jimi Hendrix 和女友曾經於 1968 -1969 年之間租下的這棟房子二樓住過幾個月,而這裡也曾經是韓德爾兩百多年前的故居。現在這裡作為開放參觀的韓德爾博物館,我們到的時候相當不巧,因為正在整修,原本二樓外牆上有塊藍牌記載 Jimi Hendrix 住過這裡,現在卻被鷹架擋住看不到。雖然無緣睹見 Jimi 名牌,但既來之便是進去參觀也不錯。導覽阿姨耐心又親切地向大家說明韓德爾與此居的故事,但我對古典樂認識淺薄,更從未研究過韓德爾,只能看看古物抒懷了。導覽阿姨說現在的改建正是為了將來會擴充博物館為包含地下室的整棟規模,其中也會納入 Jimi Hendrix 的部分。若是可以同時滿足古典和搖滾樂迷,那肯定非常有賣點。

雖然與 Jimi 無緣,但陰錯陽差我好歹還是見到了他。話說這棟大樓旁邊有一間叫 "Hush" 的餐廳,我因為去借廁所而發現他們的牆壁上掛了好多名人以食指封嘴噤聲的黑白照片,其中有 Liam Gallagher、Christopher Lee、Sting 等等,似乎都在呼應這間餐廳的名字 - Hush(肅靜)。但最特別的是牆的另一面掛著一張 Jimi 皺眉揪嘴彈琴的全開海報,好像呈現著大家都閉嘴,獨讓 Jimi 演奏的意象。這泡尿撒得相當值得,Jimi 還是沒有放棄我。




然後我們走了一段路,來到位於海德公園附近的 Green Street,1963 年披頭四從利物浦搬來倫敦繼續打拼事業之時,四人便曾在此街的 57 號合租了一間公寓。所以這裡是披頭四在倫敦最初的住處、傳奇的起點。在這裡沒待太久,大巴便來接我們到位於海德公園和白金漢宮之間的 Hard Rock Cafe 去吃午餐。

老師講解中

聽說倫敦這間 Hard Rock 正是創始店,1971 年由兩個美國人所開的。既為創始,聲勢自當不能馬虎。搖滾樂迷若來倫敦可千萬不要錯過這間 Hard Rock,因為店內所有牆壁上上下下幾乎全部都是搖滾大神的照片、金唱片、樂器、服裝,琳琅滿目,再加上幾台電視螢幕不間斷播放 MTV 台,整個狂熱的搖滾氣氛絕對會讓你欣賞到忘記吃飯!老師說要吃快一點,因為對面還有間他們開的 "Rock Shop",裡面專賣他們的紀念品,如 T-shirt 和馬克杯等等。但最最特殊的其實是店裡的地下室,聽說藏有不少極度珍貴的歷史真跡,且不定時會開放參觀!




一聽如此,我們哪管甜點上了沒,連超大份的主餐都來不及吃完,就紛紛跑去對面店鋪等待地下室開放。店內本身是沒啥特別,除了櫃台後面有一大片掛滿了用吉他琴頭當裝飾的牆。那個地下室入口上方掛了個牌子,寫著 "The Vault",我們就站在前面癡癡的等這「地窖」開門,等到連集合時間過了都還沒開。但我們不擔心,因為有老師陪著等,呵呵。約莫過了二十分鐘後,終於有一位會說一點點華語的混血兒店員妹妹拉開了繩子,放我們下去參觀。裡面果然是藏滿了各式價值連城的真跡樂器,包含貓王、Bob Dylan、Jimi Hendrix、Jimmy Page、Duane Allman、Keith Richards、Bo Diddley、Les Paul、Bill Wyman、John Entwistle... 等等大神用過的琴,還有 Lennon 的牛仔外套及眼鏡、瑪丹娜的子彈馬甲,以及 Freddie Mercury 收藏的中國古椅。其中最為昂貴的東西是 Jimmy Hendrix 那把 Flying V,估價竟然要五十萬英鎊,兩千五百萬台幣!為了保護這些價值連城的古董,難怪地窖平時不直接對外開放參觀。店員妹妹讓我們拿著道具琴在地窖裝模作樣假掰後,即使大家都覺得還沒看夠,卻也只能趕快出去集合搭車。因為我們要保留足夠時間給今天最後的高潮,Abbey Road。




就是這隻要價 50 萬英鎊!


抵達 Abbey Road 之前,我們先順路到了 Apple Boutique 精品店舊址。披頭四在創立蘋果唱片前不久,先於 1967 年底開設了這家精品店,並在隔年找來藝術家把整棟建築外牆漆上七彩迷幻絢爛花紋。沒想到此舉卻引來房屋公司因為擔心會影響周邊地價而向西敏市議會抗議說不倫不類,而且沒有經過地主授權可以這麼做。於是他們只好在 1968 年五月把這棟建築再全部漆成白色,卻也沒撐多久便在夏天關門收攤。現在二樓外牆上掛了塊藍牌來紀念這棟有過短暫輝煌的大樓,不過可能因為 John 和 George 先走一步,所以藍牌上的人名只標示了他們兩位。

披頭這個瘋狂的點子不禁令我想到,原來現在走精品路線的 Apple Store 開幕之前三十幾年,就已經有「蘋果精品店」了,而且裝潢設計比起現代版本更勝一籌!我聽老師講這段故事時不由得對那些古板的傢伙嗤之以鼻,竟然捨得毀掉如此美麗的藝術創意!不過披頭四也很故意,他們那徹底單調化的漆白舉動,似乎預視了從 1967 年胡椒軍曹專輯封面的繽紛色彩轉變為 1968 年白色專輯極簡風的心境轉變,也許理想的逐漸幻滅便是由此開始,說不定這也算導致樂團結束的開端之一。




接下來前往 Montagu Square 街 34 號樓,這棟房子以其眾多搖滾名人住客而知名。最早是 Ringo 在 1965 年租下這裡,但人沒住幾個月就搬走,房子卻繼續承租。後來他當起二房東,將房子轉租給 Paul 及一些和披頭合作的藝術家,Paul 原先是想藉此來當錄音室,但沒多久也作罷。後來 Jimi Hendrix 和女友租下,不過有天因為磕茫到把白油漆往牆上撒,而被 Ringo 趕出去。所以 Jimi 是先住過這裡,後來才輾轉住到韓德爾故居。接著是被 1968 年認識了小野洋子的藍儂租下,錄白色專輯時他倆就住在這。結果某日遭到警察突襲、搜出大麻,兩人遭逮。雖然後來罰錢了事,但大受驚嚇的洋子卻因此流產。眼看麻煩太多,原地主決定訴諸法律,不准 Ringo 當二房東,也不准在屋內彈奏音樂。Ringo 覺得搞到這種地步很沒意思,便決定再也不租了。


然後我們來到 Cavendish Avenue 7 號,這裡沒有門牌,但卻門禁森嚴,因為此處正是 Paul 的住所。這棟別墅看起來十分高端,院子又大,只是大門緊閉,我們當然不敢爬牆造次,於是只能照照大門便閃人。Paul 住這裡的好處是離 Abbey Road 錄音室很近,走路幾分鐘就可到。當年披頭四常常先到此處聚會或排練,然後再去錄音室工作。所以我們也學他們,直接走去 Abbey Road。


終於到了此行的最後高潮、令全世界樂迷魂牽夢縈的 Abbey Road 錄音室和前面路口那條斑馬線。我期待已久的穿越照時刻終於到來!老師為我們安排兩小時停留,就是為了讓大家好整以暇地觀賞及拍攝這間全世界最知名錄音室及斑馬線。根據 Geoff Emerick 書中所述,披頭四自 1962 年起,幾乎所有作品都是在此錄製,只有少數幾首歌曲例外。尤其是他們 1969 年推出的專輯,更直接以 Abbey Road 為名,並到斑馬線上去拍攝封面照片。封面上不僅四人的跨步姿勢協調,顏色配置更是完美無暇。今天天氣算不錯了,但天空還是不若原圖湛藍。而且現在的斑馬線和當年有點位移,所以聽老師說很難拍出一模一樣的效果。事實上,封面構圖看似飽經計算,其實只是好幾張不同角度所拍攝的其中一張。如今此地乃交通要衝,車多且無號誌,只能自己眼明腳快,抓準時間快步通過。我也喬了好久時間,拍了十幾張才終於選出一張角度契合又剛好無車的最近似照。

說到這張唱片,雖然名義上披頭四最後專輯是《Let It Be》,但其實它的錄音時間早於《Abbey Road》幾個月,後來又幾經波折到了 1970 年才推出。所以《Abbey Road》才是他們實際上的最後一張專輯。專輯才推出沒多久,John 就私自退團,到了隔年《Let It Be》推出後 Paul 也發表退團聲明,從此披頭四名存實亡,到了 1975 年法律上正式解散。

作為披頭的最終作品,《Abbey Road》專輯及其封面、那條斑馬線、Abbey Road 錄音室,全都成為流行音樂史上最具代表性的文化符號之一,而斑馬線本身更在 2010 年被列入英國歷史文化遺產。我相信只要是搖滾樂迷,應該沒有人會不想親自來這裡走上一回吧,甚至路邊還架有直播 webcam,讓一票觀光客躍躍欲試。而此時此刻的我正站在路旁人行道上。大夥兒先請配備大砲的 Roger 在路口分隔島上當攝影師,然後我們再幫他拍。拉了四位團友,遵照老師指示,心中默念一二,務求步伐整齊劃一,踏出屬於我們的 Abbey Road。我必須承認,這場景早已在我心裡預演數百回了,我總是想當 John,一身雪白,手插口袋,瀟灑走在前方,任憑衣角飛揚。即使沒有白西裝,我也盡量做到姿勢百分百。一條短短的人行道,卻是等待了多少年的想望。

《Abbey Road》的結尾是由八首短歌串成的組曲,尤其是最後三首 Paul 的作品〈Golden Slumbers〉、〈Carry That Weight〉和〈The End〉,整體一氣呵成,旋律優美大器,還有 Ringo 難得一見的鼓獨奏,氣勢滂礡盪氣迴腸。每每聽到 Paul 幽幽地唱起〈Golden Slumbers〉那繾綣的開頭: "Once there was a way to get back homeward" /「曾經有條回家的路」,我總感覺他始終懷念從前,不放棄地想跟大家一起回歸最初的美好。但每一次卻也總是會聽到陷進披頭解散的情緒中,落入最後的〈The End〉而不自拔。當所有的大風大浪都承受過後,"And in the end the love you take is eaqul to the love you make",終於肯放下一切,萬水千山,就這樣吧。〈The End〉用如此沈重的雲淡風輕來結束大組曲、結束這張專輯、結束了披頭四,也結束了我們的旅行。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錄音室隔壁圍牆


