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8年7月22日

好看的 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好聽的天空爆炸


在飛機上連看兩部電影,《嘉年華》和《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都不錯看。後者台灣叫做「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我一直想看,現在總算看完。很喜歡片尾無語流轉著的那段,配上我很愛的後搖團 Explosions In the Sky 的歌 “Remember Me As a Time of Day”,把思念鋪陳地很美麗。一直覺得 Explosions In the Sky 和 Mogwai 這樣樂團的音樂很適合用在溫柔的電影中,果然沒錯。


P.S. 女主角一直讓我誤以為是 Chloe Moretz,結果跑字幕時才發現不是,而是叫 Olivia Cooke,這兩位相似度頗高…

Posted by dbai20 at 9:33回應(0)引用(0)電影 │標籤:電影,音樂

2018年7月15日

[搖滾啤酒虎蘭記之十一] 順暢的酒花搖滾客


這不是 Woodstock,這是烏鴉,不是鴿子 XD 


這個來自紐西蘭不論酒廠名字 (Mac’s) 或酒標名稱 (Hop Rocker) 都頗吸引我的皮爾森,是說用了一苦一香兩種酒花,達成了一種平順口感。我腦補著,難道是欲取搖滾樂悅耳與兇猛的雙面特質於單一酒體之中嗎?泡沫適中,5%酒精,帶著些許回甘,邊喝此酒邊來一首 Santana 的〈Smooth〉,正是所謂恬淡快活。


Posted by dbai20 at 0:41回應(0)引用(0)美食 │標籤:音樂

2018年7月12日

青少年小說也可以很好看 –《奇蹟男孩》


要不是有電影,我不會知道這個故事,也不會想看預告片,更不會去借來看,然後就這麼兩天看完。 

的確是寫給兒童和青少年看的小說,但它就是好看。好看的是其中的溫柔與仁慈,讓我想一直 replay 許景淳的〈天頂的月娘啊〉,也不知為何。 接下來當然是找電影來看嘍。 

喔當然,David Bowie 的〈Space Oddity〉,絕對是主題曲。


Posted by dbai20 at 17:02回應(0)引用(0)閱讀 │標籤:電影,音樂,閱讀

2018年7月8日

蟻人二之我的最大亮點 - Morrissey


蟻人第二集對我的亮點,只有片中提到了 Morrissey 的梗,還有史考特的鈴聲是 Everyday is Like Sunday,然後搞笑三人組中的 Kurt 很有 Morrissey 的 look~

看完後查了一下,原來導演是 The Smiths 的粉絲,年輕時還組過 cover band 當鼓手。這跟奇異博士導演偷渡 Pink Floyd 的歌曲有著相同的概念~


Posted by dbai20 at 17:49回應(0)引用(0)電影 │標籤:電影,音樂

2018年7月3日

極為不適卻叫人印象深刻的觀影體驗  -  Come and See


我到底看了什麼? 

這片英文名字叫做 "Come and See",1985 年的蘇聯電影,聽說在台灣從未公開上映過,今天是第一次。所以有有了個台灣譯名,叫做「見證」。 

我自認對各種類型的怪片小有見識,但這片真格看得我瞠目結舌、驚懼不已!劇情是以二戰期間德軍在白俄羅斯與游擊隊交戰的氛圍做背景,但並不靠一個主線故事支撐,也沒有真正的戰爭場面,取而代之的是大量的長鏡頭與聲音。 

導演刻意用長鏡頭、移動跟拍、迫近角度、二戰真實影片等手法,極為壓迫而寫實地呈現泯滅人性的殘忍片段,宛如對觀眾的凌遲,絲毫不留一絲溫暖;然後搭配由哭吼、喧鬧、燃燒、耳鳴高尖單音、廣播、槍彈爆炸等等噪音構成的混亂音場,形成一種瘋狂到讓人感到不悅、嘔心的觀影體驗,影音成就非常驚人。 

是什麼樣的電影會把當年盟軍發現猶太人集中營的真實紀錄片影像插入電影中啊!還有片尾主角少年不斷開槍轟著希特勒肖像、再穿插從柏林總理府被轟垮一路倒轉回到希特勒小嬰孩時照片的那一段,其意圖顯然是要讓觀眾良心不安 - 難道這世上的邪惡不是你我默許造成的?大家都有份,都是見證人!

Posted by dbai20 at 22:55回應(0)引用(0)電影 │標籤:電影

不合理的行為,醒腦的戰地攝影文學



這是我看的第二本戰地攝影文學,前一本是說過名言「如果你拍得不夠好,是因為你靠得不夠近」的羅伯卡帕所寫的《失焦》,和唐麥庫林的這本《不合理的行為》一樣,皆列名該領域的經典。而唐麥庫林在書中也說了一句名言流傳下來:   

「我們都受天真的信念之害,以為光憑正直就能理直氣壯地站在任何地方,但倘若你是站在垂死者面前,你還需要更多理由。如果你幫不上忙,便不該在那裡。」  

書評部分網上多也,推薦一篇,質感與文筆俱佳: 

本篇作者寫道:「麥卡林鏡頭下一個個同時被疾病與貧困纏身的臉孔,映出的是貫徹他整個生涯不變的理念:用這些直截的影像,喚起世人的良知與關注,並引進能做出改變的力量」,中肯。 

不過我現在看一件事,比較不容易為他人直接左右想法,即使是作者本人所言。所以我常以較冷靜的態度來閱讀,邊讀邊自作主張地猜臆作者實際想法是否真如書中文字所記錄的那般。譬如麥庫林真的在乎那些受苦的人民嗎?五十年前的記憶真的如此清楚嗎?沒有加工成分嗎?因為連卡帕的名作「戰士之死」都被人質疑有造假成分過。總是像這樣疑東疑西的,自己都覺得自己很無聊...    

但對這本書來講,我這種念頭其實沒意義也不重要。畢竟就算真如我說的又如何?難道麥庫林沒有呈現出那些苦痛與殘酷嗎?難道人們看了他的照片、報導、著作,不會有一絲的憐憫與遺憾嗎?    

哪怕只有一丁點,那也夠了。如果憐憫能多換來一個人的思考與行動,麥庫林就更值了他的成就。一個喜歡在暗房裡的闃黑中感受寂靜與專注的人,似乎跟我有著相近的磁場。而我也慢慢嗅出,書中那無所不在的反骨氣習,才是最對我味的地方。

Posted by dbai20 at 16:50回應(0)引用(0)閱讀 │標籤: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