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5年11月24日

究極經典的醒腦片 - Citizen Kane 大國民


不知各位有沒有看過前陣子的這個調查:英國 BBC 的百大美國電影排行榜。其中的第一名,1941 年上映的《大國民》(Citizen Kane),也是諸多電影評論家的終極殿堂,終於在今天被我在金馬影展看到啦!映後還請來電影專家黃建業「說片」,我這問題兒童照舊也在照舊沒有人會問問題的台灣 Q&A 時段取得了麥克風。

我在看片時一直覺得很神奇的就是,以文學來講,意識流是一堆腦袋裡天馬行空卻語焉不詳的想法與片段大拼貼,而寫實文學就是充滿殘酷的現實描述字句。但 Orson Welles 這部電影,卻在寫實敘事的骨肉下,用許多類似意識流的表現主義手法把那些怪誕與精神面的東西呈現出來,所以就像是在簡單的劇情裡面(1941 年的電影,劇情真的不會複雜到哪裡去)偷渡了相當豐富的導演思想,包括外顯的對政治、媒體、群眾的立場,以及內在的個人性格、童年和對愛情的態度。很多梗都是充滿衝突的相對立符號,留了很多白讓觀眾動腦思考。等級如此「恐怖」的電影,竟然當年拍攝時他才 26 歲!

究極片子再攻破一枚~

Posted by dbai20 at 0:40回應(0)引用(0)電影 │標籤:電影

2015年11月19日

Amy 再怎麼瘋,都比你迷人!


為了 Amy Winehouse 的電影,我連續聽了她一個星期的歌。就那麼兩張,很容易複習的,因為我實在不想把她的故事當成一個無關緊要的戲來看,她也曾是我的 spark 之一。

自以為很暸她,甚至上次難得去倫敦時還特地去她 Camden 的舊居瞻仰了一下,但結果卻把自己變成另一個狗仔隊,窺擾的行為只是從實況搬到了拼貼的鏡頭裡面。可是 Amy 是那麼地迷人,最瘋的永遠是最迷人的,最迷人也是最瘋的。光聽歌都有點難以招架她外弛內張的內心快照了,更何況是電影試圖重現她從不隱藏卻無人能曉的矛盾心情。不奢求這世界能寬容接納多少瘋子,只盼望瘋子們都能摸索出片中 Tony Bennett 所說「活得夠久才會生活」的方式,也才有機會讓世人多年後再來懺悔從前的無知與庸俗。

本片今年金馬影展上映時段就今天這麼一場,錯過的人可等下個月院線。Here's to the crazy ones.


Posted by dbai20 at 23:11回應(0)引用(0)電影 │標籤:電影,音樂

2015年11月18日

因為悲劇才讓我認識的 Eagles Of Death Metal

Eagles Of Death Metal (EODM),本來我也沒聽過這個樂團,卻殘酷地因為巴黎恐攻事件而為世人所知。查了一下,這個樂團原來已經發過四張唱片,樂風偏另類車庫、藍草和搞笑惡整。重點是他們其中一位創團成員 Josh Homme,此君來頭不小,可是這二十幾年來 “Stoner Rock” 樂派的教父級人物,他待過的團 Kyuss 和 Queens Of The Stone Age 都是此領域中執牛耳的神團,我個人更是極愛 Kyuss。除了此二團外我也聽過他的另一個團 Them Crooked Vultures(此團另兩位成員是 Nirvana / Foo Fighters 的 Dave Grohl 和和齊柏林飛船貝斯手 John Paul Jones),但這個 EODM 我就真沒聽過。

原來因為 Josh 尬了太多團,常常缺席 EODM 的巡迴表演,像悲劇發生那天他人就沒在現場。所以樂團只好常常找客席樂手來「化名」代打,但結果來助陣的人好幾位都來頭不小,譬如有化名 “Diablo” 的 Them Crooked Vultures 團友 Dave Grohl,如果你看過電影《吉他狂想曲》,他就在裡面演惡魔(Diablo);另外還有我的偶像死胖子 Jack Black,他化名 “Blackjack”,而且他就是《吉他狂想曲》的主角~ 原來 EDOM 是這麼有趣的一個團,我上 youtube 聽了好幾首歌後,感覺如果我是巴黎人,我也有可能會去看他們表演ㄟ...

英國搖滾樂迷自發性力拱一首歌曲登上排行冠軍,這已不是新聞了。但這次輪到的主角就是 EODM,目標是他們翻唱 Duran Duran 的歌曲〈Save A Prayer〉,而 Duran Duran 也宣布他們將捐出所有從這次的翻唱中獲得的版稅給相關慈善機構。音樂總是這麼能撫慰人心。


Posted by dbai20 at 0:20回應(0)引用(0)音樂 │標籤:音樂

2015年11月16日

那條醒腦的寂寞公路

這一年來,我陸續看了《裸體午餐》、《百年孤寂》、《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嚎叫》、《聲音與憤怒》這些十分具有想像空間的意識流名著,說實話大多難啃,導致我今年看書速度極慢。但我還是越來越迷這類題材,其具有大量反覆辯證價值的衝突與矛盾,那些哲學不定式還真是補腦好材料。 又談起這些,是因為我今天去看了一部片:《寂寞公路》(The End of the Tour)。

其實這是標準的悶片,嗯,你懂的(我有先打預防針喔)。但我說「悶片」是種恭維,那就是專門被我們這種無趣的阿宅無趣地視為心頭好的。所以如果說書、文學、作家、音樂,甚至是孤獨、憂鬱這些字眼有對你胃口的話,這部真人真事改編,卻也給人感覺不像演員在演戲的電影,應該會有讓你醒腦之療效。 對了,預告片選了 R.E.M 的歌曲〈Strange Currencies〉,好暖。


Posted by dbai20 at 23:56回應(0)引用(0)電影 │標籤:電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