到此為止了,我們的披頭進香團。傍晚時分在 Heathrow 機場和 Roger 喝掉了最後兩瓶 London Pride 後上飛機,旅行由此開始也在此結束。地方是回到了原點,心也滿滿圓了一圈。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08回應(0)引用(0) │標籤:旅遊,音樂,披頭四英倫行

2015年9月2日

披頭四追星英倫行之八 - All Together Now

來英國第八天了,今天總算要開始接受真正的搖滾倫敦召喚。之前在利物浦走跳,由於很多地方是有專屬導覽或定點放風,所以老師不會整天當領頭羊。但今明兩天完全是市區打卡型態,老師便立馬躍升為達人兼導遊 ,大夥兒也差不多都得全體一起行動,道地觀光團模式成形。畢竟市區不太好停車,因此大巴先開到 Soho 區去停,接下來的數個景點我們便靠雙腿串連。

朝著 Soho 廣場方向走去,半路上我看到一家叫做 "Crobar" 的酒吧,招牌寫著 "Rock 'n' Roll"、"Beer 'n' Whisky",窗戶外則掛了兩面印有 Iron Maiden "Trooper" 啤酒 logo 的布幕,極度顯眼地當場閃瞎了我!我有可能是台灣最早喝到鐵媽啤酒的人之一喔!只可惜大清早沒開門,緣份僅止於拍拍照。


走沒幾步就到了 Soho 廣場公園,外邊圍了一圈看起來不甚醒目的公寓,其中一棟的門廊上有個小小的 "mpl" 字樣,這其實是 "McCartney Productions Ltd." 的縮寫,所以此處正是 Paul 在倫敦的辦公室,聽說想在這裡堵到他的機會並非全無。Mpl 公寓附近則有杜比音響和二十世紀福斯的倫敦分公司,可見 Soho 這一帶視聽娛樂產業之發達。


離廣場不遠處有條 Denmark Street,此街短短一條卻很厲害,因為這裡現在雖只是樂器街,但過去卻曾風光地作為音樂版權和出版商的集散地,譬如 1926 年創辦的 Melody Maker 以及 1952 年創辦的 New Musical Express (NME) 皆成立於此,相信樂迷對這兩本雜誌都不陌生。到了五零年代後期,這裏儼然成為音樂產業的大本營,一時堪稱英國版的 "Tin Pan Alley(錫盤街)"。街上以前有一間叫做 Gioconda 的餐廳,經常有搖滾樂手交誼聚會,而現在外牆上就掛著一個藍牌(英國著名文化景點都會有這種牌子),上面寫著「錫盤街 1911 - 1992」。過去還有一間叫做 Regent Sounds Studio 的錄音室(現已改為樂器行,但老招牌還保留著),The Rolling Stones 曾在這裡錄製首張專輯,同樣在此錄下處女作的還有 Black Sabbath,而 The Yardbirds、Mott The Hoople 等等眾多藝人也都在這裡錄過唱片。隔壁那間樂器行以前也是錄音室,Sex Pistols 的首發 demo 便是在此錄下的,而更久之前此地是幫 Pink Floyd 創造出眾多經典唱片封面的那間著名設計公司 Hipgnosis 的辦公室。另外像是前幾天我們在利物浦見到的 Donovan 其名曲〈Catch The Wind〉和 The Kinks 的招牌曲〈You Really Got Me〉,都是在街上的其他幾間錄音室錄的。David Bowie 在這裡組成了他的樂團、Elton John 的〈Your Song〉也創作於此,更據說無數搖滾巨星都曾在這裡添置樂器。無奈在 1992 年最後一間唱片公司搬離這裡後,Denmark Street 幾乎被樂器行據滿了,錫盤街的景象再不復見。而樂器行本身也是起起落落,直至現在。

我和君蒲利用僅有的半小時放風,跑去逛這些才剛開門營業的唱片行。在一間叫做 Wunjo Guitars 的店裡我們發現一把怪貨,長相超怪異,只有四弦,但不是烏克麗麗,因為弦距不等,琴格寬度乍看之下也似無規則可循,玩了一下後發現較適合開放式和弦及調音。我跑去問老闆這琴叫啥名,他講了一串怪文我有聽沒懂也記不住,但因為約定時間即將到點,所以只好帶著一絲疑惑跑去集合,看看之後有沒有時間回來搞懂它...





我們接著來到 Wardour Street,這裡以前有家叫做 The Marquee Club 的俱樂部,聽說是六七零年代知名 live 場館,我查了一下,那串演出名單列出來真嚇人:The Rolling Stones、The Yardbirds、Led Zeppelin、The Who、King Crimson、Yes、Jethro Tull、Jimi Hendrix、Pink Floyd、Fleetwood Mac、Status Quo... 七零年代後期開始則被大量龐克和新浪潮樂團盤據,譬如 The Stranglers、Generation X、The Police、The Jam、Joy Division、The Cure 等等,如此輝煌的戰績似乎猶勝利物浦的洞穴俱樂部,這地方根本是搖滾版的聖地麥加嘛!但 Marquee Club 的最終命運也是關閉,1996 年後苟延殘喘幾次仍都以失敗告終,現在僅剩牆上一塊藍牌和網路上的歷史照片供後人憑弔了。


隔壁的 Berwick Street 也是大名鼎鼎,這條街正是 Oasis 1995 年那張堪稱 Britpop 扛鼎之作《(What’s the Story) Morning Glory?》的封面與封底的拍攝地點(剛好是街道的前後兩面)。我相信這唱片應該是很多吾輩人的青春印記,如今我正站在當初拍攝的地點,怎能不來時空穿越一下!特地從台灣帶這張唱片來,就是為了這魔幻的一刻。我屢屢想要拍出最完美契合的照片,無奈街上來往車輛不少,難以慢條斯理前後左右比對差距;而且原始封面的天空蒼白而街道沈暗,此刻卻恰巧晨光閃耀,這 morning glory 來的妙卻攪了局。最後只得隨便照了一堆然後選出兩張最符合的,當作時空穿越的紀念。一張封面榮耀了一條街,街上有家 Reckless Records 唱片行還特地把這張黑膠貼在窗戶上當招牌呢。其實 Berwick Street 是黑膠唱片收集迷們的天堂,很多獨立唱片行都是以賣黑膠為主,像是另一家以 The Velvet Underground 的名曲〈Sister Ray〉為名的店就讓我逛到狠狠地想起自己年初發下的誓,今年一定要弄一台黑膠唱機來!



由於午餐後約有半小時放風時間,所以忘情不了早上那隻怪琴的君蒲,便決定回 Denmark Street 把她弄回家。我也想知道那琴的血統,所以跟著他一起回去買。原來那隻琴算是旅行版的 "Appalachian dulcimer",由 Seagull 這家廠牌所推出,正確名稱叫做 "The Seagull Merlin Standup Dulcimer"。Dulcimer 這種琴我當初是從音樂 543 節目中老師介紹過 Joni Mitchell 擅彈此琴所得知的,所以買回來後我們請老師看看,他說一般 dulcimer 的中文名稱便叫做「揚琴」,維基百科說東方揚琴是從西方傳進來的 dulcimer 所演變而成,不過揚琴的洋名的確就是 dulcimer。長知識也。

然後我們先在 Piccadilly 圓環集合,此處果為人潮洶湧的觀光重地。但本團屬性特殊,可不會讓你慢慢逛街爽爽血拼,所以我們快步穿過熱鬧的攝政街,來到了以高級手工訂製西服聞名的 Savile Row。我們當然不是來此治裝,而是尋訪位在此街 3 號的那棟大樓。所有披頭迷應該都見過這棟樓,因為它曾是披頭四創辦的蘋果唱片公司總部,他們每個人在樓內都有一間辦公室,並把地下室改建成一間當時在倫敦擁有最先進設備的錄音室。1969年 1 月 30 日他們在樓頂舉行了一場相當著名的半公開迷你演唱會,原本目的是後來變成《Let It Be》專輯的錄音計畫案,卻陰錯陽差變成了披頭四最後一場對外公開的演出(詳細故事緣由可參見老師文章)。這裡現在是美國潮牌服飾 A&F 的童裝店,但一樓還是規劃了小小的櫥窗,陳列著一些披頭四文物和唱片,為曾經的光輝留下印記。這蘋果唱片也曾和蘋果電腦有過長期訴訟,蘋果電腦老闆 Steve Jobs 雖是個超級披頭迷,但為了把披頭四包含蘋果唱片版權下的所有歌曲推上 iTunes,也曾花了一番相當大的功夫。蘋果唱片又標示著披頭四最風光和最黑暗的一段歲月,所有樂團後期的奇情異想、荒誕計畫、不合、解散、官司... 通通都跟 Savile Row 3 號有關。那段沈重和糾纏不清的歷史,讓這棟大樓隱約在我心中形成一種奇特的魅力,好像不斷在遠方召喚著我的靈魂,催促我非踏上這段路不可。如今我站在樓外仰望凝視許久,突然有種莫名歸屬感,好想就在這裡永遠住下去...





