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4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4年4月29日

最美的邂逅總是危險又短暫的,對吧?

〈Tunnel Of Love〉我聽了那麼久,但 MV 我還真是第一次看到。MTV 台開播於 1981 年八月,這首歌發行於 1981 年十月,所以應該算是極早期的音樂錄影帶吧,難怪這麼... 

順便查了一下歌詞背景,原來是 Mark 回憶年輕時在離家十哩外的一個西班牙城市集上邂逅的一位女孩,在那裡他彷彿中了邱比特之箭,迅速愛上這位和他有著相同磁場的女孩;但最終定不下來的彼此還是決定就讓對方遠走吧,越陷越深對雙方都不好。這短暫且深刻的愛戀,讓 Mark 從未有過這麼強烈的感覺想為一個人寫一首歌。於是我們有了這首美麗的歌曲,能夠一次次享受那尾奏的音樂高潮。

最美的邂逅總是危險又短暫的,對吧?


Posted by dbai20 at 0:02回應(0)引用(0)音樂 │標籤:音樂

2014年4月25日

宛如奧菲斯一般從內裡散發出文采與靈性的 Mark Knopfler


搖滾樂裡面男性荷爾蒙氾濫,其中不乏瀟灑絕倫氣蓋萬千者。吉他手撩撥著那宛如女性腰身曲線的琴身,同時藉由上下撫玩把弄她的琴頸,演奏出與心靈完美契合的樂音,無怪乎癡人寧就琴而遠紅顏。

不過我最喜歡的吉他手,卻是一個以「業界標準」來講,遠遠缺乏此類特質與魅力的行者 - Mark Knopfler。他在一般人記憶中的形象,就是滿臉皺紋、眼垮頭禿,卻時而莊嚴肅穆、時而面帶微笑,永遠散發著詩人的氣質與文藝的身段。他用右手三根指頭彈奏著融合了藍調、搖滾、民謠與鄉村風格的音樂,用低沉的呢喃嗓音吟誦著自己筆下一首首溫文儒雅的詩句。一脈相承於 Bob Dylan 的創作與表演型態,但論及「美麗」與「曼妙」,我覺得 Mark 卻更勝之。在 Dire Straits 的多元樂風展現之餘,他也創作了不少電影配樂,口碑咸認為都是幫電影大大的加分,他來做配樂根本就是天造地設,再適合不過。之後他以個人名義出唱片,也是絕無地雷給你踩,手下哪件不是品質保證。

從 Mark Knopfler 身上,我認知到了一個獨特的搖滾形貌,不論是面容體態還是音樂風格。原來 rocker 不必只是擁有偉岸肌肉與華麗造型的阿奇里斯,那宛如奧菲斯一般從內裡散發出來的文采與靈性,到頭來才是我最想模仿的對象。

就來一曲 1983 年 Alchemy 演唱會中的〈Tunnel Of Love〉吧。其實原曲就已經美不勝收了,但這現場做出來的氣氛,卻教人感動的願意聽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啊!尤其是從第九分鐘開始到最後結束的這段峰迴路轉、柳暗花明大高潮,不誇張的說,大概是我聽過最美麗的搖滾樂了。天籟也不及此萬分之一。


Posted by dbai20 at 1:36回應(0)引用(0)音樂 │標籤:音樂

2014年4月19日

紮實進入了我青春歲月的 Kurt Cobain


前幾天是今年的搖滾名人堂之夜,Nirvana 第一次取得資格(距處女作發行屆滿 25 年)便順利進入這個榮耀的殿堂。剛好這個月 5 日也是 Kurt Cobain 的逝世二十週年,這不禁又讓我想起當時的感受(又要講古了)...

1994 年,grunge 已經完全制霸樂壇,當時我也全面淪陷,不只 Nirvana,我還買了好多其他 grunge 團的唱片:Pearl Jam, Stone Temple Pilot, Soundgarden, Alice In Chains, Hole, Candlebox, Bush... 還有幾張 Sub Pop 出的合輯。當時北美的 Grunge 和英國的 Brit-pop,把我的耳朵整個從 Metallica, GnR 這類重金屬掛給吸走了,這大概是我第一次轉換音樂口味的時期。

那時家裡有訂大成報(聽過嗎?)。大成報專攻影劇和體育新聞,字大色彩又鮮艷啊,每個禮拜還有 Billboard Top 10 單曲榜單,好看。就是那一天早上,我正吃著早餐,在影劇版上看到 Kurt Cobain 自殺的消息,當時是什麼感受其實說真的早忘了,只記得驚訝到靠杯,不知該說什麼。那時不流行網路聊天更沒有手機,讀完後只能默默放下報紙...

