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8日 01:04

帶著醉意出生、忘掉所有悲傷,酒店關門之後



If I'd been drunk when I was born / I'd be ignorant of sorrow如果我帶著醉意出生 / 我或許會忘掉所有悲傷

一間咖啡廳兼酒吧,酒保在營業時間會放〈布蘭登堡協奏曲〉,深夜打烊拉下鐵門後則會放 Dave Van Ronk 的〈Last Call〉給熟客聽...

最早認識 Dave Van Ronk 這位紐約老民謠歌手是在 Bob Dylan 的自傳,再來就是那部電影《醉鄉民謠》(Inside Llewyn Davis)。但是身為 Dave 老友的偵探小說作家 Lawrence Block 說那並不是他,電影中的那個人不是他老友,根本不像他。

Dave Von Rock 出現在 Lawrence Block 最著名的偵探小說系列「馬修史卡德」中的《酒店關門之後》(When the Sacred Ginmill Closes)。這本書我剛看完,只看了兩天而已,會這麼快是因為「對味」,然後停不下來,放假時光就這麼去了兩天。這是我第三次偶遇 Dave Van Ronk。書名就出自他的歌〈Last Call〉中的一句。

我上一次看偵探小說應該是小學吧,那陣子迷上亞森羅蘋和福爾摩斯。長大後漸不愛這類東西,那為何現在會挑本偵探小說來看?

應該是亂逛網路找小說推薦時看到。本來「偵探」兩字就會被我打槍,但看到評論中的「酒精」、「滄桑」等字眼又不禁像吸盤一樣吸引住我。所以就找圖書館借,連假前剛好收到,然後兩天看完,昨晚邊喝著白蘭地邊讀到 Dave Van Ronk 那段,真是好個一手酒一手書的夜晚。

雖然我幾乎沒看過其他偵探小說,但我也幾乎能肯定,這是一本「很不偵探」的偵探小說,因為其實主角史卡德自己就不是一個合格的偵探。他沒牌、酗酒、空虛,與其說他是偵探,不如說他更像卡謬《異鄉人》中虛無卻自在的浪子莫梭。史卡德有酒,Dave Van Ronk 有民謠,莫梭有槍,而我有書,書中有他們全部。



PS. 鄭怡農去年的專輯《Pluto》的最後一首歌就叫《酒店關門之後》,ㄧ查之下果然是出自於這本書,她說「在人的世界裡,要用 4D 的角度去看人很不容易。而在這樣的小說裡,你可以很明確地感受角色,一個皮條客都可以有可愛、脆弱的一面,可以很詩意,可以有生命力。」


  • 您可能有興趣:

    dbai20 發表於樂多回應(0)引用(0)閱讀編輯本文
    樂多分類:閱讀切換閱讀版型 │昨日人次:0 │累計人次:393 │標籤:音樂,閱讀

    引用URL

    http://cgi.blog.roodo.com/trackback/62705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