雖然我個人對蘋果唱片總部依依不捨,但行程還是得繼續下去。才走沒幾步就來到 Heddon Street 巷弄中的一處小廣場,此乃 David Bowie 1972 年曠世名作《Ziggy Stardust》的唱片封面拍攝地點,我以前一直以為這封面是用畫的哩!也想仿照 Oasis 那張來個穿越照,但我沒帶唱片來,只好借老師 iPad 上的圖片來拍。無奈因為午後此地逆光,整個 iPad 舉起來時螢幕不但黑漆一片又大反光,我只能瞎子摸象亂拍一通。不過大家可對照一下,原始場景差不多就是這個樣子吧。



接下來前往六零年代青年文化流行風尚的起爆點 Carnaby Street,當時「搖擺倫敦 Swinging London」風潮便源自於此。這地方經常會有搖滾大明星出沒,也難怪迷你裙會開始流行。附近有一家 "The Bag O' Nails" 俱樂部,門口掛了兩塊藍牌,一塊記載這裡是 1966 年 Jimi Hendrix Experience 處女秀的所在,另一塊則紀念 1967 年 Paul 在這裡遇見了未來的妻子 Linda Eastman。整條 Carnaby Street 和周邊街上如今仍林立著許多設計店鋪和特色餐廳,而有著 140 年歷史的 Liberty 貴婦百貨也開在這裡。我進去逛了一下,裡面有很多貴到不思議的異國織布和傢俱,而且看起來都極有歷史。此等天價舶來品只可遠觀不可褻玩,所以我們沒逛多久就回街上去蹓躂,和君蒲玩起 dulcimer 來。

Carnaby Street



Liberty 百貨

馬芳撫琴英姿

可以開始收門票了

晚餐要往 Kensington 方向走,我們沿著泰唔士河行駛,計畫是先到位在 Chelsea 的 Vivienne Westwood 的創始店瞄一下。途中宜平突然要我們往左看,因為河對岸正是 Battersea 發電廠,此廠以其四根大煙囪而為搖滾樂迷所熟知,因為 Pink Floyd 經典唱片《Animals》的封面便是在此所攝。雖然距離較遠,我仍快手拍了一張相,儘管相片中少了隻充氣飛天豬,但我願足矣。

Vivienne Westwood 現在是知名時尚精品品牌,然而故事的開端始於七零年代她和 Sex Pistols 的經紀人前夫 Malcolm McLaren 共同開設了第一家店 "SEX",他們的服裝風格恰巧適合讓 Sex Pistols 大搞拼貼手作叛逆風。一時之間這股破壞性的青年革命龐克風潮席捲全英倫,最終竟扭轉了世界流行音樂歷史。幾十年來店面幾經改名和改裝,現在叫做 "Worlds' End",那藍色窗櫺與有著 13 點並且倒著走的時鐘,吸引全球粉絲和樂迷前來朝聖。此店雖然標識著英倫龐克的起點,不過因為人家現在已經是精品了,所以最好別一堆人衝進去像個觀光客一樣土裡土氣左拍右照卻什麼都不買,以免被冷酷店員趕出來,就像我們的下場一樣...

遠眺 Battersea 發電廠

Pink Floyd 的《Animals》

Worlds' End

今天晚餐是我們在英國的最後一頓晚餐,明天此時就準備要登機回家了。雖然餐點不太值得一提,但餐後大家都把握時間,好好享受倫敦的最後一晚。團友們有去聽音樂劇的、逛唱片行的、血拼的,我則是找了君蒲一齊去尋訪 Freddie Mercury 的舊居 "Garden Lodge",Rosa 說 Freddie 就是在這裡過世的。他遺囑中將此屋留給畢生摯友與心愛女人 Mary Austin,據傳 Mary 現在仍住在這兒。這棟房子的外牆上滿滿都是塗鴉,記載著全世界樂迷對 Freddie 的思念。我曾經有感而發覺得世界上最性感的主唱是 Robert Plant,但最有魅力的絕對非 Freddie Mercury 莫屬,而且 Freddie 的魅力是來自於自然而然從內而外散發出來的渾身自信,是故能顛倒眾生而無分男女,不似他人多只以外顯的陽剛取勝。此行得 Rosa 之薦而尋訪了兩處 Queen 相關景點,這番外篇行程真個價值不斐,尤其是讓我得以親手向 Freddie 傾注感念之情。Queen 始終是我覺得縈繞在身邊難以漠視的一個很特別的樂團,即使我只聽過幾張他們的唱片。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去瑞士 Montreux 瞻仰 Freddie 的銅像,圓那另一個想念已久的搖滾夢。



回程路上雨過天晴,好大一彎彩虹出現在眼前,我想也許是 Freddie 在對我微笑吧。老師邀請大家在這最後一夜到飯店酒吧一同開喝,不過我這幾天累積的啤酒也已經好幾瓶了,所以在集合前我已經先行飲了一輪。等到 11 點,大家陸續到了酒吧,就開始邊喝邊聊邊聽老師講故事。哈哈,趁此機會好好來段台灣與中國的流行音樂心得討論會,酒酣耳熱,知無不談,談舊時榮景,論今日愁城。一時之間大夥兒彷彿圍坐在音樂 543 錄音間的營火前,聽著主持人馬世芳煮酒論劍,眾人頻頻點頭稱是,心中繼續思量著各自將來的音樂人生。我相信這趟披頭四進香之旅,在每個人的生命中,應該都種下了一顆難以磨滅的搖滾種子,未來終有開花結果的一日。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3:06回應(0)引用(0) │標籤:旅遊,音樂,披頭四英倫行

2015年9月1日

披頭四追星英倫行之七 - Here, There And Everywhere

再度告別 Coombe Abbey,我們早早便上路,因為聽說上班時間往倫敦的高速公路一定會塞車。全車大概只有宜平比導遊比較著急,大夥兒都自個兒倒在位子上打盹發呆。反正開車的不是我,下午放風又不特別趕時間,難得人生幾回可以不為塞車操煩,索性就當個馬鈴薯坐看英國鄉野風景。想想我這輩子大概也看不了幾回,趁機能多看點便多看吧。

路上老師跟我們說,昨天有跟這些日子一直幫我們拉車的司機 Andy 聊了一下,他覺得我們這團人都很友善,上車 hello 下車 goodbye,還會邀他一起用餐喝酒聊天打屁,他也請我們下次去位在巨石陣(Stonehenge)附近的老家找他。他說之前有數次機會服務強國人的團,他們幾乎都把他當空氣,好像一個專門開車的機器人。所以我們這團應該幫台灣人掙了一點點顏面回來,這真的要謝謝宜平和老師,一路上不斷耳提面命叮囑我們要當個有禮貌的觀光客,尤其不要像強國人,國民外交很是重要...

倫敦,歐洲流行音樂首都、搖滾樂帝王仙聖的奧林帕斯山,就這麼徐徐開展在我們眼前。時值中午,當然是先去酒店卸裝備。我們下榻的 Royal Hotel Garden 酒店位在肯辛頓(Kensington),據信應是這趟旅程中的最高檔。雖然 Coventry 的那間 Coombe Abbey Hotel 非常特別,但畢竟千年古堡改建,舒適程度當然不及這間現代化的高級酒店。不過入住辦理時間未到,因此大夥兒便讓酒店寄著行李,出門尋樂子也。

大多數人都是第一次來英國 / 倫敦,所以老師指點了一下地鐵搭乘方式,反正去買張 Oyster 卡最簡便,儲值一點錢就能自在搖擺倫敦,很像台北悠遊卡。我在來英國的飛機上研究了一下倫敦景點,而坐我旁邊、後來也是我室友的 Roger 也介紹說「坎登鎮」(Camden Town)還蠻適合搖滾樂迷去的,所以當下就把今天的首要目標設定在那邊。不過因為昨天晚餐時有聽 Queen 的鐵粉 Rosa 小姐講說她要去展開自己的進香團番外篇 - 走訪 Queen 相關的倫敦市區景點,所以我也想說如果從坎登鎮回來後還有時間,就也去朝聖一下,於是便跟她要了距離較近的幾處位置。就這樣,沒有事前特別規劃過的一個下午,我帶著地鐵的路線圖,和也想去坎登鎮的君蒲一塊兒出發了。

地鐵的確比想像中簡單,反正 Oyster 卡是進出站都刷,機器會自行計算餘額,所以只要不搭錯方向下錯站便可無事。我們要到 Camden,中間只需轉乘一次,總共也才十來站左右,四十分鐘便可抵達。一出車站隧道,往市集方向走,很快便見到人潮和千奇百怪的招牌,顯然大街到了。放眼望去是一片熱鬧,果真如書上所說,這是屬於年輕人的淘寶聖地,尤其是酷愛搖滾樂的人,一定會在這裡逛到腳酸手軟。我們繞過了 Inverness 街頭市集,因為怕時間來不及進去逛,所以繼續往前走,打算先到水門市集吃午餐。

看著整條馬路兩側全都是爭奇鬥豔的特色店家,我們大方拿起相機對著店鋪和招牌猛照。有一間外牆上懸掛著宛如被釘在十架上的黑暗天使造型女神,底下盤據了好幾隻闇黑惡魔,十足派頭!此間店名喚作 "Dark Angel",果然貼切。這讓我想到同樣叫這名稱的那隻洛城粗鞭老團,應該好好考慮來此拍攝他們的唱片封面~



然後我們到了 Camden Lock,也就是水門碼頭。碼頭邊有個市集,從大路轉下樓梯便會看到,很難錯過,因為人山人海。市集主體是外圍看似頗有歷史痕跡的老建築,聽說這裡原為十八世紀的碼頭和倉庫,來往商辦買賣皆聚集於此水道中樞。目前規劃為小吃美食專區,但其實就像個迷你萬國街頭小吃博覽會,每個攤位都是一個國家小吃,全球五大洲都有,不怕你選不到想吃的,只怕你沒那個胃!話是這樣講沒錯,但繞了一圈後心裡還是沒個底,只記得哥倫比亞攤的妹子挺宜人(喂),所以就跑回去跟她買了份燒雞肉餐包。這餐可謂泰國加西班牙之東西合璧,要價 6.5 英鎊,不過對於一路幾乎都吞嚼蠟般的英式食物、又餓了大半天的我而言,這頓根本可比珍饈、天上來的!君蒲則買了也很強大的波蘭水餃,我們兩個便就著攤前稀哩呼嚕吃將起來。

邊吃邊瞧,這水門市集位在攝政運河畔,你可以搭船遊河,應著岸邊垂柳和滿佈浮萍而顯得綠草如茵的河面欣賞兩岸風光,但更好的體驗方式是從水門一路步行逛向大街旁其他市集,保證不會讓你空手而回。譬如我們站在這小吃博覽會市集中央吃東西,旁邊便是一家名叫黑鷗(Black Gull)的小書店,總感覺裡面臥虎藏龍,一旦進去大概一時也難全身而退。想想碼頭、市集、小吃、書店,全攪和在一起,這是一個多麼奇妙的場所!









