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8日 00:01

用哲學觀點來談陳昇,這是要有真本事的


因為還蠻喜歡這本書的,所以在讀完後再來抒發一下心得。

我曾經在一篇舊文中說到陳昇的歌曲有三種面向 - 描寫愛情的酸甜苦辣、描寫現實人生的喜怒哀樂、新寶島康樂隊裡面那種道地台灣味。不過這位作者竟然可以從 14 個角度來談陳昇,真不愧是教授 XD

列舉書中幾段論「真實」、「自由」與「哲學思想」的文字,這些讓我心有戚戚焉的部分已被我筆記下來了,分享給大家。

- 自由派 (liberal) 和自由至上派 (libertarian),都是自由主義,可是一左一右,政治理念大相逕庭 (註)。仔細想想,「布波族」還是物質主義優先的布爾喬亞,波希米亞精神至多是個點綴。所謂「流浪」,是找一種自由的感覺而已。

註:兩派都堅持自由的理念,自由至上派更為激進,強調在「無傷害」的原則下,讓個體擁有自由選擇的權利。在經濟議題上,自由派偏左傾,主張透過政府在經濟上的再分配以達到平等的原則,而自由至上派偏右傾,主張小政府的思想,認為政府干預市場經濟會消解自由的原則。

- 毫無疑問的,陳昇的「真實」是以自信與焦慮、坦承與虛榮、大度與敏感、本土與外省、純情與思辨、草根與精英、匪氣與人文等一系列矛盾體的並存為基礎。這不只是陳昇的困境,也是每個人存在的困境。我是誰?成為自我,首先必須講自己的故事,並在自我的渺茫中創造一個統一體。

- 荒謬的出路有兩種:自殺和希望。卡繆認為,自殺與希望皆透過摧毀荒謬的其中一個要素,從而摧毀荒謬。自殺直接把我們的生命抹去,令我們對意義世界的期盼隨之消逝。希望則是透過承諾「世界必定有其意義」,令我們對意義的尋求得到安撫;這種承諾往往體現在宗教信仰中。由此在卡繆看來「自殺」實際上包括兩種:肉身的自殺和思想的自殺。雖然卡繆承認,面對荒謬,宗教信仰的選擇可以被理解,但仍屬於自殺的範疇。

- 那麼如何回應荒謬和虛無的人生呢?卡繆的回答是反抗、自由、激情;反抗即接受和擁抱生命的荒謬,在虛無中尋求意義。自由即在荒謬中的「行動自由」以及對自我選擇承擔道德責任。激情則是對當下人生和生命的熱愛,即便人無法脫離荒謬的局面。卡繆說:「反抗讓人擺脫孤獨狀態,奠定人類首要價值的共通點。我反抗,故我們存在。」(卡繆《反抗者》)

- 在陳昇的音樂中,我聽到了他的信念:「活在當下,擁抱日常。」很奇怪,反而是接受荒謬人生的人,會有更強烈的活著的慾望。

- 對於存在主義者而言,上帝是否存在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在存在中重新確立自己、確立自由,即「存在先於本質」。在世界與我的同構中,尋求「不存在的存在,和存在的不存在感」之間的平衡。

- 哲學的意義在於「尋找」。因為尋找,所以自由;因為自由,所以要為我們人生的每一個選擇負責。尋找也是自我意識的覺醒,自我塑造的過程。

像是論左派的自由派和右派的自由至上派那段,就深得我心,我常常覺得沒有一種政治和經濟體制是最完美的,重點是要不斷反抗掌權者,而非受制約。而「反抗」這個的題目,就和卡繆的「荒謬」、「反抗」說緊緊相扣;「左右」又和前面第二點「二元矛盾體」並存的觀念相呼應;而最後「哲學的意義在於尋找」這點更是我現在的人生觀 - 人世間很多問題都沒有答案、答案在風中 (The answer is blowin' in th wind,Bob Dylan 的歌),重點不是硬塞一個答案出來,而是追尋答案的過程。

所以我覺得這本書很對我味,不單是誇讚陳昇的歌(其實我一直不算是陳昇粉,甚至有十幾年不太愛聽他的歌),而是作者的哲學觀點,以及把流行音樂扯上哲學的「本事」- 這實在是要很博學才有辦法啊!

最後,這本書讓我好好聽了一大回「昇歌」,其中多數我都是第一次聽。這邊讀書邊聽所花的時間,也很值得了。

  • dbai20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閱讀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1 │累計人次:160 │標籤:音樂,閱讀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5775986

     
     


     
    -
    贊助商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