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8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7年8月21日

音樂影像與劇情完美融合的另類好片 - Baby Driver


說真的,我很喜歡 AirPods,但自從戴了以後,我突然有一種莫名的淡淡哀愁。是庸人自擾吧,但是聽音樂也是要有 "pose" 的,也就是打從當年 iPod 那幾隻帶著耳機舞動的人物剪影廣告深植我心中後,掛著有著長線耳機聽音樂的活潑形象就似乎和聆聽本身分不開了。總以為又是一樁老痞鄉愁,但在剛看完電影《Baby Driver》後,我真覺得就是那樣沒錯,一種找到同溫層的感覺。

音樂絕對是本片中最重要的元素。Simon & Garfunkel、Queen、The Damned、T-Rex、Beck... 片中選曲都選得很棒,片名更是典出 Simon & Garfunkel 1970 年的經典專輯《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中的同名歌曲!更讚的是有歌曲配合劇情節奏,很酷炫!愛聽音樂的人,總是那麼善良、有 sense,是吧?

我最喜歡當劇中出現〈Easy〉這首經典歌曲的那段。這首歌原唱是 Lionel Ritchie & The Commodores,電影中也是選用這個版本。但是我年輕時放克金屬大團 Faith No More 所翻唱的版本衝上排行榜高位,我最早就是聽他們唱的,印象深刻,從此變成我的愛歌,一直聽到大都不膩。好愛主唱那無奈嘆息的口吻,還有吉他 solo 的那很故意卻又很揪心的滑音,味道如老酒一般的濃烈香醇。我是後來才聽到 Lionel Ritchie 原版的,但已比不上 Faith No More 版本於我的回憶。沒辦法嘛,人的回憶最大~


《Baby Driver》是一部音樂、影像和劇情完美融合,不但有心跳加速的對決,還有拉拉鍊、我倆沒有明天的牽掛與忠誠,好個既酷炫又感心的電影,新舊學校影迷 / 樂迷兼有顧之,大推!

#不是英文有driver中文有玩命的就是飆車兄弟狗血片
#音樂才是主角
#愛聽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

Posted by dbai20 at 23:50回應(0)引用(0)電影 │標籤:電影,音樂

2017年8月12日

值此愛之夏五十週年,我來到了那個屬於嬉皮的舊金山

The Summer Of Love Experience / 愛之夏五十週年紀念特展

美國出差工作結束後,我大老遠特地跑來舊金山,就是為了這個在 de Young 美術館舉辦的八月限定展覽!


























五十年前的舊事,怎能不吸引一大堆白髮蒼蒼的老人家來呢?別笑他們行動不便,他們年輕時可能也是一名長髮嬉皮呀!但展場中也有人帶著小朋友來參觀,我想這是一種傳承,我回去也會跟我家小子說。其間處處都是 The Grateful Dead、Jefferson Airplane、Big Brother and the Holding Company、Quicksilver Messenger Service 的物事和播放著他們的歌,tripping 的氣氛無所不在,我相信 Timothy Leary "turn on, tune in, drop out" 的訓示充滿所有觀眾的心中。那些半世紀前的燦爛輝煌,到現在都仍引領著舊金山這座大都會,看看笛洋美術館的廁所就知道 - 「男女共用」!不然你以為開放創新的矽谷是怎麼來的?你以為那些天馬行空的創意氛圍是憑空出現嗎?


嬉皮,就是那些你以為不事生產的嬉皮們,在半世紀前創造了愛之夏、改變了舊金山、改變了世界。

de Young 美術館在金門公園內,金門公園的東側便是 Haight Ashbury 區。Haight Ashbury,我認為才是舊金山的「心」,嚮往多年的地方,我終於來了!這區就是五十年前嬉皮的大本營,如今仍有濃濃迷幻的氛圍;現在拜整個愛之夏五十週年慶祝活動之賜,整區更是遊客絡繹不絕,紀念品店樂得荷包滿滿。不過你看看這些店:


名稱叫做「Jimi Hendrix Red House」的紀念品店

外牆畫上 Janis Joplin、John Lennon、George Harrison 的 Burger Urge 餐廳

專賣迷幻音樂的 Rasputin Records

有著 Grateful Dead 骷髏並取了個雙關語的當店名的「Love On Haight」

著名的倉庫一般大的阿米巴唱片行

當然還有那根所有朝聖客都要來拍張照的電線桿!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裝潢各具特色的店:


我在這間店買了一件 The Grateful Dead 的 T-shirt~ 來舊金山 / Haight Ashbury / 嬉皮大本營,怎能不買一件 The Grateful Dead!


"Democracy is not a spectator sport."

離開了 Haight Ashbury,我來到了 City Lights Books 城市之光書店,這個五零年代以降美國最著名的左翼書店、創造《嚎叫》、《在路上》、《裸體午餐》等等反文化鉅著、標幟著 "Beat Generation" 發源的地方。這三本書我都讀過,只不過是中文版,難得來舊金山,說什麼我都要來這反骨者的聖地朝聖一番原版才行。












書店外人行道的電線桿上掛著 "JACK KEROUAC" 的路牌,代表店面範圍到此為止 (END)

當看到店外面地板上鐫刻著曾經說過「知識分子最大的貢獻是保持異議」這句名言的詩人兼書店創辦人 Lawrence Ferlinghetti 的話 "Poetry is the shadow cast by our streetlight imaginations",我莫名的感動都上來了,當場教了街邊一名現代嬉皮幾句中文~ 他以前撿到一個觀光客弄掉的小護身符瓶,上面寫著「正地牛黃」,一直都不懂意義;今天恰巧看到我模樣猜測我可能是華人,就來問我這幾個中文字是什麼意思,我當然就告訴他嘍... :D


然後我要趕去機場搭飛機,就這樣結束了我半天的舊金山嬉皮遊。這是我第一次來舊金山,只待了不到一天時間,卻看到了我最想看的菁華 - 不是金門大橋、不是聯合廣場、不是雙峰、不是惡魔島 - 而逝嬉皮區和城市之光書店,順便把握機會參觀了愛之夏特展。真是大豐收啊!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