市集還有二樓,多為餐廳和咖啡店,卻有一間「坎登吉他」樂器行。樂器行的窗戶上貼著披頭四、Jimi Hendrix 和 Jimmy Page,這根本就是海妖賽倫在誘喚我們嘛!它店面雖小、樂器也不多,但卻有不少搖滾樂相關的附屬商品,譬如樂團匹克和 T-shirt 等等,這就比台灣樂器行有趣多了。我們還看到一把尺寸很迷你的旅行吉他,外觀跟烏克麗麗差不多,君蒲手癢便把玩起來,其實跟音樂人逛樂器行是很有意思的。像這樣精美小巧的樂器行,出落在這人聲鼎沸的市集一隅,讓人毫不懷疑音樂與生活的關聯性了。

我們出了坎登吉他,隔壁便是數間鐵海報和家飾擺設店鋪,四周也都是各式古玩、手藝、潮服、古著和創意商品小鋪,甚至還有幾個黑膠專攤。有間鋪子販賣用原版黑膠和 CD 唱片做成的時鐘,既特殊又漂亮,那個 Queen 波希米亞狂想曲單曲藍色黑膠的款,真是看得我流口水!我想說先去逛其他攤位然後再回來買,沒想到後來就再沒回來過,越想越殘念!人啊遇到喜歡的東西真的不要太優柔寡斷...


一路上看到幾間裝潢造型特異誇張的酒吧和夜店,不吸睛都難。然後我們到了馬廄市集,路邊滿滿盡是紀念品和服飾店,有一間賣女洋裝的叫做 "Metal Militia",這不是 Metallica 的歌嗎?重金屬跟女洋裝有什麼關係... 然而馬廄市集的周邊巷弄間多的是這類名稱怪誕卻充滿創意的小鋪子,聽說連鎖品牌被禁止在此設店,所以完全是獨立小店匯集的區域。一條有著網狀屋頂的小巷子裡,充滿著琳琅滿目的黑膠店、T-shirt 和手作店,還有一間我此行所見到最大的一間鐵海報店,此時心中頓生逛不完的念頭!光此店我就可以待上好幾小時啊!這馬廄市集店鋪屬性的多樣性,實在大勝台灣夜市的單調取向,說穿了就是攤位雖多卻唯小吃、服飾、玩具三者而已再無其他。若朝這新奇又好玩的巷弄深處繼續走下去,還會有什麼?

「馬隧道市場」。此區位在室內,從前真的就是火車公司的馬廄及獸醫院聚集處,現在則以復古飾品和異國、民俗風的服飾和古著手工藝店鋪為主。我甚至看到一個專賣上世紀初字畫、樂譜和書冊的小攤位,真不知這些雜七雜八的古物是真是假,有價無價。還有間專賣有著手作皮革和鐵鎖的 iPhone、iPad 保護套,價錢並不便宜,卻是相當罕見而特別。我買了幾塊鐵海報,刷卡機因為在室內收不到訊號,老闆帶我出去門口刷,我就也順便趁此離開馬廄市集,不然再逛下去,晚點肯定沒戲。書上說這坎登鎮總共有六個市集,真要全部攻略,就算你有雙鐵打的腿和鐵腿心理準備,也無法把玩時間於算計中。人要有自知之明,我最多大概只能走到馬廄市場。所以我們轉向,朝東往位在 Camden Garden 附近的 Amy Winehouse 舊居尋去。






才穿過大馬路,就看到對面又一間「坎登吉他」。這間面積大得多,估計應為總店,水門市集二樓那間,可能是他們設在該地的分店。這裡樂器就相當多,還有不少音箱和稀奇樂器。我們又看到一個怪貨,叫做「斑鳩吉他」,就是有著斑鳩琴圓圓造型的正常尺寸吉他,看起來像是半空心琴族群。我們玩了一下,沒逗留太久,雖然君蒲也對此玩意兒愛不釋手。然後我們經過一排色彩鮮豔的房屋,踩著石板路,漸漸走近了坎登中心區域。宜平之前有跟我說坎登鎮因為年輕人多,來往人群複雜,所以治安並不很好,尤其避免晚上去。此時將近五點,我們已經可以感覺到街上有點兒撲朔迷離的氣氛了。黑人、中東人變多,街景也較為老舊,所以我們加快腳步,來到了 Prowse Place。Amy Winehouse 生前曾住在此街 25 號,常流連於附近酒吧。因為她當時行為怪異,所以很多八卦記者和樂迷天到晚流連在這裡想看她好戲,她為此甚至請了私人保鑣。我站在如今人煙稀少的此處,看著她那大門緊閉而不知有無人住的故居,難免心生感歎:她搬來坎登,雖然頗符合她性情,但卻漸漸引她墜向深淵。是天忌英才,還是英才本當還才於天?



匆匆離開坎登鎮之後,我們回到酒店 check in,此時團友應該都還在外面享受放風的自由。於是我們稍事休息才又出門,因為在坎登鎮走了一下午實在有點搖搖欲墜,需要補血。窩了一下後看看時間還早,便依照 Rosa 指示前去訪 Queen。沿著肯辛頓花園和海德公園向東走,在著名的皇家亞伯特廳前稍事停留。我印象中這間演奏廳和搖滾樂的相關事蹟,最有名者大概就是 1966 年 Bob Dylan 將電吉他注入了民謠中而招致觀眾噓他「猶大」的那場演唱會吧。即使後來證明那場演唱會不是發生在這裡,而是在曼徹斯特,此段靴腿卻早以訛傳訛地替皇家亞伯特廳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以至於後來在 1998 年正式發行的該場演唱會唱片,標題便特別取為「就是那場皇家亞伯特廳演唱會」。這個名場地今天應該有表演,但我們總算逮到了機會鑽進去,名義是「小解」... 圓滿啊我!

然後我們來到了不遠處的帝國大學(Imperial College),聽 Rosa 說這是 Brian May 的母校,1970 年 7 月 18 日,Queen 的處女秀也是在此;現在則為該校的一個夜總會,目前暫停營業。雖然遺憾,但更 down 的是我們兩個肚子都餓了,於是只得回頭並尋思晚餐解決之道。中午剛到肯辛頓時,我查到路上會經過一間叫做 "Sticky Fingers" 的餐廳,老闆就是 The Rolling Stones 的創團貝斯手 Bill Wyman。我那時就暗想今晚晚餐有沒有可能就來這裡吃,而現在一時也沒啥主意,所以我想說那就去 Sticky Fingers 吧,只不過要走點路。君蒲立馬應好,有此配合度極高的團友真是幸運。

Royal Albert Hall

Imperial College

Sticky Fingers 其實有點像 Hard Rock,典型以漢堡為主食的美式食物。口味也差不多就是那樣,價錢稍貴,不過我又不是來吃性價比的。店內牆上一堆這位滾石大明星的照片和畫像,櫥窗裡也掛了好幾把琴,貝斯與吉他都有,想必都隨 Bill Wyman 征戰過。餐廳大門的門把是劈成兩半的吉他琴身,旁邊還架了台復古造型的重機。整體氣氛絕對搖滾,店員扮相亦很有型。但重點來了!身為一個老搖滾樂迷,見到 "Sticky Fingers" 豈還有猶豫之想?這張滾石 1971 年的超級經典大作,其中的〈Brown Sugar〉和〈Wild Horses〉 都是殿堂級的神曲,〈Dead Flowers〉也曾因為 Guns 'n' Roses 翻唱而為新一代的年輕人所熟知。我最喜歡的歌曲則是〈Sister Morphine〉,因為這首歌是關於 Mick Jagger 當時女友 Marianne Faithfull 的荒誕生活錄,我個人認為她是所有六零年代女神中最正的一個。《Sticky Fingers》的唱片封面也很經典,一個著牛仔褲的男性胯下特寫黑白鏡頭,而且那拉鍊是真的可以拉下來,這封面的設計人便是鼎鼎大名的紐約普普藝術大師 Andy Warhol。一堆故事講起來大概這篇文章也寫不完了,所以我就直接招啦,我就是因為太喜歡這張唱片,才決意要跑來這間餐廳。雖然沒有見到 Bill Wyman 本人(是在期待什麼啦),但能在此吃上一頓,足以令我心滿意足渾身暢快。哎哎,這正是搖滾樂迷無可救藥的重度偶像崇拜症發病癥狀。





這是一個到處都是搖滾樂的一天,整天就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東跑西跑看這看那,癮過足了病發完了總算可以安心回酒店休息去也。但萬萬沒想到才剛回去,就又接到另一項大驚喜:Rosa 不愧為 Queen 應援團的鐵粉團長,她竟然早就預購了一箱 Queen 啤酒送來酒店,而且要分送給大家!除了啤酒外,她還為自己買了一隻 "Killer Queen" 伏特加和一瓶 "Millionaire Waltz" 紅酒!這完全是一種「天貨」的概念,這計畫執行得實在是太強大了!不敢造次請 Rosa 開那兩瓶天貨給我們嚐嚐,Queen 啤酒就已經正中我下懷。非常非常感謝 Rosa 美意,藉由這隻爽度極高的啤酒,加上回酒店路上的買的幾瓶 Fuller's London Pride,今晚應該很好睡。明天即將正式展開披頭四進香團 Part II:"London Calling"!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3:31回應(0)引用(0) │標籤:旅遊,音樂,美食,披頭四英倫行

2015年8月31日

披頭四追星英倫行之六 - Day Tripper

窩了四天之後,今天終將告別利物浦,所以我在早餐後把握時間,又去了碼頭邊漫步了一會兒。沿著河邊一路走下去是 Mersey 渡口、尼爾遜將軍雕像、二戰海軍陣亡將士紀念碑、中國商船海員紀念碑、利物浦博物館,再過去就是 Albert Dock。眼前這條河叫做 Mersey River,大河隔開了利物浦和對岸的 Birkenhead。當年披頭四所帶起的利物浦搖滾樂團風潮,史稱 "Mersey Beat",後來更席捲了全世界。晚夏時節早晨河畔的風吹來涼涼的很舒服,此刻我們將再度前去不遠的馬修街,並探訪洞穴俱樂部。