然後 Grunge 熱潮快速消退,沒過多久樂壇就被 Nu-metal 取代,我不喜歡這玩意兒,也順勢從此不再跟著榜單聽歌了。而 Kurt Cobain 也自然而然被神話起來,在台灣甚至變成天團中的天團,和 GnR, Metallica 並列高中生最愛三巨團吧。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就漸漸少聽了這些東西,讓 grunge 真正成為專屬於青春的印記。

在眾多搖滾明星殞落的故事中,Kurt Cobain 算是我開始聽音樂的年代中第一次發生的,也是頭一次在我認真聽的樂團中發生這種事。現在很多搖滾取向的餐廳都會有掛 Kurt 的海報,他已真正被神格了。但我覺得這裡面沒有任何矯情存在,就以 Kurt 和他的 Nirvana 讓地下音樂紮紮實實衝出地面殺入主流市場這段歷史,就夠驚天地泣鬼神了,至於進入 27 俱樂部也只是再加以神話罷了。所以呀,好久沒聽啦,今晚就來首我以前爆愛的〈Rape Me〉吧!


Posted by dbai20 at 1:36回應(0)引用(0)音樂 │標籤:音樂

2014年4月16日

我不怎麼樣的 Doom Metal 初體驗,日後終得平反


再來講古吧。

我大學的時候,最愛去公館的玫瑰唱片逛,逛到店員跟我都很熟。當時沈迷於鞭金當中(起跑點好像跟大家都一樣),但自認又聽過很多重金屬(其實只聽過鞭金四巨頭和 Helloween、鐵娘子的寥寥幾張 :p),所以就叫店員推薦點不一樣的東西。他想了一想,抽出一張遞給我。我一看是一個叫做 Paradise Lost 的團,專輯名稱叫《Icon》,嗯,果然沒聽過。但因為店員說讚,專輯又是漂亮的紙盒(其實就是 DIGIPAK),後面還有個小貼紙,是「波麗佳音」唱片進口的,所以我就買了。

回家一聽... 杯具吶,怎麼這麼慢速?我以為重金屬都是前述那些團的熱血風格才叫重金屬啊!這團搞得這樣慢吞吞死氣沉沉,不是我的菜,聽一次後便想打入冷宮。想說被店員唬爛,踩到地雷有點幹。後來歲月中陸續又拿出來逼自己聽了幾次,還是不愛,算了算了。

又事隔多年。當我音樂聽更多了,耳朵漸漸打開之後... (戲總是這樣演的)

我又想到了這張 Paradise Lost。重新拿出來聽,唉呀!從此不得了,我愛死它啦,一直到現在我都還常聽,已經整整二十年了,前幾天乾脆拿上車去放。尤其是第一首〈Embers Fire〉,那段前奏真是爆爽的,還有全場開著哇哇器叫春的 riff,開車聽有相當程度的危險性 XD。原來那我以前很嫌棄的慢速無力,才是真正重到破表的高潮爽度。後來網路流行後才知道他們原來是 doom metal 天團,這張《Icon》是他們口碑最棒的一張,也是 doom 樂派中的殿堂級神盤。我當時連個黑死金都沒聽過,還 doom 咧!原來我有幸在無意間入手了這張經典的限量版,當時暗幹店員,現在可要好好感謝他哩!

至於那間「波麗佳音」唱片,是日本進來的唱片公司,代理了很多原版日本唱片,以及發了大多數真言社旗下藝人的專輯。但更屌的是,他們代理了英美兩大獨立搖滾名廠 Music For Nations 和 Roadrunner,讓當時台灣的唱片行總有一些怪貨可供挖寶。可惜的是沒過幾年也收了(這種非主流的東西在台灣存活機率趨近於零)。


Posted by dbai20 at 20:25回應(0)引用(0)音樂 │標籤:音樂

2014年4月11日

一場真正的民運,一曲真正的民謠

雖然滅火器早已是台灣頗具知名度的老團了,但其實還是有很多人沒聽過。像今天有記者訪問民眾,他就說雖然不知道這首《島嶼天光》到底是誰做的,但真的是好好聽。去年白衫軍挺洪仲丘時,大家唱的是《悲慘世界》主題曲的台語版,雖然有氣勢,但畢竟是舶來品,而且還惹上侵權爭議。

