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 月份文章 顯示方式:簡文 | 列表

2013年12月25日

平安夜最窩心的故事 - Santana 和流浪漢前團員 46 年之後重聚首


這真是太窩心了,平安夜應該要多來點兒這種故事!

話說前 Santana 的鼓手 'Magnificent' Marcus Malone,因為曾經觸法,所以和樂團朋友們自從 1967 年以後就再也沒合作過,人也從此斷了聯絡。Santana 的第一張專輯發於 1969 年,同時登上 Woodstock 這歷史性音樂祭的大舞台上表演,自此一路成為搖滾樂的大腕。所以 Malone 根本沒有隨之飛黃騰達過,更別說享受功成與名就。

還有更慘的。之後四十多年 Malone 在幹些什麼我們並不清楚,只知道某位 CNN 記者前陣子在舊金山街頭隨機抓些流浪漢來訪問,但這位無家可歸的可憐老人竟然說他以前是 Santana 的團員,能不能施捨他一點救濟。剛好 Carlos 有看到這個節目,就輾轉透過記者,真找到了他的老團員。

Carlos 說啊,其實以前就一直不斷尋找過他,只是都沒能找到。四十多年不見了,當他和老友終於重逢的那一刻,心中百感交集,彼此緊緊擁抱著。看到 Malone 現在竟淪落成了遊民,Carlos 要把他們早年曾經有 Marlone 參與過的作品,那些他應得的版稅,全部交給他。還不僅如此,Carlos 不但要給 Malone 一間房以安身,更決定在明年準備要開始錄製的新專輯中找他來參與,等於是也給他了一份工作。找元老團原來復合,這無疑是搖滾樂裡面最迷人的劇情,何況他還曾經潦倒又失聯!

Carlos Santana,果然是這個平安夜的 Santa。


這時怎能不來聽聽 Black Magic Woman!


(消息來源,出自 Classic Rock

Posted by dbai20 at 0:29回應(0)引用(0)音樂 │標籤:音樂

2013年12月2日

也曾 “Lost for Words”,Pink Floyd 雲淡風輕的無言


時值 1994 年,我才沉迷於搖滾樂沒幾年,那時只要跟搖滾扯上邊的,不關新舊、熟悉或陌生,我都很想統統找來聽。但彼時並無網路下載音樂之風,更無方便的線上聆聽管道,要聽音樂只有去買 CD 一途。但鈔票可不是天上掉下來就有,所以下手前總是慎選再三,深怕踩到地雷。

Pink Floyd,再怎麼對搖滾樂不熟悉的人,一定也多少聽過這巨團的名號。他們當年推出了《The Division Bell》(中文翻做「藩籬警鐘」),距離上一張錄音室專輯《A Momentary Lapse of Reason》已有七年之久。這應該是樂壇的一大盛事,所以廣告做很大,讓人不注意到也難。好多討論他們這張專輯的資訊,有的說封面隱藏了什麼神秘訊息,有的說前衛編曲下的字裡行間又暗喻了對誰誰誰的諷刺… 我當時對他們完全不熟悉,一首歌都沒聽過,也管不了他們過去有多光耀顯赫,真的只是因為心想這種天團、這等相隔許久才推出的大作,不買可不行。

後來我才知道,老樂迷不愛沒有 Roger Waters 的 Pink Floyd,甚至有守舊派死忠樂迷更認為沒有 Syd Barrett 的 Pink Floyd 完全走了鐘。但當年我是個不了解這些久遠故事的菜鳥,聽音樂不帶懷舊包袱、不具主觀意識,純粹就聆聽的感受來講,我是頗喜歡這張專輯的。有了初體驗的好感之後我就再去買了名作《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但老實講我要到很久以後才能心神體會那裡面的玄妙機關,在當時我其實還蠻不愛這張有著大量合成音效的唱片,甚至束之高閣許久。也就是說在我年輕的稚嫩耳朵裡,我不懂為什麼溫暖舒服的《The Division Bell》和深沈晦暗的《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普遍評價怎麼會差那麼多。

呵呵,不論如何,現在的我手邊一堆 Pink Floyd 的 CD,是我最愛的老搖滾團之一。重新回來聽《The Division Bell》,我還是要說,裡面我最愛的歌曲,仍然是沒當作單曲發行、也從來不是重點主打歌的〈Lost For Words〉。


看看歌詞,想想這些年來的人生歷練,那些職場、家庭上的風風雨雨、那些內心深處的希望與頹喪,無一不讓人感受契合貼切。David Gilmour 在溫暖的空心吉他伴奏下唱著:

While you are wasting your time on your enemies
Engulfed in a fever of spite
「你為什麼要浪費時間在敵人身上,把自己搞得滿肚子惡毒?」我們誰不會?

Because there’ll be no safety in numbers
When the Right One walks out of the door
「在數字底下是沒有安全可言的,尤其當『那傢伙』走出他房門時」職場生涯,誰不是靠數字保飯碗?

Stuck in a world of isolation
While the ivy grows over the door
「每天封閉自己不走出去,怎知連藤蔓都已爬過了門牆?」這好像非常適用於我們台灣…

So I open my door to my enemies
And I ask could we wipe the slate clean
But they tell me to please go fuck myself
You know you just can’t win
「所以我對敵人敞開大門,希望彼此能盡釋前嫌;但他們都叫我去吃屎,這時你才了解你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

我每次聽到這最後一句,都很感嘆無言(lost for words),人們彼此之間一定要隔著一道高牆才能彼此對話嗎?不是真心相處被當屁,就是虛偽面具輪流戴。一定要有這麼多規矩?一定要這麼的噁爛?

後來得知,雖然這首歌歌詞有可能是寫當時 David Gilmour 邀請 Roger Waters 回團聚首卻遭拒的心情抒發。不過既無指名道姓,就當做一個沒有點破的秘密,任聽者隨心自釋吧。藝術貴在啟發,不在寫實。

聽到最後,那 fading out 的空心吉他彈得甚是好聽,就像是一幅畫,畫中風景總讓我聯想到專輯封面,在那海闊天空的恬淡田園下,是相瞪視的兩張臉,是機關算進的人心。我幾乎每次都是按下 replay,從頭再暖一次,而那開頭的一段弦音,也服務了我的手機來電一陣子。

〈Lost For Words〉,將近二十年了,仍是沒把它聽膩過。

Posted by dbai20 at 22:08回應(0)引用(0)音樂 │標籤:音樂
 [1]