洞穴俱樂部(The Cavern Club)是披頭四發跡之處,他們最早是在市郊的 Casbah 演唱,從漢堡回來後名氣大增,便改以利物浦市區馬修街上的洞穴俱樂部為根據地,1961 - 1963 年間總共在此演出 292 次,還遇見了貴人 Brian Epstein,從而扭轉了他們的命運。所以洞穴俱樂部被譽為全球最著名的俱樂部,著實不為過。本來這裡是爵士樂演出場地,只賣咖啡不賣酒,披頭們想要喝酒,便要跑到斜對面的 The Grapes 和巷子裡的 White Star。這間洞穴俱樂部其實不是原址,原址在往前一點點的隔壁,現在封閉著,只剩個立牌以茲紀念。舊俱樂部因為消防問題而於 1973 年關閉,後來在 1984 年才用當年的磚瓦重新在現址「復刻」,成為「新」洞穴俱樂部。而在新俱樂部對面也於 1994 年開了間「洞穴酒吧」(Cavern Pub),顧名思義顯然此店有賣酒。這酒吧最特別的是它的門口有座藍儂倚靠著牆的雕像,此乃他在 1975 年專輯《Rock 'n' Roll》的封面照片,攝於當年在漢堡打拼的歲月。我昨天早上在 Beatles Convention 買的那尊小雕像,就是這個縮小版。門口牆壁的一塊塊磚頭上,刻著曾經在這裡表演過的藝人大名,樂迷肯定會駐足好好欣賞一番,因為實在是非常耀眼!不論你的搖滾學分修得如何,大家隨便看一定都能找到自己認識的樂團。可見許多體育館等級的大團,也曾在狹小的洞穴修羅場裡試煉過。這面星光熠熠的牆,就這麼宛如身份證明般地等待著全世界的厲害角色來此留名、領取畢業證書。

所以說這條馬修街充滿披頭四的回憶也不為過,甚至開了據說是全世界第一家披頭四專賣店 The Beatles Shop,此店聽說可能有較高機率會看到別的地方沒有的怪貨,而且店門口上方那四尊顯眼卻不太像的雕像也成為此間招牌。說到雕像,隔壁 Eric's Live Bar 上方,掛著一個看似聖母抱著四個小嬰兒的雕像,這四個嬰兒旁邊各有一個英文字母:J、P、G、R,不用說你大概也猜得到,那便是披頭四人的名字第一個字母。雕像下面釘了一塊牌,上頭寫著 "FOUR LADS WHO SHOOK THE WORLD",「震撼世界的四個小伙子」,一點沒錯。旁邊還有個手持吉他的天使小童雕像,那就是 John Lennon,因為 John 先眾人一步當天使去了,而下面就立著〈Imagine〉的歌詞。短短一條馬修街卻是到處充滿披頭四的回憶痕跡,而走到底向左轉,會發現另一個有趣的景物。

舊洞穴俱樂部,如今已關閉

新洞穴俱樂部外觀

洞穴酒吧,旁邊有尊藍儂靠著牆的雕像





原來這是一間目前已歇業的飯店,名字很酷就叫做 Eleanor Rigby Hotel,取這名字想必是因為旁邊坐在長椅上的那尊 Eleanor Rigby 塑像。這尊塑像是由利物浦回聲報所贊助,並委由歌手 Tommy Steele 製作,用以向披頭四致敬並吸引觀光客。雕像裡面藏了好幾件物事,是 Tommy Steele 在製作時刻意塞進去的,讓這尊雕像更具有靈魂,他真的好有心。Eleanor Rigby 斜著頭看著利物浦回聲報,報紙上有一隻小麻雀。老師說雕像後面牆上本來立了一塊牌子,現在不翼而飛,大概又是被樂迷拔走了。原本這牌子上寫的是 "To All The Lonely People",所以說呀,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痴瘋的雅賊你這又是何苦呢。沒了表明心聲的文字,我也只能捧捧 Eleanor 的臉安慰她別太為此傷心了。


等到約莫十點,洞穴俱樂部準備開門營業,我們便回去一探裡面玄機。其實我前天中午已經來過,那時正好看到日本女生團 The Clover 在唱 Sgt. Pepper 裡面的歌。但因為當時人超多,所以只能站在舞台前看表演,不好到處瞧瞧。今天再來,因為才剛開門,所以客人還不多,讓我們正好大肆參觀兼採買一番。不論是通往地下室的樓梯間,還是那宛如洞穴造型的磚牆上,到處都是搖滾眾神的留言、簽名、照片、樂器、海報等等,真要細看保證驚喜不斷,根本一整個搖滾樂歷史課來著!除了披頭四之外,舉凡 B.B. King、The Rolling Stones、The Who、The Kinks、Eric Clapton、Cream、Jimi Hendrix、Led Zeppelin、Pink Floyd、Queen、Badfinger... 等等等,掛滿了大明星們在這裡垂青時留下的照片,足見洞穴俱樂部過往的豐功偉業!這不叫全球最著名什麼叫全球最著名!

通往地下室俱樂部的樓梯牆面漆著大大的招牌

沒有表演時器材都直接放在舞台上





B.B. King 的 Lucille


大夥兒趁店員還很空閒時趕快採購紀念品,我買了一個開瓶器,預備接下來幾天可用~ 另外我還買了此行唯一一件 T-shirt,畢竟想想若連一件紀念衫都不買,日後回憶感覺好像會打折扣哩。接下來我們有些自由時間,我便離開這裡,走到利物浦 High Street 上去考察昨天錯過的 Apple Store。這時間已開門,裡面客人還不少,我才剛進去,就看到牆上的大廣告:iPhone 6 上正播著模糊樂隊的魔鞭(Blur's Magic Whip)!來英國時的飛機上我把這張專輯聽了兩遍,現在竟然又在自家店裡見到,難道冥冥之中我的英國遊都是命定的嗎?

由於傍晚我們就得打包上路了,所以有幾個小時的自由行時間賞賜給大家,來好好跟利物浦做趟告別巡禮。我喜歡走路逛街,所以當君蒲說他想去 LIPA 看看時,我便提議跟他一塊兒走路去。用 Google Maps 查了一下,就算慢慢晃到那邊也差不多才四十分鐘。我們還有三個多小時,來回綽綽有餘。步行觀察一個城市,是最能釋放情感的旅遊方式。

我們從 High Street 轉進小路,漸漸遠離了喧囂的鬧街,穿梭於一條條小巷弄間。這些看似樸實卻別有風味的街道房舍,信手捻來都好像可以當做一張唱片封面。舉凡通往地下室的戶外樓梯、樓宇招牌、牆上塗鴉,甚至有路人熱心邀請我們去旁邊小店參加免費民謠演唱,感覺都像是走進洋片中的場景地貌。沿著「勵德街」(Knight Street)繼續直行很快便到了 LIPA,然此時尚未開學,LIPA 還有部分校舍正在維修。不過她莊嚴穩重的正門及由四根大廊柱撐起校名牌樓,仍具有魔力般地吸引著我們進去一探。但大門緊閉,四周無人,我們只得繞著四面外牆逕自巡禮。來到後門,LIPA 大字印入眼簾,但鐵門也是關著,君蒲無奈,依依不捨地在門外好好向裡邊照了幾張相,順便期許自己有朝一日能進去讀他個一年半載也好。校園另一側門邊有上面刻著 "PAUL McCARTNEY" 名字的吉他造型石雕,再往前沿著「希望街」(Hope Street)走則有利物浦交響樂團演奏廳和兩間學校 - 利物浦國際學院和利物浦大學。這一帶是學術和表演藝術氣氛很濃厚的地方,難怪君蒲說整個利物浦他最愛這裡。不過像我們這種畢業都快一光年的老傢伙,可能感應不到那些校園氣息(其實就算在牛津也一樣 XD),卻仍不失為一個沈澱心靈的好所在。






以上三張是不是隨便拍都像唱片封面?

就算此時此刻心情大好,走久了也是會累,便在回程路上的超商買了幾瓶較特別的 pale ale,向著集合點 Albert Dock 前進。上車後不久我們經過現代與古典兼備的利物浦車站 Lime Street Station,像這美麗的城市道別。一路靜默地拉拔回 Coventry,在雄偉的 Coventry 議會大樓旁邊的餐廳用晚餐,然後繼續投宿在那間千年古堡 Coombe Abbey Hotel。當然就寢前大夥兒興高采烈地把酒言歡,我今天早上買的洞穴俱樂部開瓶器此時正好派上用場,下午買的啤酒就用它來開了,省得花上幾英鎊去給旅館酒吧賺。回房前又去瞻仰了一下那尊木乃伊,整理好情緒準備明天前往大英帝國的首都倫敦,展開我們披頭進香團的 Part II。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3:08回應(0)引用(0) │標籤:旅遊,音樂,披頭四英倫行

2015年8月30日

披頭四追星英倫行之五 - Let It Be


連續兩晚的深夜大亂鬥還不夠,今天早上我們繼續殺回 Adelphi,但早上不開唱,而是進行 Beatles Convention。啥,披頭四集會?沒錯,就是大市集、狂血拼!每年 Beatleweek 都會安排整整一天這個活動,整間飯店一樓到處都是攤位,專門販賣披頭相關產品。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紀念品、唱片、吃的用的玩的、有用沒用的,全部都在這裡啦!大家把自己壓箱寶通通攤出來,就等識貨的人客撿走。至於是珍稀或弊帚,端視個人對於價值的認定嘍。我看到知名的披頭四專家 Mark Lewisohn 在現場賣書兼簽名,也看到另外兩三位可能只曾經跟披頭四沾上一點點邊的人,就寫本回憶錄來賣!譬如某攤位前擺放著一張簡報照片,照片中披頭四還很少年,在舞台上準備演出,後面有個小子在調整麥克風,而那小子就是現在這攤位後面坐著的老頭。你說他寫的書到底有沒有價值?

不過 Mark Lewisohn 此君倒值得提一下。他是世界公認的披頭四權威作者,在 2013 年出了一本叫做《The Beatles - All These Years: Volume One: Tune In》的書。這本書有近千頁的篇幅,據老師說去年來此時,翻到最後一看才只寫到他們將要出唱片之前!而既然書名是 "Volume One",也就代表應該會有續集,老師開玩笑說看看今年會不會推出。所以我到他攤位前就特別瞧了一下,但還是只有第一卷。後來一查才知道,原來他計劃出三部曲,第二卷預計 2020 年出,第三卷則預定是 2028 年(屆時他已經七十歲了),每卷都要花上七八年才生的出來,真是令我咋舌不已,而且其實第一卷當初就寫了十年... 不過這第一卷亞馬遜給了五顆星的頂級評價,看來他花這麼久時間認真研究與編寫,不但造福萬千披頭迷,亦為自己掙得了響亮的國際聲譽,實乃大神一枚!