而這次的太陽花,滅火器不但先把舊歌《晚安台灣》帶來現場激勵大家,後來更創作出已名正言順成為主題曲的《島嶼天光》,兩首溫暖又詩意的曲子,繾綣地撫慰了所有人的心。主唱楊大正說:「也許這輩子再怎麼努力我們都開不了一場小巨蛋的演唱會,可是我們卻可以永遠抬頭挺胸做我們想做的事情。」

這場完全由人民做主的空前運動,連主題曲都不是出自什麼大作家、大明星、大老師的手筆,而是直接從草根與血汗間孕育出來,黏固著這段日子與土地的記憶,又實實在在契合主題,最完美不過。一場真正的民運,配上一曲真正的民謠;音樂的力量,在此下了最漂亮的註腳。


Posted by dbai20 at 0:16回應(0)引用(0)音樂 │標籤:音樂,廢話

2014年4月9日

如果還有明天,今天就是那一天

最後一夜,我臨時起意,問阿弟要不要跟我去青島東路走走。他說好耶,所以我們兩個就上現在全台灣最紅的一條街逛逛去。

近日來電視新聞整個被學運大洗版,就連九歲阿弟也都聽過服貿、林飛帆、王金平、國民黨這些名詞。當看到電視上出現過的立法院、演講台、大螢幕、SNG 車,甚至各式各樣的繪畫、標語等創作時,他其實還蠻有身歷其境的興奮感。的確,我們像是來湊熱鬧兼拍照打卡,我本來找他來拍照他還很尷尬扭捏,因為他說這裡都沒小孩,直到陸續看了幾位後他才比較自在。但我跟阿弟說,我自己心裡真的非常感動這次運動。我在畫展區寫下斗大的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我看到反核四連署攤位便帶著阿弟毫不思索就簽下名;當那個蠟燭排成的台灣太陽花點亮時我們就坐在旁邊;我們吃到了傳說中的「民主炒麵」;阿弟比我還快第一眼就認出大螢幕上正在播映的電影是《不能沒有你》;當阿弟看到紀念鄭南榕的攤位而問我他是誰時,我很有感觸的說他為了辦一份可以批評政府的雜誌而寧願燒死自己也不願被警察抓走。我們跟大夥兒合唱了〈國際歌〉(阿弟很訝異我怎麼會唱)、和連阿弟都聽過的〈如果還有明天〉、〈我的未來不是夢〉、〈我是一隻小小鳥〉、〈永遠不回頭〉... 

大家都有自己的訴求和觀點,那一次讓它全迸發出來的能量,沒想到竟巨大到連政黨都無可撼動。我其實一直對政治無感,尤其討厭有政黨背景的官。但是台灣政治過去這數十年來都被這些政黨咖所綁架,哪一齣不是政黨利益大於人民利益、哪一個不是只管主席意而不管民意。歹戲年年拖棚,爛到我乾脆十幾年不爽去投票。但是這次的太陽花學運,我們聽到了人民做主、聽到了政黨閃開、聽到了經濟不該至上、聽到了罷之音(罷工、罷課、罷免)、見到了左派論述、看到了政客頻頻吃鱉。而這些就是我最在乎的!我其實不很認同倒掛國旗;我也不很反馬英九(其實我是不愛針對個人來反),所以當大家喊馬英九滾蛋、下台時,我覺得那太過民粹,就像當年紅衫軍叫阿扁下台一樣,很政治鬥爭的感覺。我也不愛聽阿六滾回去這種話,何必這麼小家子氣呢?但是,我超級反對「國家機器」!我反對「不公不義」!我拒絕當「順民」,哪一黨來執政都一樣!所以下次選舉我還是不想把票投給檯面上這些人,因為比起投票給你呀我更在乎的是在看到你違背民意時怎麼把你拉下來!

短短一個多小時逛街結束,我想阿弟心理應該裝的很滿吧。他說他以後應該再也不可能進到立法院裡面去了,我當然是說希望不要再有下次,但多少仍有懷念,懷念這個讓台灣人「民智大開」的運動。台灣解嚴了二十多年,但我們所有人的民主觀念,竟然要到現在才漸漸被這些學生所打開。我們感謝都來不及了,你怎麼還想去詆毀他們?除非你真的是天生愛被人管,愛當奴而不做主吧。



Posted by dbai20 at 22:28回應(0)引用(0)廢話 │標籤:音樂,廢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