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6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8年6月20日

《The Road》的最佳自選配樂 - 《Stream from the Heavens》

其實我現在已經比較少聽重金屬了,但是在某些場景下,過往累積的記憶還是可以輕易取出來做為適當的背景音樂。當然能被大腦立刻索引到的,絕對有其特出之處。宛如最容易為人津津樂道的電影配樂,總是恰如其分地出現在片中輕易串連起大腦皮層細胞與影像之間的片段。而此刻迴盪在我腦海裡的「自選」背景音樂,就是用來烘襯這本小說 -《長路》(The Road) - 的 top 1。 


如果說 doom metal (末日金屬) 是人世間最「重」的音樂,那麼 "funereal doom" 便是其中最極端的形式,甚且無人能出其右。這所謂的「葬禮派」,恰如其名,以表現宛如人們參加葬禮的「沈重」心情為主軸。所以無調性、緩慢、壓抑、蒼白、一片死絕,能演繹出以上這樣感覺的唱片,便是 doom metal 迷追尋的聖杯。而時常被歸類為此派系的名團 - 如 Saturnus、Shape of Despair - 尚無這般純粹,說穿了就是其中不能帶有「情感」的成分。若以此為準選出我心目中的最典型代言人,便是 THERGOTHON 這支才推出一張唱片就解散的芬蘭樂團在 1994 年推出的經典《Stream from the Heavens》。  

這張唱片是沒得商量的徹底冷酷無情,你不必期待能在其中聽到多少淒美的小調旋律、揚塵的雙大鼓、莊嚴的女聲,甚至辛辣的黑死腔。有的只是如北斗神拳、瘋狂麥斯、魔鬼終結者、水世界那派影視作品所描繪的大災難後的人類末世,而這正是《The Road》 這本小說的背景世界。作者 Cormac McCarthy 肯定思忖此番意象千百回矣,否則怎能魅魅勾筆出如此險惡蒼絕的人世。才看第二天,我便想起已多年未認真過的 doom metal 樂曲,那些曾伴我我多年的極端情緒音樂。只是十數首聽下來,結論已定,非最嚴苛的 funeral doom 莫屬,那些偏歌德、happy death、民俗、或實驗性的氣氛派,皆欠臨門一腳、未臻極境。  

《長路》不愧是近代文學名作,不媚俗卻能偷渡良善的文本構思當真難得。即使色調太過魆黑、劇情極其消沈,但若配上一帖對的音樂,那就是所謂的救贖;不都說負負能得正嗎?在此附上《Strm from the Heavens》中的一曲以稍為代表,欲尋傳統之美者,速遠離矣。


PS. 此書有拍成電影,我還沒看過,當然列入筆記無疑。

Posted by dbai20 at 1:25回應(0)引用(0)閱讀 │標籤:音樂,閱讀

2018年6月14日

推薦爵士樂極佳入門書


以我這爵士樂門外漢來講,這是一本很棒的入門書。而且中文版很有巧思地附了一張小卡,上面有個 QR code,掃開後就是本書各章節中談到的所有曲目 YouTube 連結,所以邊看書邊跟著聽音樂,非常有 fu,也很容易入門。  


我在看書時經常不自覺想起電影《La La Land》中 John Legend 講的那句話:"Jazz is about the future",其實這是我對這部電影最喜歡的一個梗,而愛情、歌唱、致敬老片或其他情節橋段都還是其次。這個視角在導演 Damien Chazelle 的前作《進擊的鼓手》中就已經輕輕觸過了,可見導演不但是正港的爵士樂迷無誤,而且還是道地關心爵士樂本質與發展的鐵桿。其實不只爵士樂,應該說很多音樂型態,甚至諸多的文化發展面向都有這類議題。很巧地,本書作者 Ted Gioia 也不斷在書中流露出對爵士樂發展百年來的關切與期盼,那既不是老人鄉愁般的喜舊厭新,也不是自詡新潮的現代文革。他始終都強調爵士樂打從太初以來就是帶著創新、融合、實驗、平民的精神,過去如此,未來肯定也會如此,他其實不太擔心。過分強調復古守舊或標新立異的說法都太過偏執,音樂也像生命一樣,會自己找到出路。  

所以,不用想太多吧,艾靈頓公爵說「音樂最重要的就是『聽』」,這也多少扭轉了我一直以來以老音樂為尊的態度。沒錯,音樂,聽就對了!

Posted by dbai20 at 13:18回應(0)引用(0)閱讀 │標籤:電影,音樂,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