逛啊逛地,竟巧遇昨天在 Cavern Club 看到演出的日本女子團 The Clover 團員以及另一個日本女子團 The Blue Margarets,我噁心地吹捧了幾個女生的表演真精彩,其實只是想拗她們跟我來張合照(有電話會更好)。但她們只邀我在下場演出時見,我也只好留給女生們遺憾的笑容了。會場裡面並不只有販賣攤位,也有演講和樂團演唱。嫌前兩天 live 看的還不夠的人這邊又是補充營養的好機會。我花了將近兩個小時來回走看,目不暇給卻無時不忘我的行李箱只有 19 吋,因此最後只買了一雙黃色潛水艇的室內毛拖鞋和一個 Lennon 小雕像。其實我還有看到一個猛貨:The Rolling Stones 的地產大亨(Monopoly),只是當我還在猶豫時,後面一個阿桑直接掏錢出來說她要,於是老闆便立馬賣給了她,回頭對我微笑說歹勢,因為這是最後一個。呵呵,我倒不覺得很可惜啦,只是你不得不佩服這些意志堅定的披頭阿宅,下手真是快狠準。

看看有多少銀髮族在血拼!


車用卡匣都出現了!


滾石地產大亨!

黃色潛水艇抱枕、充氣座椅和玩具

Mark Lewisohn 的攤位,看到他那本書有多厚嗎?!

我寥寥無幾的戰利品

Beatles Convention 會進行一整天,所以我們吃完中餐後,趁著要動身前往下個地點之前,我跑回去會場聽座談。此時的議程排定先是 Pattie Boyd,然後是 May Pang,主持人同樣都是 Mark Lewisohn。當我早上看到這兩位大名時,眼睛登時發亮,這可是親聞歷史人物現身說法的難得機會!身為披頭迷,豈可不曉此二人誰也!這 Pattie Boyd 大概是搖滾史上最著名的繆思女神,原乃 George 之妻,後為 Eric Clapton 煞到,朝思暮想神魂顛倒,因而譜出了不朽名曲〈Layla〉和〈Wonderful Tonight〉,最後友妻變己妻,喬艾表兄弟,這樣你懂了吧?詳情可見老師之文。至於 May Pang,她本是 Yoko 助理,當年 John 和 Yoko 在紐約鬧分居時,被 Yoko 「派去」伺候 John 的華裔女子,這段故事可見紀錄片電影《約翰藍儂:紐約城瞬間(Lennon NYC)》。雖然這兩位女士如今皆已花甲古稀,但名人身份讓她們看起來還是風韻猶存,這些四五十年前的風花雪月由她們親述起來也顯得特別活靈活現。我只是納悶著,這麼久以前的記憶如今安能講得這麼生動,是加油添醋成分過多,還是確實刻骨銘心至難以忘懷... 呵呵,不論如何,能親眼見到披頭四傳奇的相關當事人等,也讓我覺得不虛此行嘍。

Pattie Boyd 風韻猶存!但我坐太後面,鏡頭拉大後好模糊,只好秀投影幕照

May Pang 就比較像大媽...

接著把握時間,我們離開利物浦市中心,要準時趕到 National Trust 的集合點,由專門的人員接送去本進香團的另一重頭戲 - Paul 和 John 的舊居。National Trust 非常嚴謹,參觀由他們託管的地方不但需要先繳訂金預約(這就是為什麼前兩年出團前因為成員不定因素而不敢貿然預約導致最後作罷),還需要派專人專車載人客去到景點,不允許自行前往。所以我們就坐著他們那繪有 Paul 和 John 外觀的小巴,前往兩地參觀去也。先是 Paul 的舊居,再到 John 的 Mendips,各約一小時。

Paul 舊居的導覽人員是位和藹的阿桑,她慢條斯理地耐心講解,讓我們對 Paul 老家有了一份溫馨甜美的感受。事實上應該也是這樣,Paul 大概是四人裡面少年日子過得相對最正常的吧,因為他單親爸爸教養有方(他娘在他 13 歲時就因乳癌過世)。聽說披頭四最早期的許多歌曲都是在 Paul 的老家所誕生,譬如〈When I'm Sixty-Four〉就是在起居室前方他老爸的直立式鋼琴上寫成。而 Lennon 年輕時常常逃離咪咪姨媽嚴厲的管教,跑來這裡找 Paul 廝混。由於 National Trust 規定禁止拍照與錄影,讓我們在此處少了一項絕讚的回憶膠卷,那就是團友君蒲同學的即興鋼琴演奏!因為導覽阿桑允讓大家去彈彈 Paul 的那架鋼琴,說 Bob Dylan、John Cale 等人都彈過喔,所以同場的一位老外就去彈了〈Let It Be〉。我們台灣人豈可坐等認輸,便派出音樂科班出身的君蒲前去踢館,來了一段更為花稍而帶有爵士即興意思的〈Let It Be〉。導覽阿姨笑呵呵,我們也自我感覺良好地與有榮焉。就是殘念在沒人偷錄靴腿呀,大家都太守規矩了,嗚呼哀哉...

接著我們上車前往不遠處 John 的舊居,昨天老師有說若走路穿越中間隔著的那座公園需要二十分鐘,開車則一下子便到。John 舊居這棟房子叫做 Mendips,曾幾經轉手,後來被小野洋子買下,交付 Natioanl Trust 託管。裡面算是蠻豪華的,後院門上竟然還有傭人的呼叫鈴設計,可見咪咪姨媽努力給 John 一個適宜成長的環境。只是他一天到晚在二樓房裡聽流行歌、搖滾樂,不時就逃出去找 Paul。前門入口的門廊處聽說雖然空間狹窄,但是適合練習唱合音,因為回聲效果絕佳。此間的導覽人員是個口音很利物浦(就是重啦,所謂的 Scouse)的男士,講話速度又很快,雖然他講的很認真很豐富,但我還是聽得一知半解,殊為可惜。不過看著 Mendips 的各項幾十年前保存下來的唱片、報紙、傢俱、裝潢等等,非常有種穿越時空的氛圍,感覺像是進入了電影《約翰藍儂少年時代(Nowhere Boy)》的場景中。那種老師所謂的「魔術時刻」,我相信每個人在那當下多少都會有感應的,視你中披頭毒多深罷了。

National Trust 的神居導覽專車

Paul 舊居

Mendips

結束了神居之行後,也差不多走完了今天的行程。不過在晚餐前我們有點空閒時間,便到大街(High Street)上隨意逛逛等吃晚餐,那時已過傍晚六點,有的店家已經準備打烊了。街上有人在送免費啤酒,我猜可能是先前活動結束後剩下的,不送白不送。於是我前後去跟他要了三杯,不喝白不喝,免費的酒我豈有不喝之理。街上有間 Apple Store,原來這便是利物浦店,只是已經關門休息,我不得進入考察,任務失敗,殘念吶。無意間竟瞥到一架街頭公共鋼琴,大夥兒二話不說力拱君蒲再來段即興表演,讓那些老英震驚震驚台灣人的才華!君蒲乃性情中人,酒一喝完便坐下彈將起來。由於下午在 Paul 舊居的〈Let It Be〉演出未得靴腿,所以這次怎樣都不能再錯過。只見他手指快速就定位,"Let It Be Reprise" 就這麼飛了起來,我盡責的鏡頭一秒鐘都不給漏失。據他說這架鋼琴狀況很糟,琴鍵彈下去幾乎沒有延音,所以只能用更華麗的指法來快速移位,此舉果然吸引了眾人圍觀!不多說,就來看看這位年輕才子的即興演出吧!這是屬於他的榮耀!


晚餐後經過 Princess Dock,咱飯店就位於旁邊,此時夕陽餘暉正灑滿了利物浦天空,整個碼頭區和河面盡是一片片璀璨的橘,將那棟出現在披頭四動畫電影《黃色潛水艇》開頭(背景音樂是〈Eleanor Rigby〉)的典雅建築物 Royal Liver Building 渲染成溫暖的黃金光澤。我不急於回去,倒想抓住這迷人的一刻。信步走在碼頭邊,瞻仰鐵達尼號紀念碑,在 Royal Liver Building 牆邊前後眺望。回頭望去,努力在腦海中記住此刻美不勝收的利物浦。這是我們在利物浦的最後一夜,一生中可能就只來這麼一回,沒理由讓她從記憶中輕易掠過。

夕陽餘暉下的 Royal Liver Building



於是,君蒲、森有和我,相約於酒店二樓 Vu Bar,趁此良宵共敬回憶。在如此無敵夜景前,就算酒保給了我一杯酸掉的 Boddingtons,也滲不透利物浦和披頭四在我們腦海中鑄刻下的點點浪漫。旅程至此已過一半,有點不可思議的美好。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3:06回應(0)引用(0) │標籤:電影,旅遊,音樂,披頭四英倫行

2015年8月29日

披頭四追星英倫行之四 - 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

昨晚 Evie 向 Two Of Us 點了〈Eleanor Rigby〉,為我們今日行程做了暖身,因為今天早上我們首先要去的景點,便是去給這位 Eleanor Rigby 小姐掃個墓。車往郊區 Woolton 駛去,路上人跡漸稀。

其實這裡不算什麼知名的觀光景點,而只是一間叫做 St. Peter's Church 的教堂,教堂旁邊有座墓園,裡面有位名叫 Eleanor Rigby 的女人的墓碑,惹的披頭迷嘖嘖稱奇,原來當年 Paul 寫這首歌的時候腦袋中可能真有兒時對這些墓碑上人名的印象。無巧不巧的是後來有人竟在這個墓園又發現一個叫做 John McKenzie 名字的墓碑,這下可好,歌裡面的兩個孤獨人物都長眠在此(雖然 Paul 聲稱兩人都是他虛構的),想當然耳這間名氣原本不大的聖彼得教堂便順理成章成為披頭迷才知道的私房景點。

這間教堂其實跟披頭還有另一個典故,就是 John 與 Paul 當年初次相識的地方就是在教堂對面的會館。1957 年時 17 歲的 John 和他的 The Quarrymen 在會館內的簡易舞台上表演,15 歲的 Paul 在底下當觀眾,朋友介紹他們認識,三個月之後他正式加入 The Quarrymen。在據說是他們當時聊天的地方,我和老師留下了一張歡樂的合照。



就是在這裡邂逅的喔



緊接著我們來到此行的一個重點 - Casbah 俱樂部,這是早期披頭四成長茁壯的根據地,團員們曾親自參與地下室佈置、油漆,並在此展開第一場表演。Casbah 是披頭前任鼓手 Pete Best 老媽 Mona 所開設的俱樂部,供披頭四和當時一些利物浦在地樂團表演賺取生活費,並且只賣咖啡不賣酒。現在 Casbah 裡面有專業導覽人員,而且此君就是 Pete Best 的弟弟 Roag Best!他精力充沛、比手畫腳的為我們講解那五十幾年前他媽媽和披頭四們的故事,聽得我是如癡如醉。老師說了一個八卦,Roag 的老爸是當年披頭四的隨團工作人員 Neil Aspinall(也是 Geoff Emerick 書中的重要人物),所以跟他哥 Pete 是同母異父。Neil 本是 Pete 的換帖好友,但沒想到竟把好友媽媽推倒... 後來生下 Roag,也就是我們今天的導覽,呼呼。有趣的是,導覽到最後,Roag 講起 Neil Aspinall,然後補上一句,「他就是我爸爸」,哇哈哈!我們還得裝出吃驚貌,拍手叫好哩!

看著空間超級窄小的 Casbah 初代舞台和 Mona 擴建後的大舞台(到現在都還有樂團演出),再對照歷史照片,懷舊之情猛然襲上心頭。這地表上最紅的搖滾樂團,當年就是在這麼克難的環境中胼手胝足一起打拼;而如今我們就站在這同樣的一方地板上,杵在完全是當年留下的樂器、裝潢與擺設佈置中。在天花板上負氣刻下那句 "JOHN IS BACK" 的人,也早已離開我們 35 年了。我感到心中有一股蒸騰熱氣在滾流著,很不捨這馬上到點的一小時導覽時間。再見了 Roag、Casbah、五十多年前的汗水與歡笑。

Casbah 那著名的入口處牆上蜘蛛圖案

Roag Best

天花板上的幾何圖案,出自 John 之手

這面天花板上的星星是團員們一個一個畫上去的

初代舞台,看看有多狹小!天花板上的彩虹是 Paul 油漆的

擴建後的新舞台,到現在都仍在使用

JOHN IS BACK

帶著鄉愁的情緒,我們穿越利物浦郊區的大街小巷,尋找 Ringo 出生地、童年時的住家、他媽媽曾經當女侍的 Empress 酒吧(這棟建築後來被用作 Ringo 第一張個人專輯《Sentimental Journey》的封面),以及 George 的童年舊居。他們兩位小時候成長和活動的區域,看起來較為落後而簡陋,房子都比肩挨著,既非獨棟亦無庭院,而且狹窄不已,所謂 "two-up two-down",居住起來想必沒有多舒適。明天要去 John 和 Paul 的老家,聽說他們兩位的兒時舊居就寬敞得多,但因為小時候都喪母且家境也都只是普普,所以童年也不怎麼好過。披頭四們都是利物浦的中產階級,工人家庭出身,每每想到如此環境卻孕育出日後震古鑠今的成就,叫人不疼愛他們也難矣。

午餐在利物浦市中心的 "Hard Day's Night Hotel" 的餐廳吃,酒店外牆上有四尊披頭的雕像,這些種種似乎都宣示了這就是屬於披頭四的城市!酒店旁邊便是馬修街,街上最著名的地方是 The Cavern Club 洞穴俱樂部。因為後天早上的行程會正式來拜訪這裡,所以今天先讓大家自己逛逛。我倒是難掩興奮之情,先衝下去參觀一番。此時登台的是一個叫做 "The Clover" 的日本三人女生團,她們穿著黑襪百摺裙制服,演唱著 Sgt. Pepper 裡面的歌,雖然視覺上很「違和」,但音樂聽起來倒很對味。Cavern Club 舞台其實也不算寬敞,但整體營造的洞穴氣氛和燈光及音場卻讓觀眾感到很親和與放鬆,聽得現場一票西方大漢頻頻鼓掌叫好,一時真讓我感受到亞洲之光啊!但也不禁感嘆,何時才能有台灣代表隊前進國際披頭週?

Ringo 媽媽曾經工作的酒吧

The Clover

接著前往因同名歌曲而永垂不朽的 Penny Lane。看著歌詞中那個 roundabout(圓環)中心的 shelter(現為仍在整修中的餐廳),並駐足在理髮店和銀行旁邊,把它們當名勝古蹟一樣瞻仰著,這麼宅的事大幹也只有披頭迷才幹的出來。以前 Paul 只不過把自己的年少時光寫進歌裡,現在週邊商店卻紛紛在招牌上標示 "Penny Lane" 來沾一點光,連旁邊的 St. Barnabas 教堂也起而效尤,甚至內部也展示著披頭相關文物來吸引信眾捐款,看來這首歌和披頭四的影響力,早已超越宅域而進入一般人的現實生活中了。


然後我們來到不遠處的 John 童年舊居,那時他和媽媽 Julia Lennon 在這裡住過幾年,然後因為父母離異、媽媽搬去和彼時的男友住,所以 John 就交由咪咪姨媽撫養長大,但他也經常去媽媽和男友同居的新家玩,直到他 18 歲媽媽車禍身故。造訪了這兩處相貌平凡卻影響 John 將來人格甚巨的房子,心情有點沈重,可能要到了草莓園後我才回神過來。

去年聖誕節時 Cama 推出過一款「搖滾草莓園」耳掛式咖啡包,那產品的包裝形象設計就讓我直接聯想到披頭四。雖然他沒說明,但我覺得設計師一定是披頭迷,不然還有哪種人沒事會把草莓和搖滾扯上關係?當時我尋覓了一陣子,總算買到了這款限量產品,現在連那盒子也給保存著。我相信全世界沒有一個披頭迷,會沒聽過〈Strawberry Fields Forever〉、會不想有天能親赴 Strawberry Field 感受一下 John 的呼吸、接受他的靈性召喚。這座我朝思暮想的草莓園和那扇看了無數次照片的紅色大門,如今正在我的眼前。

草莓園的緣由故事,可見馬老師文章,這裡不再贅述。老師在車上也為我們完整解說了歌詞的含意,感性程度直追音樂五四三,而且還是做 live 的,我們賺到了~ 我們剛到時很幸運四下無人,就大大方方猛照相,就算這地方只有那座大門和佈滿到此一遊的兩根門柱,仍擋不住眾人的快門,大家也在此留下了唯一的大合照。沒多久果然開來一輛 "Magical Mystery Tour" 巴士,放下一大團老外,我們讓他們先照,他們匆匆排隊拍照後五分鐘便即離去。老師說這就是他們標準行程中很短的一站,畢竟這裡真的也沒其他東西好看。事實上也沒錯,草莓園現在是封閉狀態,園內盡是荒煙漫草,說景點都牽強。只是好在我們時間比較自由,在這裡停留了二十分鐘,不但讓大家拍到爽,也用心地想像著時空穿越回到五六十年前時小藍儂的少年歲月。也許只要披頭四能被世人永遠記得,草莓園就能永遠存在萬千樂迷心中,那麼園內整不整理似乎也就不特別重要了。




草莓園轉個彎便是 Mendips,咪咪姨媽的家,少年藍儂沉浸於搖滾樂的窩。明天我們將參加英國國家信託(National Trust)的正式導覽,所以今天只在大門口眺望一下,然後過馬路來到對面。這條馬路叫做 Menlove Avenue,是條多線道大馬路,車行速度快疾,而 Mendips 旁邊路口就是 1958 年 John 媽媽 Julia 出車禍的地方。我們小心翼翼不讓當年悲劇重演,來到對面一條穿越 Allerton 高爾夫球場的小徑,這條小徑走二十分鐘便可到 Paul 的家。他們哥倆好以前就是來回走在這條路上,往返彼此家裡聊天練團玩音樂。明天 National Trust 也會帶我們參觀 Paul 的老家,聽說前兩年的披頭朝聖團都因故未能順利參加導覽,只有我們今年成功完成預約。真是令人期待!

到晚餐餐廳路上,我們車行經過 Paul 創辦的利物浦表演藝術學院(Liverpool Institute of Performing Arts,LIPA)。這間 1996 年成立的學校,已經躋身全球最頂尖的藝術、娛樂人才培育中心,每年結業式,Paul 都會親自頒發畢業證書給每一位畢業生。偌大的建築物和大門,看上去十分具有威嚴。聽說這間學校本來是 Paul 以前讀的高中,眼看後來漸漸廢棄,於是不捨的 Paul 將它重新拉拔創辦了 LIPA。這讓我們不得不更欽佩他,"Sir" 爵位實乃當之無愧。

今晚和昨天一樣,國際披頭週也有整晚的演唱會可看。首先是在 Royal Court Theatre 舉行的 John Lennon 致敬演唱會,然後也有 11 點的深夜大亂鬥。前半場演唱會上想當然爾也是各路藝人表演藍儂的畢生經典曲目,其中較有名氣的是 Mark Hudson 和 Earl Slick 組成雙人組,演唱著〈Working Class Hero〉。前者是從九零年代後期開始就和 Ringo 長期合作的唱片製作人,後者則多次用他的電吉他參與 John 的專輯,包含他生前最後一張大作《Double Fantasy》以及後來小野洋子的個人專輯。這兩人是貨真價實跟披頭四成員有過合作的音樂人,也算是這場演唱會上嘉賓中的嘉賓。

既為致敬,山寨藍儂絕不會少。其中一位 Gary Gibson 穿著 70 年代 John 的風格、帶著墨鏡和貝雷帽、背著電吉他,遠遠看去根本就像是約翰藍儂再世,再加上背後投影幕上出現今年四月才過世的 Cynthia,讓歡樂中帶點遺憾與懷念。最後上台的是昨天那個披頭山寨團 The Cavern Club Beatles,其中扮演 John 的樂手我昨天就發現超級像本尊的,今晚的壓軸就是他。原來他名叫 Jimmy Coburn,那個扮演 Paul 的是他弟弟 Tony Coburn,The Cavern Club Beatles 就是他倆吃飯的傢伙。演唱會最後他坐到鋼琴前演唱〈Imagine〉,全體觀眾跟著他放聲合唱,在感動的高潮氣氛中結束。呵,還能有哪首歌比〈Imagine〉更適合當壓軸?

然後大伙和昨天一樣趕場去 Adelphi 酒店到處串門子聽演唱,本以為這兩天耳朵會因聽太多披頭四而有點消化不良。但後來聽到一個叫做 The Rigbys 的智利團,陣容是包含一名薩克斯風和一名小喇叭手在內的八人大編制,他們用這樣的規格完整地呈現了《Abbey Road》專輯最後的大組曲,爽翻了在場所有觀眾!當唱到最後的〈Golden Slumbers / Carry That Weight / The End〉時,全場觀眾(不意外有一半以上是銀髮族)跟著他們高聲合唱,我感動到幾乎要飆淚!結束後大家實在很捨不得,紛紛鼓譟要求他們安可,他們也順應民心,來了首〈A Day In The Life〉,並用那兩隻管樂器成功詮釋出曲中那兩段知名的管弦上升大爆炸,看得大家是瞠目結舌,瘋狂鼓掌叫好!這個 The Rigbys 真是我們今晚的大驚喜,能看到這兩首超級無敵歌曲的現場表演,雖非披頭原版(就連披頭們也從未在現場演唱過),但他們卻成功把全場人都凝結在一起,不分男女老幼東方西方,大家在演出結束的瞬間紛紛互相擊掌慶賀,都很興奮參與了這麼一場演出。那一刻實在叫我難以忘懷,帶著極為美好的心情,結束了今天的大亂鬥。

這兩天瘋狂聽演唱會聽到每天半夜一點才結束,回去飯店時雖然都非常疲累,但我絕對相信這難得的經驗肯定絕對值回票價,人生不瘋他一回披頭,怎能說你愛好搖滾!

Earl Slick, Mark Hudson

Gary Gibson

Imagine by Jimmy Coburn

The Rigbys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3:20回應(0)引用(0) │標籤:旅遊,音樂,披頭四英倫行

2015年8月28日

披頭四追星英倫行之三 - A Hard Day's Night


Coombe Abbey Hotel 的早餐區就是昨晚喝酒的室外餐廳,只是晚上看不清楚這裡相貌,白天便盡顯其風姿。這裏原來是個半戶外的庭園,透明屋頂和四周的開放式窗戶讓陽光全灑曳了進來,要不是因為集合時間在即,真想坐在這裡多喝幾杯咖啡。當天其實還有另一個台灣雄獅團也住在這間旅館,他們下一站是去參加愛丁堡藝術節。該團中有人知道披頭團也旅居於此,所以當他們看到馬老師時也很開心,跑來找我們聊敘了一會兒,可見老師名傳四海。白天的古堡相較於晚上自是另一番引人入勝的風情,在藍天綠茵的陪襯下更顯得平易近人,不似晚上那般森沈。沿著護城河還可以走上半小時,來趟溫潤晨露下心曠神怡的漫步。宜平導遊說 Coombe Abbey Hotel 是雄獅的英國賣點,我當然也對此投下一張贊成票。



由於今天晚上的國際披頭週就有 60 年代民謠歌手 Donovan 的演唱會,所以在前往利物浦的途中老師就跟我們介紹了一番 Donovan 的事蹟。我雖是久仰 Donovan 大名,但慚愧從沒把他的作品聽熟。老師說他當年有跟披頭四一起去印度,甚至很多白色專輯歌曲背後都有受到他的影響,看來他是我回台灣後的首要進修功課。

在利物浦的第一站便是前往 Albert Dock(亞伯特船塢)參觀披頭四紀念館(Beatles Story)。這紀念館的概念有點像是完整版的去年台北披頭四展,或說是台北展的原型吧。非常多豐富而詳細的互動解說,真要每個項目都聽完的話我們不到兩個小時的時間根本不夠,所以大家幾乎都是虎頭蛇尾,在集合時間逼近時才匆匆放棄沒聽沒看完的部分,把握機會跑去出口處逛賣場。這裡的賣場根本完勝台北展時那臨時搭建的小賣店,披頭商品多到讓人眼花撩亂,什麼勞什子都有,最暢銷的 T-shirt 和海報更是樣式多到不怕你買不到喜歡的。但我也一樣沒拿捏好時間,在館內耗了太多時間在各項解說上,所以賣店只能匆忙下手,挑了《Revolver》封面的鐵海報和一副藍儂樣式的墨鏡。真的是很殘念啊!其實如果能安排一整個下午給 Beatles Story,讓大家盡情看展爽快採買,應該會更讓人樂不思蜀。更何況 Albert Dock 停泊了一艘「黃色潛水艇」,聽說這是間主題酒店,但看起來也像有開放參觀。只是我們趕著要在下午三點到達 Bombed Out Church 參加披頭粉絲演唱會,而且還要吃午餐,所以也只得被趕鴨子般地催逼上路離開。









黃色潛水艇主題旅館,圖左邊是鐵達尼號主題旅館(鐵達尼號是利物浦的船公司所建造的)

回想整個披頭四成名前的艱辛歲月,他們在 Casbah 及 Cavern Club 幾乎沒間斷地唱了兩三百場,又馬不停蹄地去德國漢堡承受著「一星期八天」般的地獄試煉;遇到盡心盡力幫助他們的 Brian Epstein;面臨著 Stuart Sutcliff 和 Pete Best 的離團... 這些披頭四迷千萬不能不知道的「常識」,我慶幸走了這一遭 Beatles Story 而得以補足,這部分是台北展覽比較欠缺的部分。逛完披頭四紀念館後只會讓人更加期待接下來的 Casbah 及 Cavern Club 行程,因為才一個早上我就已經感動滿懷了!

午餐是我們這一趟行程中吃得最趕的一次,不到半小時得解決掉整個 set,我連打杯酒來喝的時間都沒有。不過也在宜平極為嚴格的時間控制之下,我們總算在三點多的時候順利進入 Bombed Out Church 參加演唱會。話說這 Bombed Out Church 原名叫做 St. Luke's Church,二戰時遭德軍炸掉教堂主體而只剩四面圍牆,直至現在還保留當年樣貌。這幾年利物浦市政府意欲將之拆除,但 Paul McCartney 不斷呼籲保留,所以這場演唱會上主持人也籲請大家捐款支持 Sir Paul,讓古蹟能維護下去。演唱會在這款場地舉行,氣氛相當特別,與其說演唱會不如說是同樂會,因為地方其實並不大,比較像是大一點的院子。因此邀請來的表演者也都不是標準搖滾樂團的規格,包含阿卡貝拉合唱團、民謠彈唱、朗誦吟對和搞笑模仿這類節目,所以大家或坐或站,點杯啤酒叫份熱狗,輕輕鬆鬆吃喝聊天看表演。聽老師講說,最後一個壓軸的那位很會說唱逗趣、吉他鍵盤烏克麗麗樣樣來的老先生名喚 Neil Innes,他曾與英國著名老牌喜劇表演團體 Monty Python 合作演出並創作了不少歌曲而知名。他與披頭四的關係則是因為七零年代後期因為參與的電視劇而衍生出一個專門改編披頭四歌曲的音樂團體 The Rutles(外號是 Prefab Four),以他們為主角弄了一部惡搞披頭四的搞笑電視劇《All You Need Is Cash》,還趁此推出過一張原聲帶唱片,看起來很有針對性~ 不過今年已七十歲的老先生真是有兩把刷子,把台下一大票銀髮族吸引到台前,跟著他大聲合唱拍手,我坐在他們後面微笑地看著這一幕,繼續享受我的啤酒。

Bombed Out Church 正面

排隊入場中

在這場地看演唱會感覺好特別呀

Neil Innes


園遊會都還沒散場,我們甚至連晚餐都來不及吃,就繼續去趕七點的場,於 Royal Theatre 舉行的 Donovan 演唱會。這場 Donovan 演唱會正式名稱為 "The Shram-Rock Concert",也是今年國際披頭週的一部分。為什麼叫 "Shram" ,一時無人知曉(後來我查到可能是「廢柴」之意,Donovan 自嘲乎?);但管它什麼意思,現場排隊的人潮泰半是花甲白髮的阿公阿婆,你說他們 shram 嗎?妙的是你卻能從他們身上感受到熱情活力,不若台灣銀髮族那般暮氣沈沈。在 Donovan 出場前,幾個披頭致敬團輪番上台作為暖場,其中包含一個印度三人組(西塔琴、塔布拉鼓,還有一個女生不知抱著什麼琴來著),還有一個叫做 The Cavern Club Beatles 的披頭山寨團。特別提這兩團體是因為,後來 Donovan 上場時有分別跟他們一起演出的段子。而且不得不說這個披頭山寨團的水準實在很不錯,不但團員個個器樂身手強健,扮相跟本尊的擬真度也都夭壽高(除了山寨 Paul 身材有點太圓,但至少他會彈左手貝斯),尤其是那位山寨 John 真的很有 fu 哇!



一開始 Donovan 跟著印度樂手邊唱邊奏,舞台上又點著香,配合著飄渺的佈景與朦朧的光影,形成煙霧裊裊的感官效果,一時之間觀眾似乎都跟著他與披頭神遊印度。然後 The Cavern Club Beatles 中扮演 Lennon 和 McCartney 的兩位樂手回到舞台,跟著 Donovan 一起回顧那場印度行,並講述白色專輯中受他影響的歌曲創作背景與緣由。Donovan 一下說當年 Paul 就坐在這、John 就站在那、George 又如何如何等等等,聽得我是興致昂然,然後他們就會演奏起主題歌曲。最後其餘兩名團員也上台,一時之間彷彿披頭四重現,場子熱力頓時直竄雲霄,最後在山寨 George 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尾奏 solo 高潮中結束。看得出來雖然年近七十的 Donovan 體力有限,仍然用心安排節目來滿足觀眾。我想 Donovan 刻意營造了專屬於 60 年代後期的絢爛氛圍,應該能讓曾經走過那段歲月的銀髮族特別懷舊而感動吧。這種的鄉愁我等雖未曾親身經歷且又地處遠東一隅,但身上多少刻意維護了些許嬉皮精神,至少心靈亦嚮往之。不是有一句話叫做「我他媽的好想活在六零年代當嬉皮」嗎?今夜庶幾近也。




今天還沒結束!Donovan 演唱會終了後們再度趕場,十一點時隔壁的 Britannia Adelphi Hotel 將舉行深夜披頭大亂鬥 - Threatles Party,從深夜到凌晨,來自世界各地的披頭四致敬團在飯店的三個舞台連番上陣,唱到投降唱到起笑!現場處處是披頭 cosplay 和早先的表演藝人,當然觀眾更把整間飯店擠的水泄不通。有個叫做 "Two Of Us" 的雙人組接受了團友 Evie 點的〈Eleanor Rigby〉,聽得我們一群人心滿意足。一直要撐到半夜一點大家才棄械投降,每個人都拖著疲憊不堪的腳步上車打道回府。據老師和宜平估計今天應該是此行最操的一日,what a hard day's night!

dbai20 發表於 樂多23:35回應(0)引用(0) │標籤:旅遊,音樂,披頭四英倫行
 [1]  [2]  [最終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